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5kkg精品玄幻小說 《高維尋道者》-第四百三十四章 全知全能之戰(八)鑒賞-2ndnk

高維尋道者
小說推薦高維尋道者
三相神世界内,斋罗阇王国土的某处隐秘虚空,一头金色雄鹰停在白蜡树杈上,宽大羽翼轻柔遮蔽了大半的树身,灿金色,像辉煌的美妙绸缎。
抬起的鹰首望向世界边缘那场正在发生中的血战,却露出了失望之色。
“软弱……无力……我能闻见那头猩猩身上恐惧的味道……”
说话间,那金色雄鹰将头颅偏转过来:
“托尔,你会帮我的吧?要是没有你,我一个人可赢不了祂们。”
隐秘虚空中的,是一座美轮美奂的精致宫殿,有一半的屋顶用矮人的黄金建造,一半的屋顶用珍贵的秘银建造……黄金和白银在这里如同泥土一样常见,取之无穷,用之无穷……随处可见的喷泉和花园,到处悬挂在墙壁上的巨兽头颅,宽阔的厚重橡木桌前,无数的精灵和半人大的小妖精上下忙碌着,她们抱着纯金餐具,一刻不停为橡木桌前的巨人准备食物,每一个面容都美得像是芙蕾雅的精心造物。
厚重橡木桌前端。
在金色雄鹰的殷切注视下,红头发、红头发,威风凛凛的神灵不以为意点头,祂全身都笼罩着可怖的云雾和闪电,连侍奉祂用餐的精灵们都不敢过分靠近,唯恐被咆哮的怒雷灼伤。
这位体型健硕的神灵脚底,著名的魔锤妙尔尼尔横卧在地……此锤头部是由神域金属乌鲁打造而成,握柄部份则是以世界之树【尤克特拉希尔】的木材作成,它比亿万个太阳还要沉重,也沾染了不知多少巨人、怪物的鲜血,除了托尔能随意使用外,便是那神灵中同样以善战大力而闻名的提尔和弗雷,也仅仅只是勉强举起。
“你在这里藏了多久了?布拉基,我的兄弟?”
橡木桌前,这位神王奥丁与女巨人娇德的儿子,雷霆与力量之神停下了用餐,祂随意抹了抹嘴:
“要不是你用如尼符文把我从阿萨神域召唤过来,布拉基,我们几乎以为你被霜巨人杀死了。”
“白死之后,我就一直在找祂,只可惜似乎是湿婆用衣服遮住了祂的身体,我的魔法无法看穿。”
金色雄鹰飞下白蜡树杈,变成一个身材修长的俊美青年,祂大笑走向托尔,两位神灵拥抱在一起,恐怖的力量几乎将这座金宫打碎,猛得颤抖。
“我的兄弟,我需要你来帮我!”布拉基热情拍打托尔的臂膀,仰视着魁梧的雷电巨人:“我在这里不知道等了多久,终于等到了白的苏醒、湿婆撤去衣服的这一刻!那头肮脏的猩猩还以为自己是最先的,真是可笑……托尔,你要帮我击败所有的敌人,我们要把白带去阿萨神域,让父亲来掌握祂!”
“超原始神性!”
“必须让父亲得到这一切,只有让伟大的奥丁也成为超原始神,我们才能躲过注定的雷加鲁克(诸神黄昏),让那无情的奥尔劳格也对我们移开视线……”
“托尔!”布拉基声音有些颤抖:“看在诸神的份上,你必须要帮我!!!”
雷加鲁克——
而在布拉基狂热的注视下,托尔没有说话,而是罕见低下头沉默着,没有说话,似乎在思考什么,在祂身后,坦格里斯尼尔和坦格乔斯特这两头为雷神拉车的山羊隐隐骚动了起来,羊蹄不安刨动,在坚硬金宫地面留下了深深凹痕。
“呼……”
嗡鸣的叹息声发出,沉默不语的托尔点头,祂目光看向三相神世界边缘那场仍在继续的血战,然后说:
“霜巨人和火巨人的军队已经出发了,阿萨神域却迟迟没有开战的打算……布拉基,我的兄弟,你说得对。”
“超原始神性……”
“让弗雷和提尔也一起来吧,用你的如尼符文,我们需要弗雷的胜利之剑。”
“砍下祂们的头,击败所有异宇宙的神灵!”
听到托尔的许诺,布拉基瞬间振奋,脸上满是狂喜之色:“我们要把失败者的头悬挂在阿萨神域大门前,让全部时空的神祇都看到,警告那些巨人和胆敢与我们争斗的东西!交给我吧!”
