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wl6r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小說 帝霸 愛下-第4135章劍斷鑒賞-jniev

帝霸
小說推薦帝霸
翠竹横天,道君绝学,此时此刻,松叶剑主终于挡住了剑九的这一剑。
这顿时赢得了在场的修士强者喝采,松叶剑主并非是浪得虚名,一出手,便是展示了他强大无匹的实力。
剑九的一招剑七绝神,威力是何等的强大,多少大教老祖都自认为在这一剑之下,自己根本就是挡之不住,甚至会惨死在这一剑下。
但,松叶剑主却稳实地挡下了这一剑,甚至在不少修士强者看来,松叶剑主挡下这一剑,颇为气定神闲,这样的实力,的的确确是值得人去敬佩。
“不愧是剑洲六宗主中最年长的人呀,功力之浑厚,可谓是足能傲视当今天下呀。”看到这样的一幕,多少修士强者都不由为之惊叹一声。
以剑法之威,松叶剑主或许不如剑九,但是,功力之浑厚,似乎松叶剑主似乎又是略胜一筹,这能不让人惊叹一声吗?
“还是有希望的。”看到松叶剑主挡下了剑七绝神,有世家元老轻声地说道:“现在只剩下了剑八绝地、剑九绝天了。”
“或许真的有希望挡下剑九绝天。”另一位大教老祖不由沉吟了一下。
剑九,最强之式便中剑九绝天,在此之前,未听闻有谁接下了剑九的这一招,但是,今日看来,松叶剑主还是有几分希望的。
毕竟,此时松叶剑主挡下剑七绝神之时,显得有些气定神闲,似乎应付下来,乃是绰绰有余。
所以,在此时此刻,多少人看到这样的一幕,又让不少修士强者在心里面燃起了希望,或许松叶剑主有机会打败剑九。
“铛——”剑鸣之声再一次响起,就在松叶剑主挡住了剑九这一招之时,他手中的天火焦剑震动了一下,就在这石火电光之间,松叶剑主反击了。
松叶剑主反击,也并不算是意外之事,毕竟,松叶剑主挡下剑九的这一招之时,显得是绰绰有余,完全是有反击之力。
“铛——”一剑斩断,斩断万古,斩断时光,斩断轮回,斩断因果,斩断过去,斩断今生,斩断未来……
一剑斩断,一切为断,无物可挡之,这一断,万古一绝,诸天神灵、万物之主,都将会在这一剑之下被斩断。
“剑断——”看到这样的一剑斩断,有一位古朽的老祖大叫一声,说道:“木剑圣魔的绝杀一式——剑断!”
“好一招剑断,无与伦比。”见到一剑斩断,不管是如何精通剑道、修练过如何无敌剑道的强者,也都被这一剑所震撼,不少人为之惊呼一声,也有人大声喝采。
“好一个松叶剑主,一身兼两家之长,精通翠竹道君与木剑圣魔的无上剑法。”看到一剑斩断,不少剑道绝世高手也不由为之惊叹一声。
松叶剑主,出手两招,分别是翠竹道君与木剑圣魔的不世剑法,这怎么不让人为之惊叹一声。
“铛——”剑光璀璨,一剑屠神,杀戮无情,绝杀戮魔,一剑之下,诸天神灵都将被屠灭。
此剑是剑七绝神,与松叶剑主的一招剑断瞬间撞击在了一起,两剑绝世,举世无双,不论是剑九的绝神,还是松叶剑主的剑断,都是当今最绝世、最凶险的一招。
听到“砰”的一声响起,星火溅射,犹如是万古崩灭一样,犹如千百座火山爆发一般,威力无与伦比。
在这刹那之间,在“砰”的一声之中,只见千百万神剑瞬间被斩断,不论是屠神之剑,还是戮魔之剑,在这刹那之间,都被一剑斩断。
松叶剑主的天火焦剑,乃是以木根所铸,但是,此时此刻,一剑斩断,它的锋锐,是举世无与伦比,没有任何东西能与之匹敌。
在一剑斩断之下,千万神剑瞬间被断碎,虽然说,这一剑并未斩断剑九手中的神剑,但是,他这一招绝神却彻底的被松叶剑主一招剑断所斩断了。
“好——”所有人大声喝采起来,忍不住高声大叫。
松叶剑主一招剑断,竟然彻底的斩断了剑九的绝神,可谓是瞬间赢来了所有人的大声喝采。
在这一剑之下,松叶剑主剑断十方,斩绝一切,在这刹那之间,反击的松叶剑主,便是占了上风,颇有压制剑九之势。
“太好了。”看到斩断了剑七绝神,有大教老祖也都不由兴奋得老脸发红,一挥紧握拳头的手臂,大声叫道:“这一剑,举世无匹,胜券在握。”
