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n5ec超棒的都市言情 三國重生馬孟起笔趣-第四八一章 交州戰事完回返(一七二)展示-51dkr

三國重生馬孟起
小說推薦三國重生馬孟起
还是那话那样儿,在大是大非面前,孙策和江东军,那从来都不逃避责任、也一点儿都不含糊,那是。可以说在那样儿事儿上,他们真就和马超凉州军、曹操兖州军,都没太大区别,是啊。也就是江东军实力不如那两方,那没办法。所以说不光说是他们自己,几乎就谁都知道,只要他们一起对付北方异族,那么主力自然是凉州军、兖州军是仅次于他们,最后才能
说是江东军了,是啊。他们怎么说,那实力都比其他的世家大族、豪强地主、富商巨贾强啊,没错。因此,北方异族大举南下的时候,如果说江东军还被灭,那么他们哪怕实力是不如凉州军、江东军,可却比那些势力强啊,就是。因此,也是能当个第三主力,没错。这个
肯定是。而且孙策和江东军,他们实在也不会说逃避什么,那一点儿都没有。所以说这个自然也是,只要那个时候他们还在,就是那样儿了。不过基本上不要多想,北方异族大举南下的时候,九成还得多,江东军早被灭了,是啊。还是凉州军和兖州军,他们两方一起灭的,
那是。所以这个这么看,基本上已经就是注定了,没错。能在北方异族大举南下前,江东军一直能保住,这个就不要多想了。是,确实还有那个几率不假,可有和没有,差距很大吗?真心不大了,那没错。可以说基本上就是没希望了,是啊。什么情况下,北方异族大举南下的时候,江东军还在?那就得说是马超和凉州军,一直都没去灭他们。那时候北方异族大举
南下了,江东军还存在着,没错。不过那个几率,一样儿是小啊,没错。确实,并非没有,就只是小了。不过那也真是,就相当于是没什么希望,真的。当然了,这个情况是能发生,不过发生和不发生,这个几率,真心没太大不一样儿的,几率。因此,这个事儿就别多想了,
那确实挺对的。反正在孙策和江东军他们那儿,那就不会多想,一点儿没错。如果说北方异族大举南下,己方还在。其实这个怎么说,都有好的一面,对己方来说。可他们就和马超凉州军、曹操兖州军,和他们想法也没太大区别,都想北方异族大举南下,那真就是越晚越
好啊,是。所以说就在这点上,孙策还有江东军,那和他们也没大区别了,是啊。所以说在这样儿的大是大非上面儿,确实也是没大区别,没错。前者他们可从来没掉过链子、更是没含糊过。所以说哪怕马超还是会带着大军去灭江东军,可对方那个心思,至少对北方异族的态度,他还是认可的,没错。你看大汉内部诸侯如何战,你挂我活的,这个再怎么打,那
可以说都是自己家里的事儿,是吧。可一旦说北方异族来了,那么就是外人欺负上门了,一点儿没错,所以该怎么去做了?这个他们可都知道,那是。不统一战线,那都不可能,是啊。所以大汉的势力,那必然是要联合到一起的,一点儿没错。这个其实都不用马超还有曹
操多说,那事实就那样儿好吧。如果都已经那时候了,要还没有统一战线、没有联合到一起对付北方异族,试问这个如何能赢?确实并非就赢不了,可那也真是,确实就不要多想了,很难说是赢了对方,那个几率就不是如今的五五开了。胜的几率更多的,那是在人家北方异族那儿,反而己方这边儿,就靠着凉州军和兖州军,他们可都是,看不到什么大希望啊,一
点儿没错。毕竟两军实力加一起,也不如北方异族,这个是事实。之前马超为什么没那么大、那么多信心、怕也不少,还不就是没想到统一战线,是啊。倒是曹操,其人想到统一战线比马超可早多了,那是。可其人显然,不会和后者这个时候对北方异族的什么问题通气儿。可以说除非是有了天大影响的事儿,要不然的话,他真是不会就因为北方异族的问题,去找
马超,那不会。确实,到了那个时候,真心需要了,那么自然而然,曹操会那么做了。现在没有,不代表以后也没有,是啊。可以说那真是“此一时,彼一时”啊,没错。所以说这个也是那样儿,至少在如今来说,可不就是吗?他现在是不会和马超通气儿什么的,那么一
样儿,后者更不会说找曹操了,那是。除非说是有必要、非那样儿不可,是啊。真要那样儿的话,马超会那么做的,不错。这个确实,是需要根据实际情况来看,到底说是怎么做,那是。就只是如今这样儿,那么还不用那样儿,是啊。可以说两人都没有说这个时候就通气
儿的想法。一想也正常,是啊。曹操的话,他是有点儿派人去找马超和凉州军的意思,就这个北方异族的问题。可说实话,马超就真是没有了,那没错。所以说前者也知道后者的那点儿意思,所以说自然也是不会多想。这个时候更不会说派人去凉州军那儿。而马超更不会了,所以说这个事儿暂时就如此。到时候,等北方异族大举南下,是快要行动之前,两军那
肯定都会有动作啊,那不错。只是马超和曹操,他们到底说会不会见面,这个确实是不一定了,没错。如果说是曹操的话,他确实是有点儿那么个意思,不假。但是马超,其实真说起来,他却是没那么多想法了,就是不想见曹操,如此。所以说两人想法其实还有不同,那
