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8pf5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這個修士很危險 起點-七百一十八章 真毒看書-iy58f

這個修士很危險
小說推薦這個修士很危險
又听一细声道,“可惜了,那个斗篷客灰飞烟灭,我敢说那肯定是条大鱼,只要抓住了他,黑风上人背后之人,肯定能揪出来。”
那粗声道,“谁说不是呢,不过有这黑风上人在手,大功已在握,不多生事端,未必不好。”
黑风上人强行定住心神,才没有因为激动而致使气血奔涌。
一切的谜团都解开了,正是狗的玄野王背信弃义,下的杀手。
绕了一大圈子,不惜杀掉三哥,为的就是不愿旁人通过三哥找到向家人头上,只拿了自己,既定了功劳,又免得将向家扯下水,保全了向家的颜面。
说不定狗的还指望以此邀功,买好向家。
毒,真毒啊!
“好好好,你不想让老子开口,老子偏要开口,向家算什么,若不是三哥,老子会给向家卖命,姓玄的,你的如意算盘,老子不给你砸碎了,对不起三哥的在天之灵。”
黑风上人心中发狠,狂恨无极。
而他深恨的玄野王此刻正在大堂内坐卧不安,他一直在等龚楚的消息,按约定,是龚楚那边一给消息,他这边就行动。
按道理说,龚楚那边再是磨蹭,现在也该启动了。
“报!大人,大事不好,姓许的带着一支队伍,半盏茶前,押解了一人直接去了纪司衙门。”
一个中年大汉快步冲入,身未定,意念已传入玄野王耳中。
玄野王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疯了一般冲出去,直奔纪司衙门,才到门前,便见许易从纪司衙前出来。
“你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没有我的命令,你怎么擅自行动,你这是渎职,这是乱法,速速将人给老子带出来,我要速审。”玄野王愤怒无极地用意念轰炸许易,如果不是怕弄出大动静,他早就嘶吼如雷了。
许易抱拳道,“大人这是何意,我出任务,也是奉大人之命行事,大人怎能怨我,至于人,既然已经送到纪司了,我可没办法把人捞出来。不过大人放心,我绝不敢贪攻,公文上,大人名列头功。”
“我头你妈!”
玄野王怒骂一声,冲进了纪司。他完全想不明白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发生的,但他知道,完犊子了,事情弄大发了,搞不好就要出大乱子。
他顾不得许易,一头扎进纪司,费了好大气力托了关系,才终于打听到了黑风上人的下落,人竟然被带走了,押送去了中书省,这是要捅破天啊。
他正六神无主,如意珠突突跳了起来,催开禁制,却是三叔的怒吼声,他赶忙闭了如意珠,生恐玄天华的声音就在纪司衙门中爆炸开来。
他才回了治玄都栖鹤堂,玄天华已经在堂中了,左右皆无人,显然皆被玄天华打发了出去。
“三……”
玄野王来不及招呼,玄天华隔空一记耳光,便将他抽飞出去,玄野王只觉被一头上古荒兽撞了一击,周身上下无一处不痛苦,鲜血喷了一地。
“野王,三叔待你如何?你犯得着要这么毁三叔么?你来此任职,家族付出了多少,你不会心里没数吧,到了此地后,原想你能重新振作,没想到你竟又捅出这天大篓子,你以为就你精明,以为就你有能力?此事一发,你知道家族要面对什么么,野王,你真的太让我失望了。”玄天华双目赤红,沉痛至极。玄野王是他的嫡亲子侄,也是他一支后辈中的后起之秀,原想着值得栽培,可堪大用,没想到竟令他失望至斯。
玄野王终于醒悟过来,高声喝道,“三叔,你真的误会了,不是我,是许易,人是许易抓的,是许易抓的,他要害我,是他要害我,我怎么会那么蠢,这个关头,去搞向家。”
“搞向家,你怎么知道是向家?你怎么知道黑风上人背后是向家?野王,你真的是无可救药了,到了这等地步,你还要狡辩。”玄天华本来还抱着万一的心思,也许玄野王真的是被冤枉的,现在彻底失望。
玄野王暗道坏了,他和龚楚接触,并未知会三叔,念头一转,他又有了主意,“不对,七叔祖知道,我联系龚楚时,七叔祖做的中人。”
玄天华当即取出如意珠,核实了此事,心中正松一口气,他如意珠又跳了出来,传来一道威严浑厚的声音,正是玄家家主玄黄天的声音,“玄天华速速将玄野王带回来。”
玄天华瞥了玄野王一眼,沉声道,“大哥,此事只怕还有蹊跷,未必是玄野王的首尾,他恐怕是遭人暗算了。”
玄黄天冷声道,“乌东的基地被毁了,向家出的手。”
“为什么!”玄天华惊声呼道,脑袋一阵阵眩晕,玄野王更是一屁股跌坐在地。旁人不知乌东基地的重要性,他们身处玄家的核心圈子,如何不知,乌东的基地,乃是玄家的核心财富来源。
一旦被毁,损失之大,难以想象。向家选择向玄家的命脉所在出手,显然是抱着和玄家不死不休的决心,这得是受了多大气?而以向家的行事风格,如果不曾确准黑手,是绝不可能出手的。
玄野王心里一阵阵发凉,他完全想不明白,这中间到底出了什么差错,明明是他和龚楚合谋,怎么到头来,屎盆子全扣他头上。
他正惊惧间,玄天华替他问出了疑惑,玄黄天冷声道,“老三,你就不必替这孽畜说情了,黑风上人已经被向家弄走了,这孽畜立功心切,自以为做的巧妙,既用计抓了黑风,又杀龚楚灭口,还有许易这个蠢货顶缸,一切完美无缺。他哪里知道向家的能量何其大,人到了纪司又如何,向家还是把人弄走了。向家亲审黑风时,全程开了如意珠,当着咱的面,老夫这些年来,就没这么憋屈过。什么也不要说了,速速带这孽畜回来。”
“不!不!”
玄野王声嘶力竭地吼道,“不是我,真不是我,我怎么会不知轻重,我怎么会那么蠢,明知向家不好惹,还去冲向家出手,是许易,一定是许易,三叔,你信不信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