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5xe都市异能小說 問丹朱 希行-第二百八十三章 過問讀書-0o4p7

問丹朱
小說推薦問丹朱
三皇子走后就下起了春雨,淅淅沥沥断断续续的下了好几天。
陈丹朱坐在廊下,有一下没一下的用药杵捣药,阿甜燕儿站在厨房里看着这一幕。
“这个药捣了三天了。”燕儿低声说,“小姐不是说要赶在天热前把一两金多做一些卖?”
按照这个速度,只怕做不出来多少啊。
阿甜道:“做不出来就做不出,反正陛下给的周侯爷养伤的钱多的很。”
那倒也是,燕儿点点头,一脸心疼的看着陈丹朱:“自从三皇子走了,小姐就一直这么无精打采的,三皇子什么时候回来啊?”
那就不知道了,阿甜道:“我让竹林问问。”
燕儿拉了拉她的衣袖,指着那边:“那个讨厌的周侯爷又来了。”
阿甜撇撇嘴:“一会儿要吃要喝的时候,咱们就当没听见。”
陈丹朱听到脚步声,知道有人——桃花观也就一个外人——周玄靠近,也不理会,直到一只手伸过来从她手中拿走了药杵。
“陈丹朱。”周玄不高兴的说,“有你这样照顾病人的吗?一天天不见人影。”
陈丹朱没有了药杵也没有在意,用手拄着头看院子里的雨,懒懒道:“你都能自己走了,吃个药就不用我伺候了吧?”
周玄用药杵在她头上捣了下:“如果三皇子还没走,你肯定还追着我喂药。”
陈丹朱哈哈笑了:“周侯爷心里都清楚还问什么啊。”
周玄将药杵在手里如同剑一般转动挽花:“陈丹朱,你死心吧——”
他的话没说完陈丹朱蹭的跳起来,哈了一声:“周玄,你果然心里很清楚,我对你没非分之想!”
他分明是知道自己对三皇子有非分之想,何来对他始乱终弃,他拒婚金瑶公主也与她无关!
她猝不及防的跳起来,周玄吓了一跳,手里的药杵差点掉在地上,再看一脸得意指着自己的女孩子,不由失笑:“你对三皇子有非分之想,怎么就不能同时还对我有非分之想?陈丹朱,你可别忘了,你还对那个穷书生张遥有非分之想呢。”
张遥啊,提到这个名字,陈丹朱的脸色柔和几分,张遥在她的确心里也不一样——但那个不一样不是非分之想!
“看看看。”周玄盯着她的眼,生气的喊道,“说中了吧!你这个到处沾花惹草的女人!”
陈丹朱好气又好笑:“要你管,总之我跟你没关系,你快走吧。”
周玄冷笑:“我可不是忍气吞声那种人,你对始乱终弃,我不会善罢甘休。”
陈丹朱伸手夺过药杵:“随你便,有本事你就一直在这里住着,看谁怕谁。”
蹲在屋顶上的青锋对旁边大树上的竹林笑眯眯的说:“看看,相处的多好啊。”
竹林翻个白眼没理会,耳边传来几声鸟鸣,木然的神情微变。
“怎么了?”青锋忙问,“你们骁卫的暗号说了什么?”
竹林道:“没什么,有人找你们公子。”
青锋站起来向山下看:“谁啊——”话音未落就呵了声,然后一个翻滚跳进院子里,将正在用药杵对峙的两人吓了一跳。
“公子。”青锋不理会周玄沉下的脸,上前搀扶他,“快去躺着吧,金瑶公主来探病了。”
周玄哦了声,立刻倚着青锋就向后边走去,说道:“陈丹朱你帮我拦着。”
陈丹朱举着药杵愣了愣:“为什么我拦着?”
周玄回头挑眉:“当然是因为我为了你拒婚了公主!”说罢大步扯着青锋进了后院。
陈丹朱将药杵砸出去,连他的衣角都没碰到。
什么啊!
金瑶来了?她也有些慌乱,虽然这件事她问心无愧,但,这件事毕竟是因为她——
金瑶公主被拒婚,引发了很多嘲笑,茶馆里的路人说什么都有。
这段日子,金瑶公主也没有来找她,躲在深宫里。
而周玄又跑来这里养伤,又引发了很多传言。
金瑶公主现在过来,若是探望周玄的话,说明对周玄真有情义——虽然金瑶公主对她说不喜欢周玄,但女孩子的心事,千变万化。
万一金瑶公主对周玄有情不舍,可怎么办。
但若是金瑶公主不是来探望周玄,而是找她质问——误会她跟周玄有私情,不再将她当朋友,这更该怎么办!
