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x1y6精品都市小说 唐朝第一道士 起點-第六百八十三章 路遇郭琳小妹喜展示-rcmjb

唐朝第一道士
小說推薦唐朝第一道士
正当钟文他们游着黄山之时。
天下江湖各宗各派的人,却是在慢慢的步行着,往着指定的方向行进着。
他们如往常一般,遵守着这个规矩,选择步行。
冒似除了钟文他们三人之外,所有人均是选择步行。
也从未有人说会骑马,或者乘船直达至台州的。
钟文可以说是一个懒人。
当然,这也得要看情况而定。
就好比这样的赶路,钟文就不喜欢用步行的方式。
游过了黄山后,钟文他们这才重新出发,往着长江下游而去。
依着钟文他们的行进方式,着实有些怪异。
本来,钟文他们游过黄山之后,完全可以直接往东,直抵台州,可是,钟文却是继续往着长江下游去。
说来。
这并非钟文之意。
乃是李山的意思。
“师兄,再过两日即可抵达江阴港,如今的江阴,越发的繁华了。去年,各世家等人组织了一大批的船只,说是要去扶桑国,可是他们却是没有海图,导致所有的船只葬身鱼腹。”船上,李山向着钟文说起去年之事来。
“哦?还有这事?看来咱们唐国的世家们,依然还是不甘心,想要去扶桑国发财啊。”钟文听闻后到也不觉得奇怪。
唐国的世家士族,钟文用脚指头都能想像了。
天下官吏,至少有近七成乃是这些世家士族的人。
寒门以及农家想要出一个官吏,那是难上加难。
当下,除了利州之外,全唐国上下,基本都是控制在世家的手中,除了这军中世家无法参入之外,可以说,唐国各地方的政事,一切均由着世家说了算。
“可不是嘛,我回来后,也是听说了这件事,也不知道朝中的人是怎么想的。”李山说道。
“算了吧,这朝中之事,还是少管为妙,能为百姓做点事就做,实在做不了的话,那就缓一缓再说。”钟文摇了摇头叹道。
朝中重臣如何想的,钟文无法理解。
哪怕李世民怎么想的,钟文也无法理解。
当今的唐国,也算是蒸蒸日上,至少是往着好的一方面在上升着。
百姓再穷,也算是能吃饱饭了。
至少,能安居乐业。
钟文这个利州刺史,能做的也只能管辖利州一州罢了。
至于其他的,钟文也没那个心力去管辖。
李世民也曾经说要把利州附近几州交给钟文去管理,可钟文是坚决不同意。
自己的事情那么多,哪有精力去管。
哪怕自己身为利州的刺史,钟文也没管过几天,全部都是交由当地官员自行处置。
李山听了钟文的话,点了点头,也未出声。
李山也只是一个禁军统领,对于朝中之事,虽有说话的权力,可却是无法参与太多。
更何况。
李山又是太一门的弟子,他自己的事情也都能把他弄得焦头烂额的,更是没有过多的精力去多话了。
两天后。
钟文三人终于是抵达了江阴港。
“哥,好多船啊。”当抵达江阴之后,小花瞧着满海面上的船只后,兴奋的喊道。
此时代的江阴,可不比后世的江阴。
崇明岛才只是露出一些来罢了,这需要上千年时间的泥沙冲集,才会形成后世的崇明岛,以及南通一带。
所以,此刻的江阴港东北部一带,基本都属于海域。
“小花,这些船只是前往扶桑国的,估计这些船队正好押送银子回唐国,正在补给。”李山瞧着满海面的船只,向着小花解释道。
“哥,你不是去过扶桑国吗?扶桑国远吗?海上好玩吗?”小花听了李山的话后,又向着自己哥哥问道。
“不好玩。”钟文听着小花的话后,哪会不知道这丫头的想法。
扶桑国可不是那好去的。
这一去可是千里之远。
而且中间又隔着大海。
就这丫头,真要是铁了心要去扶桑国转上一转,这苦吃的可就不是一星半点了。
船队在补给。
看着样子冒似是补给的差不多了的样子。
而钟文他们瞧着时间还挺早,正想着是不是再搭船往太湖走,这样的话,就可以直达钱塘了。
就当钟文正欲开口说话之际,远处一队马车缓缓的奔了过来。
随着马车停在码头之上后,马车之内走下来一人。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船队的将领郭子义。
随着郭子义一下马车之后,看了看四周,发现钟文他们三人后,向着他的几个随从说了几句话后,就直奔钟文这边。
“原来是钟郡王,李统领,郭某真是有幸,今日本来正欲出海,却是没想到在此见到二位。”郭子义奔了过来后,向着钟文与李山行礼道。
“郭将军安好。”钟文回了一礼道。
此时。
马车那边,一位年轻人,扶着一位女子也走了过来。
