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xg66好看的言情小說 《貞觀憨婿》-第236章讓你們終生難忘分享-d97ib

貞觀憨婿
小說推薦貞觀憨婿
第236章
韦浩的话刚刚说完,客厅里面的那些人全部惊恐的看着韦浩,韦浩坐在那里等着。
“浩儿,可不能这样啊!”王福根着急的看着韦浩说道。
“哎呀,外阿祖,你就想想,这样的人要着干嘛?留着干嘛?你放心,杀了他们后,我就带你们去京城,去我家住,我爹娘孝顺你,他们,你就不要指望了,我娘亲送给你们的吃的,我的天,你们估计还没有吃过吧,就被她们送到娘家去了,这是欺负我啊,啊?这样对我外阿祖!”韦浩坐在那里,冷笑的说着,
而王振厚的老婆,此刻也是打着王振厚:“老娘跟着你这么多年,那点东西回去,还要被让说三道四,你个窝囊废,我跟着你作甚,哎呦,我眼瞎了啊,我爹娘把我往火坑里面推啊!”
说着就开始坐到了地上了。
“诶呦,吵死了!”韦浩揉着自己的太阳穴说道。
“公子,要不杀了?”王管事在后面看着韦浩问了起来。
而王振厚的老婆一听,声音硬生生的憋回去了,惊恐的看着韦浩。
“再喊几句,停下来干嘛!”韦浩说着就从旁边的亲兵手上拔出了刀,往旁边的小桌子上面一方,下的王振厚的老婆连忙后爬。
“对了,去外面,找到那些要钱的人,把他们的东家带过来,全部带过来,一并处理了,杀了完事!”韦浩坐在那里,对着后面的人说道,马上就有人出去了办了,韦浩还是坐在那里,也不说话了。
“娘,娘救命啊!”接着外面就传来呼喊声,两个女人也是盯着韦浩看着,不敢说话。
“死了我埋!”韦浩对着外面喊了一声,外面那几个人此刻冻的都在打抖,说话都有点说不清楚了,韦浩压根就没有管他们。
“浩儿,他们知道错了,你看,让他们进来吧?进来跪着?”王福根心里着急的看着韦浩说道,他可是宝贝他的那些孙子。
“外阿祖,你要那些孙子干嘛?就因为他们是你儿子生的,你就这么喜欢,你以为他们能够传宗接代啊,我要是没有记错的话,到现在他们还没有成亲吧,最大的老大,已经23岁了吧,
按理说,你也是这里的大户人家,怎么就说不上媳妇呢?为啥?这几个人,你是真不要指望了,你就当从你这里,绝了,打仗的时候,绝了多少人家,少你一个也不少!”韦浩坐在那里,王福根开口说道。
“浩儿,看在你娘亲的面子上,绕过他们行不行?”王振厚看着韦浩小心的说道。
“饶过他们?绕过他们,以后他们给我添乱啊,刚刚我进门的时候,就听到他们在喊着,什么有钱,什么他表弟是平阳开国郡公?我和他们有什么关系,打我的名头干嘛?败坏我们的名声啊?”韦浩坐在那里,很不爽的看着他们说道。
“舅舅,你要知道,我一个郡公,杀几个人全家是没什么事情的,我呢,也怕麻烦,所以,还是杀了吧,反正长安城到时候也没有人敢说我不孝,我也不在乎,
我对我爹娘好,对我那些姨娘好,对我那些其他的长辈好就行,至于你们,真和我没有多大关系,我多你们一个不多,而且还会给我添麻烦,你说,何必呢是吧?”韦浩坐在那里,冷笑的说着,接着外面就传来了一些动静。
“公子,那些人都已经带到了,东西也拿回来了!”陈大力过来,对着韦浩说道。
“嗯,那就带进来吧!”韦浩点了点头说道,接着就进来二十多个男丁,都是成年人了。
“跪下!”那些亲兵马上那个刀逼着他们跪下,他们是完全不知道怎么回事,怎么就跪在这里了,一个老人看着坐在上面的王福根,马上问道:“亲家,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老夫一家可没有得罪你啊!”