周玄!陈丹朱跺脚,这个无耻的家伙,明明都是他惹出的事!
她要追过去把周玄揪回来,门外已经响起了金瑶公主的声音“丹朱!”
陈丹朱忙示意阿甜去开门,阿甜跑出来,又被陈丹朱制止。
陈丹朱高声应着,亲自快步跑过去打开门,金瑶公主穿着裙衫,踩着高木屐,撑着伞站在门口,看到她展颜一笑。
看着金瑶公主灿烂的笑,陈丹朱慌乱的心落下来,就算误会她埋怨她,能让这样笑脸活在人间也是值得的。
“公主怎么来了?”她问道,“下着雨呢。”
金瑶公主道:“正因为下雨,母后顾不上管我,我就偷偷跑出来了。”
“公主是看望周侯爷的吧?”陈丹朱请她进来,主动说,“周侯爷在后院。”
金瑶公主在院子里停下脚,看着她:“我是来找你的,丹朱,你是不是喜欢周玄?”
果然是来问这个的,这般开门见山单刀直入也正是公主的性格,对于天之骄女来说不需要试探。
陈丹朱轻声道:“公主,周玄来这里养伤跟我无关的,是他自己非要来——”
金瑶公主打断她:“你不要跟我说这些啊,我是问你,喜不喜欢周玄?”
金瑶公主撑着伞,陈丹朱去开门时没有拿伞,此时站在院子里,尽管是小雨淅淅沥沥,很快也打湿了头发衣衫。
陈丹朱看着金瑶公主,摇头:“我不喜欢他,但他拒婚公主的确与我有关,他可能误会了——”
她的话没说完,金瑶公主一笑,伸手捏她鼻头,将伞也倾斜过来。
“行了,我只是问你喜不喜欢他,你不喜欢他,这件事就跟你无关。”她笑道,“至于他喜欢你还是别的什么,那是他的事。”
这样吗?陈丹朱看着金瑶公主,要说什么似乎又不知道说什么。
“还有,你就算喜欢他,也不用对我抱歉啊。”金瑶公主挽住她的胳膊,将她拉到伞下,低声道:“我今天来就是要告诉你,我不喜欢他,你不要替我担心,当时如果不是他先拒婚,挨板子的就该是我了。”
陈丹朱抓住她的手:“那还是让他挨板子吧,公主不能受这个罪。”
阿甜和燕儿将热茶点心摆好,给两人取了披风搭在膝头遮挡春雨的寒气。
金瑶公主倚着凭几,懒懒的喝茶:“在宫里闷久了,出来一趟真舒心,你这道观,你这山多好啊,自由自在的。”
陈丹朱环视四周,其实也不是啊,那一世十年这山对她来说就是囚笼。
“丹朱。”金瑶公主又道,“我说真的呢,你不要因为我就不敢不能喜欢周玄。”
陈丹朱笑道:“真没有,不是因为公主。”
金瑶公主举着茶杯拉长声调哦了声:“那是因为我三哥?”
三皇子啊,陈丹朱眼中一瞬间黯然,旋即一笑:“不是,喜欢一个人,是自己的事,与他人无关。”
金瑶公主坐直身子:“你说得对,但是我觉得——”她审视陈丹朱的脸,“你怎么有些不开心?”
陈丹朱握着茶杯,想了想,问:“公主,三殿下真的好了吗?”
金瑶公主笑了:“原来是担心我三哥啊,你放心,他真的好了,张太医都说了,张太医可是最好的太医,也一直负责三哥的病情身体,他最清楚啦,还有我三哥他自己行动如常,一点都不咳嗽了,越来越有精神。”
陈丹朱轻轻转着茶杯,最好的太医是很厉害,相比之下没有人信她的医术,她换个了方式问:“但我觉得殿下还没怎么好,这样出门会不会很危险?”
金瑶理解这种小儿女的担忧,拉着她的手低声说:“其实,这趟齐国之行,就算三哥身体还没好,也不会有危险,虽然路途远,但有兵马相护,而且齐国如今也不再是先前那般气焰凶猛,齐王已经没有任何反抗的能力,齐王反而会感天谢地的迎接,只求能留下一条命,至于齐国的士族权贵,更无须担忧,没有了齐王为首他们也无力对抗朝廷,对平民庶族来说,三哥带了以策取士的诱惑,他们眼中就只有朝廷,所以三哥在齐国不会有危险,就是要比在皇宫当皇子辛苦,他要做很多事,要亲自掌控琢磨实施严查——你觉得,我三哥会怕辛苦吗?”
