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qrni都市异能小說 《極夜玩家》-019 魂體·到來·9級之上的祕密鑒賞-xg2q0

極夜玩家
小說推薦極夜玩家
随着那股浩瀚而恐怖的力量开始蔓延,两人都悄然闭嘴,静默地看着那条贯穿新世界和七大陆的崭新通道,一股熟悉而陌生的气息慢慢延展而来。
当白莉莉的魂体临近时,李想和费钰景同时倒吸了一口气,包括守在外围的千齿虚影和海德拉也是脸色一变,本能的呼吸加快,急促不已。
一个生灵最脆弱的就是魂体,如果被迫魂体脱离肉身,即便是李想,也不敢保证能一直保持清醒的意志,更别说使用魂体和别人作战了。
就算是之前的老8级玩家纪东辰,在他的一击之下,魂体也会直接碎裂而亡,他没见过9级玩家的魂体,但估计不会太强。
然而现在的白莉莉,仅仅是魂体就让他升起了一丝无法阻挡的惧意,此刻的李想战力冠绝5级,甚至能和重返巅峰的纪东辰全力一战,加上还有不惧三原柱神的本源气息,可以说在两大阵营能压制住他的存在寥寥无几。
就算面对五王,他也能硬气的站稳,不会有一点胆怯之意。
可面对魂体的白莉莉,他竟然有种畏惧的感觉。
说明对方的战力和层次已经远超自己数个境界,天壤之别。就像是当初身为魔术使用者见到6级的奥西里斯一样,硬着头皮都毫无胜算。
能将魂体都锻炼到这个地步,白莉莉的真实实力可能已经突破到10级了!
“哈,我们又见面了,有想老妈我么?”带点萝莉音的白莉莉灵魂飞渡而来,这条通道十分稳固,她不用担心会在一半被卷入到异度空间里,她穿着深黑色的紧身衣,勾勒出曼妙迷人的身姿,一举一动间就有着天成的魅惑感,让人不敢直视。
白莉莉成功回到了七大陆,在完成飞渡之后,那条由无数亡灵构筑而成的通道也开始分崩离析。
亡灵的数量还是远远不够的,想要让通道稳固一段时间,怕是要一个大陆的生命来填补。
通道散逸之后,天空恢复了往常的湛蓝色。
白莉莉强大至极的魂体影响着周围所有生灵,实力太弱的直接被抽取生命,成为她的养分,实力够强的也受到了极大的影响,战力恐怕只能发挥出巅峰的七成。
和上次不同,这个白莉莉的年纪要大一些,在二十六七岁的样子,比之二十岁时刚成9级玩家的她成熟了些,也更迷人了一些。
她唤出一张插满各式各样骸骨和武器的钢铁王座,背部镶嵌着无数宝石,每一颗里都孕育着璀璨的星辰,镌刻着远古气息浓厚的符印。
黑色阔剑“黑君王”幻化而出,这次是实体,而不是灵体。
黑君王是她和兰斯洛制作的第一把灾厄武器,倾注心血的同时也象征着极致的力量。
感受到黑君王那股霸道至极的气息,李想手里的烬灭天堂也开始了颤动和不安。
黑君王上缠绕的淡紫色火焰不比至暗之火弱多少,中间护手处的刻印是龙与恶魔的融合体,护手与握柄的交接处空置的小圆球本来该镶嵌原初阵列,不过现在那个东西在李想的体内,已经被他彻底融合了。
似乎是感应到了原初阵列的气息,黑君王开始躁动不安,白莉莉轻轻挥动了下,磅礴的气流席卷而开,下一瞬,他们后方连绵不断的嚎哭山脉竟然被一分为二,从中间裂开了一个巨大的峡谷,横断面平整光滑,更远处的云层和天空仿佛都被这么随意一击给分割开,化成两截。
盘旋的气流还在耳畔回响,李想睁大眼睛,怔怔看着她,那一剑,他完全没有感受到任何魔法粒子的波动,却在一瞬就产生了如此惊人的威力。
要是落在他身上……
她的力量果然已经超脱了9级的层次。
“没有了原初阵列,黑君王就不是很完整,不过还好,我可以用力量模拟一个出来。”白莉莉轻笑了下,一勾手指,小圆球的空缺处便渐渐生成了一个繁奥无比的符文,赫然就是原初阵列!
