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zddc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 我爲國家修文物 愛下-第一千零三章 坑徒弟 (第一更)推薦-su7h2

我爲國家修文物
小說推薦我爲國家修文物
在办公室里和向南聊了一阵之后,黄云轩总算是心满意足了,他喝了一口茶,继续说道:
“向南啊,从上个月你去巴里斯出差,一直到现在,你差不多有一个多月的时间没有系统学习纺织品文物修复技艺了,到现在你之前学的那些东西都忘得差不多了吧?”
黄云轩说这话的时候,脸色有些严肃。
学习文物修复技术,最关键的就是要多学多练,这就好像练拳一样,“一天不练手脚慢,两天不练丢一半,三天不练门外汉”。
尽管文物修复没有这么夸张,但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也肯定是不行的。
如果这人不是向南,换作是一般人,黄云轩不叫他滚蛋,那也肯定早就骂得他狗血淋头了。
哪有这么做学生的?才刚刚上过一两次课,就敢一个多月不来,就这种态度,还想学文物修复技术?
哪儿来的,赶紧回哪儿凉快去吧!
“黄老师,这段时间,我在家里有练习缂丝织造技艺的。”
向南连忙笑着解释了一句,说道,
“而且,每天我也抽空在网上找纺织品文物修复的相关视频来看,当然了,那些人的技术跟黄老师是没得比的。”
“不要嘴上说得厉害,到时候我是会检查的,要是真退步了很多,那真是要丢人现眼了。”
黄云轩听到向南这么说,脸色也好看了不少。
他相信向南应该不会骗自己,不为了别的,光是为了向南自己脑袋上的那些光环,他也不能让自己出现退步的情况,否则,他还怎么见人?
黄云轩端起桌子上的茶杯喝了一口茶,继续说道,
“你上次来的时候,我就跟你说过了,我留了一件比较有特色的纺织品文物,等你来了之后再修复,你现在过来,是公司的事情忙完了吗?”
“公司里的事情,我现在基本上理顺了。”
向南想了想,点头笑道,“接下来这段时间,我打算跟着黄老师,好好学习一下纺织品文物修复技艺。”
“那就行。”
黄云轩长呼了一口气,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抻了抻衣角,笑着说道,
“那走吧,去修复室,你再好好观摩一遍我修复纺织品文物的过程,有不懂的就问。”
说完,他就走出了办公室,径直朝自己的小修复室里走去。
向南见状,也赶紧站起身来,拎起背包跟在他的身后,亦步亦趋。
修复室里依然干净整洁,硕大的窗台下,那台构造简单的缂丝织机静静地矗立在一旁,上面空无一物,显然,最近没有人用过它。
黄云轩走进修复室后,从柜子里取了一件白大褂穿上,然后戴上口罩,这才打开另一侧的立柜,从里面取出一个古董盒来,捧着它来到了工作台前。
向南将背包往一旁的地上一放,也从立柜里拿了一件白大褂套上,然后大步走到黄云轩的身后,睁大了眼睛看了起来。
此刻,古董盒已经被黄云轩给打开了,里面装着的一件纺织品文物也已经被他小心地平摊在了工作台上面。
黄云轩回头看了向南一眼,介绍道:“这是一件北朝的绞缬绢衣,不过这件文物的绢质地细腻、轻薄飘逸,应该是当时品质比较好的一种。”
向南仔细看去,发现这件北朝绞缬绢衣整体呈紫色,短身,基本呈对襟,两襟下摆处微微有些相交。两只袖子则是喇叭型的宽袖,靠近腋下拼缝处则有横向打褶。
绢衣单层无衬里,衣襟上有红、褐两组系带,用于系结。
这件绢衣的款式属于当时流行的襦,即长不过膝的短衣。
《乐府诗集•相和歌辞三•陌上桑》中有描述“缃绮为下裙,紫绮为上襦”。本件绢衣即为所述之“襦”,且同样为紫色。
早期,男女均可穿襦,既可当作衬衣,也可穿着在外。东汉以后多为女子穿着,常下身配裙(下裳)。
不过,让人惊讶的是,这件绢衣的面料上,全都布满了白色点状图案,而且,每一个点实则是一个接近于方形的白色圈。
“这个白色点状图案,实际上是通过绞缬工艺获得的,这种图案可称之为’醉眼缬’。”
黄云轩继续解释道,“绞缬又称作为扎染,是从北凉时期开始流行的。”
所谓扎染,是华夏传统的手工染色技术之一,指的是织物在染色时,部分结扎起来使之不能着色的一种染色方法。
扎染工艺分为扎结和染色两部分。它是通过纱、线、绳等工具,对织物进行扎、缝、缚、缀、夹等多种形式组合后进行染色。
而这件绢衣的布料上布满了大小形状相同的白色点状图案,且排列规整,可见扎染工艺之细致精湛,极具匠心。
“咱们先来看一看这件绢衣的病害情况。”
黄云轩又转头看了一眼向南,见他注意力始终集中,不由得微微点头,回过头来用手指轻轻触碰这件绢衣,继续说道,
“我们可以看到,这件绢衣的前襟与后背的拼缝线几乎全部断开了,背部右侧也有大面积的残缺,破损边缘部位比较糟朽。而且,两袖皱褶严重,袖缘多处脱线,并有缺损。”
说到这里,他回过头来问向南,“向南,你想一想,像一件残损得这么严重的纺织品文物,应该怎么着手去修复?”
“啊?”
向南愣了一下,不是让我来观摩修复过程的吗?怎么又问起我来了?
话说我可只观摩过一次缂丝龙袍的修复过程啊,怎么可能知道绢衣是怎么修复的?
这是坑徒弟啊!
不过此刻显然不是辩解的好时机,也幸好他之前看过不少纺织品文物修复的视频资料,多少了解一些相关的知识,要不然还真得抓瞎了。
此刻反应过来后,向南想了想,这才说道,
“我观察了一下,这件绢衣,属于平纹丝织物,而且它单层无衬里、面料轻薄,因此,我觉得在背部和袖口等残破的位置,可以在局部衬垫修复材料,再采用针线缝合的物理修复方式实施修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