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qqlh精彩絕倫的小說 狩獵好萊塢 賈思特杜-第1033章 世貿中心私有化看書-5geu5

狩獵好萊塢
小說推薦狩獵好萊塢
“经过我们团队这一年时间的努力,大西洋城那边的三家赌场运营状况都开始好转,坦白说,西蒙,虽然大西洋城比不上拉斯维加斯,但以前三家赌场之所以那么糟糕,我觉得,最大的问题,就是那边那个家伙。”
曼哈顿上东区,列维森家的豪宅内正在举办一个招待酒会。
主要是这段时间列维森集团刚刚完成了将总部从佛罗里达州迈阿密搬迁到纽约的工作,这也宣告列维森集团彻底摆脱偏居美国一隅的状态,进一步向一家国际性地产集团方向迈进。
西蒙正与这处豪宅的男主人也是列维森集团掌门人的弗朗西斯·列维森讨论大西洋城那边兼并某金毛地产商公司后获得的三家赌场经营状况,见列维森说着朝不远处正在与现任纽约市长鲁迪·朱利安尼谈笑风生的某金毛,笑了笑,说道:“这可别让唐纳德听到。”
虽是如此说,西蒙其实也赞同列维森的看法。
记忆中新世纪之后大西洋城走向衰落,这座西海岸赌城的12家赌场,陆续有5家关门大吉,而这5家倒闭的赌场中的3家都是来自某金毛地产商的公司,而且是对方拥有的全部3家赌场。曾经的金毛重金拿下大西洋城数量最多的3家赌场牌照,一度想成为大西洋城赌王,最终以彻底出局收场,这样的惨败,除了经营者本身的问题,很难赖到其他。
“还有一件事,西蒙,泰姬陵赌场今年夏天承接了全美扑克冠军赛的承办权,效果非常不错,但我觉得还不够,”列维森很快又道:“所以,我在想,丹妮莉丝娱乐那边,是不是能拍一部推销我们在大西洋城三家赌场的电影?”
西蒙听列维森提起,脑海中立刻浮现一系列与赌城有关的影片,不过,大部分都是拉斯维加斯,摇头道:“只是一两部电影的话,根本不够,专门拍摄推销我们赌场的影片更是太刻意了,弗兰克,其实问题的关键还是增加大西洋城整体的知名度,就像拉斯维加斯,好莱坞涉及这座城市的影片数以百计,这才让全世界都对那座城市印象深刻。”
相比拉斯维加斯,位于新泽西州沿海距离纽约和华盛顿都只有两个小时车程的大西洋城其实有着很大的地理优势,问题还是这座城市缺少知名度,乃至对美国稍微不太了解的人,根本就不知道大西洋城具体在哪。
因此,想要提振大西洋城的博彩行业,关键还是提升大西洋城整体的知名度。知名度提高,自然也就能吸引全球范围内的赌客。
西蒙这么想着,不等列维森再开口,就说道:“我会注意这个问题的,接下来,我会安排好莱坞每年至少一两部重磅炸弹电影在大西洋城取景,当然,如果有好点子的话,丹妮莉丝娱乐也会拍摄专门的影片。”
弗朗西斯·列维森露出欣喜表情:“这样的话,我会找时间和大西洋城其他赌场的老板谈谈,既然要宣传整个大西洋城,他们可不能平白只享有结果。”
两人说着这些,西蒙其实已经想到了一部再合适不过的电影。
《宿醉》啊!
