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hwp6好文筆的都市言情小說 大周仙吏討論-第5章 一石四鳥鑒賞-ygcrc

大周仙吏
小說推薦大周仙吏
张春有些难以接受。
下面怎么就没了呢?
神都尉是他,为百姓主持公道的是他,独自面对刑部压力的也是他,女皇却唯独赏了李慕,连提都没提到他,事情不该是这样的,天理何在,公道何在?
就算是不要宅子,八名侍女也行啊……
听了风韵女子的话,李慕心中一喜。
当然,他不是高兴那八名婢女,而是他刚来神都一个多时辰,就得到了这样的赏赐,说明他已经走进了女皇的视线,距离抱上这条大腿的路,又近了一步。
这次的赏赐是宅子婢女,下一次,或许就是修行资源了。
李慕拱手躬身道:“谢陛下。”
普通百姓见皇帝需要跪拜,修行者只敬天地,不跪皇权。
然后他才对风韵女子道:“这位姐姐,可不可请陛下收回那几名婢女?”
风韵女子瞥了他一眼,问道:“怎么,你不想要?”
如果让柳含烟知道,她在白云山刻苦修行,李慕在神都养着八名侍女,恐怕醋坛子会直接碎掉。
在神都这些日子,李慕身边,有小白一个就够了。
李慕不好意思说家里管得严,只好道:“我俸禄微薄,家里养不起那么多人。”
风韵女子问道:“宅子要不要?”
李慕立刻道:“要,当然要。”
没有宅子,以后柳含烟和晚晚来了,住在哪里,这个赏赐,为李慕解决了一个大问题。
风韵女子点了点头,说道:“我回宫会禀明陛下的。”
李慕送她走出都衙,风韵女子脚步忽然一顿,压低声音道:“小心周家。”
李慕闻言一怔,正要再问,风韵女子已经走远。
“周家……”
李慕喃喃一句,周家是女皇的亲族,是如今神都,权势最盛的家族,周家及仰仗周家生存的官员,与旧党博弈数年,牢牢的把控着整个朝堂。
她不可能无缘无故的提醒李慕,小心周家,这其中一定有什么原因。
按理说,李慕得罪了旧党,以致于遭到暗杀,她就算是提醒李慕,也应该是提醒他小心旧党,而不是周家。
除非,北郡的暗杀,是周家或是新党做的。
李慕回想起那杀手记忆中的一幕,雇佣那老者来北郡杀他的黑袍人,口称“我家主人”,也就是说,那黑袍的主人,就是雇凶杀李慕的幕后黑手。
李慕起初以为这是旧党中人所为,毕竟,李慕给他们造成了极大的损失,他们有足够的作案动机和理由。
风韵女子的提醒,让李慕的想法发生了一些改变。
如果那幕后黑手,是周家或是新党的人呢?
毕竟,经过那件事情之后,李慕在所有人眼中,都会是坚定的女皇党,若是他被暗杀,没有人会怀疑新党,不管是不是旧党所为,这口锅他们想背也得背,不想背也得背。
到时候,新党再借题发挥,很容易借着此事,给旧党一记重击。
李慕以前没有这么想过,经风韵女子提醒之后,他隐隐觉得,那件事情,或许更可能是新党的阴谋。
王武和张大人说的果然没错,神都的水,深不可测……
李慕回到都衙院子里的时候,看到张大人还站在原地,表情木然。
看到他这副模样,李慕心中其实挺不好意思的。
毕竟,整件案子,其实他才是出力最多的人。
李慕只是将人从刑部手里抢回来,具体怎么判,却是他的事情。
到头来,他承受着最大的压力,却什么都没捞到,念力,宅子,侍女,都是李慕的,换做任何人,恐怕心里都不会平衡,心胸狭隘的,以后免不了要给李慕小鞋穿。
李慕走到他身边,安慰道:“大人不要灰心,下次陛下一定会想起你的……”
张春转过身,说道:“本官想一个人静静,两个时辰之内,不要让本官看到你。”
都尉大人想要静静,李慕只好离开都衙,正好看到王武和一群捕快走出来。
众人纷纷对李慕躬身行礼:“头儿好!”
李慕问道:“你们去哪里?”
王武笑道:“我们准备出去吃饭,头儿要不要一起?”
“走吧。”李慕挥了挥手,说道:“今天我请客,地方你们选,多少都算我的。”
“头儿大方!”
“飘香楼,飘香楼!”
“必须飘香楼!”
