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8wdx好文筆的都市异能 樓乙-第兩千九百七十九章 放下執着閲讀-eikji

樓乙
小說推薦樓乙
此时铁山梦境之中屹立与苍穹之上,在其面前的正是当初浮妖战场之中,操控了栾悦风心神的修罗摩诃,在他们几人齐聚魔境幻化而成的通天路顶层之时,这尊修罗便是阻挡他们的最终对手。
当时的摩诃所展现出来的实力,令他以及楼乙还有李闻风陷入了苦战,对手能够通过心魔之相复制对手的招式跟能力,且展现出来的强大实力,也令他们三人汗颜。
而如今铁山选择独自面对对方,此时的摩诃一双魔翼张开,无数魔羽翻飞与四周的剑魂之影撞击在了一起,两者彼此消耗在他与摩诃之间形成了一道泾渭分明的球罩。
铁山持剑冲向摩诃,而摩诃则动用自身的力量,幻化成了一尊与铁山一模一样的修士,它的手中同样握着巨阙古剑,施展着与铁山同样的招式。
只不过两者有着一点不同,铁山所用的乃是圣道剑意,而对方的剑身之上缠绕的则是天魔之力,自古圣魔之力两有不同相生相克,没有纯粹的谁能够克制谁。
而令铁山感到郁闷的是,这还只是这尊天魔的意念投影,当初真正的天魔摩诃出现在与屠九他们所在的那处秘境之地,那天魔的实力即便是号称最强的金纹犼都远远不及。
铁山不免为此感到急躁,他的心乱了,手中的剑便也乱了,节奏被打破的铁山,又如何能够战胜复制后的自己,被自己一剑劈断了身躯,又一剑刺穿了头颅。
许久之后铁山又出现了在了苍穹之上,他已经败了很多次了,起初失败是因为在面对冷幽的时候,他以为凭借如今修为的优势,便能够取对方性命。
但是他却实在低估了冷幽的实力,速度不及对方的情况之下,铁山几乎被对方吊锤,丝毫没有还击之力,最终在无数次被对方戏耍之后,在对方嘲弄的眼神之下,被其手中利刃剜出了心脏而亡。
之后铁山就像是魔怔了一样,开始疯狂的战斗模式,出现在他面前的幻影实在是太多太多了,甚至还有在昆吾界便败于其手的司梏凡。
但这一次的结果仍然出乎了他的意料,他竟被对方以手中鱼肠之剑抹了脖子饮恨当场,这也直接使得铁山的思绪陷入到了混乱之中。
再度重生之后,铁山陷入到了自我怀疑以及迷惘的状态之中,他脑海之中剑君之魂的要求与梦境之中的一次次死亡不断冲击着他的识海,令铁山有种要暴躁的冲动。
而就在这个时候新的对手出现在了他的眼前,那竟然是他的恩师北囚五,北囚五的神态与当初在北武宗时一模一样,没有丝毫的改变,他永远是一副严肃认真的模样。
铁山握着剑的手有些颤抖,因为他感觉以这样的状态直面恩师,实在是太过羞愧跟耻辱了,令他没有想到的是,北囚五似乎并不打算与其厮杀,脸上竟然浮现出了和煦的笑容,这在铁山看来是绝无仅有的事情。
北囚五笑着向其招了招手,铁山鼻子一酸,堂堂八尺男儿,竟然哭着跪倒在了恩师的幻影之前,死死抓住师尊的裤腿,哭得像个孩子一样。
此时的铁山或许还没有看到,他手中的巨阙古剑因为他不断的战斗而变得残破不堪,甚至有些支离破碎的模样,剑身之上的灵性也正在急剧消耗着。
铁山哭得伤心,北囚五的手掌直接按在了铁山的脑袋上,轻柔的抚摸着他的头,他对铁山说道,“山儿啊,好久不见了……”
“师父!!!”铁山抬头叫了一声,声音之中充满了哀愁与思念之情,北囚五眼神温柔的望着铁山,这一望隔着千山万水,这一望跨越了时间跟空间。
北囚五一生没有婚娶,外出游历之时,意外拾到了铁山,并将铁山当成了自己的亲儿子,并悉心教导他修行,可以说是铁山人生路上最重要的导师,没有北囚五便没有铁山。
所以不管北囚五说什么,铁山都会听从北囚五的安排,对方要他成为楼乙的剑卫,观察对方并超越对方,他一直都有遵守,北囚五要铁山修行破天之道,因为此剑道最为适合铁山,而铁山也遵循了师父的教诲,一直不敢有所懈怠。
可是现在再度面对亡故的恩师之时,铁山却有一种极度羞愧的情绪掺杂其中,因为他认为自己辜负了师父的期望,没有真正成为一个能够一剑斩破苍穹,师父所期盼的样子。
北囚五看着铁山眼中的羞愧,又看了一眼他手中握着的巨阙之剑,他伸手摸向对方手中之剑,温和的说道,“山儿,有的时候你应该放下执念,好好看一看手中的剑,剑心如人心,剑身如彼身……”
铁山听到北囚五的话,低头看向手中的剑,这才发现手中的巨阙古剑不知何时竟然残破至此,这是他难以想象的场景。
他的耳畔回荡着师父所说的话,剑心如人心,他看着剑上的斑斑锈渍,陷入了沉思之中,他终于意识到了自己的执念太深,已经影响到了他的剑心。
再看那剑身之上的残破,他下意识的看向自己,他忽然感觉到了自己的虚弱,身上各处都传来了痛疼之感,他受伤了而且伤势不轻。
铁山想要再跟师父说说话,却发现北囚五不知何时竟然消失了,而在铁山的头顶苍穹之上,却多了一道醒目无比的剑痕,宛若当年北囚五所施展的破天一剑。
铁山望着身前两杯还未动过的仙酿,先将玫红色的仙酿端起来一饮而尽,他的眼角有泪痕流出,过往的一幕幕在他眼前一一闪过,思绪跟回忆定格在了师父离开的那一刻,铁山喃喃自语道,“师父,山儿不会令您失望的!”
他擦干泪痕之后,望着那最后的一倍金色仙酿,将其端起来一饮而尽,一股浩瀚之气瞬间升腾起来,同摇光一样,之前的三种仙酿托举着金色的仙酿向着其天灵盖而去,这一刻铁山眼前豁然开朗,两道剑印宛若重生一般释放着锐利至极的气息,他的修为在这一刻竟然也突破了。
要知道他才刚刚突破修为没有多久,按理说是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再度突破的,然而楼乙利用四种特殊的仙酿,却令铁山的修为再上一层楼,眼看着自己修为提升,体内能量仍在攀升,铁山看了楼乙一眼,喃喃说道,“谢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