在施展下,近乎无所不能的如尼符文开始流动,两个大世界之间,一条深邃的时空通道开始缓慢成型。
而在布拉基即将成功的时刻,一只大手猛得按在了祂的肩上,低沉平缓的语调响起。
“忘记问了,布拉基,你说你很早之前便已来到了这个世界……”
托尔握住了妙尔尼尔,皱眉:“那除你之外,在这个大世界里,是否还躲藏着和我们一样的异宇宙神灵?”
“这……”
布拉基一愣,然后有些迟疑:“我曾经和几个斯拉夫世界的自然神起了冲突,然后杀了祂们,但在三相神世界里,倒的确还藏着几个棘手的家伙……”
“这就对了!”
托尔转身,然后大笑了起来:“你难道没发现祂一直在看你吗?”
……
距离托尔数光年之外,同样是三相神世界内,肿胀腐烂的神灵笑嘻嘻收回目光,祂眼睛方才瞬息被雷电轰散,烂肉、脓水四溅,但肉芽飞速重组、黏合,又很快拼凑成了新生的巨眼。
腐烂魔神的身躯大到不可思议,祂瘫坐在群星之间,肥胖污秽的肉体无穷尽的,散发着黄绿色的毒雾和脓水,腐化无垠星空。
病态、肮脏、污秽、浮肿……魔神肥胖身躯下的群星早已变了幅诡异模样,一颗颗黄绿色的星辰长出了肉芽和面孔,在地表和大气层之中,甚至长满了各种肉瘤和嘴巴,无时无刻,都在叫喊着种种堕落和亵神的癫狂言语。
“唔……托尔……”
腐烂之神揉了揉眼眶,含糊不清嘟囔了一句。
在这片腐化的群星之间,除魔神外,是成群的恶灵、古蛇和魔鬼,祂们簇拥在魔神周围,同样有着肥硕的身躯和腐烂的肢体,武器和盔甲长满了各种霉菌、孢子,黏腻无比。
“玛蒙呢……祂来……现在……”
腐烂之神嗓子里发出模糊的音节,祂随手抓起几颗淤肿油腻的恒星,撕开圆滚滚的肚皮,然后将其塞进了进去。
恐怖的肠胃刹那将那些挣扎的活体恒星生命消化殆尽……腐烂之神的巨手在肚腑里蠕动,手指也被肠胃顷刻缠住消化,但又很快长出了新的肢体。
昏厥的恶臭和腥臭弥散在群星之间,伴随着肢体不断消化又生长出的吱吱巨响,腐烂之神慈祥闭上眼睛,喉咙逐渐发出了睡梦时的咕噜咕噜声。
“我父,尊贵的,掌管列王的别西卜啊。”
腐烂之神身边,一头巨大的绿色恶魔低下头:“贪婪的玛蒙已经在路上了,祂让我转告你,伟大的苍蝇王……玛蒙说自己要白身上三部分肉……”
“三部分!”
昏昏欲睡的腐烂之神突兀大叫,别西卜——这位堕天的魔怪、疾病的魔鬼、苍蝇王、地狱宰相开始暴怒:
“一部分……只有……一部分!!!”
……
三相神世界内,一颗失落的蛮荒星球上,信徒们跪伏在【秘宝之王】的神殿下,如往日一样,向祂祈求着来自异时空的神秘知识。
而在那座高耸入云的神殿里,【秘宝之王】的目光并没有在意大世界边缘的那场血战,祂的视线始终定格在另一片荒凉星域里。
残破,那个残破的白色巨人……
炙热和种种渴望的情绪涌上眼底,祂强行低下头,在信徒恐惧的跪伏下,然后大笑了起来。
……
青色道观内。
一个青袍中年人坐在蒲团上,神色平淡。
在这座小小的道观内,无论是婆罗门、刹帝利、吠舍、首陀罗,还是被开除人籍的贱民,都亲热坐在了一起,摩肩接踵,好似不分彼此。
“天有五行,则有五行之帝,亦有五行之神。帝者,气之主宰;神者,气之流行。”
青袍中年人收回目光,平视观内诸人,悠扬开口道:“夫道,有情有信,无为无形,可传而不可受,可得而不可见……”
……
而同样在三相神的世界之内,某处已经陷入漆黑的海岸城市里,不可名状的黑暗与绝望正在一点点弥散开。
宽阔到甚至占据了小半个城市的怪圈出现,里内的一切建筑、树木、生灵都被夷地、清空,怪圈里的,唯有堆砌如山的血肉、尸体、残骸和骨头。
哭嚎和咒骂在时间的流逝中一点点消失不见。
在怪圈之外,几个婆罗门在狂热跪地膜拜,他们的额头被划出诡异的伤痕,血液落满了绣着旧印的长袍,诡异的……却又有一股绝对的超乎于理智之外的圣洁。
为首的是桑弥亚,这位曾经虔诚的婆罗门、侍神者,这座古城的大祭司已经彻底陷入了癫狂,他用肢体扭动出种种怪诞的舞蹈,嘴里颤抖着念念有词。
【Hear me!
