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lg0p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小說 白首妖師討論-第一百九十五章 不做交易熱推-ahsko

白首妖師
小說推薦白首妖師
“啥?”
两位暮剑宗长老闻言,顿时皆大吃了一惊。
一时甚至不知道该喜还是该愁……
本来两人就算心里准备好了解释说辞,但方寸若真个非要来质问的话,他们也会感觉难以启齿,只是厚着脸皮应付罢了,却没想到,方寸居然直接便要离开,一点质问的意思都没有,某种程度上,这倒像是他们梦寐以求的结果,可莫明的,心里倒有些没底了起来……
这位公子这么好打发呢?
而在他们心情忐忑之际,方寸便已笑着走出了大殿,面上没有分毫不愉之色。
两位长老急忙跟上,心里还在想着该说些什么,让面上好看些。
而在这时,那暮剑宗给安排的山谷之前,刚刚将三个箱子尽皆打开,已惹得暮剑宗诸位执事心间狂跳,甚至已手忙脚乱,给宗主都发过去了剑音传书的几位执事,便忽见得小青柳抬头一瞧,忽又将箱子搬了起来,转头向着法舟之中走了回去,顿时脸色变星一片愕然。
“这……这是又做什么?”
“公子说暮剑宗的经义他不看了……”
小青柳一边招呼着雨青离搬箱子,一边将小狐狸抱的箱子接了过来,笑着向暮剑宗的几位执事说道:“我家公子从来不是一个爱占别人家便宜的人,但也不爱被别人占了便宜呀!”
说着大笑:“走啦,去下一家!”
……
……
“这这这……”
眼见得他们真将三个箱子又拿了回去,这几位暮剑宗执事,已然急的如热锅上的蚂蚁。
几乎下意识的,他们便上前一步,似要阻拦。
可是雨青离转头看了他们一眼,顿时又吓得他们后退了两步。
倒是这时候的方寸,也已经从半空之中,腾云落下,径直上了法舟。
他面上没有半分不悦之意,还在笑着向那两位过来相送的长老揖礼道别,口称“打扰!”
两位长老似乎也没想到这么轻易就能打发了这位方二公子,正一脸意外之喜的还礼,瞧他们的面上,都有些如释重负之意,想着这回可真是走了大运,不用再被宗主怪罪了……
早知如此,或许宗主都不用特意躲起来!
法舟腾空,激荡云气,径直向着暮剑宗剑林之外飞去。
两位长老相视而笑,长松一口气。
可一边的执事眼见得法舟真要离开,已不顾辈份,急急扯住了长老:“不能让他们走!”
两位长老微微皱眉:“为何?”
心想这样的大事,又岂是你这小小执事说了算的?
平日里执事在长老们面前,也是处处小心行事,如今却顾不得了,只急急大叫:
“他们带来了三份大礼……”
“什么礼不礼的,休要在此胡言乱语!”
两位执事一听这话,都快要气笑了出来,拂袖道:“仙门执事,眼窝子怎如此之浅?”
他们自然知道方寸过来,是会准备礼物的,别说是过来求法,哪怕是过来串一串门,身为守山宗长老,也要准备些礼物相送,这是礼数,可是对暮剑宗来说,满心里只是不愿被守山宗看去了自家绝学,只想求着这位守山宗长老离开,又哪还会贪图他的些许礼物?
再贵重的礼物,又能有几分价值,难道还能比得上自家的术法经义珍贵不成?
而眼见得法舟走的急,两位长老又反应不过来,执事们已是急了眼。
“他准备的礼物是法剑、雷符、封窍诀!”
“……”
两位长老闻言都蒙了一下:“什么玩意儿?”
话犹未落时,忽然听得剑林深处,有森然剑气急急荡起,旋及就听得大地之下,一阵轰隆作响,到得近前,骤然一道剑气破土而出,内中有一人摆开大袖,急喝道:“贵客在哪?”
两位长老瞬间大吃了一惊:“宗……宗主?”
……
……
“我们真就这么离开?”
