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lwk0寓意深刻小說 李逵的逆襲之路 起點-第537章 投名狀熱推-23d0w

李逵的逆襲之路
小說推薦李逵的逆襲之路
自从出道一来,似乎这个番僧是第一个当着他面说他狂的家伙!
礼尚往来,李逵眯着眼不善地盯着番僧,道:“番僧,报上名来,爷爷不杀无名之辈!”
“听好了,本法师拓尔达乃护国寺国师大人手下……”
“不用废话了,手下就手下,秃驴,爷爷让你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今日不砍下你这颗头颅,决不罢休!”
“很好,我也是这么想的。”
“大人,让我来!”
剑拔弩张之际,鲁达冲了过来,深怕李逵将好买卖独享了似的。提着一柄势大力沉的双手金环大刀,拿着长刀一边跑,一边从刀上传来了叮当作响的动静,好不热闹。
李逵不乐意了,这和尚我先看上的啊!
可鲁达这厮自从进入西夏之后,装孙子,装工匠,甚至还被秃驴欺负都不敢作声。要不是李逵压着他,早就翻毛了。如今好不容易等到动手的机会,岂能落在后头。执意要将和尚杀了,出口恶气。再说了,他的武器也比李逵的顺手。
李逵和鲁达都是习惯用重武器的人,而现在,李逵手中的弯刀轻飘飘的没有分量。
反倒是鲁达手中的武器,颇有气势。
加上鲁达有好事,嘴就甜了起来:“大人,对付区区番僧哪需要您亲自动手,小人给你办了。那老头,鹰嘴鹄脸,全身黝黑,一看就不好对付,还需要仰仗大人出手。”
李逵茫然地抬眼,鲁达这张破嘴把嵬名德源都说成了痨病鬼的模样,哪里是不好对付的样子?
再说了,嵬名德源一看就不像是会武功的样子。
可是和手下争功劳,李逵做不出来。
只是看着拓尔达手中的降魔杵,颇有威力。佛家的功夫,他没多少机会见识,想要会一会他而已。
鲁达不等李逵答应,就跑到了拓尔达的面前,单手持刀,对着拓尔达道:“记住了,杀你的是宋将鲁达,铁鹞子大将讹其满就是被爷爷砍了脑袋,快快过来受死?”
拓尔达听到讹其满死在了鲁达手里,眼神立刻凝重了起来。
不过在此之前,他需要警告李逵:“李大人……”
呵呵——
李逵笑出了猪叫声,这小子都死到临头了,还有求于自己,显然是胆怯了。
“求我?”
李逵无赖的样子,让拓尔达也很难适应,之前还是正气凛然的大宋文官。一转眼,变成了无赖头子,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要是熟悉李逵的李云在,他就会直截了当道:“我家二哥是个能自己往坑里蹦,还在坑里打滚的狠人。”
深吸一口气,拓尔达沉声道:“李大人,武人比武最忌讳出阴招,您是否应该放下手中的弓箭了?好让小僧有公平一战的机会。”没办法,求人就得有求人的态度,拓尔达深怕李逵背地里下黑手,不管是这黑手是对他还是对国师,他都承受不了突如其来的变故。
这弓是李逵之前从一个党项倒霉蛋的身上抢来了,轻的很,一石都不到,是禁军之中常用的七斗弓,李逵能拉着这样的轻弓一个时辰都不带换姿势。至于这样的弓怎么会流落在西夏,要么是战场上弓箭手被杀,要么就是大军交战的时候,大批的物资被西夏缴获,反正不流点血,这弓落不到西夏人的手中,真真切切的是宋军装备。
当然,这仅仅是说明他力气大,但是准头只有他自己心知肚明。
李逵装作不太情愿的放下了长弓,随手丢在了地上,冷笑着对拓尔达道:“这样总可以了吧?”
“李大人高义。”
李逵扬起下巴,得意不已,他的品德已经让对手都敬佩的地步。可见,德望达到了如何高度?
至少是仁者无敌的地步。
“受死!”
