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1gnv熱門連載小說 大道紀笔趣-第709章 周天星斗煉幽冥(萬字37)展示-cbm06

大道紀
小說推薦大道紀
滚出来!
滚!
本不高不低的声音,这这被大阵封镇的天地之中不断的回荡着。
所有闻听此言者,无不只觉魔音贯耳,心神狂跳,直欲一头倒栽在地。
一众没有大阵保护且受创极重的封侯强者,更是仰面喷出一口鲜血。
但那血液洒落长空刹那,却已被如蠕虫般蠕动的虚空吞噬,化作血海滔滔之中的一份子。
甚至于连那浮现金钟之影的护山大阵,都嗡鸣颤动,似乎要被吹灭当场。
气息之恐怖,让所有人都震怖。
“他,他……”
大始圣山之中,不少弟子浑身战栗,扑面而来的恶气让他们无法淡定,那话语之中的涵义更是让他们头皮发麻。
滚出来?
让谁?
以其踏足,发言之无上威势,能被其如此针对的,此时此刻的大始圣地之中,也只有一人而已!
元阳王!
自千年一战,偌大东洲,乃至整个九州大地,谁人敢如此辱骂元阳王?
大始山一片死寂,所有人的目光都死死盯着立身长空之中的红衣青年。
此人,到底是谁?
有人震撼,有人惊惧,自然,也有人暴怒!
“吼~~~”
敖广怒吼一声,龙吟震天,杀意滚滚,回首怒视:“你要干什么?!”
敖广的龙躯拉伸到了极限,一片片的龙鳞全都竖起如刀林,却不是为了杀敌,而是被吓的。
此人以来,大始金钟都在震颤,这种实力哪里是他能够企及的?
‘咔嚓’一声,敖广的龙颈几乎被一下折断。
却是朱大海脚下一踏,身如星月,掌似山川,直接握住敖广,一言不发,就当头向着那红衣青年抽打而去!
这一鞭,朱大海抽的无比之顺手,好似为之苦练了无数年,抽打出去的刹那,已经抽碎了万里血海。
巨浪滔天,罡风凌冽,气浪排空。
遥隔不知几千几万里,元独秀的长发就倒飞而后,但他的脸色却是一急,神意震空,就要阻止。
他与朱大海见面不多,但对于这个憨傻的大个有着好感,此时见他出手,立刻急了。
但还是迟了。
“因为蠢,所以无惧?”
血泉漫不经心的一伸手,晶莹五指轻轻一捏,滔滔血海就随之生变,一只纹理清晰的龙爪就自其中探出。
不急不缓的向着长空之中鳞甲倒竖,却裹挟无尽凶戾之气抽打而来的敖广。
“我@%&%*!!”
敖广张口欲言,却被狂猛的血光拍落龙齿,发出一阵意义不明的话语。
他心中震怖,狂怒,直将身后那大傻子祖祖辈辈都给‘日’了个遍,但到的此时,也只能咬牙。
迸发神力,
收缩躯体,
以龙角为首,以鳞甲做鞭,张牙舞爪的抽向那血光化作的龙爪!
朱大海暴起极快,而那龙爪排空更猛!
连元独秀都不及阻止,一龙一爪已经于长空之上碰撞。
轰!
一声炸响!
伴随着一道凄惨的龙吟之声,血光冲天,淹没了入目所及的一切。
所有闻听此吼之人都只觉心头一凉,只觉这傻大个怕是难以幸免。
“咦?”
一爪拍出,血泉的眉头却是突然一跳,身前巨浪腾起,化作一方山岳般巨大的盾牌。
随即被一鞭抽碎,更余势不减,向他狠狠抽来。
砰!
地动天惊,此方大阵笼罩的天地都猛然一个摇晃,血海扬波。
继而比之之前更为恐怖十倍的波动,炸开!
霎时间,血海沸腾,大片大片的血光气化消散,恐怖的涟漪扩散,向着四面拍打。
所有深处血海之中的高手都只觉风雨飘摇,好似凡俗之时于怒海之中扬舟,随时可能倾覆。
瀛三身形后掠,落于大始山前,凝望而去,只见一道深深的沟壑出现在血海之上。
自朱大海的身前,直至蔓延至此方大阵的极限,如同整个血海,都被这一鞭隔开,且久久不能愈合!
