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58j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 最後的三國2興魏 txt-第1580章 遠走高飛分享-lhjbs

最後的三國2興魏
小說推薦最後的三國2興魏
“都督,前面就是轪县,过了那座山,便是荆州的地界了。”一名手下的官吏指着前面一座不高的土山,对司马伦道。
司马伦轻轻地点了点头,回头看了看一眼也望不到尾的长龙队伍,司马伦下令道:“加速前进,天黑之前,必须要赶到平春去。”
十余万的人马,携带着大量的粮草辎重,行军的速度也就不可能太快,尽管司马伦已经提前规划好了撤军的路线和计划,但是他也深知并州军骑兵的速度的,一旦被曹亮发现淮南军已经撤离的话,肯定是会派骑兵来追击的,如果淮南军不加快行程的话,很可能前几天赢得的时间就会白白的浪费掉,而一旦淮南军被并州骑兵缠上,再想脱身,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了。
当黄河防线失守的时候,司马伦就已经下定了撤离淮南的准备,这个决定,在许多人看来,都是一个疯狂的举动,并州军刚刚打到兖州,距离淮南还远着呢,司马伦怎么会有这么疯狂的念头呢?
事实上,司马伦非但没有疯狂,反而是一直有着一个清醒的认识,虽然淮南这块地盘,对于司马家来说,是十分重要的,但它和洛阳比起来,却还是逊色的多,而黄河防线的失守,导致了司马军防御体系的崩盘,司马师在撤退的时候,掘开了黄河大堤,虽然成功地利用洪水阻断了并州军的进攻,但同样也将黄泛区以东的地盘与洛阳割离,并州军横扫兖青豫徐已成定局,司马家的半壁河山沦陷已经成为了不争的事实,而接下来,司马伦将会不得不和曹亮面对面地展开较量。
虽然说司马伦对曹亮的恨意滔天,曹亮可是他的杀父仇人,更是司马家夺取天下最大的拦路虎,司马伦心心念念地想要和他对垒沙场,替父报仇,但司马伦并没有被仇恨蒙蔽了双眼,他很清楚自己和曹亮的差距在那儿,如果司马伦坚守淮南的话,下场一定会和白马的司马师没有分别。
淮南的地盘可以丢,但淮南的兵马却不能丢,如今司马家的军队遭到了连番的重创,人马是越打越少,被曹亮各个击破,如果司马伦的淮南军在淮南全军覆灭的话,那么司马师手中的兵马就更少了,所以司马伦宁可丢掉淮南,也不能丢掉手中的兵马。
但是目前的情形之下,司马伦想要全身而退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并州军自白马渡河以来,分兵而进,狂飙突进,一日之间便可行军数百里,豫州军是望风披靡,根本就无法抵挡并州军的南下。
照这个的速度计算,并州军抵达淮南也不过是数日之内的事,而司马伦虽然有了撤军的打算,但还未真正实施,整个淮南军如果要撤退的话,必然是千头万绪,至少也需要十数日的准备时间,而并州军又岂会给他这么多时间,一旦被并州军缠上,司马伦就算是想走,那也走不了了。
于是司马伦心生一计,决定不退反进,派出主力的人马前往谯郡,在苦县一带设伏,抓住并州军中坚营孤军深入的机会,一举围而歼之,这样一来可以提振司马军的士气,如今司马军一败再败,整个军心士气都到了低无可低的程度,极需要一场胜利来提振军队的士气。
二来也可以阻遏并州军的进攻之势,突破黄河防线之后,并州军可是骄狂地很,一路的横扫碾压,如入无人之境,如此此役能给并州军一次迎头痛击的话,必然可以震慑并州军,延缓并州军的进攻势头,为淮南军的撤退,赢得一些宝贵的时间。
司马伦也知道自己这一步是兵行险棋,但如果不这么做的话,淮南军的撤军行动必然难以实施,所以此番的冒险也是值得的。
这场苦县之战,过程基本上和司马伦预料的没有多少偏差,中坚营为了追击陈郡的军队,一路狂追冒进,一头就扎入了淮南军的埋伏之中,司马军以七万之众,对付只有一万五千人的中坚营,完全是具备压倒性优势的,整个战斗过程也十分的顺利,只不过战斗接近尾声的时候,出了一点小小的意外,并州军骁骑营赶来救援了。
司马伦没有恋战,因为他很清楚,骁骑营可是并州军的王牌主力之一,淮南军有机会吃掉中坚营,但却没有能力吃掉骁骑营,一旦双方的战斗进入到僵持之中,并州军的其他军队便会闻讯赶来,没有后援的淮南军处境便会变得相当的困难了。
所以司马伦果断地下令淮南军撤出了战斗,所幸骁骑营目的也仅仅只是来救援中坚营的,并没有与他们缠斗的打算,所以双方各退一步,各自罢兵。
并州军撤回了陈县,而司马伦则果断南下,一路倍道而行,返回了淮南。
此时留守淮南的军队已经做好了出发的准备,所有的物资辎重已经装车,司马伦所率的军队甚至都没有进寿春城,只是在寿春的外围绕了一个圈,让寿春的军队半夜出城与主力会合,然后一路向西,直奔荆州而去。
司马伦料定了并州军这一次失利之后,肯定会收起他们的骄狂之气,变得谨慎一些,只要并州军迟缓进军,司马伦的目的就达到了,等曹亮发现寿春已经是空城一座的时候,司马伦早已率领着淮南军远走高飞,追之莫及了。
司马伦离开寿春之后,按理说他想要返回洛阳,有两条路可走,一条便是从安津渡渡过淮河,抵达汝南郡,之后沿着黄泛区的西边路径,北上返回洛阳;而另一条路则是绕道荆州,从南阳返回洛阳。
相比于走汝南郡,走荆州相对来说路途遥远一些,但司马伦没有走汝南这条捷径,而是率军沿着淮河一路向西,直奔荆州而去,部下许多人都纳闷司马伦为何要舍近求远,但司马伦只是笑而不语,他有着自己的打算和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