“来得好!”
鲁达早就等的不耐烦了,深怕拓尔达这厮再整些个没用的幺蛾子。大人弓箭的准头要是能用,他老人家会举着弓瞄了半天没有射出去一支箭吗?不过自家事,鲁达也没有傻到往外胡说八道。李逵的箭术糟糕,鲁达也好不到哪里去。
他的弓箭天赋比李逵更菜。
似乎天生神力的人,总是粗枝大叶,对于需要精细把控的武器,总给人种无从下手的感觉。
长刀带着一窜铁扣子,发出叮叮当当的碰撞声,呼啸着挂着刀风就劈向了拓尔达。
金光闪闪的降魔杵,原本是驻在地上,只见拓尔达手腕抖动,降魔杵划过一个半圈,将地上的沙砾甩出去的那一刻,稳稳的挡住了鲁达势大力沉的劈砍。
两人都是试探,拓尔达艺高人胆大,后发制人。
鲁达是勇猛无双,率先猛攻。
不过,这仅仅是试探,一击之下两人当即分开。
鲁达暗叹道:“好精妙的降魔杵法,怎么就给挡住了?难道和尚和和尚之间的差距,竟然这么大?”鲁达用的刀法也是庙里头和尚给他的,在肤施的时候,李逵给智清长老推荐去京城的大庙。智清长老感激之下,拿出了这本刀法。说是达摩刀,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送李云,李云觉得佛门刀法不适合他,没要。
最后,随后让他丢给了鲁达。
拓尔达暗暗吃惊,好大的力气。他虽然看似挡地轻松,但只有他自己知道,鲁达的力气在他之上。他用的是巧劲,而鲁达用的是神力。
鲁达在投靠李逵之前,学的是军中杀人的刀法,简单,有用。自从鲁达拿到了刀谱之后,苦学多日,但是总是不得法,主要是他不识字,还好面子,总不能让人看出是个睁眼瞎。装作模样的问了不少人,也弄懂了个七七八八。整整七十二路刀法,他学了一半。可这一半,也足够鲁达来来回回的使唤半个时辰。
两人退开之后,再次发力猛的往前冲,撞在了一起,当当兵刃碰撞的声音连绵不绝。
只不过,铁环大砍刀势大力沉是不假,但是声音且颇为驳杂,都是小铁环碰撞的杂音,就像是做法事似的,热闹非凡。
反倒是拓尔达稳扎稳打,看似被动,却已经占据了主动。
也不能说拓尔达比鲁达的实力强,他胜在套路精妙,让他省去了不少力气。而鲁达,吃亏就吃亏在没文化。瞎练了一套战力很强的刀法,最后变成了四不像。要不是他一身的横练功夫,加上天生神力,力气反应超过拓尔达实在太多,早就落败了。
鲁达心里也着急啊!
这套刀法咋就如此不堪重用?
他用吃奶的力气,使唤出了刀法之中的三花拜佛,三朵刀花,如同悬空的火莲一般,围绕在拓尔达的周身。
拓尔达暴吼一声:“开。”
当当当。
三刀皆落空,倒霉的鲁达还凑上去被拓尔达踢了一脚,顿时打着滚翻在地。
就算是落在地上,鲁达也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精神完全集中,接连几个翻滚,躲过了拓尔达势大力沉的锤击,好不容易站起生来。鲁达却对拓尔达吐了一口口水,轻蔑道:“看你人高马大,腿上的力气还不如个女人。”
这也是为了找回面子,鲁达心里这个气啊!
和尚教的刀法根本就不顶用,杀招不能杀人,还说什么杀招?
当然,和尚用的武功,很多都不会往死里去招呼。这和信仰有关,却在性命攸关的厮杀之中很要命。
要不是鲁达一身横练大成,他刚才就该受伤了。
百丈村的人都一样,李逵也是如此,看热闹就要忍不住说两句。而且不管是自己人还是敌人,都逃不出他的毒嘴。鲁达眼瞅着落了下风,还被李逵这厮不留情面的嘲讽:“鲁达,你到底行不行,不行换我来!”
