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iog熱門都市言情 地球攻略戰 txt-631、敵人的敵人是朋友,暫時的熱推-x8dbv

地球攻略戰
小說推薦地球攻略戰
三仙教的尼姑?沈浩眉头一皱觉得事情不简单,就算对方没有表现出恶意,但是毕竟那是和仇家敌对的势力,甚至可以说是国家级的势力,在这种情况下对方还跟踪了自己一行三人,难保对方没有什么别的心思,只是因为自己这边人多势众,这个尼姑才不得不委曲求全的说自己没有恶意。
“我不管你有什么想法,好的坏的都是你自己的,但是你跟着我们干什么?跟踪我们,然后给你的队友通风报信?或者,你有什么可以偷窥我们属性的技能,正在对我们的底细摸底?”沈浩语气相当的不友善,同时脚下开始一点点的冒烟,这是他准备恶魔变身的前兆。
白珞看出了沈浩的敌意,虽然不清楚到底该怎么做,但是既然沈浩已经决定动手,或者说在做动手的准备,那她也就不客气了,装备上的那些古怪的图案像是沾了水一样变得水润光滑,同时浮雕的眼睛一双双睁开,微微的猩红直指志摩。
“佛曰,此为乐土之境,邪祟恶鬼俯首退散。呔”
志摩这一声‘呔’出口,沈浩顿时觉得身上就像是多了一圈又一圈的紧箍,把他身上的恶魔之力箍的死死地,已经有些苗头的恶魔变身生生被按了回去,这种憋屈感觉沈浩创世纪以来还是第一次体会到。
不仅是他,白洛那边的情况也不好过,虽然不能说和星神们的联系完全中断,但是她装备上的眼睛却在一双双的闭上,重新变成普通的装备,而白洛本人也有些恶心,脚步踉跄,要不是林萱扶住了她,估计她能摔个狗吃屎。
“你做了什么!”沈浩又惊又怒的同时拼尽全力去催动体内的恶魔之力,但是他恶魔之力憋得都快达到二段变身的水平了,那些紧箍也没有松动的迹象,反倒是随着他的恶魔之力的大小变化而变化。
是刺客吗?是知道了自己恶魔之力变身能力,并以封印自己能力为目的而来的刺客吗?白珞也有同样的正症状,看起来对方应该是有备而来,不仅如此,还是专门针对自己两人来的。
沈浩想着,看了眼自己的喊妈剑还能用,稍微松了口气,然后让白珞准备好跑路的道具。
“我真的没有任何的恶意,这样做只是出于自保而已。”名叫志摩的尼姑平静的说道,静心看过去,她也就三十岁左右的年纪,有淡淡的法令纹,但是整体不论是面相还是身材都看得出来,是个生活富足的人,略显富态但是又算不上胖,就像观音菩萨像那种的感觉,尤其是在她自报是个尼姑之后,她这种长相确实会让人第一时间觉得,啊,信佛的人就该长这样。
“我信不过你。”沈浩抽出背包里的大剑架在身前,他已经做好了战斗的准备,但是志摩只是静静地拄着法杖在原地绕着圈子,颇有被画地为牢之后在圆圈儿里走路的唐僧的感觉。
“我跟踪三位施主的原因正如我刚才说的,我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和你们搭话而已,我有些事情希望和三位聊一聊。”
“什么事情?”林萱问道,“说出来听听吧,我们不介意花点时间了解一下你的想法。”
“先让我来揣测一下三位施主的身份可以吗?因为我并不认识你们。”志摩绕着圈子走着,然后同样绕着圈子说道,“你们不是仇家的人,这一点可以从平日里仇家人对你们态度看出来,门卫对你们很客气,但是他们并没有对你们施他们仇家特有的礼,我知道仇毅是谁,他平时出入,门卫都会行礼的,而你们,没有这个待遇,却有被客气的对待,因此我推测,你们可能是仇家的重要客人。”
“那么能有多重要呢?”志摩继续走着圈子,“仇家的孩子并不惧怕你们,仇毅跟你们同出同入,但是在城内打探你们的消息,却没有你们依仗仇家势力胡作非为的传言,因此可以判断,仇家和你们,或者应该说和你们代表的势力关系是平级的,不好意思,我不认为个人有能力让整个仇家的人都对你们很客气,只可能你们是站在巨人肩膀上。”
“但这也不能说明什么,毕竟仇家的客人有很多,和仇家接触的势力也不少,一开始我确实是这样以为的。”志摩走啊走,走啊走,走的沈浩都晕了,金属的法杖在地面拐杖一样的敲着,当当的响。
“真正让我改变想法的,是我看到了你们和仇家的的那巨大的空中之城一同行动,战斗,救治伤员的这些行为。。。抱歉,我并非是有意窥视,但是你们战斗的地方正好是我的几个藏身之地,毕竟我这次冒险潜入华夏,是冒了很大风险的。”
“是啊,如果你这个三仙教的人敢在这地方闹事,仇家一定会把你大卸八块的。”沈浩阴阳怪气的说道。
“你会意错了,”志摩笑了笑摇头,“我担心的不是仇家,而是我那些激进的僧友,以及我的敌人,阮文英。”
意想不到的展开,沈浩看了一眼白珞林萱,从她们眼中也看得到惊讶,“阮文英,你的敌人?”
