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2qc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你們練武我種田 線上看-第四百一十八章:這涉及到了我的知識盲區(求訂閱)相伴-wsvnq

你們練武我種田
小說推薦你們練武我種田
“多谢江先生!”
靳思道大喜。
他并不担心江河会贪墨自己的仙晶,可是宗门内的金仙老祖和诸位真仙天仙不信,然而现在,由不得他们不信了。
只要做成了这笔生意,自己在万剑宗的话语权将会水涨船高,甚至还可以得到一笔不菲的仙晶,以此踏入天仙之境。
他将另外五十万枚仙晶也收了起来,道:“江先生放心,我回去之后,便立刻动身前往各大宗门势力,将他们手中的仙晶统统买下。”
“你办事我放心。”
江河想了想,嘱咐道:“和上次收购灵石一样,只收购他们手中的仙晶,从我手中流通出去的仙晶,别再给收回来了。”
“放心吧江先生!”
靳思道将胸脯拍得啪啪作响,虽然不知道江河为何要这样做,可他能猜出来个大概。
大约是为了防止那些无耻之徒,无限度的刷“仙晶”吧。
很快,靳思道离去,江河则是回到农场,将手中的一万枚仙晶种植了下去。
如今,农场的经验值已经积攒到了上限,可以再一次进行升级了,不过升级所需的材料,江河身上并没有。
“神魔尸体?”
“这是什么玩意?”
江河盯着系统面板上的升级条件,皱了皱眉。
农场从6级升级到7级,除了十万枚仙晶、十件仙器之外,还需要三具真仙层次的神魔尸体……然而这神魔尸体,却难住了江河。
“先天神魔?”
“不对不对……先天神魔,何等强大,就算能找到,凭我现在的实力,根本干不掉。”
“或者说,这神魔……是宇宙星空中的一个种族?”
江河若有所思。
这些东西,回归的群仙应该知道,或许可以找他们打听打听状况。
………………
与此同时。
遥远的星空深处,那一座漂浮在星空中的巨大大陆板块之上,一座葱郁山林中,有这一处古传送阵,这传送阵四周,有几头狐妖把守。
这几头狐妖,其中最弱小的也是劫境,甚至还有一尊天仙境。
嗡!
突兀的,传送阵光华闪起,几道狼狈的身影,从传送阵跌了出来。
把守传送阵几位狐妖大惊,其中那位天仙认出了从传送阵内跌出的几位同族,这几位身形狼狈的族人,不就是前段时间被派往祖星的高手嘛?
他连忙迎了上去,却见那为首的真仙红着双眼,一脚将他踹开,咻的一下化作一道仙光冲天而起,向着大山深处飞去。
跟随在真仙身后的几位天仙,也是纷纷飞起,消失在了天边,只留下一群把守传送阵的狐妖面面相觑,一脸懵逼。
那大山深处,有着一座座宏伟的建筑。
这里是青丘山狐族一脉的地盘。
他们自祖星迁徙而来,在这里开枝散叶,发展的极为繁盛,山中有诸多狐族生存,有小狐狸嬉闹玩耍,有狐狸在山谷中修行,一座座建筑中,则有强大的气息升腾。
青丘狐族一脉,不弱。
族内有三尊大罗,十几位金仙,更和“女娲宫”有一些关系,在这宇宙星空深处,谁都得给青丘山狐族一脉几分薄面。
刷!
一道仙光,从天上划过。
轰隆!
下方一座建筑内,一道强大的气息升腾而起,一位真仙境狐妖腾空喝道:“大胆,什么人如此嚣张,敢在我狐族头顶飞……嗯?九哥?”
这尊真仙境狐妖,认出了那横空而过的仙光。
仙光中,一路披星戴月赶回来的真仙境狐妖降落,见到这位族中的同辈族人后,哇的一声差点哭了起来。
他红着眼眶,嗓音沙哑,道:“完了,全完了……”
“九哥,什么完了?”
这尊真仙境狐妖脸色大变,沉声道:“怎么回事?你不是跟随八长老回归祖星了么?怎么又回来了?对了,八长老呢?”