言出法随,无中生有。
这种手段看呆了李想两人。
那就是原初阵列的符文模样,他见过无数次,不会有错,白莉莉能随意勾勒而出,说明她的实力在这个层次之上许多,就像他看到任何魔术都能将其使用出来,将那个魔术符文勾勒而出一样。
白莉莉飞到李想身旁,转了一圈,有些好奇的打量着他,随后拉起他往钢铁王座而去。
李想惊愕的发现自己居然能被魂体触摸。
她回到王座上,拍了拍自己的大腿,示意他坐上来,看到李想愣住了,才恍然:“啊,在新世界待了太久,都没了时间观念,还以为你仍然是那个在我怀里嗷呜嗷呜想吃奶的小家伙呢。一转眼,你都那么大了。”
听到嗷呜嗷呜吃奶这句话,费钰景扑哧一笑,戏谑地看向李想。
李想大窘,靠在白莉莉身旁站好,幽幽说道:“快去降临吧,你就不怕被那些9级玩家追上吗?”
“急什么,不打算和我的这个形态多聊聊吗?一旦完成降临,我就会占用你小女朋友的身体,可能一辈子都不会出来了。”白莉莉摊手,笑着说道,“那时我就说过了,我们很快就会再见,那时,希望你能给我一个更加满意的答复。”
“你拥有预知未来和全知全能的力量,难道没看到这一幕吗?我的回答和当初一样,如果你要夺走鸣绪,那么就算是你,我也会亲手毁灭。”李想冷冷说道,白莉莉虽然是他的母亲,但是两世为人,他都没有感受到过真正的母爱,两人最多也只是血脉上的羁绊。
不存在太多感情。
白莉莉笑了笑,继续说道:“万事万物都是我手里的棋子而已,但你不同,你是我的儿子,我唯一的,最爱的儿子。在我拥有全知全能之后,我就看到了这隐约的一角,只有你才有资格和我并肩而立,成为统率着七大陆、新世界和星海的王,我打造的这一切都是为了你,我的儿子,李想。”
“如果这就是你展现母爱的方式,我拒绝,我不在乎这些东西,我只想要鸣绪。”李想摇头,在白莉莉眼中,他就是个还处于青春叛逆期的任性儿子。
“我知道啊,所以我让你去星海的尽头,去越过永恒长河,去到永恒之门的后面,开启那扇门,才有复活鸣绪的机会哦。”白莉莉看他一眼,笑着说道,“用什么样的身体对我而言关系不大,可现在只有鸣绪能承受我的这次降临,而我一旦进入她的身体,她的魂体会立即消失散逸。但魂体的灭亡并不代表着真正的死亡,她的身体里寄宿着莎布·尼古拉丝的分身,拥有她的印记,因此死后也会回归到她的本体处。”
“你要找回鸣绪的魂体,只能去往永恒之门的后方,直面三原柱神,至于他们有多强,呵呵,以本体来论,我估计应该是在十二三级玩家层次吧。”
十二三级玩家层次?
“一般而言,9级是人类玩家的封顶极限,想要再强大,必须改变人类的体质,这也是我和兰斯洛发现的秘密,只是纯正的人族,9级巅峰就是极限了。而想要突破9级,就必须往身体里注入更加强大的血脉,灾厄之血和高阶种族之血都可以,但9级已经是非常强力的存在,要与之相匹配的血脉,几乎找不到。”
白莉莉看了眼认真聆听的费钰景,继续说道,
“解决这个问题有好几个方法,我们想到比较可行的有这么几个,第一,直接寻找同样强大的血脉,譬如支配者、虚空之主那个层次的存在,将他们吞噬,这是我的方法,我吞噬了不少支配者,加上本身也有灾厄体质相性,成为了第一个突破9级,到达9级之上的玩家;第二,越过永恒之门,使用永恒之水进行突破,五王、极夜、夜王、西洛还有兰斯洛都是这种方式,不过永恒之水来源于永恒存在,并不一定和你具备相性,因此会出现互斥的情况,很看运气,至少极夜就失败了不是吗?”
