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3hd非常不錯小說 劍仙在此討論-第七百二十一章 我與蠢賊勢不兩立展示-78hr0

劍仙在此
小說推薦劍仙在此
林北辰抱着手机笑了一会儿,在‘回复消息’和‘继续装死’之间权衡。
最终选择了前者。
虽然也担心剑雪无名这狗女神继续电信诈骗,但这五百多条的留言,还是挺让他感动。
继续装死,万一这狗女神真的真身下界了呢?
神灵为什么要选神眷者,而不是自己撸起袖子下界来干架,就是因为下界的代价很大。
有时候,下来容易回去就难了。
就如很多美女的床,爬上去也许并不难,但想要下来,就九死一生。
“我没事,前段出了点状况,所以无法和你联系。”
林北辰回复的消息,言简意赅。
几乎是在消息发出去的一瞬间,剑雪无名就秒回了。
林北辰脑海里甚至瞬间就浮现出了一副‘少女哀痛欲绝抱着手机睁大眼睛看到消息顿时欣喜若狂秒回消息.JPG’动图表情包。
而剑雪无名回复的消息内容是——
“你这个混球……”
林北辰看着手机屏幕,进入沉默状态。
接着,一个视频通话请求,毫无征兆地就谈了过来。
林北辰想都不想,就直接挂断。
他本能地排斥视屏通话。
何况他这会儿泡在温泉里,几乎与半裸。
衣服……
他左右一看,发现自己刚才脱下来的衣服,也已经被倩倩和芊芊拿走了。
“接通影像联系,快。”
剑雪无名发来一条消息,语气坚决。
接着视频通话请求又弹了出来。
林北辰很无语地挂断,回消息道:“文字交流不好吗?”
剑雪无名气哼哼地道:“谁知道现在与我交流的,是人面兽心林北辰,还是另外一个杀害了他的魔头凶手?我必须亲眼确认,否则的话,我立刻下界,搅动风雨,令山河破碎,生灵涂炭……”
“真是我。”
林北辰道:“不信的话,你可以考一考。”
“我不考。”
剑雪无名竟是罕见地谨慎和睿智,道:“万一你杀了林北辰,融合了他的记忆呢?”
卧槽。
这个时候,她倒是变聪明了。
视屏通话请求第三度弹了出来。
唉。
真是脑子一根筋的狗女神。
林北辰犹豫了一下,终于接通了。
手机屏略微停顿,然后对方的画面就出现了。
是一片阳光明媚的蓝天,隐约还可以听到海浪澎湃的声音,出现在镜头中的是一片白腻腻的雪肤和一条深不见底的‘沟’?
嗯?
林北辰一怔。
在他的鼻血还未流下来的时候,对方的镜头上移,然后慢慢转移变成了一颗狗头?
林北辰几乎就要喷出来的鼻血,立刻就倒流了回去。
再然后对面镜头又上移。
这一回,天鹅颈般好看的美丽脖颈之上,终于看到了剑雪无名这个狗女神的那张脸。
尽管林北辰已经看过一次,但在这一瞬间,依旧产生了一种过电般的惊艳之感。
那种将清纯和魅惑合二为一,一眼之间颠倒众生的绝世美丽,让林北辰甚至有一种大脑缺氧般空白的错觉。
还未来得及开口说话,就见手机屏幕上的剑雪无名面容一呆,旋即仿佛是见了鬼样的表情,尖叫一声,直接关掉了视频通话。
林北辰:∑(O_O;)?
什么情况?
怎么肥四啊,小老妹?
是你要视频的,接通了之后又挂掉?
你这是逗我玩呢吗?
“啊啊啊啊,林北辰你这个人面兽心的色狼,臭不要脸的渣男,你为什么要脱光衣服和我影像通话?无耻,卑鄙,下流,色痞,臭弟弟……啊啊,我的眼睛要瞎了。”
剑雪无名发来了气急败坏的消息。
林北辰:???
雾草。
刚才还是忘记了穿衣服。
不过……
当初第一次视频的时候,你这个狗女神也是赤身裸体的样子,现在装什么清纯小狐狸呀?
林北辰不服气了。
“这才叫公平。”
他回复消息,道:“上一次视频的时候,你也用这样的方法,污染了我的眼睛。”
“污染?”
