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tefw人氣小說 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第874章 阻止無效鑒賞-a9q6e

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
小說推薦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
第874章阻止无效
手指尖的水球,反而越来越小,里面的水世界愈发真实,形同这片海域的缩小版。
然后,陆寒的手在缓缓下沉,因为沉重无比,宛如在托起所在的大海,分量随着施法仍旧增加。
过了片刻,他施法完毕,并向仅有乒乓球大小的晶珠,吹了口本命精气,附近海域从平静无波,骤然巨浪滔天,灵性重新恢复。
但这些大妖老妖,更加神色剧变,傻子也知道陆寒成功了,真的凝聚出一方世界,可以举手抬足操控海域。
仿佛自己的生死,瞬间交给别人宰割,对面要成为这里的主宰,即将把他们灭族除尽。
“开始吧!”
陆寒一笑,然后将晶珠托在手心,轻轻晃动,似乎真的拖着一方世界。
‘啊——!’
‘唉吆!’
‘嗷-!’
顷刻,这片海域,顿时跟着极不稳定,海面横向挪移,互相推搡挤压,形成无数大型海啸,还未爆发威能,又被撕扯开来。
这些妖物惊叫骤起,尽数猛的栽倒并翻滚,整个空间来回晃动,休想稳固身躯,顿时狼狈不堪。
四个老妖即便早有防备,把自己立即护在一层玄水色光盾内,仍旧不断踉跄走步,堪比烂醉的酒鬼。
“上啊!这家伙不是人,他绝对从仙界偷渡而来,人族违反了三界法则,那也要阻止他,否则族群就真的有灭顶之灾。”
“阻止无效!”
陆寒声音瞬间变冷数倍,形同掌控生死的法官,接着就将掌心晶珠向前方扔了出去,所在空间顿时天翻地覆,光线扭曲,上下难辨。。
“不——!”
轰隆!
即便在千里外,也可以清晰看见,一道恐怖巨型水柱,覆盖几千里方圆,突然冲向苍穹,几乎能把天宇打碎。
然后一股白色波动,瞬间波及了万里范围,冲击毁坏力量,将一切都直接抹去,海面顿消失数百丈。
没有巨响发生,仅听到隆隆闷音,仿佛大海被爆掉般,空间被震出密密麻麻的裂缝,向四周蔓延开来,甚至通达海底,根本无休无止。
巨型水柱凶起的核心,海面塌陷数千丈,形同陨石刚刚轰击过,中间处有个房屋大小的黑洞,正疯狂吞噬附近的海水,每秒都流失万吨。
大坑数百里外的边缘地带,一条空间缝隙被划开,陆寒探出头,他问道血腥气息,当冲天水柱回落,带下来无数肢体残块。
“何苦呢?妖族以数量代替质量,终究原地踏步,没有规划的发展,只会浪费资源,还是送给我的好。”
恐怖吸力,在将他使劲向外拉扯,但终究没有出来,此地不经历百年动荡,休想彻底稳定,已经毁坏法则根基。
方才打造的那个定海珠,只是徒有其表罢了,仅能算作衍生品中的次货,这世界哪有真正的定海神珠,除非向上追溯到洪荒时期。
但陆寒真的动用了真正法则,将这片水域之精,提炼后强行融汇其中,掌控一方水域,但影响范围不过五千里,方才就是定海后再毁掉的后果。
没有妖物能活下来,就连他们的腰包家底,陆寒都难以收集,索性彻底放弃。
那枚小小晶球,代表五千里内一切秩序的浓缩版,分量足有万吨,一根手指难以支撑。
爆掉后,等同这片区域彻底废了,就连深海之底都已沸腾,恐怕也裂开无数粗大裂缝,每滴水都爆炸一遍,因此需要许久时光来恢复。
和神族老巢,不过几万里路,直接跨越空间后,几乎眨眼就到。
然而陆寒才出现在苍穹,就发现一抹绿光晃了晃,在三千里远处向东南闪动,眨眼消失不见。
“老贼要跑?!”