这一刻,的的确确是有许多修士强者为之沸腾,没有想到,在石火电光之间,松叶剑主竟然瞬间是逆转了局势。
然而,松叶剑主一剑斩断了绝神之后,剑势未止,斩断一剑依然挥出,直斩向了剑九的头颅。
剑断,一剑斩出,勇往直前,有去无回,一剑直取首级,必见鲜血,如此一剑,威力绝伦。
如此刚猛无俦的一剑,可谓是看得大家都不由为之瞠目结舌,这不仅是剑法绝伦,而且松叶剑主的浑厚无比的功力,也是把刚猛无俦的一招发挥得淋漓尽致。
剑断,这一剑威力之强,那可谓是惊绝人心,试想一下,当年木剑圣魔就是凭着这一招剑断击败了战神道君的。
“开——”面对直斩自己首级的一剑,剑九未显惊慌,长啸一声,瞬间剑光璀璨。
听到“轰”的一声巨响,天地如同崩碎一样,大地犹如裂开一样,在这巨响之下,亿万剑瞬间喷涌而出,就好像是整个世界犹如沦陷一般,化作了无尽熔岩汪洋,无数如烈炎一般的神剑喷涌而出。
剑铸堡垒,坚不可破,又是锐锋绝伦,可谓是破三界,穿十方。
“剑八绝地——”见到如此破地而出的千万神剑,有修士强者不由为之惊呼一声。
这是一招攻守兼备的绝杀之剑,一剑破地,可绞灭亿万生灵,也是可以铸造坚不可破的剑垒,这样的一剑之下,既可以屠杀千百万的强敌,也可以为自己挡下千百万强敌的攻伐。
剑八绝地,一剑破地而出,惊绝十方,让许多修士强者也不由为之失声大叫了一下。
但是,面对如此喷涌而出的一剑,那怕是千百万的神剑斩杀而来,松叶剑主也是坦然无惧,长剑依然是直斩而出。
听到“砰、砰、砰”的一阵阵斩断之绝不绝于耳,在锒、锒、锒的一剑剑断碎之下,在这刹那之间,剑八的绝地都未曾能完全挡下松叶剑主的一招剑断。
在这刹那之间,松叶剑主的一招剑断斩破了剑九的绝地,但是,剑势在这刹那之间也为之大衰。
尽管如此,松叶剑主的剑断,依然是直砍向剑九的头颅,似乎,不斩下剑九的头颅,乃是势不罢休。
“太强了——”看到这样的一幕,那怕是强大无匹的大教老祖也不由为之失色,惊呼道:“好一招剑断呀——”
“这一招,如此之强,难怪当年木剑圣魔以此招败战神道君!”另一位老祖也不由惊悚。
“剑断绝地。”有年轻天才也惊呼一声,大声喝采地说道:“胜券在握,斩之。”
一时之间,不少修士强者,特别是观战的木剑圣国弟子、老祖,他们都不由为之精神一振,大声喝采。
“剑主必胜——”有木剑圣国的弟子忍不信大声喝采,十分的兴奋。
此时,松叶剑主以一招剑断竟然斩破了剑九的一招绝地,这可是剑八呀,这怎么不让所有人兴奋呢。
当松叶剑主破了剑八绝地之时,在这刹那之间,让所有人都看到了希望,在这恍然之间,多少人都觉得,这一次松叶剑主有着必胜的机会。
虽然说,在此之前,许多修士强者都不看好松叶剑主,许许多多的修士强者也都认为,与剑九可怕的剑法一比,松叶剑主必将会吃大亏,极有可能是战败惨死在剑九的手中。
然而,现在松叶剑主瞬间斩破了剑九的一招绝地,这又怎么不让所有的修士强者为之振奋呢。
“剑断,这将会逆转局势,松叶剑主必定胜出。”有年轻修士不由一脸的兴奋,激动得满脸都为之通红。
此时,松叶剑主一剑直取剑九的首级之时,多少人都大声喝采,也又有多少人都认为,在这一招剑断之下,剑九只怕是人头落地。
“剑九的时代,只怕是要结束了。”有修士强者也压抑不住兴奋,忍不住大叫地说道。
”剑主必胜,剑主必胜。”在此时此刻,不知道有多少木剑圣国的弟子、强者都忍不住大声高呼起来。
“剑主必胜、剑主必胜。”一时之间,大声喝采的声音在天地之间起伏不止,犹如是惊涛骇流一般,
“破——”面对斩向自己首级的一剑,剑九既没有慌张,也没有任何逃避的举动。
就在这石火电光之间,所有人都感觉得到剑九强大无匹的功力瞬间喷涌而出,如同是惊涛骇浪一样,滔滔不绝,无穷无尽,可怕无匹的剑气就在这刹那之间轰击而出。
在恐怖绝伦的剑气之下,无与匹敌的功力之下,最可怕的力量就在这刹那之间冲击而来,摧枯拉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