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zuc7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说 醫路坦途 線上看-364 千里送人頭,兩字值千金-tmho4

醫路坦途
小說推薦醫路坦途
能跟着张凡来茶素的都不是咸鱼。徐言追求的是更进一步。
不管是科研上还是治疗上。
杨伟东相对就简单一点。他追求手术上的飞跃。
既然现在跟了小师叔,中心肿瘤做不了,哪就先把入腹练好。
暗暗的记住师叔的时间后,他决定要在最短时间内做到。杨伟东转头看了看马逸晨,然后看了看对面的徐言。
嗯!君子藏器于身,待时而动。
有人的地方就有竞争,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肝脏肿瘤手术到底是怎么做的,具体的很难很难描述。
如果通俗而精炼的讲,其实就是一个苹果坏了,黑黑的一片。扔了好像可惜,好吧,家里的老人一般都会拿起刀。
为了不浪费,刀会沿着黑坏的一片,转着圈的切割。
当然了,生活中这种水果不要吃,真的,宁可扔了,宁可不吃,也不要切掉坏的,吃看着好的,其实这个坏掉的地方,只不过是爆发点而已,整个果子早就已经被污染了。
而肝脏手术,医生就如老人一样,既要把黑坏的一片切掉,还不能切的太多。所以,沿着肿瘤外延1~2厘米开始切除。
别看肝脏沿着肿瘤1~2厘米好像没多少,说实话,一个直径五厘米的肿瘤切下来后,对等成烧烤的话,饭量小的人绝对吃不完,真的是一坨。
进入了肝脏,手术台上所有的人都开始更加的集中精力了。
张凡拿电刀,徐言拿吸引器,马逸晨和杨伟东拿着小拉钩。
手术台上相当讲究配合的,特别是进入腹腔内。虽然这种切除手术,如同开膛破腹一样,但还不是敞开性的。
也就是在人体的腹部挖了一个坑而已。所以,刀走到哪里,吸引器第一时间要跟到哪里。
因为这个时候,需要第一时间吸干净迸裂出的血液,防止血液模糊视野,导致视野不清而让手术刀损伤到其他地方。
还有就是,电刀时时刻刻都会冒出烤肉的青烟,如果不及时吸掉,不用多久,满腹腔就全都是烟,就如同以前过年的时候,小屁孩在玻璃瓶里放炮一样,一瓶子的烟雾。
而拉钩,也要紧紧的跟随。这个时候拉钩就如手术刀的狗腿子一样,手术刀要进入肝脏,拉钩就是掰开腿的干活。
所以,别看助手好像独立做不下来手术,但一个合格的助手,绝对能让主刀医生手术做的相当舒服。
真的,一点都不夸张,手术不光考量一个主刀的素质水平,也同样在考量助手对手术的熟悉程度,对解剖的熟悉程度,更考量一个医生的眼色。
对手术不熟悉,人家接下来要干什么你都不知道。脾气大一点的主刀都能把这样的助手给骂下手术台,毕竟手把手教你的上级师父不多。
对解剖不熟悉,人家主刀手术做的好好的,结果,一个不注意,你一拉钩拉到动脉上,动脉破了,主刀哭都来不及。
而眼色,其实也可以说是悟性。这是最难的,都没地方可以学习去,也是外科医生到底能不能成大拿的标准之一。
最最简单的,男女谈恋爱,你对象突然在你面前要不就是文静的摆个造型,要不就是给你摆着杨柳腰,走来走去。
这种时候,不是人家修了头发,就是卖了新裤子新鞋子之类的。
悟性好的,立马会发现问题,然后爆发出一个惊讶来,“啊,好漂亮啊!”
不管口对不对心,其实生活就是这样,也是需要这种偶尔的惊诧。
悟性不好的,抬头就说:“你吃多了要消食吗?”
虽然说的粗俗,其实这大概和医生的悟性性质差不多。
肝脏中心肿瘤切除术,茶素除了年轻的医生,一帮老家伙都是一种我学不会的心态,反正再拼也拼不过张院不是。
大多数都是抱着既然学不会,看了也白看的心态,所以这个改良手术真的是墙内不香墙外香,鸟市的赵京津还有几个肝胆主任,眼馋都快流口水了。
张凡教他们的时候都没有一点点的藏私。教自己的学生师侄,更不会藏私了。
而且,他们都算是祖系弟子,起家的就是肝脏肝胆,所以学起来比赵京津他们都快。
就在张凡带着一种弟子寓教于乐的时候,魔都说张凡是土鳖的女硕士和她的名流爹也朝着茶素飞。
三岛老板生气了,虽然现在什么都没说,可名流忐忑的都睡不着觉了。
最后还是多方打听,威廉带着孩子去了茶素做手术。名流就要带着女儿去探视。
他女儿不愿意,她爹好说歹说,她就是不愿意去茶素。名流急了,对着这辈子没碰过一指头的女儿,终于下手了,一耳光扇的姑娘一愣一愣的。
“我想着法的供你吃最好的,用最好的,现在都到了要命的时候了,你怎么就不懂事呢!现在你自己看,不去,你也成年了,以后自己过自己的我该尽的义务也尽了。
去,以后想要啥有啥!”