那只死掉的金角老妖,十有八九身居神族的族长,此刻那遁光虽快,也被捕捉到一缕背影,的确是个老态龙钟的家伙。
陆寒不用思索,再次撕开虚空,快速抬脚进入,周身布满光明纹理,动用大神通后奋起疾追。
即将渡劫的老妖,任何一点都不容小觑,若极力催动遁光逃命,速度不比他慢多少,正常手段不知追到猴年马月。
他庆幸自己是跨空而来,若用寻常飞遁,这老贼早已逃之夭夭,其身上绝对带着族群的命脉,并且安排好了一切。
六七千里外,一个空间裂缝同样被撕开,有个神色懊悔的身影,嗖的钻进其中,裂缝缓缓合拢。
‘唉!早该走的,早就该逃跑的!这么短的距离,那贼子竟然也要跨越空间而来,真是不用常理的奇葩。’
此妖已经化作人形,身穿紫色衣衫,头部略大,披散着褐色头发,脚踏两支白靴,额头处一抹金色印痕,脸上挂满皱纹。
如此状态,动作老脸,没有丝毫拖泥带水,虚空中还残存着裂缝带来的波动。
紧紧片刻,八百丈远处,虚空波动再起,又一个裂缝出现,陆寒没有走出,只是一扫就锁定此处,然后微微调整身躯,随手将裂缝抹平。
…………
有一处异常平静的水域,此地波浪轻微,数十万里内水光涟涟,堪称罕见净土,灵气异常浓密,在高空形成一片白雾。
但不见任何生灵,如同被天使遗弃般,不知安稳了多少年,海面清澈程度,即便折射出光辉,在上空都组成彩色唯美画卷。
大海不知深度,但在海底,珊瑚环绕中,还有无数根粗壮玉柱,围着一块千丈圆台。
玉柱崭新,粗细足有十丈,高度可达五里,表面刻满繁奥咒文,一个个状如蝌蚪,银光琉璃十分悦目,散发出累累玄机。
圆台更新,比海床仅仅高出几尺,淡淡的水蓝色泽,从边缘向核心,刻画了一环又一环的阵图,有圆形和四方形,还有三角形,彼此交织看似繁乱。
大小嵌槽遍布,都定在关键节点上,只有在这里,粗红或者黑紫色的线条,才转折改变方向,还有无数白色刻痕,忽隐忽现颇为神秘。
中间处的巨型凹槽,却深邃的如同暗井,难以揣测其中幽暗,是支撑起整个圆台的核心。
一个精神光滑琉璃的灵婴,正蹒跚着在上面踱步,倒背双手,老气横秋,总是抬头望天。
他那双眼睛有些狭长,瞳孔更不是圆形,仿佛索伦之目,蓝光中伴随些许猩红,脊背上还有条狰狞伤疤。
距离高台不远,卧着一个高大的幽绿色龟妖,三个脑袋都锁在甲壳中,六目紧闭似乎在沉睡。
“舍去仙基,没了法体,忍气吞声躲在一群妖族中,这份代价虽然惨重,但能换来一块‘子母仙王玉’,仍旧大赚特赚。”
“然而无主之物,却被你们当做自家的传承至宝般,无休无止追杀,这份锲而不舍,实在让人记忆犹。”
“今天,我在此界开始修补魂魄,治愈灵婴,再塑法体,最后参透那枚玉珏,不但要跨越金仙之境,还要以仙域蜘蛛的姿态,挨个向你们讨回往日的眷顾。”
又自言自语良久,灵婴俯首一扫圆台,就站在某个类似阵图节点上,深深呼吸吐那几次,然后小手挥动。
身前立即晶光淋漓,无数奇珍异物,差点将自己掩埋,无一不是各种材料的精华代表,动辄数万年份,甚至经历了十万载光阴。
灵婴张口向上一喷,就飞出个紫玉圆环,直接暴涨千倍,形同一枚仙家的头箍般,通体都是法则符文。
此物向上升去,直达万丈高处,并且逐渐绽放出大量豪光,向下挥洒照射,光芒出现的地方,海水纷纷退避,转眼间形成一处宽广的海底空场。
片刻后,一层紫色光幕,将圆台彻底独立隔绝,粗大圆环则停在那里,行驶拱卫之责。
“有这件‘遮灵神珏’,老子随便折腾,你惊洛仙域也休想察觉到一丝波动,哼!”