“别问他,你没有得罪他,你得罪我了!”韦浩坐在那里,看着那个老人说道。
“你,你是,玉娇的儿子,郡公爷?”那个老人看着韦浩问了起来。
“嗯,是,我娘亲送给我外阿祖的东西,居然被你们的闺女给顺回娘家了,而且,这两个女人,可是泼妇啊,你们家就这么教闺女的?”韦浩坐在那里,指着那两个女人对着老人说道。
“这个,郡公爷,是不是搞错了,这,我可是什么也不知道啊!”老人着急的对着韦浩说道。
“不知道没关系,死了做一个糊涂鬼吧,也不错的!”韦浩摆了摆手说道,压根就不想和他解释。
“王振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老人马上看着王振厚问了起来。
“诶,我,诶!”王振厚不知道该怎么说,而他媳妇想要说话,但是刚刚开口,马上就憋住了,不敢说话,怕韦浩干掉他们。
“公子,那些东家全部的带过来,还有一些是他们的打手要不要带进来?”单卫此刻到了韦浩身边,对着韦浩问道。
“都带过来!”韦浩点了点头说道,接着又进来了一些人,长的是五大三粗的,而且是一脸凶相。
“把外面那几个人也带进来吧!”韦浩开口说道,接着韦浩的那几个表哥也被带进来了,都已经抖成筛子了。
带了进来后,韦浩的亲兵还是让他们跪下。
“都到齐了,你们之前和我娘说,是人哄骗你们过去赌的,说吧,谁?”韦浩坐在那里,开口问了起来。
“啊?”他们还是在那里你发抖,但是也是很害怕的盯着韦浩,没办法,韦浩可是带了好几百人到这个小镇,而且那些士兵和亲兵可都是穿了铠甲的,惹不起啊。
“说话,谁骗你们去的!”韦浩看着他们问了起来。
“郡公爷,我们可没有骗他们啊,他们可是从小就这样的,十来岁就开始玩了,整个小镇,就没有的人不知道的,郡公爷,你可以去打听打听啊!”其中一个壮汉马上对着韦浩说道。
“什么,十多岁就开始赌钱?你们!”韦浩听到了,震惊的不行。
之前韦浩还以为他们只是误入歧途而已,现在看来不是,那是秉性就是如此啊,那这样的人,没得救啊!
“真的,郡公爷,你真可以去打听的,我们也不想借钱给他,他就说,你是他的表弟,我们也知道确实是,你娘亲,我们也是认识的,小时候也见过的,他们逼着我们借钱给他,说不借就去找你,要你干掉我们,
我们是开了赌坊,但是可都是左右街坊邻居玩的,郡公爷饶命啊,你看看我们这些人,其实都是普通的生意人,开了个赌坊,赚点小钱,但是他们每次过来,就是要借这么多钱,我们不借还不行,欠我们六百来贯钱,
郡公爷,你看看欠了我们多少家,七八家啊!而且不是一次借的,是借了十多次的,都快一年了,我们也是快熬不住了,才来问钱的!”那个人继续对着韦浩哭诉着。
“郡公爷,饶命啊,我们是真的不是那种赚黑钱的!”其他人也是对着韦浩磕头。
“可属实?”韦浩此刻气愤的盯着王齐他们,王齐此刻那里敢说话啊。
“本公以为,你们也许是误入歧途了,还有得救,没想到啊。诶,你们起来吧,钱在这里,把借条拿过来,点钱走!”韦浩很无奈,人家没错啊,一家就是七八十贯钱,还借了一年,人家不借钱还不行,这你让自己怎么收拾他们,没道理的事情啊!
