mqqy7火熱連載都市异能 我的人生模擬器 鑿硯-第四百一十九章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看書-kv6d3

我的人生模擬器
小說推薦我的人生模擬器
“陆兄弟,我们去高密火车站。”
严蕴齐招呼了陆离一声,带着陆离一起走出了酒楼,朝着高密火车站赶去。
是的,这个年代的高密已经有火车站了。
说起来也是个耻辱。1897年德意志占据青岛,这条胶济铁路就是德国人修的。
“根据江湖朋友传递的消息,那伙盗取我国宝物的倭寇,会搭乘火车前往青岛。”
一边走,严蕴齐一边跟陆离介绍着情况。
倭寇之所以搭乘火车去青岛,是因为……青岛如今被倭国占据了。
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倭国以英日同盟的理由,向德意志宣战,把青岛抢了过去。如今的青岛已经变成倭国殖民地了。
好吧,这是个武术家剧情,我不是来“闹革命”的。
陆离撇了撇嘴,按捺住心头的强烈不适,把“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的念头压了下去。
然而……走到火车站的时候,陆离心头的暴怒完全按捺不住了。
火车站的入口,分出了两条通道。
一条宽敞明亮,干净整洁,这是是欧美人和倭国人专用通道。
另一条脏乱差的通道,就是华人通道。
在欧美人和倭国人眼里,华人是“人种低劣”的下等人。
我草你大爷!
陆离的拳头捏得咯咯直响。
“陆兄弟,莫生气。”
严蕴齐拍了拍陆离的肩膀,叹了一口气,“我们国家没有他们的国家那么强盛,难免会被人欺负。迟早有一天,我们会站起来的。”
“这一点,我无比坚信!”
陆离点了点头,“我们不但能站起来,还能富起来,更能强起来。未来,中华民族必将实现伟大复兴!”
“如果真有那么一天,那就太好了。”
严蕴齐眼中闪过一抹黯然,真能有那么一天吗?如果真有那一天,就算死了都值啊!
“严兄,你有钱买火车票吗?”
陆离收拾了一下心情,把心思放在了接下来的行动上。
“啊?”
严蕴齐摸了摸口袋……嗯,口袋比脸干净。
“我也没有。之前那顿饭,咱们两个都太能吃了。付了饭钱,我也没钱了。”
陆离两手一摊,“火车票买不起了,爬火车吧!”
想起曾经看过的电影“铁道游击队”,陆离已经心里有数了。
现在这个年代的火车,也就是三四十公里的时速,爬火车对于武林高手来说,简直不要太轻松,连车票钱都省了。
“呵呵!”
严蕴齐笑得很憨厚,“其实……爬火车,这活我熟。”
很显然,这也是个经常白嫖蹭车的江湖大佬。
随后,两人在火车站对面的一个茶馆坐了下来,陆离用最后几个铜板付了茶钱,算是彻底一文不名了。
一边喝茶,一边盯着火车站入口,搜寻那伙盗窃宝物的倭寇。
不久之后,陆离看到一辆小轿车驶进了火车站,车上走下来四个倭寇。
当前一个倭寇身穿西装,旁边还跟着三个腰挂武士刀,身穿武士服的倭寇。
其中一个倭寇武士跟在西装男身边,后面两个武士抬着一个箱子。
“严兄,你看那几个……是不是我们要找的人?”
陆离朝严蕴齐示意了一下。
严蕴齐也看到了这一伙倭寇。仔细观察了一阵,严蕴齐点了点头,“看起来很像,应该就是他们。”
“走!”
两人连忙起身,从火车站外面绕了过去,藏在火车站外面的铁轨旁边。
陆离盯着火车站里停靠的蒸汽列车,看到那伙倭寇登上了列车的头等车厢。
而且……陆离还看到,车厢里还有倭国士兵。
“他们登上了三号车厢。”
陆离向严蕴齐通报情况,“车厢里有倭国士兵,数量暂时未知。”
“有倭兵接应?”
严蕴齐皱了皱眉头,“这就不好办了。功夫再好,也扛不住枪子。”
“没事!我也有枪!”
陆离掏出驳壳枪,朝严蕴齐扬了扬,“还有十六发子弹,已经够用了。”
“你有枪?”