“元阳王?!”
齐仓在血海之中几个翻滚,狼狈已极,看到这一幕,心头却是一松,任由神光缭绕的自己跌落血海。
大气狂喘,心中却是安定了下来。
他最怕的不是这突如其来的邪道巨擘,而是元阳王外出,此时不知晓此处发生的事情。
还好,还好……
松了口气的不止是齐仓,一众狼狈不堪的封侯高手也全都放下了悬着的一颗心,纷纷遁出血海,向着这片天地之中唯一不曾被血色侵蚀的大始山而去。
“元阳,你敢辱我!”
血海缭绕之中,血泉身形颤动刹那,那一鞭自然伤不到他,但那突如其来的气息锁定。
却险些让他被这么一个蝼蚁抽打到。
这对于他来说,自然是耻辱,若被打中,那简直是奇耻大辱。
当~
钟波回荡,无形却似有质,远远回荡开来,这一方大阵之中弥漫不散的血色神光就缓缓退避着。
璀璨的神曦自大始山殿垂流而下,并显化出种种异象,这非是人之神通,而是去而复返的天地灵机在酝酿。
垂流的神曦缭绕之间,安奇生盘坐山巅,一手提着大始金钟,气息缥缈而又有着错乱,似乎下一瞬就要破空而去。
“你都打上门来了,还要指望贫道以礼相待,真是白活了这些年。”
安奇生眸光平淡,似乎对面前的血海没有任何反应。
“你果然出了问题!”
见得这一幕,血泉心中却是一定。
在魔龙支离破碎的记忆之中,他看到未来这元阳道人威压天下的无敌姿态,也得知这元阳道人此时正自处于一个关键的节点之上。
败则化道,成则成道。
正因看到这一点,这千年来他都在重塑血海大阵,为的就是在他成功之前将其扼杀!
“看来你似乎自魔龙的记忆之中知道了些什么。”
安奇生不为所动,似乎在打量这血泉老魔,微微有些失望:“原来真个不是你……”
齐仓的记忆中,他曾见到这老魔的身影。
这头来历未知的老魔头,在星海之中很是掀起了一场场动乱,屠戮了不知多少生灵。
他本以为自己所见那一角未来之中与这老魔有着关系,此时一见,却是有些失望。
“嗯?!”
闻言,血泉的瞳孔一缩:“你知道魔龙?!”
“魔龙的记忆里,有着不少的未来画面…….”
安奇生清冷的眸光似能洞彻一切,深深凝望之下,让血泉心头都泛起涟漪来。
“你!”
血泉神情一变,似是联想到一个极为恐怖的猜测。
魔龙被自己吞噬之前,似乎就是伤在此人手中…….
“你猜的不错,那些记忆……”
安奇生一手提钟,一手屈指,轻轻一弹,就有钟声再度回荡,响彻寰宇:
“我给你的!”
轰!
钟波浩荡,催天破地,倏忽而已,已然撕裂重重血浪,掀起恐怖潮汐。
纯粹而神圣的气息瞬间冲霄而起,浩荡苍茫之气自大始山殿一下扩散开来,与那沸腾炸裂的血海相互碰撞。
激起更为恐怖的涟漪!
“装神弄鬼!”
血泉心中震动,眸光冷冽至极,却发出一声长啸,引动整个血海的暴动:“任你有千般算计,我自以阵破之!”
长啸响彻,血海腾空,滚滚血气再度暴动,却绝非烛空两人那般粗鲁用法,以浪拍人。
只见那血光沸腾,却化作一道道血色纹路,其上有着深沉邪异闪烁,似每一缕法理之中都有无尽亡魂在哀嚎。
呼!
血泉盘膝而坐,身下无边纹路已然组成一方大不可量的血莲!
