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kthp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1627崛起南海討論-第2308章鑒賞-c1kki

1627崛起南海
小說推薦1627崛起南海
国与国之间的结盟和互助,当然不是以义气为先,而是要讲求实实在在的利益。这个道理,李凒以前或许不太懂,但在海汉留学了一年之后,他已经对此有了比较深刻的感受。
李凒留学的主要目的之一,便是要学习海汉的先进治国经验,从根本上改变朝鲜国的现状,所以他花了很多时间去研究海汉的发迹史和国际关系,试图从中找到适合本国的发展方式。
李凒很快就意识到,海汉所掌握的那些先进技术,朝鲜一时半会是学不会的,就算海汉愿意教,其中的绝大部分也没办法在毫无基础的朝鲜实施。但海汉处理国际关系的技巧,以自己为中心建立国际联盟的做法,似乎朝鲜倒是可以参考其中一些技巧。特别是在海汉扶助之下迅速壮大的安南国和福建许氏,都是朝鲜适合效仿的对象。
但李凒研究了这两家与海汉结盟的历史后便发现,他们为了结盟所付出的代价可也一点不小,安南国贡献了大量的人口和多处天然海港给海汉,福建许氏则是十年如一日地向海汉大量采购军火,并且帮助海汉打通了大明内陆地区的商业渠道,是海汉最主要的贸易伙伴之一。
简单来说,这两家从海汉获得的扶助和支持,那也是拿大量利益换来的。这种做法其实与朝鲜在去年请求海汉助战期间答应的条件相仿,朝鲜几乎是将整个大同江中下游流域都划给了海汉作为战后的特殊开发区,并且答应在战后开放通商。若非如此,海汉也未必肯在去年清军入侵时拉朝鲜一把。
所以即便是结盟关系,若无实际好处,那也未必能在危难时得到来自盟友的及时帮助。这次汉城出事,海汉军只到汉江口便停步不前,一直在观望形势,虽然有种种听起来很合理的理由,但李凒还是隐隐觉得海汉军应该是不见兔子不撒鹰,是在等着有一方拿出足够的好处之后再确定立场。
虽然钱王二人当着自己的面一口一个世子喊得很亲热,但如果有人给出了海汉想要的种种好处,他们的立场是不是还能这么稳就不好说了。所以李凒也不敢拖延,在大致了解了事情经过和目前局势之后,便主动开口提出请求,希望海汉军能尽快采取军事手段介入这场乱子。
当然在此同时,李凒也已经做好了海汉人狮子大开口的心理准备。他在回国途中已反复盘算过得失利弊,认为当务之急还是要尽快夺回王权,哪怕海汉提出的要求比较夸张,只要能够帮助自己平乱,都可以先答应下来。
王汤姆和钱天敦互相看了一下,似乎是在对李凒的这个表态交换意见,不过他们之间的默契极佳,根本没有开口进行交流,便已经达成了共识。
王汤姆沉声道:“世子请放心,盟友有难,我国自然不会袖手旁观,一定会协助贵国恢复正常。不过嘛……”
李凒听到这句,心中暗道这便是正题来了,连忙竖起耳朵细听王汤姆接下来要说的话。
便听王汤姆继续说道:“……汉城那边消息不畅,我军行动不免要承担极大的风险,所以我还得向三亚再请示一下,如果执委会点头,那我们这边就开始行动。”
李凒听到这里不免有些失望,心道事情都发生一个月了,自己也已经回到朝鲜了,怎地还要再向三亚请示,这岂不是无谓地耽搁时间吗?
但他旋即就明白过来,这是海汉人又将球踢给了自己,要自己主动给出好处,否则这请示的时间需要多久,可就不好说了。到时候又推说三亚那边需要执委会开会研究,搞不好就又是十天半个月就拖过去了。
无论事态最终如何发展,朝鲜国的下一任国王肯定都还是得向海汉寻求延续目前的外交关系和合作项目,因此海汉人根本不需要着急,可以在江华岛坐山观虎斗,等形势明朗之后再出来站队。但李凒可耗不起,拖得越久变数越大,再迟几天说不定先王的退位诏书就发布出来了,到时候自己王世子变成废世子,再要复国平乱可就没那么名正言顺了。
李凒要请求海汉立刻出兵行动,那就只能拿出份量足够的好处了。当下他便将自己先前在舟山对石迪文说过的条件又祭了出来,表示可以在此事结束之后开放海汉一直心心念念的移民限制,并且会负担在此期间海汉军的所有费用开支。
这基本上也是李凒目前所能想到的对海汉比较有意义的条件了,如果能够夺回王权,那短期内损失一些人口也能接受,何况海汉大举引入朝鲜裔移民,那今后朝鲜国对海汉的影响力或许也能因此而提升不少——李凒如今也只能以这样的理由来安慰自己了。
李凒一边说一边注意观察着王汤姆的表情,但对方听了之后也并没有出现什么欣喜的神色,这让李凒隐隐有些担心,自己主动提出的交换条件是否真的能够打动对方。
王汤姆道:“世子可能对我国之前的一些态度有所误会了。我国提出人口流动的建议,是为了方便两国的正常交往活动,比如贸易、求学、做工等等,并不是单向的移民。如今也有很多海汉民众在贵国长期定居不是吗?”
王汤姆的话说得很婉转,但李凒已经明白了对方要表达的意思——这个条件份量不够!