都都不错。曹操对这个见面儿什么的,想法没那么多。哪怕他都知道,马超说起来,其实更多是不想见自己,那是。可从自己这儿来说,其实是比较想见其人的,确实。不过他却知道,既然对方没那样儿想法,那么基本上这个也是成不了了,没错。除非说是特别必要,那
真就没办法了。可显然,真就会有那样儿的机会吗?确实,不一定。很大程度上,其实还没有啊,那是。从曹操那儿来说,等马超去灭江东军的时候,自己和他不会有见面,哪怕说联合什么的,口头儿上的,那都不会有。因此,这个也只能说,对付北方异族,那时候肯定是联合了,没错。甚至说见个面儿的话,并非就没有,是。这个可以有、也许有,但是更大
可能,其实还是没有,是啊。从自己这儿来说,是想那样儿。可从马超那儿来讲,他却不那么想,可不是吗。所以说这个想法都不一样儿,那么这个差别可就大了去了,那可就是不一样儿啊。自己想而对方不想,除非是非常必要了,那另说。就普普通通的话,却还是没有。
不过到时候的事儿,确实谁都不敢确定啊。谁能全预料到?至少马超、曹操,他们可一点儿没觉得自己和己方能,那是。也许只有那种神占卜可以,但是那样儿的天下还有几个了?确实是没几个了,那样儿的占卜高人,天下就两三个,那样儿吧,是啊。马超和曹操,他们肯定不是,也不认识那样儿的高人,一点儿不错。只能说是预测、猜测一些,也就那样儿了。
确实,而且预测、猜测的,估计很多还是不那么真实,都是假的,真实的?还能有多少?这个确实也是问题啊,没错。马超就算是直到现在,他对占卜一道,那依旧是连半吊子都不如,真的。曹操的话,更不会了。所以说预测、猜测那些,就只是想想。他们觉得自己所想的,估计还没手下行,那是。所以说到时候倒是可以多听听,没错。那样儿的话,就比自己
多想强啊,那是。不过怎么说呢,他们觉得还是能想到一些事实吧,也许是那样儿啊。能想到不少,其实是好事儿。当然了,肯定也别想太多,那是。那都没太多、太大好处,是啊。因此,这个事儿其实也是,马超、曹操,对比都不会多想。反正到时候北方异族大举南下了,
己方大汉这边儿统一战线,那是。人家有人马来、南下了,这个己方自然也有人马去应对,那是。这个别管说最后结果如何,己方大汉这边儿的势力,那却不可能说不抵挡什么的,那绝对不会。可以说不光是要阻截他们,还是要尽全力,那是。争取赢了对方、至少打退逼退
啊。这个肯定是,一直那样儿想法。只是最后如何,真是,谁都不知道。己方大汉这边儿势力都尽力、难道说北方异族就不尽力了?所以说都一样儿,最后更多的,可能就是要看双方实力。或者说这个肯定是第一位、最重要的那个,那是不错。而大汉这边儿,说起来就步卒的实力,那绝对是超过了北方异族的步卒,这个应该没错。可说实话,大汉这边儿怎么都
不会有很多骑兵,这个没错,没那个条件啊,是。就算是马超凉州军,那么有钱粮、那么财大气粗,可他们骑兵是比兖州军比江东军多,可却没人家北方异族多啊。因此,这个就是北方异族的实力了,没错。人家骑兵多、而且战力还强,这个是问题,你没有人家那战力的
骑兵啊,那是。因此,这个差距可不就来了。所以说大汉一方,想要阻截住北方异族、想赢了对方、打退逼退他们,那肯定这个对付骑兵是必须的、必要的。如果说对付不了人家的骑兵,最后就得说是北方异族大举南下成功了,没错。而留给大汉这边儿势力的,就是失败
啊。那可一点儿没错,还是那话那样儿,两方只有一方成功,另一方自然就是失败。而不管说是大汉这边儿的势力、还是说北方异族,两方都不想己方是失败的那个,没错。可都想着己方能成功,那是。那样儿的话,是多少年的目标,可以这么说,对双方来讲,其实都是。那就达成了,是啊。至少最后一方的成功,那可不就是那样儿吗,没错。而两方是都想看着
己方成功,而对方失败。反正失败者是没有什么话语权的,这个哪怕就是北方异族,他们也不是不知道。只要说己方成功大举南下了,那么以后史书上,都可以好好写己方一下。虽说不至于全都是好的,可历史就是由胜利者书写的,汉人这话,那是非常有道理的,是啊。
反正北方异族的话,他们是很相信这话的,没错。当然了,这个大前提,那怎么都是有实力,没错。可以说你没有什么实力,这个最后基本上也成功不了。就以这个己方大举南下来说,可不就是。如果说己方实力真都不如大汉那边儿了,那么他们哪怕也许还依旧会大举南
下,可却不会有什么信心了,没错。和现在,那真是没法比啊,可不是吗。北方异族是没有什么深的谋略,那不假。可他们不傻,很清楚、也都知道,那己方和大汉三路诸侯加一起的实力对比,那是。你看他们不清楚大汉那些势力,世家大族、豪强地主还有富商巨贾,他们的实力,可北方异族却知道凉州军、兖州军还有江东军,他们三路诸侯,都有多少实力,
那是。因此,很清楚,对方就算是加一起,那也不如己方的实力,没错。那么己方不大举南下?那怎么可能呢?是啊,所以怎么都是要大举南下,不过就是最后结果如何罢了。还是,就算说没有超过对方的实力,己方这边儿那都得大举南下呢,更何况是有那么强的实力,
确实。在北方异族那儿来说,自己人的战事、战斗,怎么也不如大举南下,这个肯定是。想要更大的好处、更多的利益,就得那样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