严蕴齐看着陆离手里的枪,微微皱了皱眉头,“这东西,杀人确实厉害。但是……对练武没好处,以后少用。用多了枪,会动摇你练武的决心和意志。”
这话半点不假。
练枪法比练武功容易多了。又轻松,又方便,而且威力又大。用枪用多了,就没心思练武了。
“放心!我的意志可不会被枪支动摇。”
陆离练武又不是为了杀人的,他是来做“科学研究”的,这个目标绝对不会动摇。
“你心里有数就好。”
严蕴齐点了点头,“做好准备,火车要开过来了。”
“呜呜……”
火车站里停靠的蒸汽火车拉响了汽笛,烟囱冒出滚滚黑烟,火车缓缓启动。
如今的蒸汽火车,可不是后世的高铁。这种时速四十公里左右的火车,真的很容易爬上去。
铁道游击队里那些普通人都爬得飞溜,更何况陆离和严蕴齐这样的武林高手?
当火车驶过的时候,两人从藏身之处窜了出来,几步追上火车,从车尾翻了上去,轻轻松松登上了火车的车顶。
“走!”
严蕴齐朝陆离一挥手,在火车顶上一路飞奔,匆匆赶往前方的三号车厢。
做为武林高手,马步扎实,下盘稳固,在火车顶上飞奔同样如履平地,轻松快捷,甚至都没有留下多大的脚步声。
抵达三号车厢尾部,两人停了下来。
陆离扭头看向严蕴齐,说道:“严兄,我们兵分两路。车厢前端有个厕所。尾部有服务员舱室。我们从前后两路突进。”
“没问题。”
严蕴齐点了点头,“我去前面。”
说着,严蕴齐身形窜起,如同一只猴子,轻手轻脚,却又迅速的朝车厢前段赶去。
这么急着朝厕所里跑?你尿急吧?
陆离翻了翻眼睛,也从车厢连接处翻了下去。
这个年代的火车,车厢连接处是露天的,并不像后世那样封闭了车厢连接处。
从车顶翻下,陆离踏着车厢连杆,翻到了三号车厢的尾部,攀着车顶边缘,来到了车厢右侧。
这里有一面窗户。
透过车窗,朝里面瞄了一眼。里面是服务员舱室,摆放着各种酒水茶点,却没有人。
很显然,服务员给车厢里面的客人送茶水去了,时机正合适。
车窗自然是关闭了的,只不过……这难不倒陆离。
指尖扣住车窗边缘的橡胶封条,强大的爆发力,让陆离轻轻松松把橡胶封条拉了下来。
扯下橡胶封条,就可以取下车窗玻璃了。
轻轻的取下车窗玻璃,放进服务间,陆离双手扣住车顶,双脚伸出,从车窗里钻进了服务间。
取下了车窗玻璃,自然有风吹进来。
为了避免动静过大,陆离马上又把车窗玻璃装了上去,用指尖将橡胶封条压实,恢复了原样。
潜入行动顺利完成。
陆离从服务间门口探出半个脑袋,观察车厢里的情况。
三号车厢里的人不多。
除了西装男和三个倭国武士之外,还有一队二十名倭国士兵。除此之外,就只有一个身穿和服的倭女,应该是车厢服务员。
人不多,杀起来也轻松。陆离笑了笑,准备动手了。
这时候,车厢前方突然爆出一声惊叫。
“啊……”
一个女子惊慌失措的惊叫声,从厕所里传了出来。
这一声惊叫,把车厢里所有人都惊动了。
“怎么回事?”
西装男豁然起身,周围的三个倭国武术也按住了长刀。
旁边的二十名倭寇士兵,纷纷掏枪指向了厕所方向。
“美奈子,你怎么了?”
那个倭女服务员,满脸担忧的朝厕所方向大喊。
“轰”的一声爆响。
厕所门轰然爆碎,飞溅的木屑之中,严蕴齐纵身冲了出来。
出场特效不错。
只不过……严兄,为何你的脸上带着几分狼狈呢?莫非你在厕所里看到了某些不可描述的事物?
“沙吉吉!”
西装男指着破门而出的严蕴齐,朝周围的士兵下令。
下一刻,二十名士兵举枪对准了严蕴齐。
“卧槽!”
严蕴齐刚刚破门而出,就面对了二十支枪。黑洞洞的枪口,令人心头发毛。
功夫再好,一枪撂倒!
刀枪不入的武功,那只是神话。
这下完蛋了!
