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8taz精华都市小說 萬法無咎 巡山校尉-第一百一十四章 界中藏界 武道元域推薦-mgf2z

萬法無咎
小說推薦萬法無咎
心中荫蔽一去,归无咎心意流转,反而将此事深处的脉络看得愈发清晰了。
隐藏在潜流之中的蛛丝马迹,亦渐渐浮出水面。
站在更高处盘桓局面,自然有拨开云雾而见青天之感。
未来数百载,九宗有玄浑琉璃天之争;本土妖族有定品之劫;人道宗门之中,隐宗与圣教祖庭谁执牛耳的博弈也进入了白热化;本为圣教羽翼、根基虽浅但发展势头迅猛的神道法门,亦随着腾蛇一族的覆灭而迎来了新的跨越契机。
以这个宏大视角来看,武道、魔道自然也不会例外。
魔道诡秘莫测,又有魔尊点化,未必会有内伐之争,其嬗变将会以何等形式呈现,目前还是一个谜团。
而武道乃是属于退守一隅的“式微”传承,哪怕是与新兴发展的神庭相较,其规模也要远逊。但正因为其“式微”,若是有甚么变故,却极有可能较妖族、九宗、人道、魔道更快成型、更早落定。
结果一旦水落石出,却是一份极珍贵的借鉴,更有助于归无咎看清这紫微大世界变动的轨迹与流向。
当然,这些推理都是归无咎心意慎明之后渐次推敲而得,是否完全准确,就不得而知了。
三日之后,将手中事尽数交代完毕后,归无咎引动姜敏仪所留青色玉坠。
玉坠旋即散去,化作一团轻雾在空中盘旋缭绕许久,好似妇人分娩之前的挣扎,波折了好一阵,终于自混沌中显形,显化作一幅舆图。
归无咎神意观览,图中所显,乃是三十二座孤峰环绕成内外三匝。峰头处尽是烟火滚滚,石浆泛起,灼热逼人的意味扑面而来。
又以文字著明,舆图所示之地,在江离宗以北百余万里处,内环西南峰。
以归无咎如今的手段,快速光临此地,并不为难。
由于图中所示地形极富特色,归无咎自地脉传送阵至江离宗后,再借助一件上乘飞舟遁及近前,轻而易举的便寻到了图中所示之地。
甚至于他闭上双眼,不以目力观览,是否寻及目标,也能心中有数——
正如舆图之中所示,这分明是三十余座时时发作的活火山,热力迸发之下,远及三千里外时便觉察到异常,自然便不至于错过了。
到了近身百里之内,热力之高涨,已非任意金丹修士所能靠拢。
一刻钟之后,待归无咎及至近身处时,已是借助真传令符之力,自己身牢牢护住。
却见三十二座火山口,分为内外三重。内环者八数,中环者十数,外环者十四数。
归无咎着重留意的,自然是舆图所指,内环西南位所示的那处火山口。
留心一望之下,果然分辨出少许不同来。
其余火山口,尽是热力澎湃,焰流滚泛,汹涌逼人。而这处火山口,当中焰火却渐渐衰微隐匿。
归无咎细细一望,心中雪亮。若是他果真守约,等候足八十九年时间再光临此地,届时这一座火山口之中的火力,将会彻底散去。
但眼下来得稍早了一些,这残炉余温,依旧不是自己所能承受的。
若其果真达到了天玄上真亦要留神应付的程度,那么就算是真传令符,也未必能够抵挡。
思量一阵,归无咎终是更坚信自己与秦梦霖道缘精微,感应无二。
于是将小铁匠唤了出来,暂作遁身,一头扎入这位处西南的火山口中。
忽忽然只是数息功夫。小铁匠清脆声音传来:“无事啦。”
归无咎遁身而出,四下一望,不由眉头一皱。
四下里苍苍茫茫,沙原陌陌,略微运使气机感应,只觉天地略显昏沉,自家一身潜力似乎也略微受到局限。凭借经验轻易可以断明,这是一处小界。
如今归无咎所经历小界,为数着实不少。
这处小界的地域气象,明显胜过清浊玄象的辅界与黄阳界。那两处地界纵是元婴修士,亦能感受到明显的宛若“天尽头”的道法层次约束。而此界之中,虽然亦有一丝约束感,但归无咎确信,至少如化神、步虚。离合等天人三境修士,入此界是完全无碍的。
至于天玄上真入境之后是否有些许不适,那就不得而知了。
仔细辨来,此界之中地火水风初凝,万象伊始之兆,在有过坐观开元界成型经验的归无咎目中,自然能辨明二者的神似之处。
但是与开元界相较,此界之中气息却更显驳杂不纯,颇有一种无数残破碎片拼接而成的感觉。
归无咎纵其遁光,来回观览数千里,这份感受愈发明显。
对于这一点的缘由,归无咎已能猜出二三。
当初姜敏仪对他言道,将来无论身在天涯海角,凭借此符,均能立时与之会面。只是若远离隐宗之外甚远,便需提前一十二载功夫。
试想,若是姜敏仪所留下的联络之法,仅仅是江离宗以北的这处火山口入口的话,那么很显然是不足以兑现诺言的。
若是归无咎果真距离隐宗甚远,不能借用地脉传送阵,又如何能赶到此地去?