“撩他下面,用地堂法。”
“你腿长地上了?踢他裆啊!”
……
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李逵很让人无语。没办法,百丈村人走出来的都这德行。鲁达气地当即舍去了刀法,用军中的搏杀法。你快,我比你更快,以伤换伤,以命换命。
似乎,他这么换了之后,效果也非常明显。
渐渐的,鲁达扳回点面子,至少不像之前那么狼狈了。
这倒不是说鲁达的功夫好,而是拓尔达根本就不敢用自己的命和鲁达换。鲁达要是死了,还有个李逵虎视眈眈,要是他重伤了,还能是李逵的对手吗?
到时候,国师岂能是李逵的对手。
如果李逵仅仅是个文官,他当然不怕。
可问题是,一个普通的文官,敢下场和他厮杀吗?
显然,李逵功夫一点也不比鲁达弱。更要命的是,鲁达虽然因为李逵在边上风言风语的胡说八道,却渐渐的找到了进攻的思路。下三路怎么了?
能制敌的就是好刀法。
军中刀法,就讲究一个狠和快。
鲁达似乎找准了其中的精髓。加上手段越来越猥琐,让拓尔达气地脸色通红。这厮,真下作。
突然,拓尔达大怒起来,对李逵怒吼:“闭嘴!”
鲁达心头暗喜,这也是他想要喊的,但是他不敢。
当初李逵戏耍讹其满的手段还历历在目,之所以最后让鲁达立功,是因为讹其满提不起李逵的兴趣。蛮力型的对手,天下谁能比得上李全?
一百多斤的大棒子,就像是玩似的舞地虎虎生威。面对李全,李逵也没怎么吃过亏。怎么可能被讹其满被惊住?甚至他当时看到讹其满的时候,那种鄙夷的表情让人刺痛。
就讹其满这种货色,面对李全,大铁棒子砸下去,不用三五棍子,讹其满就得丢了兵刃逃。而李逵以前经常和李全对练,一打就小半天,对这种毫无技术含量的比拼,早就不耐烦了,这才让鲁达捡了便宜。而鲁达胜讹其满,原因也只有一个,他比讹其满力气大,而且大得多。
鲁达说什么也没信心能够战胜李逵。
打不过还动手,这是找打,鲁达没这么傻。
不知不觉之间,鲁达和拓尔达已经对战了不下七八十招,两人的气息都开始沉重起来。但鲁达是越战越猛的精神振奋,不像是拓尔达,降魔杵虽然是重兵刃。但却以招数中的巧劲来带动,一旦体力不支,招数变形,巧劲再也无法带动兵刃,必然越来越被动。消耗也会越来越大。
鲁达却不管,躺在地上接连打滚,攻对方下盘。
拓尔达双腿如同踩在木桩上似的,接连后退。反倒是武器碰撞的声音少了很多,不如之前那么急促。
而鲁达突然一个鲤鱼打挺窜起来之后跳着打,拓尔达无奈,只好举起降魔杵迎敌。这一来一回,感觉腰眼像是被针扎了似的刺痛。手上的降魔杵越来越沉,但他背后是国师,不能轻易言败。只好强撑着。
鲁达也在强撑,但他是快乐的,势均力敌的较量对他来说是难得珍贵的机会。
脸上不仅没有拓尔达痛苦的表情,反而累地如同死狗,却还在笑。
铛——
长刀再次砍在降魔杵上,鲁达缓缓地后退了一步,继续冲上去砍。
李逵暗暗点头,鲁达快要赢了,十招之内基本上能分出胜负。
可李逵看着拓尔达有点古怪,这货眼瞅着节节败退之际,却还偷偷隐藏着左袖的衣袂,不会是……
李逵猛地用脚尖在地上一点,长弓再次落在了他手中,弯弓搭箭一气呵成,嗡的一声。就见拓尔达扭动上身,做出了一个奇怪的动作,随即嗖的破空之声传来。鲁达浑然不知,就觉得有东西在脸边上飞过,吓出了一身冷汗。
他顿时明白了对方是用了袖里箭。
气地他哇哇大叫,拼着命砍杀上去,口中念叨着:“让你下黑手!”