女子不是别人,正是郭子义的女儿郭琳。
“琳姐姐。”当小花瞧见郭琳后,开心的迎了上去。
钟文瞧着郭琳的架势,冒似好像是有了身孕了。
肚子不大,但已是有些显像了,而且还被一年轻人扶着,明眼人也都能瞧出郭琳有身孕。
“小花,你怎么到江阴来了?”郭琳瞧见小花后,也是一脸欣喜。
郭琳,可以说是一个大大咧咧之人。
而今,又有着身孕在身,依然如常。
见到小花后,这动作都变得大了不少。
当郭琳瞧见钟文后,这脸上却是挂上了一丝的不悦来。
“琳姐姐,我和我哥一起来的,还有李统领。”小花却是没有瞧出郭琳的异样,开心的说道。
而这边。
郭子义也是一脸的尴尬。
当年。
郭子义想替自己女儿欲向钟文求媒。
可当时却是被钟文婉言拒绝,这也使得他不得不把他那宝贝女儿选了一个夫家。
而这个夫家,就是站在郭琳身边的那位年轻人。
郭家没有子嗣,唯只有郭琳一个女儿。
而今,郭琳已是为人妇,这夫家自然是要上门的。
要不然。
郭子义出海,这郭琳夫妇依道理是不该出现在江阴的。
钟文估计这郭琳夫妇二人是来送她的父亲出海吧。
钟文这边在寒喧,但场面着实显示着尴尬二字。
而郭琳那边,小花却是与着郭琳相聊甚欢。
虽说二人的年岁有些相差,但也相差不了多少,再加上又是女儿身,这话里话外,总是还是能聊到一块的。
而且。
小花在长安之时,可是没有多少朋友。
能算上朋友的,郭琳算是其中一位了。
“琳姐姐,你什么时候嫁了人啊?你怎么不通知我一声啊,我也好去给你道喜去啊。”小花瞧着郭琳显露出来的肚子,笑着问道。
“我年龄大了,总是得嫁人的,小花,这是我的夫君李冒。”郭琳初为人妇,性子虽还是大大咧咧的样子,但这说话还是行事,越发的开始有些沉稳了。
“李冒,你以后可得对琳姐姐一些,要是你对琳姐姐不好,我可是会打你的哦。”小花瞧了瞧郭琳的丈夫李冒,还出言站在郭琳的一边。
“钟小娘子说的是,我定当好好待琳儿的。”李冒赶紧应声回道。
李冒。
虽姓李,但却不是李氏的李,只不过是一个普通李姓文士罢了。
被召入了郭家,成为上门女婿,也算是飞黄腾达了。
对于小花。
李冒虽说不认识,但也在长安之时,听闻过关于钟文兄妹的事情的。
“琳姐姐,你……”
小花这边,一直在与着郭琳说着话。
可是,郭琳的眼神却是一直往着钟文身上瞧去。
这使得钟文越发的尴尬。
这让钟文想起自己初至长安城之时,在春生草堂坐堂的那些日子。
那个时候。
郭琳总是喜欢装病,来到春生草堂要钟文帮她把把脉。
而如今。
郭琳已是为人妇了,而钟文自己却依然还是孑然一身,独享着单身狗的日子。
“郭将军,我看时辰也不早了,我们还得赶往钱塘县,而郭将军也该登船了。”好半天后,李山瞧出了钟文的尴尬,赶紧止住尴尬的谈话模式。
“钟郡王,李统领,你们这是要去钱塘县?”郭子义突闻钟文他们要去钱塘,心中惊喜道。
“是的,郭将军,我们正是要赶往钱塘县。”李山回道。
“那真是太好了,我这女儿和女婿也正好要去钱塘县,要不是我有军务在身,定当亲自把他们送到钱塘去,正好,即然钟郡王和李统领要去钱塘,那我这女儿可就麻烦二位护送一下了。”郭子义可真不客气,还想让钟文他们送他女儿和女婿到钱塘县。
“这……”李山不好回应,只得看向钟文。
钟文听了郭子义的话后,也是无语了好半天,最终只得点了点头。
钟文与着郭子义也算是挺熟的了,这顺手之事,能为之即为之。
只不过却是让钟文坐在了尴尬的顶尖。
本来。
郭琳她们确实是要赶往钱塘县的,郭子义的祖籍,就属于钱塘县,而郭琳她们这一次从长安而船而来,就是为了去往祖家祭拜。
毕竟,为人妇了,又有了身孕,召了一个上门女婿,这祭拜是必然的。
当小花得知这个消息后,那更是欣喜不已。
好不容易在外地见到了自己的朋友,本来就处于高兴的小花,当然是更愿意与着郭琳多说上些话来的。
当天。
把郭子义他们送上船后,钟文他们只得暂留江阴一夜。
第二日清晨,钟文他们一行三人,以及郭家一大队人马,这才乘船往着太湖而去。
“琳姐姐,我们又可以坐在一起说话了,我哥说,到钱塘得要一天的行程呢。”船上船仓中,小花坐在郭琳的对面,笑着说着话。
而钟文与着李山却是站在甲板之上,看着太湖的景色。
“师兄,我看你是该说个娘子了。”李山打昨日就生出了这个想法,一直到今天才向着钟文说起。
“还早。”钟文淡淡的回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