严蕴齐的嘴角明显的抽搐了几下。
“砰砰砰……”
一连串的枪声响了起来。
严蕴齐惊喜的看到,陆离从服务间门口闪出,手持驳壳枪,对着倭国士兵一个个点名。
好枪法!
严蕴齐脸上浮起了一抹笑意。
下一个瞬间,严蕴齐脸色一变。他已经想起,陆离说过他只有十六发子弹。这里有二十名士兵。
此刻,陆离从背后打出的突袭,让士兵们抛开了赤手空拳的严蕴齐,持枪转向身后。
好机会,动手!
脚下一踏,严蕴齐纵身而起,对着前方的倭寇士兵扑了上去。
铁掌猛的拍出,沉重的力道狠狠的轰在倭国士兵身上,“咔嚓”一声,筋断骨折,背部都被打塌了。
被武术家近身,有枪都不好使了。
严铁手不愧是严铁手。一双手掌拍过去,挨着就是筋断骨折。
在两人的配合下,只是一瞬间,二十名倭寇士兵就通通击毙。最大的威胁已经灭掉了。
“锵……”
长刀出鞘的声音刚刚响起,雪亮的刀光就已经卷到了严蕴齐的颈边。
居合拔刀术!
凌厉的斩击,如同闪电一般迅捷。冰冷的寒意,让严蕴齐汗毛倒竖。
高手!
严蕴齐反应极快,后腰一塌,身躯后仰,一个铁板桥,避开了这一记凌厉的斩杀。
冰冷的刀锋,几乎贴着严蕴齐的鼻尖斩了过去。
“好身手!”
刚刚拔刀斩击的倭寇武士,是一个满脸阴鸷的中年男子。
朝严蕴齐赞叹了一声,阴鸷武士缓缓纳刀入鞘,左手扣住刀鞘,右手按住刀柄,摆出了居合斩的起手式。
“中国人,你的功夫不错。但是……你遇到了我。”
阴鸷武士满脸冰冷,“居合道,町井原一,赐予你死于居合拔刀术下的荣耀!”
“砰!”
一声枪响,阴鸷武士脑袋上爆出一个血洞,仰面栽倒。
“赐予你死于驳壳枪之下的荣耀。你死得很有节奏。”
陆离撇了撇嘴,“在老子面前装逼?谁给你的勇气?梁静茹吗?”
好吧,这个梗……他们听不懂。
“八格!你还有没有身为武士的荣誉?”
剩下的两个倭寇武士,一齐扭头看向陆离,一阵怒目而视。
严蕴齐看向陆离的目光也很古怪。老子正准备跟他干架呢,你特娘的一枪崩了他,这算啥事啊?
“一群倭寇,还在我面前讲荣誉?你们五百年前的祖宗,都被老子捶爆了呢!”
陆离一声冷笑,“你们对自己的剑术很自信?好,我让你们见识见识,什么才是真正的居合拔刀术。”
朝严蕴齐招了招手,“刀来!”
呃……貌似喊“剑来”更有逼格?
陆离笑着耸了耸肩膀。
严蕴齐翻了个白眼,从倭寇武士身上取下武士刀,丢给了陆离。
伸手接过武士刀,陆离左手握住刀鞘,右手按住刀柄,摆出了居合拔刀术的起手式。
“来,你们一起上吧!”
陆离不屑的撇了撇嘴,“反正也就是一刀的事。”
“八格!”
两个倭寇武士怒吼着,拔出武士刀,朝陆离冲了上来。
“锵……”
长刀出鞘的声音悠扬而清悦。
雪亮的刀光如同一道闪电,快!极快!快得根本看不清,快得根本反应不过来。
据说,有人用居合拔刀术,斩中过BB枪打出的BB弹。
传说中,甚至还有居合拔刀术能够斩子弹的说法。至于是不是真的,陆离也不清楚了。
此刻,陆离以超强的神经反射速度,以及“进化”过一次的身体素质,斩出了超越极限的一刀,快得连视觉神经都反应不过来。
刀光一闪而逝。
看不见陆离拔刀挥斩,只看到陆离纳刀归鞘。
“天下武功,无坚不摧,唯快不破!”
在陆离装逼的话语中,两个倭寇武士的脖子上冒出一道血线,“噗通”一声栽倒在地。
“好刀法!”
严蕴齐忍不住高声喝彩。
倭女服务员抱着脑袋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头都不敢抬。
脸色灰白的西装男,浑身冒着冷汗,两股战战,直打哆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