……
众捕快发出一阵起哄声,孙副捕头把脸一沉,训斥道:“你们所有人的俸禄加起来,都不够去飘香楼吃一顿的,街口的面馆,爱吃不吃……”
众人虽然嘴上嚷嚷着飘香楼,但最后还是选择了街口的面馆。
一碗面十文钱,比北郡的贵了不少,不过十几个人加起来,也不过一钱多。
李慕倒也没有大方的坚持飘香楼,不是他舍不得钱,而是相比于酒楼的气氛,街头的面摊,没有那么多约束,更能增进彼此之间的距离。
他来都衙的第一天,请众人吃饭,本来就是想要和手下的捕快们拉近距离的。
北郡郡城的捕头捕快加起来,有数十名,神都衙的实际管辖范围,比阳丘县还小,捕快人数和县衙差不多,有捕头一名,副捕头一名,捕快十六名,算上李慕和孙副捕头,有六名修行者,修为皆是聚神,其余十人,如王武这般,都是从小在神都长大,继承祖业,不曾修行过的普通人。
孙副捕头坐下之后,面露愧疚之色,对李慕拱了拱手,说道:“刚才对李捕头不敬,孙某在这里给李捕头赔罪,希望您不要介意……”
一开始他对于朝廷空降一个捕头,抢了原本是他的位置,还心怀芥蒂,但亲眼看到刚才的一幕后,这份胆气,他不得不服。
换做是他,他一定会假装没看到,都衙和刑部,完全不是一个等级。
李慕轻轻抚摸着怀里的小白,对孙副捕头笑道:“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
孙捕头端起碗,说道:“属下以茶代酒,敬李捕头一杯。”
周围的其他捕快,也纷纷喊起来。
“头儿真男人!”
“我们什么时候在刑部的人面前扬眉吐气过?”
“打那老家伙的时候,真是大快人心啊,看的我都想动手!”
……
因为神都的官衙太多,都衙在神都,存在感极为薄弱,薄弱到很多人都忘记了还有这么一个衙门存在。
以前的他们,遇到事情,都是避之不及,从来没有体会过众多百姓站在他们身后,为他们助威呐喊的感受。
虽然这一切都不是因为他们,但作为都衙捕快,不妨碍他们共享这份荣光。
“面来了……”
面馆的老板微笑着端来几碗面,王武拿起筷子,奇怪道:“今天的面分量怎么这么足?”
面馆老板笑道:“刚才小老儿在都衙,看到大人们惩治那恶徒,心里头开心,大人们尽管吃,今天这面不收钱……”
隔壁卤肉铺的老板,端来一大盆卤好的牛肉,笑着说道:“光吃面,没有肉怎么行,锅里还有肉,大人们不够了再来拿,今天这肉也不收钱……”
这处街口距离都衙很近,刚才进都衙看热闹的人不少,一群捕快坐在这里,很快就引起了周围摊贩的主意。
“大人,这是小店的糕点果脯,你们一定尝尝!”
“这框苹果,大人们一会儿走的时候分一分……”
“小二,快去给大人们送几坛酒,那坛二十年的女儿红也带上……”
……
众捕快们看着桌上堆着的满满的,周围百姓自己送上来的东西,面面相觑。
孙副捕头脸色尴尬,摇头道:“惭愧啊,这本就是衙门应该做的事情,在百姓眼里,反倒成了稀罕事……”
李慕拿起筷子,说道:“吃吧,以后做事的时候,记得想想这些百姓。”
他看到的,不仅仅是桌上摆着的,百姓们的心意。
还有他们身上的念力。
为民做主者,民信之。
百姓的信念之力,才是修行最快的捷径。
众捕快低头默默吃面,没有一个人说话,表情若有所思。
李慕不期待经此一事,就让他们变成不畏强权的直吏,这是不可能的事情,他只是想让他们感受到,这种属于集体的荣誉,在他们心中种下一颗种子。
吃完了面,李慕坚持付钱,但没有一家店铺愿意收。
面摊老板摇了摇头,说道:“大人,今天这钱,小老儿真不能收,要不然,会被大家戳脊梁骨的……”
李慕坚持无果,便没有再坚持,对众人称谢之后,抱着小白,回了都衙,临走的时候,还被酒肆掌柜硬塞了一小坛女儿红。
新旧两党三年党争,将神都搅的乌烟瘴气,受苦的,只是底层的百姓。
这份本应就有的正义,在他们看来,却是如此的珍贵。
作为神都衙的捕头,他必须做些改变。
为了正义和公道,也为了修行。
踏入聚神之后,即便是有灵玉的辅助,他的修行速度,还是慢了下来,直到今日,获取到这些神都百姓的念力,他原本运转晦涩的法力,才有了一丝加速运转的迹象。
不管新党,也不管旧党,他只做他作为神都衙捕头,应该做的事情。
为民请命,惩强除恶,维护正义与公道,这是他应该做的。
只要做好本职工作,就能获得百姓爱戴,凝聚最后一魄。
在这个过程中,吸收念力,走上修行捷径。
顺便帮女皇陛下凝聚民心,抱上这条大周最白的大腿。
一石四鸟,岂不美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