如小山般的材料,在灵婴双手挥动几次后,都化为齑粉的被卷进无数迷你漩涡里,飓风是绝版的呼啸声,也在海底越来越强。
紧接着,一道道法决,连续不断向旋涡打入,口中犹如晨诵,冒出无数光怪淋漓的符咒,旋涡内越来越亮,色彩逐渐增多。
半日时光过去,那两只小手终于停住动作,并一一按住旋涡,向下轻轻压去。
苦涩味道顿吃充斥虚空,旋涡彻底消失后,露出无数不规则晶块,各个纹路复杂,但里面头渗透出极强药力。
然后,就见他在面前以手代笔,勾勒出一幅玄奥异常的图案,并用嘴轻轻一吹,化为无数晶莹颗粒,有规律的落在各处。
‘玄混之道,虚无缥缈;幽灵王者,可窥一窍;尔等冥路尊者,还我一魂一魄来,开——!’
身下圆台陡然剧颤,接着如同一颗圆月般,亮起在海底之极,光辉洁净无暇,富含无限神韵。
一缕缕雄浑的阴属性精气,从灵婴体内冒出,在他周围环绕,形成云山雾海般。
双臂上血管逐渐凸起,并接连渗出一滴滴血珠,并非向下落去,反而不断上升,在百丈高处才溃散开来。
周围极其黑暗的海域,顿时响起鬼啸声,还冒出不少磷火幽光,如恶兽妖瞳般碧绿闪闪,黑雾也不请自来。
但当阴森鬼气,以及亡灵幽魂,达到十分密集程度,都盯着圆台内垂涎欲滴时,灵婴手中莫名多出个恶丑无比的黑色光球。
围绕这里的所有阴邪,顿时凄厉嚎叫起来,惊惧声刺破耳膜,顿时如见克星般,就想亡命逃窜。
可惜,那黑球仅仅一闪幽光,这些鬼魅魍魉,如飞蛾扑火般,纷纷快速被吸纳进来,很快吞噬殆尽,同时一股幽怨至极的阴森气息,也从内部快速散发。
‘噗腾!’
黑球蓦的一阵翻滚,就诡异的发生巨变,表面纷纷破裂,先探出毛茸茸四肢,然后挤出头脚,一只浑身漆黑,双目毫无感情的凶猴,窜上灵婴脊背,十分亲昵的又舔又啃。
“好啦!很久没有喂你,还不是那些小人追杀的太仓促,现在先打个牙祭,助我修复魂魄后,让你随便去吃生灵。
听说人族里,还出现了一个堕仙,他可是大补之物,咱俩将此人一起吃了,更能轻松返回仙界。”
‘吱!吱!’
…………
离开神族老巢,已经不知多远,陆寒第七次走出空间裂缝,然后盘坐在高空,拿出百万块灵石,开始大量补充法力。
追逐整整四天,如此长时间过去,本来早已将神族之主灭杀许久,但这老妖的诡诈程度,不得不让她认真对待。
在第五次出现时,他就精准的提前预判了老妖出现的位置,并且提前到达,但那打碎空间的一击,只是毁掉个化身。
神族竟然拥有一截‘九星玄枝’,被他暴殄天物,用此仙灵打造出化身,挡住一次陨落掉的厄运。
曾经,他境界低微时,也想多弄几具化身,用来挡住不可知的危机,但这些界面上的修士都很菜。
况且打早化身复杂苛刻,更未发现逆天级别的材料,又遇到苍梧兽、青澜兽以及灵傀儡这等现成的护卫,很快将此念头丢的一干二净。
将灵石里的灵力汲取一空,也未等到老妖现身,陆寒有些无语,只要玩弄跨越空间之类的神通,在途中无法出现其他变动,只有变更距离长短。
就在他又要拿出几颗精水小阴丹,打算吞服炼化时,身躯诡异的模糊起来,然后消失不见。
距离此地向西,仅仅是三里外的虚空,莫名微微晃动了一下,然除此之外再无异样,天地间继续安静如斯。
大约两个时辰过去,那里向南十里开外,蓦然出现个裂缝,然后一只手伸出,掌心有个湛蓝宝珠。同时传来一声历喝。
“冰封!”
刹那时,附近两千里内,自万丈高空以下,包括水中无限深度,立即彻底凝固,白灿灿变成僵硬的冰雪世界。
只有裂缝周围十丈内,根本不受丝毫影响,从里面挤出个身影,一个踉跄差点跌倒,步履有些不稳。
“哼!就算你追来,这里的空间也撕不开了,歹毒贼子,可害苦了本主。”
“是吗?陆某已经恭候多时,你我相距这么近,说明缘分很深,还是结束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