狐族内自然有“魂殿”之类的机构设立。
可星空战场距离地球的距离太过遥远,哪怕不停的称作传送阵,都需要半个月时间赶路,那尊金仙境狐妖在荧惑星附近陨落,便是留在族中的魂牌也未曾感应到。
“八长老……”
“陨落了!”
“什么?”
一声充斥着不可置信之色的惊呼声,响了起来。
片刻后……
一座巨大宏伟的殿堂内,一尊尊狐族金仙齐聚。
大殿一角,是刚刚赶回来的几头狐仙。
他们跪在地上,称述着自己的所见所闻,道:“我们与八长老马不停蹄,赶往祖星,结果却发现……临近祖星的荧惑星,没了,荧惑星上的传送阵毁灭,所以我等只能从荧惑星附近的星空中肉身横渡星空,飞向祖星。”
“当时八长老归乡心切,飞的最快,等我们追上他时,他已陨落。”
大殿内,寂静无声。
一尊拄着拐杖,白发苍苍的狐妖老金仙颤声道:“怎么会这样?”
“老八实力不弱,在金仙中也算上游层次,更有混元钟护身,除非是精通神魂攻击之法的顶尖金仙才有可能杀他,祖星之中,如今根本不可能有这等强者?”
“莫非……”
又一尊金仙狐妖,长身而起,沉声道:“百族强者在半途中狙击?”
他说完这句话后,面色不由一变,嗓音都有些沙哑,道:“若是若此,岂不是说明百族强者已经提前一步,入侵了祖星?”
“那荧惑星被毁的事情,便可以理解了。”
这位金仙境狐妖,目中闪烁着睿智的光华,道:“百族已攻入祖星,自然不愿意让我等回归,他们毁掉荧惑星,便可以拖延群仙回归的时间。”
诸多金仙,面色皆是大变。
“若真是如此,一旦让百族在祖星站稳脚跟,再想夺回祖星,只怕……很难了!”
“不行,此事必须立刻上报六圣宫,请六圣裁决!”
啊?
角落。
那跪伏在地上瑟瑟发抖的真仙境狐妖一时间懵了。
是……
这样嘛?
诸多长老族老,推理的有鼻子有眼,简直就和真的一样,要不是自己亲身经历,估计都信了。
眼看有金仙境长老取出传讯玉符,就要通知族内大罗,联络“六圣宫”强者,这位真仙境狐妖狐老九连忙开口,道:“诸位老祖宗……此事,并非如此!”
“杀害八长老和诸多族人的并非是百族强者,而是……一位人族高手。”
“什么?”
大殿内的气氛,顿时变得更加怪异。
砰!
突然,一声闷响。
一尊粗壮魁梧的金仙狐妖拍案而起,怒道:“他人族高手好大的胆子,居然敢杀我青丘山一脉的高手,到底是谁干的?是哪门哪派的高手?此事不能就此善罢甘休。”
狐老九道:“回四长老,杀害八长老和诸多族人的,是祖星上的一位人族天仙。”
“………”
大殿内,突兀的安静了下来。
几秒钟后。
啪!
一张大手,一巴掌拍在狐老九的身上。
噗!
狐老九直接吐血飞起,狠狠的撞在了大殿墙壁上,撞得整座大殿的阵法禁制都是一阵颤晃,那魁梧粗壮的金仙境狐妖一步跨出,来到狐老九面前,冷冷道:“混账,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人族天仙……人族天仙,能杀的了老八?”
“啊!”
狐老九发出了惨绝人寰的叫声,金仙之威,震慑的他神魂都在颤栗,他哭嚎道:“三长老饶命,三长老饶命,我所言句句是真,若有半句虚言,便让我天打雷劈而死,和我一起回来的几位族人都能作证,杀害八长老的,真的是一位人族天仙!”
……………
宇宙星空深处。
一颗巨大无比,熊熊燃烧的恒星内部。
这里,竟是有着一座座宫殿。
宫殿也不知是以何等材质所建,完全不惧恒星的高温,甚至宫殿内,还生活着一些人。
不对。
他们算不上人,只是有这人的形态。
他们的身高,个个都超过两米五,双眸皆为妖异紫色,背后还生有双翅,有的翅膀为黑色,有的翅膀为白色。
哗啦。
有风吹来。
空间涟漪。
一尊魁梧超过八米高的身影,出现在了宫殿上空。
这尊身影极为虚幻,应该是一道投影,他的背后,足足有十二对黑色羽翼。
“吾王!”