King of Infinite Space! Planetmover! The Foundation of Fastness! Ruler of Earthquakes! The Vanquisher of Terror!
The Creator of Panic! Destroyer!
The Shining Victor! Son of Chaos and the Void! The Guardian of the Abyss! God of the Outermost Darkness!
Lord of Dimensions! Riddle-knower! Guardian of The Secrets! Lord of the Labyrinth! Master of the Angles!
God of the Whiporwills! Omegapoint! Lord of the Gate! Opener of the Way! The Oldest! All-in-One! The One by Life Prolonged! Umr At-Tawil! Iak-Sathath! Yog Sothoth NAFL“FTHAGN!
Your servant call upon you!】
(聆听我的召唤!无尽虚空之王!移星者!坚固的基础!地震之掌控者!恐怖的征服者!痛苦的创造者!毁灭者!荣耀的胜者!虚空与混乱之子!深渊的监护人!原暗之神!维度之主!谜一般的智者!秘密的守护者!迷宫之主!角度的大师!夜鹰之神!最后之尖端!门之主!辟途者!太初的全能的永生之主!乌梅尔·亚特·塔维尔!Iak-Sathath!!犹格·索托斯NAFL“FTHAGN!您的仆人召唤着您!)
……
无数逝去的和尚未逝的,归来的和尚未归来的,已经过去和尚未过去的,将来的以及现在的——那些早已藏在三相神大世界其中的神灵一个个展露伟力,像争斗肉食的群狼,彰显出自己的存在,并对彼此发出了低吼和咆哮声。
大世界的边缘之外,巴比惨叫了一声,祂不可置信将目光投向大世界之中,眼神满是震怒和恐惧。
什么时候——
这一刹那,这头猩猩状的邪神终于明白过来。
祂记起自己在翻越星辰之海后,那位智慧之神托特脸上意味深长的表情,也记起了冥府之神的目光,像是悲悯又似乎像是不屑。
祂们并非是最先的……
早在白死去的同时,在湿婆用衣服遮蔽祂身躯,对全部宇宙、全部时空都抹去了祂存在的同时,便有一些强大的神灵,隐约感知到了一切,并秘密潜进了三相神的大世界之内等待。
那是一段漫长到似乎无穷无尽的岁月。
而这段等待,也终于随着白的复生、湿婆神撤去衣袖,也迎来了最终的期限。
“该死的托特!!!”
巴比狂吼着将几个矮仙捏成了血泥,为了得到最快的路径,祂向托特支付了难以想象的财富。
但现在看。
那个长着鹭鸶头的神灵从始至终,都只是在用自己的智慧愚弄祂……
远处和黑王子遥遥对峙的沙特也同样脸色铁青,伊姆霍特普沉默不语。
“这是……”
迦尔纳瞳孔一缩,祂皱眉想要调转战车,却被一股无形的力量阻住。
“父亲?”
虚空的火光中,隐约出现了太阳神苏利耶的脸,祂对着迦尔纳摇头,然后招手示意。
“我们不会参战吗?父亲?”
“这是梵的意志,服从祂。”
“……”
危险的僵持中,再没有谁主动出手。
神灵和强大的魔怪们彼此对峙,又彼此合围,像猎户们追捕受伤的鹿,封锁了所有的时空维度和虚空间的缝隙,将那位全能神性的寄主,死死困在了中心。
而在这场不动声色的试探中,三相神的世界之内,无论是天还是最嗜血狂暴的非天,都被命令停止,被驱赶出战场之外。
开始的,将是一场盛大而血腥的角斗。
连最沉默的梵天都被这一幕取悦,宇宙的虚空之中,隐隐约约,一只巨大的天鹅影像模糊浮现,全部的天与非天都对祂膜拜,其他宇宙的神灵也都恭敬致意,向祂问候。
“开始吧!”
小元寰界,在这颗渺小如芥子的星辰上,法涅斯张开双臂,发出了大笑声。
祂已经听见了雷电和战车的轰鸣,听见了咆哮,在三相神的大世界之外,那其他的神祇也终于到来,带着刀剑和烈火,和遮蔽了星辰的恐怖军队。
“让我看看!!!”法涅斯大笑:“究竟会是谁能胜出呢?”
同一时刻。
被众多神灵和强大魔怪环伺住,围困住的,白也发出了笑声,祂眼眸纯白一片,清晰倒映出了整个宇宙的宏翰景象和璀璨战火:
“这场全知全能之战。”
“活下来的……”
“一定会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