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xw82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無限諜影-第兩百零九節 法會上的爭論相伴-s76qp

無限諜影
小說推薦無限諜影
这却是不由得王动不说话了,如果让易静就这么把人心气说下去了,众小辈便放下不说异界修士了,王动的信息来源可就断了,他现在源能也没了,全消耗在当时魔质进化中了,也没办法再召开同学会,但又想知道一些关于谍影们的消息,而且峨嵋如果和元界矛盾激化,其实对他掩饰身份还是利多弊少的,毕竟元界修士同样也不知道他的真正底细。
“哪里不妥了?”易静前世脾气不好,今世依旧不好,否则也不会和鸠盘婆结仇,不过总算顾念着这是峨嵋的法会。
本来易静此时若是学王动般主动表露想入峨嵋的心思,现在拜入峨嵋也不是难事,她有易周作靠山,峨嵋也不会不收她。只是她自恃前世与圣姑为友,今生虽是转世,但如按易周与长眉真人是一个辈份,自己与齐漱溟其实同辈。虽知大势所趋,父亲向来有让自己和易震、易鼎都加入峨嵋之心,但她总觉得自己主动去拜入峨嵋门下,那是王动那般没个根脚的散修才应该的事。
现下她只是以李英琼朋友的身份在栖云洞暂住,仗着易周的面皮,峨嵋也默认会允她入门,总不可能现在还没正式入门便赶她走,所以这法会也能参予。但到底身份还有几份尴尬,王动在她眼中再卑微,总算是正式入了峨嵋门下,都有座师了,若是太过直斥其非,在这法会上便有些扫众人脸面,所以易静忍气吞声,强抑不满道。
“易师姐。”王动拱手道,“如我等,在幻波池所遇异界魔修,按李宁神僧所言,除了那来擒我等的怪童子,还有人在主持阵法,而且与你们相遇前,我们在阵中曾遇另外的魔修,与那怪童子是一个路数,应是其门下弟子,可见异界魔修颇有联手之势,并且绝不止一个宗门,若再加上先前妄想潜入峨嵋的羽虹那魔女,这已有三个路数。”
“不止,不止。”旁边有人道,“算是毁了金佛寺的叶家,便是四个了,而且昆仑派虽没落,也不是我们这几个小辈能拿得下的,竟然就这么被叶家摧毁了,绝不可小视,叶家可比什么绿袍老祖强多了。”
王动见有人顺着自己的话说,不由望了一眼,却是一个布衣少年,站在周轻云身边,忍不住插的嘴。
对方看王动望过来,主动道:“小弟严人英,才被李元化师伯允准入门,亦是拜在醉道人师傅门下,与王兄算是同门,以后请多多指教。”
王动不由精神一振,旁人只道他是因为有人帮腔,不是孤军,实则他是因为对方是严人英,真是想睡觉却来了枕头。
不过当前还是要先应付易静及其他主战本土魔修的,严人英既然见了面,又搭上话,以后慢慢拉关系,太过急切,反而容易被这种修三代反感。
王动略一点头,然后回到之前的话,“恐怕还不止,异界宗门到底有多少人,有哪些派别,他们间的关系是怎么样的,我们一无所知。现在现身的已经颇不简单,我觉得还是不能轻视,需多加提防。而且本界的魔教、旁门若是与他们合流,岂非魔焰更炽?倒不如打出共驱外人的口号,使得本土魔教、旁门不便与之联手,我们趁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先逐了这些异界来客,再返过来对付魔教、旁门亦是不迟。”
易静见王动一番话说得众人沉思,心叫不妙,她到底是私心过甚,对报仇始终放不下,只好冷笑道:“你能想得到,难道魔教那些魔头,旁门中的那些老怪物就想不到了?只怕他们根本不会相信我们什么共逐外敌的旗号,若是先对付异界来客,他们只会抽冷子偷袭我们。相反,若是我们先对付本土魔教、旁门,异界修士在此界根脚到底尚浅,见我们不先对付他们,必定乐得旁观,以为占便宜,没他们干扰,天下正派、佛道联手,魔教、旁门又岂是对手,正好应验长眉真人的峨嵋大兴之语,到那时再返过身来对付这些异界修士,又有何难。李师妹,你觉得呢?”