《宿醉》的故事虽然是三个倒霉蛋的糟糕旅行,表面上似乎对拍摄城市不会起到太直接的宣传效果,但其实不然,对于一部全球票房4亿多美元的卖座电影,哪怕按照记忆中2009年8美元左右的平均票价,也相当于影片中的胖子扎克向全世界5000多万观众安利了一遍‘Vegas,Vegas,Vegas’。
拉斯维加斯在全球赌客心中根深蒂固的印象,其实就是这么来的。
如果将影片中的‘Vegas’换成‘Atlantic City’,好吧,虽然不是那么简短易记,但也能起到同样的效果。
两人正聊着,现任纽约州州长乔治·帕塔基手里端着一杯红酒走了过来。
无论是乔治·帕塔基还是不远处的鲁迪·朱利安尼,都是共和党人,现在的纽约州算是共和党的天下。
当然,现在的西蒙,或者维斯特洛体系,肯定不会再单纯押注美国两党的某一边,列维森家族还在佛州时就是共和党的支持者,现在列维森集团迁来纽约,弗朗西斯·列维森私下和西蒙聊过,按照西蒙的意思,列维森家族依旧会保持对共和党一系的支持。
因此才会有今晚这次酒会上以州长乔治·帕塔基和市长鲁迪·朱利安尼两位大佬为首的一众共和党政客。
这其实还是西蒙授意下的刻意安排。
西蒙当然没有改变维斯特洛体系整体倾向民主党的意思,但偶尔与共和党方面沟通交流一下,也不会有坏处,哪怕传出去,民主党那边也不会产生什么反弹,毕竟西蒙现在的位置放在这里,两边押注,在两党任何一边看来,都是理所当然的,如果依旧死撑一边,那才是愚蠢。
西蒙自来熟地与同样热络的乔治·帕塔基聊了一些正在进行的大选以及蓬勃发展的互联网产业等话题,临到话题末尾,州长先生终于提起了一件正事:“西蒙,好吧,其实我不该提前透露的,不过,作为削减纽约州财政赤字计划的一部分,我们正在计划推动世界贸易中心大楼的私有化,如果你对此感兴趣,或许可以尝试出手,这绝对是一笔很好的生意。”
乔治·帕塔基说完,朝两人举了举杯,微笑着转身离开。
西蒙以前并没有怎么关注,此时听帕塔基这么说,才反应过来,没想到世贸中心竟然还是国有资产。不过,仔细回溯记忆,倒是想起,原时空中,世贸中心的转让租赁,好像是在2001年初才得以完成。
然后,就发生了911。
为此还牵出了各种阴谋论。
现在,事情似乎提前,不过,乔治·帕塔基刚刚也说只是一个计划,想来这件事绝对不是一年半载能够实现,毕竟世贸中心的规模非常庞大,想要私有化,必然涉及各种纠纷扯皮,拖上几年都不是没有可能。
弗朗西斯·列维森当然也听到了州长先生刚刚的话语,明显很感兴趣地问道:“西蒙,你觉得怎么样?”
西蒙直接摇头,打消列维森的念想:“我们不参与这件事,弗兰克,列维森集团接下来的发展重点在中国。纽约这边,列维森集团除了维持现有物业的运营,重点还是即将落成的维斯特洛大厦。”
说起这件事,西蒙内心深处不由浮现出一丝其实很早就开始飘起的阴霾。
关于维斯特洛大厦。
如果这一次911事件依旧发生,毫无疑问,作为世界第一高楼的维斯特洛大厦,目标要比双子塔更吸引人。另一方面,西蒙也不希望自己这只大蝴蝶扇掉911这样一次影响世界格局的大事件。
或许,现在就必须开始考虑如何解决这个问题。
弗朗西斯·列维森见西蒙毫不犹豫地否决,稍微迟疑,还是没有提出异议。列维森集团搬来纽约,可不是为了进军纽约地产市场,而是为了更加方便地进行国际化运作。至于纽约本地,作为一个拥有百年历史的超级大都市,这片区域的地产行业已经非常成熟。
其实成熟就意味着,利润肯定比不上中国那样的新兴市场。
两人继续聊了几句,各自分开去应酬其他客人。
如此一直到十点多钟,酒会开始收尾,此前一直在女宾群中的格蕾丝来到西蒙身边,一起向主人家告辞。