剑雪无名暴怒这回复消息,道:“你管那叫做污染?你这个人面兽心的色痞,明明是你在占我便宜,哼,我不理你了。”
说完,就再也没有动静了。
林北辰嘿嘿一笑。
他仿佛可以想象,剑雪无名抓狂暴怒的样子。
这下子,才算是真正的坦诚相见的关系了。
有来有回,才叫公平嘛。
不过,这个狗女神刚才好像是在海边度假,穿着泳衣还抱着一条宠物狗,分明是一点儿都不怎么担心我的死活的样子,看来我之前真的是自作多情了。
……
……
某界。
大荒族疆域。
阳光明媚的‘空之海滩’。
通往不同界域的‘空间漩涡传送门’,就在海岸线千米外。
这是自然形成的狭小空间通道,后天改造之后,就可以将神灵传送到不同的界域中去。
这些天然海水漩涡通道,被大荒族发现,占据,改造,并且几次牟利。
每次使用,价格不菲。
普通的小神,也许辛辛苦苦收割一辈子信仰贡献值,也支付不起一次空间旅行的价格。
但即便是如此,还是有很多本届的小神、眷族战士趋之若鹜。
毕竟,更远的世界,更强的天地,更多的宗门实力,更茂盛的神草灵药,更强的功法,以及……更多的机会。
海滩上,不同形状、不同身份的生物,拿着号码牌,排成了四条长列,依次等待进入传送漩涡门。
“呸,人渣,色狼,下流。”
剑雪无名排在第三列的队伍中,面红耳赤地唾骂着。
虽然她坑蒙拐骗,虽然她占据别人的神位,虽然她养猫养狗,虽然她喜欢赤裸身体,虽然她经常喝酒烂醉如泥,虽然她好吃懒做……但她知道,自己是一个清纯如玉的好女孩。
这还是她第一次见到异性的裸体。
实在是太辣眼睛了。
剑雪无名一边诅咒着,一边慢慢地退出了队列。
“你?怎么回事?”
一位维持秩序的大荒族女神战士走过来,道:“现在退出,视作自动放弃,就算你进入界域传送门,我们也是不会退款的。”
剑雪无名心在滴血。
她一脸悲恸地道:“我临时有急事……这位姐姐,我认识你们大荒神教的昊长老,是她介绍来的,能不能通融一下,好歹退点儿费用?”
“昊长老?”
女神战士面色变了变。
昊长老的身份地位不低。
在族内,可是有‘日天长老’的称呼。
脾气暴躁,无理还要闹三分呢。
最好不要招惹。
再三确定之后,女神战士犹豫地道:“这样吧,只能退一半,这是规矩。”
“好。”
剑雪无名接受了。
片刻后,通过麒麟八代超导系统交易,部分信仰值直接退回到了她的账户。
狗女神松了一口气。
这一次简直是血亏。
为了能够安全下界去救林北辰,她真的还是破釜沉舟下了血本,不但把自己辛辛苦苦积攒的‘嫁妆本’都搭上,还以神殿庄园为抵押,借了财神殿的高利贷,拼着一去不回,也要给林北辰报仇。
谁知道……
狗渣男,害我负债累累。
想一想那沉甸甸的高利贷,剑雪无名眼前发黑,简直要吐血。
好惨一绝世女神啊。
家没了,钱没了,还签下了一屁股债。
现在她身边,就只有一狗一猫三只鸟陪着了。
她在心中琢磨,要不要想个办法,自己举报自己,把大荒族那条史上最贵悬赏给领了。
毕竟偷窃【五气朝元诀】的人,就是她自己。
“姐妹,偷盗贵族【五气朝元诀】的无耻小贼,抓住了吗?”
她向那女神战士套话。
女神战士看了她一眼,道:“没有,不过,早晚抓住这个该死的蟊贼,悬赏已经更新,增加了二十万点直接信仰值,五千神石,还有各种产业、资源……等抓到他,必定将其抽筋扒皮,挫骨扬灰,囚禁神魂,炼化八世。”
剑雪无名的大胸颤了颤,振臂道:“正应如此,我与蟊贼势不两立。”
妈的。
这么狠。
那我不能举报我自己啊。
不如……
嫁祸给林北辰吧。
把这个老色痞臭弟弟给卖掉。
不行。
他会把我招供出去的。
倒不如想个办法,和这个老色痞臭弟弟联合起来,做一票大的,干大荒族一票。
嗯。
就这样。
毕竟这个老色痞臭弟弟,身材其实还真的不错,肌肉线条很流畅,皮肤很白,加上那张帅死人的脸……
剑雪无名想着想着,不由得擦了擦口水。
她在内心里,开始谋划了起来。
……
……
还和我装清纯?