“越南的阮文英,三仙教一直以来的敌人,”志摩的口气和纪录片似的,没有语气,只有陈述事实一样的坚硬,“宣扬过量的娱乐,宣扬没有节制的奢靡,宣扬不受控制的暴力宣扬脱离理智的情爱,这些都是和我们教派的主义相悖的,仅仅是相悖还没有什么,但是他还对我们教派公开的敌对。。。甚至是主动地清洗我们的信众。”
三仙教虽然大本营在缅甸,但是开枝散叶满地都是,越南也有他们的信众,只不过数量不多,而这些人显然不会是阮文英的消费群体,同时阮文英这个极端的盲目爱国主义分子对于信仰来自于缅甸的宗教的人,一概以叛国者论处,在外人眼里是迫害,但是在他眼里,杀掉这些三仙教信众就是在清理越南的叛国者。
“原来如此,你看到了我们和仇家一起行动,也看到了我们和阮文英战斗,因此你找上我们,希望我们和三仙教联手,打击阮文英?”
“我相信那巨大的空中之城不是谁都能上去的,你们能够登上仇家那么重要的宝地,一定是和他们关系很好,因此我希望通过你们和仇家搭上关系。。。”
志摩话都没说完,沈浩大手一挥,直接拒绝了志摩的想法——开玩笑,你三仙教什么东西?自己干的事儿都忘了是吧?无量慈悲这破药弄得多少家庭家破人亡,多少职业者因为吃了你们的药而变得跟废物没有区别?林萱到现在还在给你们收拾烂摊子,好嘛,你还敢来谈合作?
“关于佛药的事情,这确实是我们的考虑有所欠缺,我们的初衷是好的,我们只是希望信众可以不用受这人间疾苦。”志摩一说到佛药,脸上的表情变得有些苦涩,“但是我们也没想到一开始毫无副作用的佛药现在竟然会出现这等的恶果,因果啊,因果。”
“恶果?”林萱一愣,不对,三仙教怎么可能认为佛药是恶果,他们不是对于这玩意儿挺自豪的吗?
“再自我介绍一下,我确实是三仙教的尼姑没有错,但是我对于激进的传教并不感兴趣,我相信缘分到了,自然会有人成为我们的信众,缘分没到,强求,只会招来恶果,就好像在华夏境内的传教,还有在其他国家的传教,我认为都是过激的。”
沈浩、林萱、白珞:?
合着这是个随缘风格的尼姑?或者说,如果将那些激进传教的人当做鹰派,那么眼前这个人就是鸽派的了,真没想到一个宗教里还有两种不同的传教风格,真是世界之大无奇不有——世界上应该是没有这样的内部分裂的宗教了吧?就比如基督教,不管变成什么,新教也好东正教也好天主教也好,那个不是激进传教的,为此宗教战争打了多少了?
“那你们鸽派。。。让我这么说吧,毕竟我也不知道怎么称呼你们比较合适,”林萱想了想,“你们鸽派对于佛药是持反对态度的?”
