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o7m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民國之遠東鉅商 起點-12託尼很護食推薦-adxwb

民國之遠東鉅商
小說推薦民國之遠東鉅商
阿金莫夫作为白俄近卫军,其实算托尼的半个长辈,既然事情发展顺利,在他看来再无反复。
于是他就露出了慈祥的笑容。
而这货也贼,忽然开口说:“伊顿,我想认你的妹妹们做义女怎么样?”
托尼一听都无语:“嗨!”
言下之意,你想占我便宜,他的反应惹的阿金莫夫大笑,伊顿也乐了,而伊莲娜又红了脸。
这时伊丽莎白拖长了声音,哦了一声。
然后姐妹两个闹成一团。
其实每个男人心中的爱人,都有母亲的部分影子。
这种影响或者在长相,或者性格,乃至生活习惯的一些细节上。
伊莲娜的脾气和收拾餐桌的举动和鱼儿有点像,但也有着维克多太太的利索。
托尼就很开心。
这顿晚餐应该是托尼来这里后吃的最开心的一次了。
他主要和姑娘们聊天,伊顿则负责去舔阿金莫夫。
但是总有苍蝇出现。
就在晚餐进行大半之际,忽然有人登门拜访。
大家一看,居然是陈永伦登门。
伊顿不由有些小尴尬,阿金莫夫则皱起眉头又不好赶人,毕竟他票过他提供的。。。
陈永伦自来熟的将几样礼物送来,然后还当没事人似的对托尼打了个招呼,然后眼神落往伊莲娜她们身上。
托尼到底年轻,雄性生物的本能压制过城府。
很护食的他就受不了了,他立刻道:“她们,和你无关,明白了吗?”
他说完冷冷的看向陈永伦。
陈永伦顿时愣住。
伊顿慌了:“都是,都是朋友。”
“你闭嘴。”阿金莫夫喝道。
伊莲娜她们都吓得站了起来。
托尼对她们一笑:“没事。我之所以这样,是因为我见过了太多的人心,他人即地狱,我父亲也这么教诲过我。”
然后他站起来道:“所以,陈永伦,我明确告诉你,这两个女孩,不要再打她们的主意。你我都是男人,你明白我的意思。”
“就因为你是市长助理?阿金莫夫先生,我也是你的客人吧。”陈永伦鼻子都气歪了。
阿金莫夫欲言又止,托尼这时道:“想必在旧金山的话,你会安排人打断我的腿。”
陈永伦呵呵起来:“我没这么粗鲁,可能会文雅些,但是你不会在这里这样对我吧,在这里你可是市长助理先生。”
但托尼说:“嗯,有可能,如果你继续让我讨厌你的话。”
陈永伦都气炸:“罗杰斯,我不想得罪你。现在是你在找我的麻烦!”
“从见面候我就很不喜欢你的性格,好吧,我也不欢迎你在这里投资。至于阿金莫夫欠你的东西,很抱歉,那是你的投资,投资都会出现损失的。”
这句话一说,陈永伦真正急了:“你真以为你能一手遮天?伊顿,我们走。”
伊顿有些为难,陈永伦见他没动弹,不敢置信的回头,然后他狞笑道:“好的,伊顿。”
这一刻他心里的戾气表露无遗。
“看吧,你觉得你受到羞辱,问题是,其实是你先羞辱了我。”托尼背着手走过去,陈永伦孤身来这里还真有些没底,他只好后退,并将恨放在心里。
“我从你的言行感受到了你的自大和跋扈,因此推断出你在旧金山应该是个道上的人物?于是你就敢违法自贸区法律试图在草原打猎,而我很讨厌不遵守规矩的人,这一点我同样有其他的印证。”
托尼继续道:“从哪里得到印征呢,从你对阿金莫夫的花招。你善于钻营,你来到这里必定也将继续钻营,你做生意是假,你试图建立基础后,再找上父辈几乎遗弃的关系,做更大的生意是真。”
被说中心思的陈永伦一惊:“阿金莫夫先生告诉你的?”
“是的。很抱歉,我不能对他有任何隐瞒,但我欠你的人情我会还。”
托尼继续道:“让我言归正传,所以我认为,你来这里的目的,和我施政的思路截然不同,我要的踏实的发展本地经济,而你和我南辕北辙,不可否认吧。”
“好吧,你要处置我?在什么秩序之内呢?”
“嗯,你刚刚还语带威胁的提醒伊顿,说,好的,伊顿,是因为他的母亲吗?”
陈永伦冲动之后,现在死不承认:“没有这回事。”
“果然很聪明,这些花招对于一般人是有用的,我似乎捆着自己的手脚了。”
“不,我无意如此,我只想安全的回家,就这样吧,我离开就是。”陈永伦说完要走,阿金莫夫叹了口气:“坐下小子。”
“那好。”陈永伦直接坐下:“我明白,你是为伊莲娜姐妹是吧,好,我也不追了,我已经跪在地上了,还要我怎么样?”
“托尼。”伊莲娜本能的喊了声,她不想看到可怕的场面。
女人也是很敏感的,她从托尼面对枪口时的淡定就感觉出他的不简单。
而这是他的地盘。
托尼摆摆手:“我无需暴力。虽然他曾用枪指着我的头。”
阿金莫夫一点也不知道之前这件事,闻言他瞬间炸了:“什么?”
“没事。”托尼按住暴怒起来的他,陈永伦的脸白了下,道:“我道歉,虽然没有造成伤害,但我毕竟错了。”
“你似乎是勾践似的人物。”
托尼叹了口气,因为他确实见过类似的人。
他敢打赌这货在这里有多卑微,回去就多疯狂,他只好说:“我不想你再有任何的算计,不伤害任何人。”
“我没有任何的念头。”陈永伦还在好汉不吃眼前亏。
托尼看向目瞪口呆的他,发出正式的警告:“所以你的背景资产以及底气对我来说不值一提。现在我明确告诉你,如果你敢碰伊顿的母亲,还怀有任何报复的心思,那么按着另外一种秩序,你的家族将会被彻底的毁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