再者说,倘是如此,姜敏仪大可以将地点明白告诉,又又何必要故弄玄虚,封印在那奇妙的玉坠法宝之中?
答案呼之欲出——
那就是这处小界的入口非止一处。若是归无咎立身于另外一处极遥远的地界,那么这玉坠舆图所显示的地界,就有可能不是江离宗以北的火山口,而是别处。
引动信符之后,这一团气机挣扎混乱的过程,便如自有灵性一般,为归无咎寻找他力所能及的、最近的入口。
在入口数目足够多、分布范围足够广的前提下,这处万方汇通的小界,分明能够起到和隐宗地脉传送阵、圣教阴阳洞天相近的所用,早该成为大世界之中的一大兵家必争之地才是,决不当如此寂寂无闻。
归无咎猜测,原因或许右二。
一是每一处入口的入阵条件甚是苛刻——便如那盛熄起伏至少数百载的火山口一般。其余入口未必示现为火山口的形貌,但亦有可能是其他更加繁难的险地、绝地。
另外一条便是归无咎异想天开的猜测了。这方天地给予他如此清晰的拼接琐碎之感,是否有可能凡是入阵之人,皆无法寻见第二个入口,而只得自来处来,自去处去?
如此一来,这处小界只能作为遥隔之人的临时汇聚点,却不能如阴阳洞天一般纵横穿渡。
纵横东西,又半个时辰,小界之中空空荡荡,并未望见第二个人影。
这在归无咎预料之中。
他是提前来到,姜敏仪自然不可能守候与此。
虽然面前大漠莽莽,凄凉无足大观。但是归无咎坚信,和自己与秦梦霖二人之力,心念所起,决不至于一击落空。
好在此地的空间辽阔,归无咎巡视观览的效率亦大大提升。纵将遁光提之极限,目力所示,依旧能够一览无遗,而不必忧虑错过些什么。
耐心搜寻一月之后,归无咎终于发现了线索。
那是一处高出地面数丈的小山丘,中开一门,阴森幽暗,单论形貌,却似山门洞府的形制。
归无咎降下遁光,凝神望了一阵,忽然展颜一笑。
这山丘密洞之旁,本是一大片半灰半透明的石质。此时石中较为宽敞的一大片地界,却是以极细的线条,刻画了三人面貌。
最为显眼、占据正中的,乃是一位背负双剑的剑修,身形虽然矫捷,但是具体的眉眼面目,却似乎有意隐去了。
身畔乃是一位女子的侧背象,虽然面目依旧难辨,但是背上刺青却活灵活现,正是虎踞蛰伏。
第三人乃是个半大的孩子,一眉一眼,一颦一笑,却描摹的甚是精致,正是黄希音无疑。
图卷之畔尚留有一行小字:
事急难递音讯。若君妙缘生感,三载内莅临此地,且当日馈赠尚存,借之散渡己身,可入之;若因缘不存,则切不可入。
毫无疑问,正是姜敏仪的手笔。
此言之下留下日期,归无咎屈指一算,距离三载之期,不过仅余七日而已。
至于姜敏仪所言之馈赠,自然指的是那一道不借助“武道龙符”亦能暂时营造武道元域的气息了。
这一手段乃是一着有力的“实战手”,兼之仅有一次使用的机会。所以归无咎虽然在阴阳洞天之战中数度处于不利局面,却也不曾轻易动用此宝。而分属生死搏的清浊玄象之争,敌手又并未能够给与他足够的压力。所有这一道手段,始终未曾动用。
回想当日,在御孤乘与玉离子化身合剑之法展示的一瞬,归无咎将自家手段遍历而过,也曾有一个念动落在此物身上。所幸归无咎最终还是稳住局面,做出了正确的选择。