在去年抗清战事结束后,的确是有为数不少的海汉人涌入了朝鲜从事各种贸易活动,迄今在汉城地区长期居留的海汉人至少有上千之众,这个数字肯定大大超过了朝鲜国在海汉京城的常住人口,所以现阶段还真是如王汤姆所说,在人口流动方面,朝鲜其实才是目前保持顺差的一方。
当然了,这是在朝鲜国设置了移民限制措施的情况之下,如果今后按照海汉的要求放开了这方面的限制,那情况可能就会出现极大的变化了。
以海汉国的条件,要从生活环境相对较差的朝鲜大量吸纳移民自然不算什么难事,放开限制后的净流出人口估计得数以万计。李倧正是意识到这种可能性,所以才会一直咬着这一点不松口。但如今的形势,却容不得李凒继续以强硬态度来对待这个问题了,只是他没想到自己作出让步之后,海汉将领却表示这个条件的份量不够,看样子仅仅只是开放移民限制并不能让他们感到满意。
至于由朝鲜国承担此次平乱行动期间的军费开支问题,王汤姆根本就没提,很显然是觉得这个问题并没有讨论的必要,由朝鲜承担相关费用本就是理所当然,根本不应被列为交换条件的一部分。
李凒深吸了一口气,平静了一下情绪,这才对王汤姆说道:“如果王将军有什么要求,也不妨直接提出来,在下一定尽力予以满足!”
王汤姆道:“要求倒谈不上,不过我们是有几点建议,希望世子能够考虑一下。”
王汤姆说得客气,李凒却明白这应该是对方早就准备好了交换条件,一直没有主动提出来,大概也是想着一步一步逼到自己无路可退的时候再开出条件,这样得手的几率自然也就大增了。
李凒心中暗自叫苦,知道自己终究还是斗不过海汉这些精明的老狐狸,但此时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他没有退路可选,只能硬着头皮往前冲。
“还请王将军不吝赐教!”李凒不敢怠慢,连忙应道。
王汤姆道:“这次贵国突然发生政变,我们认为主要的原因还是缺乏有效的对内监管措施,对野心家没有足够的防备。再综合贵国最近这两百年里的历史情况,各种政变反复出现,这也有可能会影响到某些人的思想,认为这是一种实现王权更迭的方式。平乱是当下要做的事,但要从根本上杜绝这种现象,我们认为还得要采取进一步的措施。”
“我们准备在战后辅助贵国成立一个专门的对内监管机构来负责这方面的事务,对各级官吏以及民间动向进行长期监控,发现这方面的苗头之后就尽快进行处理,不必先行向朝廷报告,杜绝再有野心家挑战正常的王权传承方式。当然要做到这一点,这个机构的行事权限要比较高才行,最好是只对国王本人效忠。”
李凒心想,先斩后奏,皇权特许,这可不就是大明的锦衣卫衙门吗?朝鲜虽然也有效忠于国王的秘密武装组织,但却没有这种自由行事的权限。
李凒应道:“这机构的权力会不会太大了一些?一旦失控可就没人能制得住他们了!”
“这个问题我们也考虑到了。”王汤姆不慌不忙地解释道:“除了王权之外,还需要有其他能制约这个机构的力量。所以其组成不只是贵国官员,我国也会派出专人参与到这个机构的日常运作当中,以保证其不会擅用职权干出某些不合贵国利益的举动。”
李凒听到这里才明白过来,敢情海汉人是要将这个特权机构置于自己的控制之下,就算这个机构是对朝鲜国王效忠,但所有的情报也必须跟海汉共享,甚至可能在日常运作和采取行动时需要听命于海汉派驻其中的官员。
这可绝不是什么好消息,李凒就算不懂情报安全,但也知道这样做是让海汉在本国享有了更大的特权,一些不便由海汉驻军出面处理的事情,今后可能便是由这个机构来负责了。
王汤姆见李凒默不作声,便继续说道:“我知道世子对此肯定有很多疑虑,会担心我国利用这个机构来从事一些不利于贵国的活动。但我可以向世子保证,这种担心是多余的,我国派驻其中的官员只担任两国间联络沟通的职责,不会参与到具体的行动当中。至于指挥权,当然也是保持在贵国国王手中。”
李凒脸上勉强挤出一丝笑意道:“在下并不怀疑贵国的好意,若是成立之后能以此杜绝各种忤逆行动,那就最好不过了。”
海汉会老老实实地只派几名联络员进驻这个机构吗?李凒半点都不信王汤姆所说的这个承诺。他虽然尚不清楚海汉为这个机构规划了怎样的行事规则,但有一点再明显不过,海汉将领在当下这个时候专门提出这件事,很显然是将其作为了交换条件的一部分,其份量甚至超过了李凒主动提出的取消移民限制一事,海汉日后肯定会在这个机构中施加影响力,以维护其自身利益。
但不信归不信,李凒却无力拒绝王汤姆的这个提议,就算明知这是一颗毒药,也只能闭着眼睛咽下去再说。当下只能强行挤出一点笑意,谢过了王汤姆的“好意”,答应在平乱之后立刻着手组建这个机构。当然了,这个组建工作肯定也得由海汉提供相应的方案,挑选合适的人手,并给予所需的专业培训。
王汤姆的这个提议当然不只是为了维护李倧一脉在朝鲜的统治地位,有了这样一个特权机构之后,海汉便可以对朝鲜国内的各种目标进行监控,特别是那些反对朝鲜与海汉合作的官员,或是对海汉怀有敌意的人员,海汉都可以通过这个机构来消除隐患,以此来保证朝鲜能够长期稳定地依附于海汉。
至于如何将这个机构掌控在海汉手中,那其实就再简单不过了,运行方式是海汉来定,人手是海汉来挑选培训,就算朝鲜方面任命几个主管官员,要在实际运作中将其架空也不是什么难事。
掌握这样的一支特殊力量,就意味着海汉对朝鲜的影响力将得到进一步加强,其意义之重大,并不亚于开放移民限制之类的措施。今后朝鲜国内有任何不利于海汉的声音或动向,都将成为这个机构的目标,这要远比动用大同江基地的驻军方便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