“郡公爷,我们不要了,你饶了我们就成!”其中一个人连忙磕头说着。
“说什么呢,我们家公子还能差你们这点钱!”王管事此刻不乐意了,他也知道韦浩从来不是拿着巧取豪夺的人,欠多少就是多少。
“把欠条那过来,我来给你们点钱!”王管事盯着他们说道,他们听到了,战战兢兢的拿出了自己的欠条,递给了王管事,
王管事一看,都是每个人七八十张。
韦浩坐在那里,看着摇头,这样的人,如果是带到长安去,不知道要坑自己多少钱,真是没有出息啊。自己作为他们的表弟,现在是公爵,他们只要做个普通人,自己都会帮他们,但是现在这样,自己帮个屁啊,本性难移了都!很快,他们就领到钱了,但是站在那里不敢走。
“你们记住了,同时,你们也转告整个小镇的人,以后不许借钱给他们,你放心,他们管你们借钱,你们不借,他们要是敢乱来,打死了我都不会怪你,我还会感谢你们,但是如果你们以后还借钱给他们,那到时候就是我弄死你们了!”韦浩盯着他们问了起来。
“不敢,不敢,谢谢郡公爷,谢谢郡公爷!”那些人马上跪下,对着韦浩磕头说道。
“行了,走吧!”韦浩对着他们摆了摆手,他们还是继续磕头着,然后才站起来,给韦浩拱手后,快步出去了。
“你们真行,从小就是喜欢赌啊,来,我们玩一把吧,去,弄一副骰子来!”韦浩开口说着。
“是!”马上就有人出去了,没一会,拿着一副骰子交给了韦浩,韦浩拿着骰子,同时拿了一个碗,就到了他们四个面前。
“来,我们来赌四次,每个人四次,你们先说大小,如果错了,就砍断一个手掌,如果四次都错了,那就砍断手掌和脚掌!”韦浩蹲在王齐面前,看着他们说道。
“表弟!”
“啪~”韦浩一个巴掌就扇了过去,接着开口骂道:“谁是你表弟,你算什么东西?你有资格做我表哥?嗯?废物你是,我还有废物表哥?哪怕你只要一个普通的种田老百姓,你都是我表哥,可是你是赌徒啊,我可没有这样的表哥!我丢不起那个人啊!”
“两个筛子,7点及以上,为大,七点以下,为小!猜吧!”韦浩看着王齐说了起来,
王齐哪敢猜啊,就是看着韦浩。
“那你就认输了?来人,砍断左掌!”韦浩蹲在那里喊着,马上两个士兵就过来,拖着王齐就往外面跑。
“娘,娘救命啊!”王齐一看那些士兵真的拖着自己,马上大声的哭喊着。
“儿啊,郡公爷,饶命啊,饶命!”王振厚的老婆马上跪下,对着韦浩磕头,韦浩压根就不理他,而是走到了王仁身边。
“你来,猜大小!”韦浩看着王仁说道。
“啊!”就在这个时候,外面传来王齐的痛苦的叫声,而韦浩这次可是带了两个郎中过来,专门给他们治伤的,刚刚砍完,那边就开始止血包扎。
“我,我猜大!”王仁马上胆颤的说着。
“好!”韦浩点了点头,把骰子往碗里面一扔,一个四点一个五点,大!
“运气不错!第二次!”韦浩捡起了骰子,看着他说道。
“我,我,我,我猜小!”王仁此刻尿裤子了。
“好!”韦浩再次一扔,还是大!
“嗯,第三次,等会一起砍吧!”韦浩看着王仁说道,此刻的王仁,连忙磕头。
“认输了?”韦浩看着王仁说道。
“我,我在也不敢赌了,求求你,绕过我!”王仁磕着头喊道。
“第三你输了,第四次,猜大小!”韦浩看着王仁微笑的说着,王仁此刻都傻眼了。
“我猜小!”王仁马上说道,韦浩一扔,还真是小!