列维森夫妇以及其他一些宾客一起送西蒙两人出门,看着格蕾丝坐进西蒙的豪车,明显与丈夫隔着一些距离而战的布莱丝很有些小幽怨,却是不可能跟着一起上车。私下里想怎么样都行,这里毕竟是别墅前的马路边,周围还有其他人,如果这时候跟着一起上车,那列维森家的脸面就彻底没有了,以后绝对会沦为纽约上流圈子的笑柄。
布莱丝不介意让丈夫成为笑柄,毕竟当初可是身边这个男人亲自推着她去恳求维斯特洛的帮助。
但,总要替将来继承家业的儿子考虑一下。
想想就更加郁闷。
格蕾丝前段时间已经与比尔·斯普尔特离婚,还改回了自己的姓氏,现在作为一个单身女人,算是没了什么顾忌。至于某个家伙,因为此时站的太高,众人的仰视中,某人做什么事都显得理所当然。
两辆黑色奔驰豪车离开列维森家的别墅,车厢内,格蕾丝只觉脸颊发烫。
刚刚一起离开,其实也宣告她和西蒙的关系算是在小圈子里正式公开。
根本不奢望能够成为他的妻子,只是这样,格蕾丝就已经非常满足,却又不免羞涩与忐忑。她和他,终究有着太大的差距。
西蒙注意到身边女人的异样,伸手过去搂住格蕾丝腰肢,感受女人顺从地靠在自己身上,侧头磨蹭着女人金发,笑问道:“对了,你本来的姓氏是什么,我再记一下?”
被男人搂着,格蕾丝的羞涩和忐忑反而更多了一些,总觉得自己不配享有现在的一切,轻声道:“克雷普,格蕾丝·克雷普。”
西蒙见女人说话都带了些颤音,干脆将格蕾丝彻底揽入自己怀里,低头在她唇上吻了下,映着车内灯光望着女人的绿色眸子:“怎么,后悔了?”
格蕾丝下意识摇头,似乎担心西蒙误会,随即又讷讷解释道:“只是,我,比你……”
到底不愿意提及自己的年龄。
只是,这么说着,格蕾丝身子逐渐软了下来。
突然明白,归根结底,还是自己产生了更多贪心的念头,他身边那么多女人,本就不可能有什么永远,或者,再过一些年,等他对自己没兴趣了,那就重新回到自己的生活中就是。毕竟自己也不是离了爱情就不能活的小女孩,离了他,自己还有孩子,还有事业,没什么不好。
西蒙抱着怀里的女人,其实能够明白她的心思,低头凑在女人唇上吻了吻,说道:“有件事,不知道你愿不愿意。”
格蕾丝连忙抬头,好像很担心他误会自己不愿意。
西蒙又露出了一些笑意,与女人对视,说道:“给我生个孩子吧。”
格蕾丝眼睛快速眨了几下,似乎以为自己听错了,只是,这……当然没有听错:“你,西蒙,我……”
“不愿意?”
“不,不是,”格蕾丝说着,眼泪莫名其妙就流了下来,一边哭,一边主动凑到西蒙唇上索吻,嘴上含糊道:“我,愿意的,愿意。”
第五大道的公寓。
安格瑞·戴维斯亲自开门,只见自家老板抱着一个女人进来,径直走向客厅沙发,两人纠缠着倒下去。短暂怔神,安格瑞利索地关掉了客厅的顶灯,只留一盏晕黄的壁灯,猫一样无声地离开了客厅。
来到客厅旁边的一间起居室,安格瑞挡住一个听到声音想要走出的女孩,还拿出一个通话器,提醒公寓里的其他女侍都留在自己房间里,这才来到起居室沙发上坐下,端起茶几上的咖啡,送到嘴边轻啜起来。
刚刚要走出的高挑女孩站在她旁边,带着疑惑:“戴维斯女士,外面,怎么了?”
安格瑞示意女孩在旁边坐下,说道:“老板回来了,我们,现在不要过去打扰。卡门,可能要明天早上再把你介绍给老板了。”
高挑女孩名叫卡门·凯丝。
当然,和此时还在接受培训的一众女侍胚子比起来,卡门还是有些‘速成’,但各方面素质特别是忠诚度方面,终究要比简化培训后的现有维家女侍团队要优秀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