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3mae火熱連載都市言情 全知全能者討論-第17章 封印初解推薦-a7ri7

全知全能者
小說推薦全知全能者
一朵花,把许广陵直接导入了超凡。
这花相当霸道是一个原因,而另一个原因,也是更大的、更重要的原因,还在于许广陵本身。
同样的一朵花,如果换一个人来,会怎么样呢?
会被药力直接烧死,那且不说。
没被烧死的话,药力的大半,也会泄出,根本不可能被身体尽量地吸收。除非,那人也身怀造化级的法诀。
否则,最多最多,也就跨越一个小层次而已。
也可以说,药力是足够的,但身体的吸收、代谢、提升,跟不上。
而归源诀作为辅助法诀,在这方面的功用,比这种花的霸道还要更霸道,而且是霸道得多。
没在此刻这个身体改变上作太多流连,因为毕竟是轻车熟路,而且只是LV3~LV4之间的级别,对一个曾经的大宗师来说,也实在没什么好惊喜的。
许广陵把小舟翻了过来,让它基本沉浸于水中。
因为整个小舟中也都弥漫着一股腥臭之味,好在这种本质上也算是石头的材料,只要泡泡水,什么污渍都会消解掉。
两只桨,一长一短。
一个水瓢。
两个坛子,一个装水一个装饭。
这就是许广陵小舟上所有的装备,而此时这几样东西都被他放在了翻过来的小舟底部。
而许广陵同样仰躺在上面,权当是休息。
其实在水中泡着也是可以的,许广陵的水性不用多说,第一世在地球上,天池之底的历练不是白给的,那也是他生命中相当值得记录的一段历程。
而后周游南极北极,他同样以一条“鱼”的形式,在南极洋北极洋中,飘流了很长的时间。
夸张点说,他比一条鱼更像鱼。
因为没有一条鱼可以像他那样畅游两极。
而后来,他更是在深海之底沉睡过一段时间。
那都是久远的回忆了,而此时,许广陵只是闲躺在小舟上,一只腿及一只手臂随意地耷拉在海水中,然后有一下没一下地划拉着。
意识收敛,感应放开。
一朵花,服用前和服用后,许广陵已经完全是两种存在,但此时再度感应,他却还是没有发现什么目标。
“果然,识窍未开,又没有鉴天镜,在感应上就真是个弱鸡。”
许广陵摇摇头。
就这样,小舟慢慢悠悠地晃荡,时间也慢慢悠悠地流逝,在太阳已经有一半落入海平面之下的时候,许广陵再次启程,划着小舟向远处驶去。
这种花显然没有丛生的特性,而从其霸道汲取元灵之气的情况来看,它们彼此之间,也大概率是相斥的,也就是说在一朵花的附近,很难再有另一朵花。
许广陵现在只是不知这“附近”,间隔究竟有多少距离而已。
所以他此时直接就是闷头一阵猛划,现在的他可不是之前的他,要不是怕把小舟和桨给弄得解体了,他的速度可以非常快非常快。
但就算如此,也是之前的十倍以上速度了。
当天色完全暗下来之后,许广陵下舟入水,以海面为床,四肢大张地仰躺着。
舒服!
他都想就这样地躺在海面睡一觉了,不过说实话以他现在的修为还不具备这样的任性。溺水倒不至于,但被水呛了却很有可能。
但此时此刻,许广陵也真的惬意。
降生此世,接近十年的时间里,一直没有丝毫的用武之地,就连思考方面,也都因为身体的关系,无法让意识进行深度的、大规模的演绎,而最多就是浅尝辄止。
憋屈不至于,但许广陵是真的“委曲”。
这不是龙游浅水,这是龙直接被封在了一个泥塑里,成了盘龙柱上的一种装饰。
现在,封印解除。
不过暂时么,也只是解除了第一层封印而已,所以还需要继续。
之前第一次,许广陵依靠些许的感应和更多的碰巧,找到了花,而现在,就不需要任何的碰巧了。
依然是晴朗的夜。
天上,无尽星光洒下。
许广陵沐浴着这星光,然后,稍微感应,就驾着小舟向着左侧的方向而去。
只行驶了大概两三千米吧,而后,又一朵晶莹赤红的散发着微光的花朵,映入他的眼中。
许广陵现在身体的层次,在总体上已经超过了第一世在长白时很多,但只是总体上超过,第一世,第二世,以及这第三世,许广陵走的全都是不同的路。
认识不一样了,身体提升的方向和策略也不一样。
结果就是,虽然许广陵现在已经跨入全新体系的LV4等阶,却还是既不能大量地汲取天地间的元灵之气,也未能打开天眼,更不能通过心神意识施展起素女同心诀,和眼前的花朵生命沟通。
“小家伙,对不住了,其实我真不想吃你的。”
许广陵喟叹一声,再次伸手一摘,然后,把手中的花朵送入口中。
下一刻,还是暖意袭来,还是变得醉醺醺的,但程度上肯定比第一次时轻微太多了。
第一次时,许广陵需要全力地防御防守,而这时,完全是随心所欲,引导着这药力在身体中流转变化。
LV1-LV3的基础,再一次地凝炼充实。
LV4,明窍的进度,大约从10%来到了20%。此际,两个手心窍,两个足心窍,这四外窍已经俱皆浮现。
其它三个外窍不好说,但是右手心窍,许广陵只要心念一动,就可以借那花的药力轻易打通。
但站在现在的认识高度,许广陵已经不会这么做了。
也因此,不管是10%还是20%,对许广陵来说都没有太多意义。
一朵花就让许广陵直接跨过了前面的LV1、LV2、LV3,并继续势如破竹地来到了LV4的层次,但当进入LV4后,却又像是那句话说的,“冲风之衰,不能起毛羽;强弩之末,不能入鲁缟。”
许广陵再次摇了摇头,这赤红之花,对他此际身体的效用,已经开始大减了。
又或者说,不是花的效用大减,而是他的身体层级,升上来了,于是,此变,彼不变,相较之下,那本来很霸道的花朵,也开始变得一般般了。
不过还好,还有用。
那就继续。
第一朵花的吸收转化,花了许广陵不知道是几天还是大半天的时间,而这第二朵花,却只花了许广陵大半个夜晚。
许广陵从修炼状态睁开眼来,天还没有大亮呢,只是遥远的海平面上开始泛白,天水交接处,呈现着一种奇异的湛蓝,非常漂亮。
广阔浩瀚,水天澄澈。
作为一个业余画家,许广陵都想把这一幕给画于纸上了。
当然,没有笔也没有纸。
而识窍未开,他同样也没有能力把这一幕真实地呈现于意识之中。
所以此时此刻,许广陵就像是一个正常的“游客”,在用心地欣赏着,天地之间,天色将白未白之际,那一种宁静,那一种悠远,那一种空旷和浩然。
“惟江上之清风,与山间之明月,耳得之而为声,目遇之而成色,取之无禁,用之不竭,是造物者之无尽藏也,而吾与子之所共适。”
前赤壁赋中的那段话,也于此时许广陵的意识中泛起。
那一个夜晚,是苏东坡与舟中宾客的夜晚。
而这一个清晨,是许广陵的清晨。
封印初解,身心舒展。
虽未至逍遥之境,但却已迈脚踏出先前的泥淖了。
亦恰如此时之天色。
暗夜如纱轻拢起,一轮即将破云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