那血莲有着花瓣三十二,随生旋灭,变化不定,似有脱离,而又生长,隐隐间,似有重重虚空在其中闪烁。
钟声回荡,裹挟强绝镇杀之力,却被格挡在血莲之外,连他的一角都不曾掀动。
“不错的法宝,可惜,却不是你的,也奈何我不得…….”
血莲于血海推动之下层层拔高,直至攀升至穹顶之上,任由那钟波回荡,血浪滔天也不曾有着丝毫颤动的冷冽之音也随之传荡而出:
“我不会给它极尽复苏的机会,你不出山,我就炼化此方地脉,纵将底壳炼穿,也要生生炼杀了你!”
来到此界千年,血泉自然懂得此界的至强威能是什么。
所谓至强,就是天地所能允许的最强!
想要出现更强者,必要改天换地,扭转宇宙规则与大道,否则,哪怕是他,也不可能跨过此界所谓‘至尊’之上的仙境。
换而言之,这口钟若是极尽复苏,就有着伤到他的可能。
既然懂得,他当然要避免。
哗啦啦~
血莲绽放之刹那,这方大阵好似彻底的活了过来!
而随着血泉发声,血海更是彻底沸腾,每一滴血液都在蠕动,好似其中有着巨魔在哀嚎。
砰!
前后不过几个刹那,那沸腾的血海之中,有着一道道邪异幽深的气息醒转。
于血光缭绕之中踏出来,发如泣如诉的哭嚎。
便自四面八方冲向那位于阵中,神曦钟波扩散之源头的大始圣山冲去。
这一幕蔚为壮观。
直好似万千飞蛾扑向太阳,密密麻麻,铺天盖地也似,任由钟波回荡,神曦吞吐炼化无数。
下一瞬却来得更多,周而复始,似无穷无尽一般!
同样的阵法,却爆发出比之烛空,邪祗两人催动要强上无数倍的凶戾威能!
“逃!”
眼见此幕,齐仓心中狂跳,本来因为得不到任何外在灵机补充的身躯好似突然恢复了力量。
掀起狂风一道,将相距自己并不遥远的几个封侯强者裹挟住,猛然投向大始山。
血海幽冥于前世皇极虽只昙花一现,更多的存在于他人的传闻之中,但他却是真切见过修行血海冥河道之人。
这无穷无尽的血影又有着一个名字,名为‘血神子’。
相传这种怪物乃是以人之精魂混杂血液,自极怨之地诞生的邪灵鬼魅,不被任何神通法术所克制。
遇到修士,根本不需要动用什么其他的东西,只需合身一扑,什么神通,血气,体魄乃至于元神都要被吸干!
唯有洞天能够抵御片刻,但那只是因为洞天本源巨大,它们消化所需时间稍长一些而已。
“逃!”
眼见齐仓跑的如此之快,之前并肩作战的一众人想也不想的发足狂奔起来。
不止是因为血神,更因为这即将到来的碰撞。
“炼杀我?”
目视那遮天蔽日一般的血神,安奇生不但不怒,反而笑了,笑的极为冷漠:
“你筹谋千年炼了这方阵法。那你认为,我这一千年,就什么都没做吗?”
嗡~
音波浩渺,如一方天湖自天而落,回荡在大阵之中的每一处细微之地。
“大始金钟的确不差,可于此时的我而言,也只有传讯之能罢了!”
伴随着平静到有些冷戾的声音响起的,是胸膛起伏,气流在胸腔之中剧烈变化而发出的恐怖雷音!
继而,
在血泉色变的眼神之中,一道恐怖到无法形容的白光,自安奇生的口齿碰撞之间闪烁着,并流溢而出:
“你既看到了黑龙记忆之中的未来,又可曾看到自己是如何死的?”
“什么?!”
血泉心头一寒,猛然之间,眼前竟有着画面浮现。
那是冰冷枯寂的太空,以及一片近乎流干的血海!
轰!
狂风骤起,更席卷无尽烟云。
几乎是此风骤起的刹那,连千分之一个生灭的时间都没有,入目之所及,无论是大始山上下,还是血色穹顶。
乃至于被血海浸泡的大地,全都被神风所笼罩了。
呼呼~
神风纵横呼啸,在这小小的天地之中来回冲击,所过之处,被大阵笼罩的虚空都疯狂抖动起来。
似无法隔绝这神风的呼啸!