李英琼微微皱眉,齐灵云以为她是在两人中间为难,知道她与易静关系不错,而王猛是对李宁有援手之德,便出言道:“两位不用争了,此事本就是诸位师长决定方略,我等小辈不过是趁法会议上一议,真的行事起来,还是需按师长吩咐。”
“齐师姐,这不就是师长们都还没定方略,我们小辈在这里说着玩吗?”易震插了一嘴,也不管他姑姑也在和齐灵云作姐妹称,反正他是和齐金蝉称兄道弟的,也知祖父一心想二人加入峨嵋,一路上齐金蝉已拍着胸脯说必定令二人加入与他同门,且透露,要入门便要趁峨嵋开府之前,等开府之后再入,便要过小人天界,下山则要走左元十三限或右元火宅严关。
说白了就是早入门,可以在弟子中挣个老资格。
那边严人英见易氏兄弟插嘴,面上神色微冷,易周的名号唬得住别人,可唬不住严瑛姆的侄孙。他入峨嵋时,严瑛姆便有交待,不可傲慢,不可懒怠,但也无须惧怕或讨好,严瑛姆隐有道门第一女修之势,当年便是与长眉真人也是同辈论交,道法之高更是不下于李静虚,让侄孙入峨嵋,实在是因为峨嵋当兴是大势,既不可阻,当与之交好,顺便为侄孙准备个出身,将来渡劫,有峨嵋气运分享,就算不能完全免除,劫数也会低之又低。
不过这时候他旁边的周轻云却瞟了一眼严人英,严人英顿时微露惶恐,再看意中人以目光阻止自己又说话,只好吞了吞唾沫,乖乖闭嘴了。
好在王动的友军也不止一个,诸葛警我又道:“虽然师长们还没正式决定方略。不过一些由其他宗门或与峨嵋有交情的散仙却传回一些情报,师长们说可先与大家说说,省得大意吃了暗亏,这些异界修士在天道变数,便是我师要推算也要从头开始推算,而且像涉及叶家那样的,他们宗门中有天仙位业的修士,并且不止一位,卦象便极其模糊,除非损及本源,向天道求取进一步的启示。”
诸葛警我连玄真子都抬出来了,易静只好暂时不反驳了。
诸葛警我环顾众人道:“这些异界修士据说最初的根脚是来自一个叫元界的世界,除了前面王猛与严师弟所说,传闻南荒之地,有妖物立国,自称狮驼国,一统了十万大山中的半数妖物,只剩下青丘狐族还在抵抗,不过据说那位与宝相夫人乃是亲戚的压龙山老夫人受了伤,狐族已有退出十万大山之像。那伤了这狐族老祖宗的就是狮驼国的三大王,是一只金翅大鹏鸟化形。而这狮驼国的三个大王,自称都是来自元界的妖族。”
众人一惊,诸葛警我又道:“南荒离我们尚远,而且妖族尚在内斗,倒也不用急着如何。但常山新近冒出一个修真宗门,自称蜀山派,还对人说我峨嵋山颇似其在元界的山门。”
诸葛警我这话一出,顿时便炸了锅,齐蝉叫道:“蜀山派是什么东西,也敢说我峨嵋的山门是他们的?好,好,好,有种便打过来,看小爷不打他个屁滚尿流。”
齐金蝉顿时转了立场,严人英也露出一副跃跃欲似的样子,不过周轻云眉头微皱,顿时把他的火头给灭了,“你可不许像他一样说粗话。”
王动冷眼旁观,本来他是想指出元界修士不止天尸童子、叶家这些,但没想到峨嵋果然消息灵通,狮驼国、蜀山派都已知晓了,而且应该不是求问于世界意志,毕竟啥都去问天道,峨嵋派也付不起这代价,却是其气运带旺人脉,玄门修士大都想抱其大腿,再加上佛门也蓄意交好,这形成的情报网还真不可以小瞧,就算是元界修士这些在此界是变数,玄真子都难以准确推算的,仍是可以凭先天神数之外的人力传递、打探获知。
易静在一旁见金蝉被蜀山派激怒,又少一可能支持自己的盟军,说不得还可能把自己两个侄儿给带歪了,不由一急,但碍于诸葛警我身份,她又不便像对王动一样直接怼,何况诸葛警我是以将消息告诉大家的名义说出来的。
“我辈中人,岂惧妖魔?”李英琼朗声道,“适才易师姐问我,我以为不论是先扫荡魔教、旁门,还是对付这些异界修士,不用分什么先后利害,纵然需要,也是师长们考虑的,我辈只需刻苦修炼,行道之际,管他是谁,只要行事不端,犯在我手里,英琼便以紫郢剑斩之!”
众人一怔,然后周轻云第一个鼓掌,严人英连忙跟着。
王动也不由咧了下嘴,果然是杀性极大的女修啊,管你是谁,老娘全都砍了就是,也就天道气运垂青的人说得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