“让你玩阴招!”
扑哧——
一条手臂冲天而起,满天的血雾喷洒了出来。
拓尔达倒下的那一刻,眸子中还是透着不甘。要不是被李逵看穿了手段,他能一下结果了鲁达。然后偷袭李逵,或许能给国师带来一线生机。
如今,手臂被砍断,机会再也没有了。鲁达根本就没有适可而止的想法,接连劈砍,将拓尔达击杀。
这才回头惊恐万分的盯着李逵,后怕道:“大人,你放箭,为何不提醒我?”按照李逵的箭术,他和拓尔达都有可能被射中的危险,而且还是一半一半。
李逵将扣在手掌中的羽箭扬了扬,对鲁达没好气道:“箭在我手里呢,就是吓唬一下他。”
说完,李逵迎上了国师嵬名德源。
如今拓尔达已死,他这个国师除非隐藏的足够深,要不然已经是瓮中之鳖,铁定逃不了了。
李逵一脚将嵬名德源踢到在地上,嵬名德源露出吃痛的表情,一只脚古怪地摆弄在地上,显然已经断了。他怨毒的抬头,盯着李逵,咬牙切齿般对李逵道:“士可杀不可辱!”
“你不是读书人,不配称士。有道是成王败寇,你最多是个寇而已。”这话李逵有发言权,他是进士及第,面对所有没有中过科举的人都能用此招数羞辱对方。
果然,嵬名德源惨笑起来:“来吧,给老夫一个痛快。”随即,他看向了李秉乾,后者后怕地躲了躲,他终于安全了。落在李逵手里,总比落在皇叔手中要安全的多。但当他看到嵬名德源的表情那一刻,迟疑了,鬼使神差地动了恻隐之心,可是话到嘴边,发现自己做不了主,只好央求李逵道:“李大人,能否给国师一个体面。”
“体面?”李逵冷笑道:“毕竟是国师,给予个体面也不是不可以。”
说完,李逵从骆驼上抽出一柄弯刀,仍在李秉乾的面前道:“既然你提出要求,就让你动手!”
啊!
李秉乾后悔的恨不得抽自己两个嘴巴子,让他多嘴。
他根本就没想过有朝一日,会拿着刀杀了自己的叔叔。虽然他对嵬名德源很不满,但亲自动手,让他如何下得去手?
反倒是嵬名德源冷笑着盯着李秉乾道:“老七,你心有仁义,是做不了西夏国主的。”
这显然是攻心之策,鲁达在喘着粗气,一只脚踩王八似的踩在了野利吉安的后背,这小子刚才想要趁乱溜走,被鲁达追上去抓了回来。他是个急脾气,在边上见李秉乾迟迟不动手,急不可耐起来,恨不得自己替李秉乾动手,瞪眼嚷嚷道:“七王爷,快些动手,投名状懂不懂,你不杀他,如何让我家大人信你?”
突然,被他踩在地上的野利吉安开口问李逵:“李大人,之前你问过小僧的话还当真吗?”
这是个秒人啊!
眼瞅着逃不掉,还得配上一条性命,扭头就叛变。
是个人才。
李逵觉得这厮如此上道,值得培养一番。
点头道:“当然,本大人说话,驷马难追。你想要当国师,本官鼎力支持与你。不过……规矩你应该懂。”
野利吉安对李逵点头道:“小僧懂得规矩,就是投名状,让小僧来。”
说完,就要摸向刀柄。李逵没有阻拦,李秉乾眸子中如同燃烧一起来般愤怒,反倒是国师嵬名德源玩味的看着野利吉安,突然长叹道:“吉安,老夫会看不出来你在老夫身边别有用心?你以为杀了我,就能拿到兵符?”
(求订阅,求月票。喜欢的朋友多支持一下正版阅读,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