“傻不傻,本来只是砍一个手掌的!”韦浩站了起来,往第三个人走去,此刻客厅里面的那些人,全部战战兢兢的看着韦浩,那些人连求情都不敢,他们是真的怕了眼前的这个少年。接着就有亲兵拖着王仁出去。
“来,猜大小!”韦浩到了第三个人面前,是王振德的儿子,叫王之!
“我,我猜大!”“嗯!”韦浩一扔:“小!”
“第二次!”韦浩看着他继续说道,王之此刻都吓的失禁了,惊恐的看着韦浩。
“啊~”这个时候,外面王仁的喊叫声也是传来了,
“我,我,我,还是猜大!”王之马上说着。
“哟,又是小,继续!”韦浩一扔,发现是小,看着他说道。
“我,呜呜,我,我还猜大!”王之再次开口喊道。
“耶,还是小,你运气不行啊!”韦浩一扔,发现还是小,马上开口说道。
“我,我,我,我,小!”王之此刻哭声都止住了,惊恐的说着。
“哟,不错哦。对了!拖出去吧!”韦浩站了起来,到了第四个表哥面前,叫王福,韦浩也是发现了,他们四兄弟后面的字,居然是齐人之福,那是真牛逼啊!
“我,表弟,你放过我吧!”王福哭着说道。
“你要放弃?”韦浩开口问了起来,
而这个时候,王齐也被带了过来,他还有三次没玩完呢,左掌已经被砍了,现在已经包扎上了,他也是脸色苍白的,而王振厚的老婆看到了,此刻也是忍着哭声,她现在是真的见识到了韦浩的狠了,说砍就砍,可不会给你废话。
“我猜小!”王福看着韦浩说道。
“咦,运气不错!”韦浩一扔,发现是小!
“这次猜大!”王福再次说道。
“可以啊,真是大啊!运气真不错!”韦浩一扔,发现真是大,笑着说道。
“这次猜小!”王福此刻有点高兴了,马上说道。
“哎,错了!再来!”韦浩一扔还是大,马上开说。
“我,我,我猜大!”王福跪在那里,开口说道。
“不错,真是大,来人啊,砍左掌!”韦浩笑着拍了拍王福的肩膀笑着说道。
“啊,饶命啊,饶命啊!”王福此刻大声的喊着,这是真砍啊!
“大表哥,又该你了,你要放弃吗?”韦浩拿着骰子到了王齐前面,笑着问了起来。
“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这辈子都不赌了!”王齐哭着对着韦浩说道。
“又放弃啊,行!”
“没,没,我猜大!”王齐一听,大声的喊着。
“这不又赌了吗?我还以为你真不赌呢!”韦浩听到了,笑了一下,接着扔骰子。
“哟。你瞧瞧,我就说不要放弃啊,你看,你赢了,来,第三次!”韦浩一扔,一看是大,笑着对着王齐说道,此刻王齐都是非常惊恐的看着韦浩。
“我,我猜小!”王齐接着开口说道。
“你瞧瞧,我一开始就让你猜,你不猜,你的运气很不错的!”韦浩一扔发现是小,开口说道。
“我,我,我猜小!”王齐再次开口说道,心里还是有点高兴的,
韦浩一扔,发现是大。
“啊!”就在这个时候,外面又传来打喊声,估计是王福被斩了手掌。
“耶,这次你运气不行啊,大!”韦浩一扔,发现是打,王齐此刻看着韦浩很惊恐,他真的怕了眼前这个人。
韦浩站了起来,马上就有人拖住王齐出去了。而王福根,王振厚兄弟两个,还有客厅里面其他人,看到了韦浩站起来,都是吓的瑟瑟发抖。
“两位舅舅,放心,我带了大夫过来,你们刚刚也看到了,王齐被砍了后,马上就给包扎了,死不了的,放心啊!”韦浩说着就回到了自己的位置坐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