“三味神风!”
一步踏入大始山阵法之中的齐仓,却正好看到这一道骤起的神风!
那一道神风呼啸来去,吹动那钟声飘荡,吹散了漫天血色,纯粹白芒从东而来,欲要霸占天地!
所过之处,血海无声无息的分解开来!
不是破开,而是分解,而是消融,而是解体!
从粒子层面,彻底的解体了!
同样的一口三味神风,但这一道比起自己强出何止千万倍?
元阳大帝,竟是在此时就已然将三味神风修持到了如此之高的境界吗?
齐仓心中震惊。
血海狂潮之中的血泉却几乎是惊悚了!
这一道神风不但洞彻了他的薄弱之处,竟还隐隐有着克制自己血海幽冥道的迹象!
“这不可能,哪怕是秦禹,也无法破劫‘冥’之传承!”
血泉一时心头激荡。
‘冥’是何许人也?
相传乃是上界道祖一画开天之后,天地间诞生的第一批神灵,其诞生于怨煞绝地,更有血海一口伴其同生,神通广大无边。
是能够与三圣五帝十二金仙相比的盖世巨擘。
纵然是秦禹这般古今唯一的妖孽,也只是硬生生锤爆了血海,而不是能够有什么克制!
血泉心神激荡之机,神风已至,纯白神芒以无可抵御的霸绝姿态,隆隆而至。
“血海不枯,吾即不死!”
血泉扬天长啸,身下血莲迸发深沉血光,席卷整个血海之力,于长空拉扯出无穷纹理,无穷血神。
迎上那消融万物的神风。
嗡~
时间,好似在这一刻停止了流动。
所有人的目光全都汇聚在两道盖世神通之上。
而这一刻,看似无比漫长,实则连一个刹那都没有,短暂到几乎察觉不到的僵持之后。
是整片天地的剧烈摇晃,好似大地翻转,穹顶掀开。
轰!
终于,伴随着一道惊天雷音的炸开。
在众人震撼的目光之下,在一声怒极不甘的咆哮声中,这一片如穹天笼罩了包涵大始山在内的数十万里天地的血海大阵。
如同实质一般,被‘吹’出了大气,吹出了皇极大陆,漫卷不计其数的罡风雷炸,硬生生的坠入了星海之中!
吐气而已,已然将血海大阵吹出皇极!
这一瞬,所有旁观者全都噤若寒蝉,哪怕是知道一些的瀛三,也不由的嘴角抽动,一时无言。
唯有齐仓瞳孔一缩,发现了。
哪怕是这样惊天的碰撞之中,那血海几乎蒸发的彻底,那大阵的本体,竟也没有破碎!
当~
而直到此时,安奇生才又一弹指,第三次敲响了大始金钟。
似在为其送行。
“呼!”
幽暗枯寂的星空之中,那一条群星所化,环绕皇极的环陆星带之中,孙恩微微侧耳,听得第三声钟声响起。
方才缓缓抬眉,一颗在其指掌之间盘旋转悠了许久的‘椭圆形’,就这么被其轻轻的丢入了太空之中。
咔嚓~
一颗大星连同四周不少小星被血海大阵撞的粉碎,继而又被大阵捕捉化作滚滚血河。
大阵缭绕之下,近乎破碎的血莲之中血泉撕裂了身上披着的破碎人皮,声寒似鬼唳叫:
“元阳!!!”
当~
而起话音未层落下,突就感受到到一声追逐而来的钟波。
但正等他欲要反击,那一道钟波竟无声无息的消散在了星空之中。
轰!
未等血泉反应,枯寂的太空之中就陡现光亮,好似千百恒星被汇聚于一体,瞬息射来的光芒。
竟让血泉都感觉有些暖意。
“有埋伏?”
血泉心中泛起念头,就听到阵阵星辰滚动碰撞之音,凝神看去,就见太空之中颗颗星辰滚动。
纵横交织间,演化道蕴与法理,苍茫而又浩大:“这是……”
“周天星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