又仔细望了一眼眼前这黑黢黢的“洞府”。
一些细节被归无咎敏锐的发现。
此“洞府”四周,分明有极微小的碎石崩裂的迹象,看上去石质尚嫩且新。
由此推断,此处小界姜敏仪虽然早已知之,但这“洞府”却似是近年来因为时辰机缘一到,平白从地底下冒出来的,并且与武道之中有甚深渊源。
归无咎不再犹豫,将姜敏仪所赠武道元气引动,施诸己身,瞬间营造出一个小小的“结界”,纵入这“洞府”之中。
黑暗之中,两道极瞩目的感受相继传来。
首当其冲的是一种独特的天地翻覆、乾坤颠倒之象。当初归无咎在探玄会中进入小铁匠所营造之秘境,便是相似感受。单日今日之气象,更要博大悠远得多,好似整个紫微大世界,皆经历一场天旋地转。
其后继之的,便是当初与姜敏仪相斗的奇妙感觉了。一身真元困锁,只留下无穷精力。
只是,这可不止是当初那方寸之地可比。乾坤浮沉之间,气机尽数颠倒。终此一界之内,尽为武道主宰!
这里是武道的主场。
这法力改换的磅礴汹涌,若是猝然临之,足以教一人粉身碎骨。但是归无咎身上有一丝武道元域气息附着,这一场革故鼎新之变,却来得极为温和。哪怕最上乘的护身法宝与甲胄,亦起不到如此效用。
归无咎心中一个定。
在进入这“洞府”之前,他便隐约有所猜测。
眼前所见,分明已经验证了他所见为真——
此地便是那自成一界、神秘莫测的真正“武道元域”了。
可是放眼望去,与归无咎所想象中的雄浑高古不同,眼前景象,却似是一片甚是荒凉贫瘠的村落,依稀有百余座石屋零散分布。耳畔鸡犬之声清晰可闻。
归无咎降下遁光,相隔数十丈,在村头遥遥相望。
村口果有一鸡一犬。
那黑犬倒也罢了。只那一只雄赳赳气昂昂的大公鸡,却几有外间大鹅的尺寸,看上去异常瞩目。
又有三四个“童子”,一身脏兮兮的粗袍,正在那里嬉戏正酣。
其实归无咎远远的乍一眼望去,还以为是几个好武的年轻人在比试武技。
因为这几个“童子”,身量之高几乎较归无咎也只矮一个头。若非仔细望见其稚嫩面孔,且互掷泥巴石块,任谁粗望之下,也会将其当做至少十七八岁的青年。
凝神细辨了数息,归无咎才彻底确信。这三四人骨龄都在十岁以下,的的确确是“童子”无疑。
互相投掷泥巴也就罢了。其中有两人间或手持的,却是看上去漆黑锃亮、分量甚重的石块。
看上去下手没轻没重的样子。
只片刻之后,一个黑脸童子,狠狠的将一枚石块一甩。不偏不倚,恰好往另一个圆脸童子的面门之上击去。
归无咎本要出手护持。但凝神一看,心中微微一动,依旧凝立不动。
只听“啪”的一声,这块足有二三斤分量、棱角锐利的石块,击中在圆脸童子右面颊上,激起两三点火星,然后反弹别处。
那圆脸童子面上光洁如新,哪里有一丝伤痕?
忽地其中一人投石一掷,却被攻击目标极敏捷的避开。
石子滚动,恰好落在归无咎脚下。
那几个童子一起转首往来,看见归无咎这个陌生人在此。既不畏惧,亦不惊奇。略一打量之后,竟不约而同的露出惊喜的神色。
一人窃声道:“元康氏的姊姊所言之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