陈丹朱听她娓娓道来,眼睛里满是赞叹:“不会,三殿下最不怕辛苦,公主,你现在懂的这么多,真厉害。”
是啊,现在的她已经不再只关心吃穿打扮,对国家大事朝堂的事也留心,接触了就体会到这种事就像角抵一样,让人充满力量又畅快淋漓,金瑶公主小得意洋洋一下,又一笑:“这是铁面将军和父皇说的,我在一旁听来的。”
是铁面将军说的啊,陈丹朱笑吟吟道:“那我就放心了。”
金瑶公主笑道:“你放心吧,你担心就给三哥写信,让你义父给他送去,虽然没有调动三军,但你义父派了精锐护送呢。”
陈丹朱愣了下,才反应过来义父指的是谁,哈哈笑了:“我义父其实现在还不肯认我呢。”
金瑶公主袖子也哈哈笑:“你管他认不认,就喊他!”
两人说了一些闲话,不待雨停金瑶公主就告辞了,毕竟是偷跑出来的。
“母后最近不知道在忙什么,不太关注我。”她说道,“但我也不敢出来太久,万一找不到我,就要罚我了。”
陈丹朱同情的看着她,又想到周玄,忙道:“公主不见见周玄吗?他听到你来就跑了,肯定是没脸见你。”
这个臭男人,明明是他做出的事,却甩到她头上,还让她一个人应对,万一金瑶公主真的生气发脾气呢?虽然这件事她有责任,活该承受金瑶公主的愤怒,但周玄更应该吧!
金瑶公主看到她脸上的愤怒,自然知道她的意思,握着她的手再次笑了:“我不见他,你也别生气,他如果在这里,替你迎接我,我才会更生气呢。”
“为什么?”陈丹朱有些不解。
金瑶公主一笑:“我和他已经说的很清楚了,他如果还因为我上门来,就误会我是来寻衅的,那他就真的得罪我了,是对我金瑶的羞辱,我就不会善罢甘休了!”
她的话音落,陈丹朱伸手将她抱住,喃喃自责:“公主,那你对我生气吧,我是有些误会你了呢。”
金瑶公主好气又好笑拍她的头:“陈丹朱,你这个样子让我怎么生气,你这是认错吗?”
对公主认错不是应该跪下吗?她这分明是撒娇。
陈丹朱抱着她笑了,将头埋在她的肩头闷声说:“是认错啊,我都不好意思看你的脸了。”
金瑶公主笑着捏她的腰:“你倒是好意思把你的鼻涕眼泪抹我衣服上,快起来。”
陈丹朱这才笑着躲开,金瑶公主看着女孩子红红润润的眼,摇摇头又一笑:“丹朱啊,我倒是觉得,阿玄是真喜欢你的。”
陈丹朱撇嘴。
“我与他从小一起长大,他的脾气,他喜欢什么,跟我差不多。”金瑶公主伸手捏了捏陈丹朱红彤彤的脸,“我喜欢你,他怎么能不喜欢你呢?”
说罢撑起伞笑着走出去。
陈丹朱伸手捂住脸怔怔,公主啊,其实或许周玄也不是你熟悉的那样呢。
等她送走了金瑶公主回来,周玄又出现在廊下,斜躺在先前她和金瑶公主坐过的垫子上。
陈丹朱本想骂他胆小鬼,但想到金瑶公主说的话,又咽了回去,决定不给他脸色看了。
但周玄拉着脸,一副要给她脸色看的样子。
“陈丹朱你这个胆小鬼。”他说,“你为什么不敢对公主承认喜欢我?”
陈丹朱呸了声:“因为我不喜欢你啊。”
周玄冷冷问:“你不喜欢我,为什么逼着我发誓不娶公主?”
这些日子他没有再问这个,今天受了刺激又要问了吗?陈丹朱张张口,那是因为在你眼里,公主是你杀父仇人的女儿啊,你怎么会与她相亲相爱。
但这个理由,她怎么说?
“我就是觉得你们不合适。”她说道,“公主说了不喜欢你。”
周玄笑了笑:“那是因为我没有去讨公主喜欢,你信不信如果我用心的话,公主一定会喜欢我。”
这样吗?那上一世,他是用心的讨公主喜欢了吗?陈丹朱微微走神。
“陈丹朱。”
周玄的声音忽的逼近,陈丹朱回过神见他已经起身站到自己面前。
“你为什么觉得我和金瑶公主不合适?”他站的很近,一双眼幽幽如深潭盯着她,“陈丹朱,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他终于问出这句话了。
陈丹朱后退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