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cq8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道界天下 夜行月-第四千六百六十五章 苦域廟宇閲讀-wzjg9

道界天下
小說推薦道界天下
“姜氏,在苦域竟然都排不上一流势力,这苦域的整体实力之强,到底有多强大?”
“原来,苦域非但也知道幻真域的存在,而且竟然还和幻真域的人有比试,去争夺进入幻真之眼的资格。”
与此同时,姜云在震惊之后,脑海之中,也终于开始渐渐的整理出了一些思路。
“道无名的体内,有着一个强大的存在,对我拥有着极大的恨意,而这些年来,他始终待在山海界。”
“自然,他也知晓通往苦域的入口所在,甚至姜山刚刚到来的时候,就是他在那里等候。”
“那有没有可能,他真正的目的,就是要进入苦域姜氏。”
“只是他自己进入不了,所以让他的儿子道天佑,冒充我,混入姜氏。”
“换做其他人,冒充我,不大可能,但是道天佑和我相交也算莫逆,对我颇为熟悉。”
“而且,道无名拥有着神奇的同化之力,能够同化成任何人,所以使得道天佑,有可能冒充我。”
“仅仅如此,他也还是不可能进入苦域,进入姜氏,但如果再有一个苦域姜氏身份不低之人,比如说姜景溪,愿意和他合作的话,那,这一切就不是问题了。”
姜景溪,姜云知道,虽然年纪不大,仅仅比自己高上一辈,但因为他们一族族人稀少,再加上他自身实力也是不俗,所以成为了姜氏一脉的族老。
族老,在任何族群家族之中,都有拥有着一定的地位和话语权。
“只不过,即便道天佑成功的冒充我,被姜景溪顺利的带入了姜氏,但道天佑如何能够做到,连照己镜都验不出他的血脉。”
“甚至于,还能让照己镜光亮九千丈?”
道天佑了解姜云,姜云同样了解道天佑,知道道天佑虽然是道无名之子,但是道天佑的资质只能算是平平。
为此,道天佑自己还自嘲过,他之所以拥有天佑这个名字,是不是因为他的修为境界,只能达到天佑境!
资质平平的道天佑,冒充自己的身份,进入了姜氏之后,怎么可能瞬间就变成了资质和潜力极高之人。
想到这里,姜云终于睁开了眼睛,看向了正面带期待之色,注视着自己的姜山道:“照己镜,会不会出错?”
“还有,有没有可能,在照己镜上作弊?”
“比如说,拿一滴事先准备好的其他人的鲜血,冒充自己的鲜血,滴入照己镜?”
听到姜云的这个问题,姜山顿时明白了姜云的意思,连连摇头道:“不可能!”
“认祖归宗这种大事,姜氏怎么可能会让人作弊!”
“当初姜天佑滴血进入照己镜的时候,几乎所有姜氏族人都在场,还有几位大帝。”
“在那种情况之下,他除非实力能够高过那几位大帝,否则的话,绝无作弊的可能!”
姜云点了点头,也知道自己想的有些简单。
姜山小心翼翼的问道:“兄长,那姜天佑,真的和你没有关系?有没有可能,是大师伯的私生……”
他的话未说完,陡然就已经感到了一股杀气包裹在了自己的身上,吓得他急忙换了话题道:“我就是随便说说,随便说说而已。”
姜云冷冷的道:“姜天佑是谁,我不知道,但他绝对不是我父亲的儿子。”
虽然姜云已经知道姜天佑的真实身份,但是却不准备告诉姜山。
原因无他,一旦告诉姜山,姜山再告诉姜氏,那姜氏必然会彻查道天佑。
一旦真的查出点什么,那道天佑,必死无疑!
不管怎么说,道天佑也是姜云的表哥,更是没有害过姜云,所以姜云也不希望他遭遇什么危险。
微一沉吟,姜云接着道:“姜山,关于我的事情,既然姜氏不知道,那就让他们不知道好了。”
“那怎么行!”姜山顿时着急的道:“兄长实力惊人,又是我姜氏真正第七代的大兄长,你的存在,我怎么可能不告诉族中。”
姜云冷冷的道:“你如果将我的事情告诉了姜氏,那我死的只会更快!”
“虽然对于姜氏我不了解,但是我可以告诉你,姜氏必然有人在酝酿着什么大事,或许是嫡系旁系之争有关,或许是和幻真域争夺进入幻真之眼的资格有关!”
“总之,不管是什么事,姜氏,绝对有很多人,不愿意看到我的出现。”
“好好想想吧,连姜纯宇他们七个区区旁氏族人,都不惜违背家规,要杀了我。”
“还有那姜景溪,他是知道我的身份的,也同样要杀了我,那一旦姜氏有更多的人知晓了我的存在,那像姜纯宇他们的长辈,他们的老祖,肯定更想杀了我!”
“甚至,如果你现在将我的情况告诉姜景溪,我敢保证,你都无法活着回归姜氏了。”
姜云对于姜氏原本仅仅是无感,但自从遇到了四境藏的姜氏老祖后,他就改变了想法。
那位老祖,不但囚禁了自己的父母,而且竟然对自己夺舍,希望通过自己,再去夺舍灵树,直至夺舍整个四境藏!
如此疯狂的事情,姜氏老祖都能想的出来,所以姜云很清楚,姜氏之中,这样的疯狂者,肯定不止一位!
姜山则是瞠目结舌,喃喃的道:“这……不可能吧!”
嘴上说着不可能,但姜山的心中,对于姜云的话,却是已经信了几分。
作为姜氏嫡系族人,虽然他在族中的地位并不高,但并不代表他是真的傻。
尤其是一想到姜景溪和姜纯宇等人的所作所为,以及姜云对于姜天佑身份的否定,让他同样隐隐有着一些猜测。
只是,这些猜测,实在是太过匪夷所思,让他根本不敢去深入的思考。
毕竟,如果他的猜测为真的话,那这中间牵涉到的,可就不是姜云和他,而是姜氏再往上的老祖了!
好半天之后,姜山才回过神来,结结巴巴的问:“那,姜景溪族老再问起我,我该怎么说?”
姜云淡淡的道:“你只要不透露我的真实情况,你想怎么说,就怎么说!”
“这么简单的事情,应该就不需要我教你了吧!”
姜山深吸一口气,点了点头道:“我明白了,不过,刚刚兄长血脉觉醒,有可能,让家族之中,能够有所感应。”
姜云想到了自己之前出现的那条金色大路道:“什么是血脉觉醒?”
姜山简单的解释了一下道:“兄长的血脉浓度,我怀疑,恐怕都超过了姜天佑。”
“因此,家族之中,可能会有人感应的到。”
“当然,这只是我的怀疑,或许他们因为距离的关系,也有可能不知道。”
了解了血脉觉醒之事后,姜云倒是没有太过在意道:“要是真有人感应到了,你就说不知道,他们也不一定会想到是我,没准会以为是我的父亲!”
“好了,我走了,记住我说的话!”
姜云转身离去,而姜山张了张嘴,还想要喊住姜云,但最终却是摇了摇头,放弃了这个想法。
因为,他也需要点时间,好好消化整理一下,刚刚姜云和他所说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