宫殿内,一尊魁梧身影走出,跪伏在地。
那高大虚影开口,道:“我得到消息,人族祖星已解除封锁,人族已派遣高手返回祖星,前段时间,天魔族甚至尝试着攻打过一次祖星,可惜并未成功。”
“你传我命令,联系各族强者,商讨进攻人族祖星一事。”
“一颗星辰,能诞生六尊圣人,诸多大罗,必然有大机缘,大秘密,必须要拿下。”
“诺!”
………………
地球。
灵州城。
农贸市场。
如今灵州城周围几百里内,所有的凶兽都被清除,哪怕有漏网之鱼,也难逃驻扎军队和武道管理局高手每个月三次的扫荡。
已经三月份了。
马上就要到了开春农耕时,国家将灵州城方圆几百里,划分成了重点农业基地,这灵州城,原本便有“塞上江南”、“西北粮仓”的美称,如今灵气复苏,天地元气充沛,方圆几百里内的农田,足以养活几个基地市的人。
所以农贸市场,重新开业了。
市场内,人来人往,好不热闹。
江河带着二愣子,三愣子,领着狐媚,波雅·汉库克,也来了农贸市场。
自然……
一行人,是经过乔装打扮的。
无他……
江河如今,太有名了。
他被誉为华国守护神,特别是在灵州城,下至穿着开裆裤的小儿,上至老眼昏花的80岁老人,谁不知道他?
他上次来灵州城和程东封撸个串,结果烧烤店被包围了里三层外三层,签名合影弄了一个小时不但没结束,反而人更多了,若非江河一个闪身逃离,只怕都要引发交通事故,发生踩踏事件了。
此时,江河戴着鸭舌帽,大墨镜,口罩,便是给二愣子都戴上了眼镜,口罩。
没办法。
这货在灵州城也特有名,大家都知道江河家有一条狗,十分嚣张。
“主人……”
戴着口罩的二愣子,有些不太习惯,它想要扯掉口罩,支支吾吾道:“要不我别戴了吧?区区一条破布,是难以遮掩我嚣张霸道的气质的……我可以变化一下,变成一条泰迪,到时候就没人认出我了。”
江河看了二愣子一眼。
二愣子打了一个冷颤,连忙道:“实在不行我变成一条毛毛虫也行,我最近修行变化之术,略有小成……”
“闭嘴!”
化作一条小黑猫的三愣子站在二愣子肩头,呵斥道:“你若变成毛毛虫,我还如何站在你肩膀上?”
“呀!”
二愣子瞪着眼睛,骂道:“你这只蠢猫,你可以变成一只蚊子啊。”
江河:“………”
他心中一阵MMP!
还……
隐藏个屁!
这一猫一狗,骂来骂去,已经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
为了避免再次被围观,江河只能催动仙元力,折射周身光线虚空,令自己的身形,从外人眼中隐去。
一猫一狗骂了半晌,都有点累了。
二愣子这才疑惑问道:“主人,咱们跑来这里,到底要干什么?”
“这不是马上开春了嘛?”
江河笑道:“最近正好闲着无聊,咱买点种子,回家种地,而且我听说,这农贸市场内,有人再卖变异蔬菜种子,也不知道是真是假,所以亲自过来看看。”
事实上,江河在家里,仙识一扫,就能覆盖整个华国。
可……
天天宅在家里,和一群身材棒,颜值高的女仆做运动有啥意思?
出来走走,散散步不香吗?
很快,江河来到了农民市场拐角处的一个摊位前。
这摊位前摆摊的,是一位大约六十岁的老者。
这老者还带着一个大约八九岁的小男孩,身前地上扑了一张塑料,塑料上则用小碗放着几碗种子,一旁,还放着一个纸板,上面写着“变异人参种子,一粒售价1万,小本生意,概不赊欠。”
“哦?”
江河蹲下,抓起了一粒种子放在掌心查看,忍不住问道:“大爷,这是人参种子嘛?”
江河自认为,自己绝对是一位合格的农民子弟。
可……
一般农民也不种人参啊!
这玩意,涉及到了自己的知识盲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