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lwwu小說 《穿越者縱橫動漫世界》-第兩千三百二十六章控訴推薦-zc4j8

穿越者縱橫動漫世界
小說推薦穿越者縱橫動漫世界
真正的上弦陆闪亮登场,虽然颜值对不起观众,但实力无愧上弦之名,狂舞的双镰,碎开的战场,连柱都挡不住的攻击,鲜血和断肢点缀惨烈的战斗。
来不及逃跑,或者是心存侥幸躲在屋内的群众全部被殃及,连通房屋一起被切碎,死伤已经难以计数。
音柱的手断了,三位主角也被逼到了绝境,他们是绝招尽出,却难以有成果。不管是毒还是刀对上弦的作用都寥寥无几,更重要的是上弦陆是双子鬼,只砍掉一个脑袋没用,必须同时砍掉两个脑袋才行。
可是现在除了祢豆子依靠超强的恢复力在吸引伤害之外,其他人都已经到极限。
肺好像燃烧了起来,虽然是一个柱外加三个猎鬼者外加一个鬼的组合,却也不是上弦的对手。不,不止这些人在战斗,还有三个被救出来的女探子,她们也在战斗,不断射出带毒的弩箭,希望能有效。
音柱也是如此希望的,不过毒似乎没作用,明明是大象都毒得死的剧毒。
“你也是鬼,却站在人的一边?!如果这样的话,那只能把你砍成碎片了。”如果砍断祢豆子的手脚可以立刻再生,那么把她砍成碎片就可以了,对上弦陆来说根本不是难题。
圆斩旋回!
轰!
双镰刀的力量全部释放出来,整个街道都被卷入了龙卷风,祢豆子眼看是避不开了,却听风过竹林之声突然出现,在狂风利刃之前出现了一个守护一切的影子。
一柄沉重的大剑挡住了肆虐的狂风,血鬼术造成的可怕破坏无一遗漏地被大剑挡住,化为无害的大风,卷起地面灰尘。
“发生什么了?”炭治郎还担心妹妹的安全,刚想不顾燃烧的肺部继续战斗,却有人来帮忙了。是个女人,一头金色的头发。
炭治郎感觉很熟悉,好温暖。其实就是他的母亲,只是葵枝现在变成了金发,一时间也认不出来,毕竟变化太大了,和记忆中的母亲已经完全不一样了。
“你是什么人?不,你不是人。”上弦男鬼吃过很多人,却没有这样的人。
但还没有等到回答,就听到妹妹求救:“哥哥,快来帮我。”
香奈惠也来了,找到了妹妹,就是一顿波纹气功。
“那是香奈惠?”音柱认识香奈惠,两年多前香奈惠也是九柱之一,可是后来脱离了鬼杀队,没想到现在会再次出现:“好厉害。”两年前,他们的水平差不多,可是现在香奈惠变得好强,而且她的呼吸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如太阳一般耀眼?
看看到妹妹受到攻击,哥哥立刻驰援,甚至不惜将后背暴露给敌人。
不过葵枝倒也没有偷袭,她感觉到了这两个鬼的可悲,作为母亲她能感受到这对兄妹深厚的感情,所以不忍心斩杀。
虽然鬼要吃人,可是见多了鬼也明白很多鬼的怨恨都是有理有据的。反而是有些人坏得冒黑水。
杜兰表示这个作品批判的就是吃人的封建社会,讲述的就是大正时代的美好。因为在原著中坏得无以复加的人类都出现在江户时代以前,而大正时代的人都是友好而善良的。
那些惨无人道的事情都是江户时代发生的,而大正时代由人变鬼的缘由都没有仔细描写。所以杜兰表示这个作品痛斥了人不为人的封建时代,赞美了工业之后的大正时代,是一部可歌可泣的反封建大作。
面对前后夹击,香奈惠稳定自己的呼吸,然后握紧自己的利剑,剑变得透明了。
在《jojo》的故事里存在一种强化波纹的道具,艾哲红石,这种红石的内部有复杂的反射面和光学结构,波纹通过红石的不断各种折射反射以及经过一些神秘的现象变得更加强大。
香奈惠的剑就是杜兰专门打造的艾哲红石的宝剑,此时她的呼吸通过剑刃瞬间变为了人间的太阳。
人会觉得温暖,而鬼会感觉惊骇。
“太阳波纹疾走!”轰,香奈惠在挥舞太阳。
兄妹鬼哪里料得到世界上会有如此的招式,常年躲在阴影中的恶鬼总是低估人类的手段。
此时死亡近在眼前,兄妹的记忆如走马灯一样闪烁。
杜兰略施手段,他们的记忆就在这一片温暖的光芒之中浮现在了所有人的面前。
这对兄妹也是可怜人,他们出生在江户时代的风月场所,他们的母亲就是一个失足妇女,对于自己的孩子也没有管束,他们是在最底层摸爬滚打,哥哥长得丑陋所以特别爱护自己的漂亮妹妹。等到哥哥长大一些,他发现了自己长得丑也有好处,那就是能唬人,而且他也很会打架,于是就成为了一个收债人,专门帮人讨债。他最大的愿望就是好好照顾妹妹,让妹妹过上好日子。
可惜漂亮在贫民身上就是诅咒,有一个武士看中了妹妹,想要轻薄她。在妹妹挣扎的时候刺伤了武士的眼睛,于是悲剧开始了,武士为了报复抓住妹妹将她活活烧死。
等到哥哥回来,看到的只是一具焦尸,哥哥的灵魂被活生生地撕裂,他要复仇。可惜武士势力庞大,哥哥单枪匹马如何是对手?于是他运气很好地遇到了鬼舞辻无惨,哥哥变成了鬼,而妹妹也用另一种方式‘复活’。最终他们杀死了武士全家,之后就一直隐藏起来。
“可惜你们两个还是读书太少,变成鬼之后把冒头指向了同样是可怜人的花魁,而忘记了自己的初衷。忘记了你们到底是怎么被害成这样的,是那些麻木不仁的上位者,你们要吃就应该去吃他们。你们的行为正是证明了一句话:你们之所以憎恨强权,不是因为自己受到欺压,而是恨自己不是强权,当你们获得力量后你们的行为只会比强权更离谱。”杜兰这位法师登场了,让大家从同情中恢复过来。
两兄妹的遭遇固然可怜,可是他们获得力量之后的所作所为和那人渣武士完全一样,那就不值得同情了。
不得不承认杜兰说得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