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rcc4非常不錯都市言情 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第629章 我感覺你好像進化了閲讀-pf114

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
小說推薦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
眨眼间。
已是十余日的时间过去了。
这段时间里……方正几乎每天的时间都在跟随着林正平学习一些关于阵法方面的常识。
也就是疲惫的不行的时候,他才会选择入睡,回到灵气复苏的位面里进行休养生息,顺带将所获得的阵法原材料进行汇总和对比,毕竟两个不同的世界,虽然因为同有灵气的缘故,天材地宝相差不多,但这种等级几乎至高的天材地宝,名称却几乎都有不同。
他必须挨个对比才行。
足足十几天的时间,才算是将所有的天材地宝名单敲定。
他毫不犹豫,第一时间便入宫去见帝清猗去了。
“这就是你所说的那个什么护山大阵的材料清单?!”
无人之时,情侣之间的相处自是免不掉耳鬓厮磨。
帝清猗靠在方正的怀里,拍掉了方正在她身上肆虐的大手,名单也没来得及看,就忍不住蹙起了秀气的眉头,脸上露出了几分古怪神色,她拿起方正的手,放在自己面前仔细端详了起来。
“怎么了?!”
方正问道。
“没什么,只是感觉你的这只手,跟平时有些不太一样……让我有点儿……”
帝清猗不好意思继续说下去了。
开玩笑,总不能坦诚说这手好像比过去更有魔力似的,让她比平时更难受了……好像一夜之间进化了。
“啊哈哈哈哈。”
方正干笑起来。
他迅速转移话题,一手犹还抱着帝清猗,另外一只手打开清单,说道:“你看看这材料,看什么时候能凑齐,待得凑齐之后,我可以在明宗外围布置一个护山大阵,这阵法威能极强,别的不敢说,最起码宗师境界的高手绝不可能闯入。”
“嗯,我看看。”
帝清猗仿佛一只慵懒的猫咪一般靠在方正的怀里。
足根在方正的腿上不住的敲来敲去。
口中沉吟着……
“唔,岩铁地精、自然精金、蟠龙玛瑙石……都是一些土里石里凝结的宝物,唔,自然精金和绯云魄石我听过,国库里应该是有的,就算没有的,只要在三日后的立宗大典里,明宗能打出足够响的名头,到时候我就可以合情合理的动用帝国的力量帮你寻找这些东西,半个月,凑齐妥妥的。”
“也就是说只要顺利,二十天内,便可得到?”
方正惊讶道:“我以为至少得三个月呢。”
“你太小看一个国家的力量了。”
帝清猗却脸有忧色,她说道:“方正,你有没有想过,立宗大典,到时候会有人使坏呢?”
“使坏?谁敢使坏?”
“你说你的功法可以延年益寿,以你如今的修为地位,撒谎的可能性不大,所以但凡那些年迈的宗师或者元老议员,定然都会打你的主意,讲规矩的,会让自己的子孙后辈加入明宗,以此来获得功法,但如果没有后辈的,很可能就不讲规矩了。”
帝清猗道:“有我在,他们自是不敢明抢,但他们也绝对会想办法把这功法混到手……”
方正说道:“哪怕我已经说了这功法对宗师无用?”
“能成宗师,都是心性坚决之人,又怎么会因为你一句话就放弃,尤其是大饼画的太香……他们不亲自吃一口,不会相信的。”
“放心吧,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就是,姑且不提我本身的修为更有提升,谁敢有意见打服就是,就算我不亲自出手……”
方正看了看自己的储物空间。
由衷的说道:“感谢玄机爸爸。”
“玄机爸爸?!”
“哦,不过是玩笑之言而已。”
方正小腿又隐隐作痛了。
玄机送方正第一云端的战傀,自是为了让他能够拥有自保的实力……从方正说过要在另外一个世界开宗立派之后。
玄机对方正就越发的重视。
虽然带着些功利,但有着这么一个心思深沉,实力强大的人全身心的呵护着,方正真的感觉……玄机爸爸太靠谱了。
蜀山明宗开宗立派,最大的缺失就是顶端战力。
而一位炼真修士……
呵呵,在宗师级高手制霸天下的时代里,凝实修士最起码便可以与宗师高手相提并论,一位炼真修士……方正感觉横扫世界不成问题。
再加上他方正,真正弥补了最大的不足。
虽然这称呼让姚瑾莘听到之后,接连狠狠的踹了他好几脚,然后飞快的跑开了……
但这却无损方正对玄机的感激。
他已经安排了靠谱之人,将开宗大典全面录下来,到时候让玄机好好看看明宗开宗立派之时的景象……
也好让他欣慰一下,可算投桃报李了。
方正笑道:“我更在意的,其实还是你许我的事情。”
“许你的……”
帝清猗怔了怔,俏脸忍不住微微红了一红,把脸藏进了方正的怀里,含糊不清道:“我倒也不是刻意在为难你,毕竟女孩子嘛,总是想留个好点的纪念,你我之间的关系,注定了我们短期内无法举办太过盛大的仪式,所以我才会说出什么立宗成功那天再……我并不是不愿,也不是功利的利诱于你……只是我想要让自己多年之后回味第一次交出自己时的场景,能感觉到浪漫……”
“我明白你的意思,放心吧,我没误会。”
方正轻轻勾起了帝清猗的下巴,笑道:“再说了,能让堂堂一国之君以色相勾引我,就算是利用,我也甘之如饴。”
“但我不想你有半点误会。”
帝清猗靠在方正的怀里,认真说道:“对我而言,君王是一个职业,也只是职业而已,与其他职业的不同就是无法轻易卸任,但职业就是职业,我犯不上为了一个职业牺牲自己的幸福,可能你觉得我这君主不合格,但我真的就是这么想的,我可以殚精竭虑,也可以日夜不眠,但我不会为了这个职业牺牲我的幸福,委屈我的心思。”
她顿了顿,似乎有些羞涩,却还是鼓起勇气道:“我委身给你,是因为我喜欢你,我想在一个万众瞩目的日子里把自己彻底交给你,是因为我渴求你的温暖,也想满足我作为一个小女生的浪漫情怀,但仅此而已,没有别的意思了,你愿意将蜀山建在明宗,作为帝皇我感激你,但也仅仅只是感激,公私我分的很开。”
“嗯,我知道你,你不用这么急着跟我解释。”
方正自是明白帝清猗不想自己和她之间的关系蒙上互相利用的阴影,可惜,公私终究难分,自己要了帝清猗的人,自然也就接过了她身上的责任,就如现在自己堂而皇之的向她索要护山阵法的天材地宝,这不就是在利用她皇帝的身份么。
他并不觉得这是利用,有这能力,帮一把再正常不过,爱情必须纯粹这话就是扯淡,爱并非是两个人之间的事情,还包括他们身后的一切关系网……这一点,方正早就懂了。
不过方正是真没想到,都二十多岁了,这姑娘还这么……唔……在情事上,竟仿佛情窦初开的初中生一样,老实说,流晓梦有这想法他都觉得幼稚,但在帝清猗口中说来,这话竟然如此的合情合理,自然而然。
“我可能捡到一个宝贝了。”
方正说道。
“宝贝,是指我吗?”
帝清猗眨巴着眼睛,问道。
“不然呢?”
方正笑了笑,轻轻捏了捏她的鼻子,莫名的,绮念尽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