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nq0精彩都市小說 巡靈見聞錄笔趣-第1274章 飄渺音和漂亮妻讀書-gdi8x

巡靈見聞錄
小說推薦巡靈見聞錄
恩梓木深沉的看了我一眼,咧嘴一笑:“馆主大人,你放心就是,恩某人拎得清。”
“那好,就一道拜托了。”
我对他抱拳一礼。
恩梓木神态郑重起来,回了一礼后,忽然说:“馆主,虽然你我各有立场,但我不得不说一声,你,够爷们!
生死看淡不服就干,大都是喝酒的人吹牛所言,但你却用行动诠释了这句话的真意,设身处地的想想,我觉着自己很难为他人做到这等程度,即便是爱人,因而,恩某人佩服。”
恩梓木罕见的真挚起来。
我倒是一愣,认真看他一眼,打了个哈哈,笑着说:“能让恩道友说声佩服,本馆主很有成就感。”
“哈哈哈!”
恩梓木爽快大笑,众人跟着笑起来,冲淡了心底的乌云。
上午八点整。
伙伴们围绕身侧护法,其中包括蝙蝠异兽。
我召唤二千金出来,将那滴微型世界原体引子从百佛图中取出来,放进水杯后,倒入清水化开。
二千金毫不犹豫的喝了半杯,我将剩下的水全部喝光,顺势牵住了二千金冰冷的手。
水刚入腹,眼前就开始发黑了,紧跟着,无边困意席卷而来。
“尼玛,还真的是捷径呢?这才一秒钟吧?就发作了?
这是我最后的想法,之后,无边黑暗笼罩而来……。
…………
浑浑噩噩之中,我听到有人在说话。
“真不容易啊,我重重布局,第二目标总算是入内了,等四大目标全部入内,就可以正式开始了。”
这声音飘渺难测的,无法准确判断从何方而来。
只能确认是个年轻男子的声音,听着似乎有些耳熟,应该是以前听他说过话的,但他是谁呢?
我努力的回想,隐约的眼前闪过一个模糊的轮廓,但就是没法看清全貌。
一把温柔的女声回应着。
“第二目标并非单独进入的,而是带了个帮手,按照规矩,难度系数提升五个百分点,我开始设定了哈。”
“你还是那么的守死理儿,规矩谁定的?不就是我们吗?这小子面善又仗义,我看他比较顺眼,这样,只提升百分之三的难度系数吧?”
男声如此说道。
“那怎么行呢?哪有公平可言?四大目标必须执行同一个标准,我不同意。”
女声非常坚定。
“你这人真是属驴的,倔强的厉害,得,谁让你我是负责这事儿的呢?而且,好男不跟女斗,就按照你说的办吧,还是提升百分之五吧,唉。”
男声很无奈。
“他带进来的那位怎么安排?”
女声转到另一个话题上。
“我带进了谁?”
这是我心头升起的疑问,然后,裂缝处处的脸出现在我的脑海中。
“啊,我想起来了,二千金陪我一道进来的,果然,王探说的没错,进来人越多凶险越大,只是多了个二千金就提升了百分之五的难度系数?要是伙伴们都进来?得,那直接就拉满难度值了,不用说,那可就死定了!
“看来记忆无损,侥幸啊。”
我心底想法不断,眼前都是黑暗,只能竖起耳朵听人谈话。
“让我想想,让她做第二目标的女儿比较合适。”
男声如此提议。
“他这岁数有个六七岁的女儿,结婚太早了吧?”
女声不太满意。
“你傻啊,将他岁数调成三十岁开外不就正常了?”
“你才傻呢,我只是考考你,得,就这么办。”
女声怼了男声一句后,还是接受了这个建议。
“三十多岁的老爷们,领着个女儿,老婆跟人跑了,第二目标目前的生活状态一团糟,就是想找个对女儿好的后妈,咋样,这样的故事是不是喜闻乐见?”
女声开始编剧情。
我于心头大骂起来:“这厮莫非是苦情剧看多了,这剧本听起来就不靠谱好不?”
男声果然反对。
“喂,那是微型世界,人人富裕的世界,男女比例一比二的状况,加上经济条件良好,你编排的这个剧情不合理,怪突兀的,即便他是单身父亲,再找个媳妇也不难;所以,我觉着你该给第二目标换个剧本,要不,单身总裁的设定如何?”
“不好,不好,太顺利了,霸道总裁什么的太俗、太落伍了,我不同意!这样,我安排个相爱相杀的好玩儿剧本吧,让这小子有老婆在侧,总行了吧?”
“相爱相杀?你傻缺肥照剧看多了吧?不过,说来听听?”
“是这样……。”
女声得意的说起来。
这给我急的,因为,声量像是被谁用遥控器给调小了,我只听到几个不连贯的单词,根本听不清完整的话。
最终,一切归于虚无,什么动静儿都没有了。
叮咚!
一声脆响吸引了我的注意力。
“欢迎第二目标进入微型世界,此刻起,你将成为微型世界一员,因着设定,你的记忆将被封存一个月整!
时间一到自动解开,你这一个月的目标是,活下去,并守护住老婆孩儿,祝你好运。”
一把极为冰冷的男声在我耳边说着话,我大惊。
“记忆封存一个月?不要啊。”
心底大吼,但无济于事。
一股奇大无比的吸力猛然袭来,我一下子就被吸入无边的黑暗之中。
“啊啊啊!”
我猛然睁眼,尖叫着半坐起来,被子踢到地板上去了,心底都是恐惧。
“度哥,度哥,你怎么了,出什么事儿了?”
一把听起来有些耳熟的女声响起,我适应了一下昏暗的台灯光线后,才看清楚面前的女人。
“好漂亮!”
这是我的第一感觉。
她的脸型极为标准,披着一头银灰长发,正用那双幽不见底的大眼睛盯着我,满脸的担心。
“你是,姜照?”
我脱口而问,猛向后缩,想要和她保持距离,因为,一股极为惊悚的感觉驱使我这样做。
姜照这个名字像是洪水猛兽般恐怖。
“度哥,你这是怎么了?不认识老婆了吗?我当然是姜照了,还能是别人不成?死样!”
姜照却是一笑,扑到我身边,挽住我胳膊,一副亲近的模样。
我浑身都暴起了鸡皮疙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