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qhsb非常不錯小說 日娛之花未眠 愛下-第五百五十一章 贅婿讀書-e9f8g

日娛之花未眠
小說推薦日娛之花未眠
出了会客室,西野和树跟着佣人径直来到另一个房间,远远就听到了些聊天的声音,里面似乎人并不少。
西野和树整理了一下衣装,然后敲门进入。
里面有四五人围在一起闲聊,看到西野和树进入,都纷纷把视线对准了他。
西野和树基本上不认识她们,只有刚才安田早紀的母亲以及大伯母他知道,其他两人人似乎是与安田早紀同辈的人,其中还有一位穿着黑色西装的男性,凑在一位年龄差不多的女子身边。
表情正经,似乎也有点拘谨。
安田早紀朝着西野和树招了招手,后者走了过来。
朝着众人点头问好之后,站立在安田早紀身旁。
西野和树猜测大概是安田早紀堂姐之类。
“爱美姐,我向你介绍一下。”安田早紀指着西野和树,“这位是西野和树。”
“这是我表姐安田爱美,这位是姐姐的丈夫安田裕次郎。”
西野和树对于男人的名字稍稍留意,这个姓氏应该就是代表着他入赘了安田家,成为了一个赘婿。
“两位好,我是西野和树,初次见面。”西野和树打了个招呼。
“不用介绍,西野桑可是大明星,我认识的。”安田爱美脸上露出笑容,然后主动伸出手来。
西野和树与她握手,对方笑眯眯的,还盯了自己一会。
安田爱美的长相与安田早紀并不相似,气质不错,但还是缺乏了点漂亮。
“你好。”安田裕次郎则是神色如常,脸上带着的是公式化的笑意,也没有与西野和树握手的意思。
从对话的顺序上来看,这位赘婿显然没有什么话语权。
“好了,你们小辈聊吧,我和优美去喝茶了。”安田早紀的母亲安田美穗说道,临别还对着安田早紀嘱咐了句,“早紀你招待好和树君。”
说着,两人便携手走了。
“来,坐。”安田早紀朝着众人招手,又让佣人泡茶并且拿来了些点心。
四人入坐后,一开始的话题确是由安田爱美开启。
“西野君,我前段时间看了你的电视剧《三年A班》,实在是太精彩了。”她说话间带着兴奋,活像一个粉丝。
只是西野和树觉得有些怪怪的,对方的情绪让他有些不好意思,毕竟还是当着她丈夫的面。
“多谢安田桑抬爱了。”
安田裕次郎则是拿起茶杯喝了一口,没有开口的意思。
“还是早紀好啊,每天还能看那么多明星。”
安田爱美的话给西野和树听来总是有点不着调,好像并不符合她的气质,好歹也是安田家长子的女儿。
“很累的,爱美姐~”安田早紀摇了摇手,“等到你每天见得多了,就会习惯,甚至厌烦了。”
“哎,下次电视剧拍摄的时候能不能让我出演一个角色?”安田爱美的思绪有些飘,看着西野和树说道。
西野和树心想以您的家势,直接投资一部电视剧自己做女主角都行,竟然说这样的话。
不过,西野和树还是答应说道:“如果安田桑有想法的话,下次一定。”
“那就说定了。”
她丈夫安田裕次郎再次一言不发,只是刚才眼神会扫过西野和树,眉头攒着。
“早紀,你可得帮我记住,你家和树说出的话,可不能赖账。”
安田早紀听她的用词,颇为不好意思,而西野和树则是直接望着安田早紀。
他算是明白了,今天到这里来像是家族聚会一样,连带着所有人都把他当做是安田早紀的男朋友了,甚至安田忠显也是,好像默认了他的身份一样。
总感觉自己中了安田早紀的计策。
刚想再说点什么,又有人进门了。
来人西野和树认识,正是安田早紀的亲弟弟安田早嘉。
安田早嘉挥手打了个招呼,然后走过来坐到了自己姐姐身边,然后越过视线,对着西野和树问候道:“西野桑,好久不见了。”
“好久不见。”
两人其实也就一个多月没见面而已。
西野和树注意到安田早嘉对着安田裕次郎打的招呼很随便,甚至眼神就一带而过。
看上去,这赘婿确实不太好当啊。
众人随口聊着,安田早嘉最近也蜕变的很快,从一个姐控的年轻人,变成了一个姐控且稳重的年轻人,他的思想层面现在更高了些,反倒是赘婿全程只简单附和了几句话。
过来两分钟,安田爱美接了个电话,然后站起身来。
“我有点事去父亲那里一下,你们继续聊。”她说完之后就直接往外走,赘婿也跟着。
西野和树等到两人走后,也站起身来。
“我想去趟卫生间。”
“我带你去吧。”安田早紀先一步开口。
西野和树与她的想法不谋而合,两人需要一次深入交流,当然是关于这次的聚会的。
安田早紀带着西野和树走出屋子,然后放缓下脚步。
“和树君,对不起啦,你应该发现了吧。”
“嗯,因为对待我的态度都出奇的一致,所以不免想到什么。”西野和树还是挺冷静的。
“对不起啦~”安田早紀双手合十,“主要还是因为父亲他们实在太狠了,说要让我单独相亲。”
西野和树无语,不过也无法指责对方:“那你爷爷见我的事情也是假的了?”
“这个是真的,他亲口对我说的。”安田早紀信誓旦旦,“不过我也没对他们说你我的关系啊,只是和妈妈提了提而已,没想到所有人都知道了。”
“……”
“好吧。”西野和树想着反正已经这样了,“对了,你那位表姐是怎么回事?”
“这位就是入赘她们家的上门女婿,听说之前家里还是精英阶层,父母是大学教授来着,刚嫁入表姐家的时候也不是这样,之后接触家族生意连续做错了几件事情,就变成这样了,平时也不说话,性格有点低沉,伯父也不太满意他。”
西野和树若有所思,他注意到安田早紀用了“嫁入”这个词。
自己不会在安田忠显的眼里也要当赘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