姑娘也不傻,虽然挨了巴掌,也没说要死要活,因为她看出来,她老子是真急了。
委委屈屈的和她老子做着飞机朝着茶素飞。
……
“注意,肝脏左右叶之间相对体积存在相当大的差异,当进入肝脏的时候,一定要小心胆汁漏漏液……”
张凡进了肝脏后,开始一步一步的明确的给手术台上的几个人讲解着。
很多事情其实都差不多,往往有人能把重点难点讲解清楚,张凡从不讲技巧,直讲难点。因他清楚,自己的技巧是通过系统中捶打的出来的。
但,未必适合别人。特别是在手艺这种事情上,说粗俗点就是杀猪捅屁股,各有各的杀法,说文雅一点就是用术者拙。
明确告诉难点,然后让他们自己去琢磨,好像看着没有直接教方法快,但,一旦他们悟透,那么这个手术对于他们再无难点。
对鸟市的赵京津他们,张凡直接教技巧,让他们模仿,因为人家也是求快,而自己的团队,张凡一定希望大家都有自己的拿手活。齐头并进,百花开放才是春。
有些事情就是这样,欲速则不达。裘老爷子的至理名言:慢,就是快!
……
“你老师不和这边的张凡医生是师兄弟吗!你去,等下了手术,你去联系一下,如果能让张凡医生陪着你到病房是最好的!”
名流知道自己惹了张凡,所以让自己女儿出面好在威廉面前挽回一点形象。
可,他哪里知道,他们父女两人都是一个脾气。
女硕士扭扭捏捏,欲言而止。他爹都急了。
女硕士心里全是恐慌,来的路上,她也知道了自己家现在的情况。
她明白,如果换位一下,自己是张凡的话,绝对不会给好脸色。甚至还会……
名流这时候也着急了,结果都到了医院了门口,他女儿才把当初的事情说了出来。名流都差点疯了。
原本想着不花钱就把事情给摆平了,现在看来不出血都不行了。他托着关系联系了一位茶素这边一个也是算掮客的人。
“给医院方面说说,就给个面子,让医院领导陪我在病房转一圈就行。张院长不行,其他院长也行啊!”
这就是靠面子吃饭的人,其实就和我有个朋友的说法一样。
搭着人情,名流终于见到了欧阳。
张凡在魔都的事情,欧阳是知道的。
所以,当介绍这人的时候,欧阳一副包公脸。
“你以为我很闲吗?”带路的掮客尴尬的都要死了。
他知道欧阳不好缠,没想到如此不讲情面。
他尴尬的手都搓烂了。
“我可以给医院捐赠!”名流汗流不止,他知道要是还挽回不来威廉对他印象,估计就没有以后了。
欧阳真的算是见钱眼开,包公脸也略微变的好像能商量。
“你准备捐赠多少钱?”
“50W!”
“什么,50W,你还是该干嘛干嘛去,知道不,人家住院进门就在账户上打了一千万。”欧阳其实也是想咋呼一下,看能不能多要点。
陪着转一圈,多大的事啊!
“200W!”汗水伴着口水,名流的咽喉上下蠕动。
“500W吧!”欧阳开始拿起文件了,大有一副我要忙的架势。
忽然名流好像看到什么了一样,一身的冷汗。心里不停的自责:“哎呦,要命了,要命了!今天算是踢到铁板上了!”
狐假虎威的算是碰到了狐假虎威!
“五百万就五百万吧!让张凡医生陪我去趟病房!”
“他的一千万,我老太太值五百万!”
名流看着欧阳,心里都气的发抖,“太不要脸了,太不要脸,怪不得恨你不死的都是同行!”
他把欧阳当成和他一样的人了。
……
手术室,小孩头大的肿瘤被张凡挖了出来。“马逸晨,你带着组织袋出去让人看看,然后直接送到病理科。
杨伟东,你把病历写好,等会和李广海就这个病例,实验一下你们的模型,模拟一下,看看你们自己的动物实验成功率。”
肿瘤切除后,张凡就开始交代。
“张院,您的电话,欧阳院长的!”婚后略变的丰腴的巴音把电话拿到了张凡耳边。
“院长,怎么了,我在手术!”
“呵呵,我知道,肿瘤都切下来了才给你打电话的。我长话短说。我们的国际门诊有财主捐献了!
不过需要我陪着他去威廉的病房转转,你觉得行不行,要是不行,我就给他否了!”
张凡一听就大概明白了,因为老太太特意找他商量。那么这个财主呼之欲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