“不,那是佛祖赐下的东西,即便我已知晓它有副作用,我也会毫不犹豫的吃下去,但是我们和那些激进的僧友不一样,我们不会以这些佛药作为宣扬我教的工具,佛祖的赐福应该是珍贵的,被供奉的,而不是用来扩大教派的。。。说远了,见谅。”
沈浩三人大概听懂了志摩的话,也大概弄清楚了她在想什么。
志摩她确实是来找仇家谈联手的,阮文英残杀他们信众的事情,已经严重触及了三仙教的底线,哪怕是鸽派,也被刺激到了——他们只是不会主动传教,但不代表会举起手来乖乖被杀。
同时鸽派的志摩也知道仇家对于三仙教的看法很不好,毕竟他们两大势力明里暗里都在较劲,三仙教的鹰派教众又在满世界传教,这自然会惹得当地地主们不爽,仇家也是其中之一,因此志摩希望能有个人给她牵线搭桥——不然仇家能答应她才有鬼,连见都不会见的,甚至一旦知道她的存在,很可能会追杀她。
志摩这次确实是冒了很大风险来的,一方面仇家,作为地主和可能会因为三仙教的身份而追杀她,另一方面,阮文英的爪牙据说也已经伸向了仇家的领地,被他们发现三仙教的人,下场也好不到哪儿去。
“还有第三重,目前教派里主张扩张的声音越来越高,像我们这样的人声音越来越小,三位大主持之中已经有一人明确表示支持向越南,以及周围其他教派发动宗教战争,希望以此宣扬我教,而这毫无疑问的会让我们陷入毁灭,我们试图劝阻他们,但是他们非但不听,还把我们当做叛徒,一旦发现我们这种观点的人,他们就会对我们使用残酷的刑法,然而这些刑法本身就是在违反教义。。。”
“每个主事儿的人吗?你们。”沈浩皱着眉头。
“教宗闭关许久,所有事务都由教宗的三位徒弟,也就是三位大主持处理,而我们的寺庙又以每座寺庙的主持自由传教,因此管理松散,没有真正的主心骨,才有了现在的局面。”志摩太诚实了,城市的沈浩都觉得她是在骗人了。
“那你想让我们做什么?”林萱问道,这才是最重要的,“或者,你找上我们,是希望我们帮你什么?”
“希望你们能帮我引荐仇家的家主,希望你们能帮我们遏制阮文英的势力扩张,希望你们能适当的敲打我教的激进派。”
都不是什么简单事儿。沈浩一撇嘴,说得轻巧,这三件事儿那个做起来都不容易,而且志摩也不像是拿得出来什么代价的人,更何况,现在也不能确定志摩说的是真是假。
不过如果让芈麒知道这件事,他说不定会高兴地乐出来——如果志摩说的句句属实的话,沈浩觉得。
“贫尼知道,我现在说的这些事情你们肯定是不信的,尤其是让你们帮忙敲打我们的激进派信众僧友,不过没关系,我理解,因此我打算先帮你们。。。不,也是帮我们自己,给阮文英制造一些麻烦。”
“制造麻烦?呵呵,是我们去出力,你们坐收渔翁之利吧?”沈浩突然觉得这志摩可能在把自己几人当傻子看待。
“你们应该还不知道阮文英已经有了三座天空城市的事情吧?”
“多少?你说多少?几艘!”沈浩心里哦豁一声,“三艘???他们怎么这么快就有三艘战舰了?”
仇家这边只有一艘,如果志摩说的属实,一旦过两天仇家再和阮文英发生战斗,那是一定会吃大亏的,大家都是舢板的情况下,谁人数多谁占优!
“希望这条消息对你们有用,这是一点点见面礼,你们华夏人都兴这个不是吗?”志摩笑了笑,法杖敲了一下地面,沈浩就觉得把自己紧箍的东西松开了,砰地一声,沈浩直接变身。
“魔神的子嗣啊,请你一定转达我的请求,不管是向仇家,还是向你所代表的势力,我们三仙教没有恶意,敌人的敌人,是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