原来是这样……
“真正相性好的,就会像你和鸣绪一样,在成为玩家时就被永恒存在们看上,作为分身被寄宿。第三,进化成共食者,这和我的方法类似,不过更加超前,可以在低等级时就开始共食,这样不需要在9级之后吞噬大量高阶血脉就能轻松突破9级屏障,毕竟从很早开始,你的身体就在适应着变化。”
费钰景睁大眼睛,瞳孔扩张,恍然惊醒。
她将太古永生者的分身植入自己的体内,促进自己进化,然后又通过兰斯洛将自己引导成共食者,原来在那时就为自己铺好了超脱到9级之上的道路。
为什么?
“我猜兰斯洛一定骗你说,只要你帮他完成复活我的事情,他就将超脱到9级之上的办法告诉你,不然你的极限就是君主级。对不对?”白莉莉戏谑一笑,“所以说啊,男人的嘴才是骗人的鬼。”
“第四,退而求其次,也是最稳妥,最合理,最有效,最高上限的方法,那就是你,李想。”
“我?”李想愣了下,随后无数信息从脑海涌入,一切的一切都贯通了。
所以他在新世界降生,然后又被送到七大陆,从最开始,白莉莉就用特殊手段将他的特殊基因遮蔽了起来,借助海德拉的心脏激活他的本源气息,一步又一步,让他以新物种的身份走到现在。
他从一开始就和其他所有生灵不同。
对他而言,根本不存在人类的9级桎梏,甚至可能不存在9级之上的禁锢。
“看来你想明白了嘛,没错,如果一个人能同时兼具以上所有,会不会能顺利成为新的永恒存在呢?”白莉莉好奇地看向他,“等你去星海,总会遇见那些支配者,在你修行至今,应该也吞吃了不少灾厄气息和人类气息吧,至于血脉,四种强大血脉混合,还有什么人比你更强?永恒之水也喝过了,等你达到9级,去往永恒之门,也许就能成为新的永恒存在了。”
“那时候,复活鸣绪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做这些?”李想将思绪强行收束,看着她,淡淡说道。
他还有一个更加隐匿的问题和秘密,看白莉莉的样子,她似乎并不知晓。
而那个秘密,他只和鸣绪与陈凡说过,费钰景这里以梦的形式说过,即便如此,恐怕他们也无法理解吧。
索菲亚有从她的沙盘演化推理里看出过一丝端倪,但她始终不明白究竟是什么力量干扰了她对自己的所有推理,居然结果每次都很难正确。
白莉莉恐怕是当下最强的人,白王他们也没看出来过,她似乎也不行。
那就说明,影响到穿越重生的是一股更加神秘恐怖的力量。
难道是三原柱神?
可从白莉莉对莎布·尼古拉丝的态度看,三原柱神的层次不一定比她高多少。
难道那之上还有更加隐匿的神秘存在吗?
是祂影响了世界线,让自己穿越到了这个李想的身上吗?
如果他曾经生活过的蓝星就是当下七大陆玩家纪元的上一个时期,那么那时候的他,李想,和现在的李想是什么关系?
这些一模一样,又类似的人物怎么解释?
“那我就是鸣绪,鸣绪就是我,你再也看不到她了,不过至少你可以在永恒之门和她永远在一起不是吗?”白莉莉冷笑,“当然,你不会失败,这是我这双眼睛看到的未来。”
“三原柱神就是永恒之门里最强的存在?它们在门里战斗究竟是为什么?”
“是不是,我不清楚,不过它们不断战斗的原因倒是很简单,有的想出来,有的不想让它们出来,所以打起来了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