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ffw精华都市言情小說 西遊之問道諸天-第六百四十九章 借寶推薦-7v28b

西遊之問道諸天
小說推薦西遊之問道諸天
没错,是破阵。
既然知道是截教的人在背后搞鬼,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虽然如今三清一体,共同针对佛门,然而封神之战的龌龊,圣人之间虽然是勉强抹的过去,可是那些当年被坑死的无数两教弟子如何能忘却?
事实上,阐截两教弟子的关系极差,根本没有任何来往,不过因为阐教一众弟子惯来都深入简出,而截教弟子也没刻意寻衅滋事,两方这才保持着和睦的表态罢了。
真要有机会,阐教的人还好说,当初被坑的欲仙欲死的截教弟子,是一定不会放过阐教弟子的。
巧的是,莫元和截教弟子关系也并不好。
因着蛟魔王的缘故,加上黄河河伯那件事,女娲娘娘隐隐对他也有些敌意,牛魔王更是恨他入骨,导致截教和妖族都是分外的敌视他,甚至还让他本来板上钉钉的拜入碧游宫的机会成了泡影,无当圣母等人看他也是极不顺眼,所以与截教为难,莫元心中并没有半分不好意思。
而且按照孔宣等人的消息,这落宝金钱是在背地里筹谋天帝大位,而无论那一尊天帝,都是玉虚宫的人,是以莫元正该和他们为敌!
只要破了这金光阵,将落宝金钱取走,那么,管他背后是什么算计,尽皆成空。
一念至此,莫元也不多待,法力运转之间,化作一抹流光径直离开了大燕国都。
大燕国都之中,如他一般离开的不少,有的也是去想法子破这金光阵去了,不过更多的却是顾惜自己性命,不欲掺和这趟浑水。毕竟以前他们来是冲着玉秀公主招婿,可如今这幕场景,先是一众大能频出,后来宫廷直接出现了截教的十绝阵,傻子都能看出玉秀公主后面有问题。
一个凡人公主他们玩的起,可是有道行深厚的神魔遥控一切,很多人就不愿意陪着玩了。
……
九仙山桃源洞。
广成子正自神游天外,忽然眉头一皱,睁开了双眸,看向远处,不解的自语道:“小师弟怎么来了?”
在他心中,过几日便是莫元大婚之日,这等时刻,不该筹备婚礼,没事还在三界闲溜达什么?
“童儿,去,将你师叔接上来!”广成子淡淡吩咐道。
那侍奉的童子闻言,应了一声,却是匆忙跑了出去。
莫元前脚刚落到九仙山上,不过粗粗眺望了一两眼这洞天福地,便看见远处一名童子跑了下来,冲他作揖行礼道:“师叔有礼,我家老爷请师叔进去叙话。”
“广成子师兄知道我来了?”
莫元微微一愣,不过随即恍然,以广成子阐教十二金仙之首的道行,倘若还发现不了他这个大罗金仙来访,凭什么稳坐玉虚宫大弟子的位置?
看看这同一位置坐的都是什么人,佛门多宝如来,截教无当圣母,人教玄都大法师,哪个不是道行通天彻地,是圣人之下的顶尖存在?!
两人随即朝着山上而去,行不多时,便到了一处宫阙,莫元走近一看,却见得广成子老神在在的盘膝坐在一方蒲团上,目光炯炯有神的正看着他。
“大师兄,莫元这厢有礼!”
进了殿门,莫元恭恭敬敬做了一揖,广成子在玉虚宫的地位很是特殊,极得元始天尊看重,甚至当初瓜分三皇之师的位置时,元始天尊便钦点了广成子做了黄帝的师父,基本上整个玉虚宫,元始天尊不管事时,便是这广成子做主。
“师弟无须多礼,请坐吧。”广成子笑吟吟的指着旁边的一方蒲团道。
对于莫元,他观感倒是不错,毕竟惯来与截教作对,又是根正苗红的人族,不是那些披鳞带甲之辈,又修为进展极快,日后成就只怕在一众阐教弟子里都是佼佼者,最关键的是还执掌着那可定大教气运的混沌钟。
莫元也不矫情,道了声谢,一屁股便坐在了蒲团上。
广成子这才道:“师弟此刻不该筹备大婚吗,如何有功夫来贫道的九仙山,可是有什么要事?”
“叫师兄见笑了,我是无事不登三宝殿。”
莫元笑道:“此来,乃是为了下界如今闹的沸沸扬扬的落宝金钱一事,想借师兄的一件法宝用上一用。”
“落宝金钱,这件先天灵宝竟然出世了?”广成子微微有些诧异。
当初破十绝阵时,玉虚宫十二金仙可都是下了凡的,那赵公明仰仗自身道行和定海珠的神威,让众人都是吃了不小的亏,最终便是借着此宝,才好生煞了赵公明的嚣张气焰,是以一众阐教神魔,对于这先天灵宝都是印象颇深。
“正是,此宝因缘际会,却是落在了南瞻部洲的一名凡间公主身上,背后隐隐还有截教的影子,似是有人谋划颇深。”
莫元说着,却是将下界之事一五一十的尽数讲来,包括杨戬、玉帝、孔宣等人,听的广成子却是眉头越皱越深。
“谋夺天帝之位,截教的人好的胆子,莫不是想再挑起封神之战?!”广成子有些愠怒的道。
“师兄说笑了,这一次大劫乃是佛门的劫数,和咱们道门却是没什么干系,想来是一小部分截教弟子借助大劫,想要兴风作浪罢了。”莫元说道。
封神大劫可不是开玩笑的,至少莫元可不想现在遭遇封神大劫。
这种劫难,圣人都出了手,便是修为再高也不保险,有陨落之危,君不见强如孔宣,也被佛门生生擒去,那厉害如云霄,依旧是被老君镇压在了麒麟崖下,整个天地都险些被通天圣人重新开辟,没谁想再重新经历一回这等烈度的大战。
“是以师弟此来,便是想着欲借贫道的八卦紫绶仙衣,破了那金光阵,将落宝金钱带走,让灾祸消弭无踪。”广成子道。
“让师兄见笑了,说起来也是我的一点私心,这落宝金钱的效用,当真是让人眼馋。”莫元自嘲道。
广成子却是轻轻摇了摇头,道:“这宝贝虽好,却也只能做辅助之用,算不上什么了得,不然的话,昔日萧升曹宝二人,也不会惨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