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v7cs超棒的言情小說 萬世爲王-第1259章 海皇求饒推薦-cliik

萬世爲王
小說推薦萬世爲王
迎着姜南走来,听着姜南的话,海皇眸子随着一寒。
“狂妄的东西!”
虽然他现在受了极重的伤,战力远不在巅峰状态,但也终究是一个证道级别的强者。
如今,一个明道境的修士,竟然这般主动逼向他,要对他动手!
这简直就是藐视他!
而最主要的是,姜南,这还是他之前的猎物!
姜南不说什么,眸子冷漠,十倍血脉战力第一时间便就施展开来,同一时间,其它各种大力也一起显化。
“嗡!”
万毒鼎交织淡淡的光辉,自他体内浮出,漂浮到他头顶。
垂落下丝丝缕缕的证道级宝辉。
海皇毕竟是一个证道级别的强者,虽然如今重伤,战力最多只有涅槃巅峰级别,但,也绝对不容小觑。
“轰隆!”
慑人的轰鸣浩荡,这个地方,虚空出现一道又一道的大裂缝。
一道道的空间乱流从其中交织而出。
姜南心中带着怒和杀,眸子冰冷,于是,这个时候所散发出的气势,远比之前任何时候都要强。
强很多!
空间大道一展,他如同鬼魅一般移动,下一刻便就出现在海皇近前,一手持万毒鼎,直接砸下。
万毒鼎为一宗证道级别的宝兵,这般砸下,配合太阳大道、原始炎力和原始死亡之力,那可当真是有些悚人,强如海皇,这个时候也是微微动容,毕竟如今受了太重的伤,不是巅峰时期的状态可相比。
亦是没有保留,海皇出手,祭出当前的全力。
两者碰撞,爆发出满天惊鸿。
这片海王类的王宫,止不住的震颤,许多地方随着出现裂痕,似乎下一刻,就要随着坍塌崩裂。
两者的这一击,僵持了大概八个呼吸,方才是分散开。
烟尘滚滚,随后,四周变得清明起来。
两者,居于平局。
不过,下一刻,海皇不由得一颤,口中涌出血来。
相比之前,对方的血,更加黑了。
“这老狗,中毒越来越深了。”
阿波罗道。
狮蛟王点头:“以现在的状态,他不是天主的对手。”
摩餮低吼了几声,对于眼前这个海皇,很是不爽。
海皇自己当然也摸得清当前的状况,眼神很阴沉。
“过来,与本王一起,结阵对付他!”
他吩咐幻坚兽等十四个涅槃级强者。
幻坚兽等十四个涅槃级强者不为所动,神色淡漠。
“本王的话,你们听不到吗?!还不滚过来!”
见十四人不动,海王声音变得很冷。
然而,幻坚兽等人依旧不为所动,只是淡漠的看着,一句话也没有。
这一幕,使得海皇心头一沉,隐约间感觉到了十四人的一些不对劲。
“古人曾说,得道多助,失道寡助,用在你身上,很合适。”
姜南道。
从来这个地方的第一时间开始,他就看出来了,幻坚兽等人对海皇有着极大的意见。
他早就料定了,幻坚兽等人,不会帮对方。
所以,他之前说会为金樽兽报仇,这话,是说过幻坚兽等人听。
他知道,幻坚兽等人和金樽兽关系极好。
海皇的脸色无比阴寒,看向幻坚兽等人:“本王为一族之皇,你们背叛本王,是想叛族吗?!”
幻坚兽等十四人没有说话,其中一个海王类攥着双手,半响后,终于还是没有忍不住开口:“你不配!”
这个海王类,在金樽兽被杀的时候就很愤怒,想质问海皇,不过那个时候却是被幻坚兽拉住了。
这个时候,这个海王类忍不住。
“我们当初真是瞎了眼,认同你为王!我们忠心耿耿,而你呢?!你算什么?!卑鄙无耻的垃圾!”
这个海王类怒骂。
自从金樽兽被杀后,这个海王类胸中就一直窝着一团怒火。
对于他们而言,金樽兽是队长,更如同兄长,金樽兽被杀,使得他们对海皇的忠诚也彻底瓦解了。
如今所剩下的,只有狠和怒。
海皇眼神冰寒:“放肆的东西!”
说着这话,他一挥手,一道杀光笔直的朝着这个海王类卷去。
杀光逼人,有着证道巅峰级的水准,极为骇人。
不过,也是这时,万毒鼎夹杂空间大道和太阳大道而至,将这道逼人的杀光,直接给震的粉碎。
“说的好!”
姜南对这个开口的海王类道,随即,目光重新落在海皇身上。
“今日,你要死!”
他声音冰冷。
话落,驾驭万毒鼎,他直接逼了过去。
以他如今的修为,各种底蕴齐出,足以应付证道境之下任何战力。
海皇如今只剩下涅槃巅峰级的战力,且,随着持续激战,对方的战力越来越弱,根本不足为据。
迎着姜南杀来,海皇不敢大意,全力迎上。
两者于这片海王类王宫中大战,爆发出一股又一股的毁灭性波动。
“轰!”
“轰!”
“轰!”
惊人的大碰撞,使得这处坚固的海王类王宫不住的摇颤。
渐渐的,海皇越来越处在下方,被姜南一次又一次击飞。
“砰!”
一次实质性的拳掌碰撞后,海皇再次咳血。
姜南的拳端,也随着变黑了,且,这等黑色,顺着他的手臂,快速蔓延开去。
尸毒!
这使得他皱眉,当即运转原始死亡之力,耗费数十呼吸,方才是将这等尸毒给逼出。
“真是霸道。”
他自语。
海皇中了尸毒,他仅仅只是和海皇实质性的对碰了一下,躯壳触碰下,竟然就也中了这尸毒。
且,以这种方式,中了微末一丝的这等尸毒,掌控有原始死亡之力的他,竟也耗费了数十个呼吸,方才是将这微末一丝的尸毒给逼出,这很悚人。
他皱眉,这样,恐怕,他无法吞噬海皇的修为了,一旦吞噬对方的修为,攻击也会中尸毒。
且,会中毒很深。
那个时候,就算他有原始死亡之力,怕也扛不住。
这让他稍微有一些遗憾,本还以为,吞噬了对方,修为可以直接抵达到融道境中期呢。
现在看来,绝对是不行的了。
不过,这也只是一瞬而已,一瞬间,他便就不去想了。
没什么遗憾不遗憾的,只是无法得到而已,不曾失去。
有什么可遗憾的?
更何况,他现在,终究还是可以杀了对方,为金樽兽报仇,也为自己出气。
这其实就够了。
他看着海皇,没有多说什么,眸子冷淡,再次逼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