林北辰笑了笑,心里暗暗地想,此时那狗女神估计正在幻想着本美男的肉体流口水吧。
他又检查了手机中的其他的APP软件。
晋入天人境界之后,大部分的练功APP都已经作用不大了。
【剑十七】APP是残缺的,其他诸如【基础剑术近身三连】、【高等玄气凝练术】、【鹰燕双飞】等等,对于如今的林北辰来说,都已经失去了意义。
除了【五气朝元诀】之外,他现在缺少真正的天人级修炼功法。
【剑十七】倒是可以用,但却是残缺的。
林北辰想了想,大概只有去天人协会,认证属于自己的封号,然后从天人协会领取合适的功法战技了。
这件事情,得提上日程。
倒是其他的功能性APP,如【百度网盘】、【百度地图】、【keep】、【魔法相机】、【珍爱网】等等,升级之后功能增强了许多,依旧有着重大的辅助意义。
林北辰用【百度地图】尝试导航地球,结果失败。
而【珍爱网】中,海神果然是发了不少的私信,不过大多数都是索要小二、小三和小老虎的靓照,也赠送了一些小鱼干、面包蟹之类的礼物,后来见自己不理会她,便不再联系了。
两人的亲密度,几乎要跌破下限了。
林北辰正要给海神回复消息,解释一下自己最近失联的原因……
这时——
“少爷,少爷,大事不好了……”
老管家王忠火急火燎急匆匆地跑来,跌跌撞撞的样子,仿佛是屁股后面被什么东西捅了一样
林北辰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
你个狗东西,每次进场能不能换一句台词啊。
每次都像是号丧一样。
如果我是一个网文作者,你早就死了一万遍了。
“什么事?”
林北辰气咻咻地道。
“有公公找你。”
王忠道。
林北辰怒道:“龚工是谁?咦?这个名字很熟啊……啊,是地中海大叔啊,自己人,他找我算是什么大事不好?信不信我打死你这个一惊一乍的狗东西。”
“不是龚工,是公公。”
王忠拍这大腿,急眼了,道:“一位宫里来的公公,带着几位气势汹汹的大官,点名要找你……七皇子殿下让我和你提前报个信,事情不好办,与今天你去看热闹的事情有关,据说人皇陛下都震怒了……”
哦?
原来是宫里来人。
是因为自己杀了几个无足轻重的极光人?
有意思。
倒是要看看,帝国皇室对这件事情的态度。
林北辰从温泉中走出来。
王忠要伺候林大少更衣,直接被林大少一脚踹在这狗东西的屁股上,嫌弃地道:“让倩倩和芊芊来……”
芊芊倩倩伺候林北辰换上浴袍,擦干头发之后一起离开。
王忠站在原地,摸着自己的屁股,那里有被少爷踹过的脚印,
他心满意足地叹了一口气,道:“啊,少爷又长大了……”
片刻后。
尚拙园,前院,观花厅。
林北辰披着浴袍,大刺刺地走进去,目光一扫。
就看厅中有几个死太监。
为首一个身穿深红色鎏金官袍,一看就知道身份地位极高,须发皆灰,但五官白净,看起来还算是英俊,竟给人一种温文尔雅的感觉,如果粘上胡子的话,绝对是个风流老书生。
此外,还有几个身穿紫色衮袍的官员,年轻不一,皆是气息沉重,面色肃穆,淡淡的上位者气息自然而然地散发出来,一看就知道是长时间掌握生杀予夺大权的权贵人物。
这几人,都是武道强者,能量波动不低。
尤其是那个深红鎏金官袍的死太监,修为深不可测,宛如深渊不见底。
“你们找我?”
林北辰走过去,一屁股坐在主座上,端起一杯茶,喝了一口,道:“什么事情?坐下说吧。”
几人的表情,各自不一。
“你就是林北辰?你知不知道,你这一次可是闯下了泼天大祸……”
一位瘦脸瘦身的紫色衮袍官员,脸上带着怒色,开口呵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