而在此时,方寸的法舟,已行出了数里之遥。
雨青离多少有些诧异,没想到真个说来就来,说一声走就要走。
倒是方寸,并不如何在意,只是笑吟吟的看着面前那三个打开了的箱子。
第一个箱子里,放着的乃是一柄古朴的长剑,看起来并不如何珍异,反而有些破旧,只是那剑鞘之上,却有炼灵铜纹,隐约勾划出来了一个月亮,以及几颗繁星点缀的图案。
这是他前后花了一万两黄金,各方面打听,最终借了些江湖手段,才买了回来的。
此剑,乃是暮剑宗立道祖师爷的佩剑,本身品阶不高,但却极有意义。
此剑原本一直供奉在暮剑宗的祖师牌位之下,可是当年大妖尊北上犯乱之时,暮剑宗彻退得急,将此法剑遗失,后来多方打听,一直没有线索,而清江郡炼气士知晓了此事,有不少人都暗中笑话暮剑宗,一听妖魔来了,光急着逃命,连祖师爷的佩剑都给丢了……
也正因此,这件事一直被暮剑宗视为奇耻大辱,早就想寻回此剑来。
第二个箱子里,放着的却是一叠雷符,不下三百道。
这本是方寸之前准备斩杀乌鸦山犬魔时购来,没有用掉的,对于虽然比之前的守山宗强些,但其实日子过的也十分紧巴的暮剑宗来说,这已经是一部分极为可观的高阶资源。
而第三个箱子里,则是放着一卷手抄的法诀。
其名为神冥封窍诀,乃是守山宗里面的一道中阶术法。
此诀修炼之后,可以闭合诸身大窍,对于修炼遁法之人有大用。
尤其是与暮剑宗的其中一道遁地剑式无比切合,之前方寸在乌鸦山见过暮剑宗的弟子出手,甚至还看到了他们的长老与犬魔相斗,自然看出了暮剑宗以剑施遁法,十分玄妙,可是在破土而出时,却每每会被对手察觉,有了这封窍诀,到时候起码可以瞒过对手一息功夫……
高人斗法,这一息功夫,便是致命的。
方寸翻遍了守山宗的藏经殿,才找到了这一道对暮剑宗有大用的法门。
所以这时候,他并不担心!
……
……
“方……方长老,还请留步……”
果然,还行不到十里,便忽然听得法舟后面,有运转了法力的急喝声,从风里远远传来。
方寸笑了笑,起身来到甲板,小青柳已适时的让法舟变慢。
雨青离心间狐疑,也忙跟着来到了甲板之上,便见远远的云气里,数道剑光急急掠来,为首的一个,身穿青色大袍,头发披散,显得有些俊朗,在他身后,有两位长老急急的赶着,却与他落下了一段时间,瞧这修为与气度,便不难猜出,这位应该就是暮剑宗的宗主了。
“方……方二公子有礼了!”
趁着法舟稍慢,这位暮剑宗宗主终于赶了上来,喘了几口粗气,忙忙的在云间向方寸行礼,陪笑道:“适才我正闭关参剑,不知方二公子大驾光临,委实失礼,恕罪,恕罪!”
方寸笑道:“本想拜会前辈,得知你在闭关,也只好先行告退了!”
那暮剑宗宗主忙笑道:“这是哪里的话,若早知方二公子过来,无论如何也要出关相见才是!”说着还向后看了一眼,似乎是怪那两位长老不懂规矩,居然没有唤自己出关,然后才又向方寸道:“方二公子不是要来我暮剑宗参悟术法神通么,怎么才刚一来就要走?”
方寸笑道:“我已看过了,暮剑宗术法极多,却没有我需要的,便不好再打扰!”
“不打扰,不打扰!”
那暮剑宗宗主急忙道:“或许方二公子不知,我暮剑宗术法神通,看管极严,本就不是放在同一个地方的,若方二公子不嫌弃,还请回来,主殿之上,还有一方藏经殿……”
雨青离听着这暮剑宗宗主的话,脸色已有些掩饰不住的古怪。
忍不住回头,看了那舟舱里的三个箱子一眼。
“不必了!”
法舟之上的方寸,却笑着摇了摇头,道:“晚辈已打算往乐水宗去,找找机会……”
“这……”
暮剑宗宗主其实已经相当于说的很明白了,却没想到方寸还是拒绝,微一迟疑,他沉沉叹了口气,忽然道:“方二公子,明人不说暗话,我暮剑宗的那把祖师爷佩剑,已经找了许久,若是方二公子愿意割爱,我暮剑宗,愿意拿……拿两大剑式的剑诀来与你参悟……”
“两大剑式?”
方寸笑了笑,并不回答。
他知道暮剑宗有七大剑式,借此立足于清江大郡。
而见方寸不同意,暮剑宗宗主眉头急皱,又松开,咬牙道:“三大剑式如何?”
方寸仍是笑而不语。
暮剑宗宗主见了,又如何不知道方寸是心里有气,故意刁难自己来着,心已经在滴血,但一想到那柄法剑,却还是心一横,咬紧了牙关:“既如此,四……五大剑式,总可以了吧?”
方寸笑着,摇了摇头。
“你……”
暮剑宗宗主见了,脸色已是难堪至极:“我已很有诚意了……”
“这与前辈有没有诚意无关!”
到了这时,方寸才笑着开口道:“晚辈来暮剑宗参悟法诀,不是求来的,而不是我赢了那场赌注,天经地义来讨赌债来着,而那柄法剑,以及另外两样东西,则是我作为守山宗的新晋长老,亦是作为清江一脉的同道,过来拜见暮剑宗的前辈时,权当礼物奉上的……”
说着,他慢慢直起了身,道:“可既然暮剑宗不将我当作客人,我还为何要奉上礼物?”
“既是来讨赌注,我又何必要与暮剑做交易?”
“……”
“……”
“所以……”
他忽然一笑,转身回了舟舱:“今天算我让你暮剑宗一步,那赌债,我给你们免了!”
“告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