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nzx1火熱都市言情 差一步苟到最後討論-0606 連環絕戶計相伴-h16n8

差一步苟到最後
小說推薦差一步苟到最後
“你说什么?袁家赤羽军叛变啦……”
秋宁一骨碌从床上爬了起来,看了眼窗外漆黑的天色,她这才刚睡下来没多久。
“不知何故!袁家将领突然宣布归顺皇上,已经开始换防了……”
一名女侍卫站在床边说道:“整个金陵城都被赤羽军控制了,罗统领已经下令封锁皇宫,请您立即调集僧兵驰援禁军,而且您也得住进皇宫,眼下只有皇宫才安全!”
“红鸾究竟在搞什么鬼……”
秋宁急忙跳下床穿衣服,问道:“这几天她一直独揽大权,一个袁家的老人都见不到,她还信誓旦旦的跟我说,一定会阻止袁老二造反,她不会就是这样阻止的吧,家臣都叛变了!”
“据说三天前袁家人就偷偷出城了,准备协助袁老二造反……”
女侍卫说道:“不过罗统领觉得事有蹊跷,控制金陵城乃重中之重,哪有丢下京城不管的道理,她怀疑红鸾已经出事了,而且贾不假也不见了,他府里一个人都没有!”
“糟了!”
秋宁色变道:“一定是不动明王进京了,能击败贾不假的人只有他,而且王爷在江北瞎转了十多天,一直找不到那家伙,肯定是让他偷偷混进来了,对了!护国军在做什么?”
“仍在江南道修筑防疫工事……”
女侍卫答道:“江南士绅出钱又出力,工事修筑的非常快,袁家所部也撤出了江南道,由袁家年轻一辈率领,准备随时策应袁老二,但赤羽军这一变,怕是明日就要开战了!”
“不行!我不能就这样出去,跟我来……”
秋宁拿上刀迅速出了内宅,来到赵府深处的一栋小楼内,可刚进门楼上就出现一位姑娘,正是在此养伤的神隐门荆行,她皱眉道:“出了何事,府外为何兵荒马乱的?”
“你没大碍了吧?”
秋宁赶忙扶住她说道:“不动明王可能杀了红鸾和贾不假,下一个目标可能就是我,我们俩得赶紧易容,你假扮我去把伏兵引开,我去调集僧兵,我们在皇宫外汇合!”
“好!我也该报答王爷了……”
荆行毫不犹豫的点头答应,迅速领她上楼进行简单的易容,在夜色的掩护下互换了身份,等荆行带着上百名护卫离开之后,秋宁才带上十多人,从后门悄悄溜了出去。
“部长!”
女侍卫牵着马低声问道:“不动明王会如此大胆吗,他若是袭击您的话,罗统领肯定得拿皇上一家开刀,再说皇上只要王爷两不相帮,惹恼了王爷他只有死路一条!”
“谁能证明他们勾结了……”
秋宁来到一条土路后便上了马,说道:“罗檀不会为了我杀皇上,没有老爷的命令她不敢,反正处处都透着蹊跷,咱们小心驶得万年船吧!”
一行人顺着小路迅速远离,顺利来到了僧兵驻扎的寺院山,秋宁带着虎符和她的脸,直接点齐了三万两千人马,来到皇宫时僧兵们都懵了,还以为又要攻打皇宫了。
“我的人呢?一个没来吗……”
秋宁急吼吼的冲到了皇宫前,可守门的禁军却纳闷道:“谁啊,除了您没人来啊!”
“果然让我猜中了,该死的……”
秋宁满脸煞白的跳下马来,连忙安排两支军队共同驻守皇宫,不过没一会就看几匹快马狂奔了过来,马上几人全是满身鲜血,领头的荆行更是露出了本来面目,左臂上居然插了一支箭。
“怎么回事?谁袭击了你们……”
秋宁赶紧冲上去牵住马,荆行差点一个跟头摔下来,趴在马上气喘道:“红鸾在半道上将我们拦了下来,可我一眼就看穿那不是红鸾,而是神隐掌门易容的红鸾!”
“掌门?不就是欧阳锦吗……”
秋宁难以置信的看着她,可荆行却摇头道:“神隐门前后有两任掌门,两任掌门我都没见过真面目,但我敢断定欧阳锦是第二任掌门,刚刚那个才是第一任掌门,我师父的师父!”
“见到不动明王了吗?”
秋宁凝重的看着她,荆行又摇头道:“我直接偷袭了掌门,打斗中掌门也发现我在假扮你,她想脱离战斗去追你,我只能带人拖住她,并未发现比她更厉害的高手!”
“幸苦你了!赶紧去治伤吧……”
秋宁连忙将她扶了下来,带领一队女卫匆匆跑进了皇宫,不过刚来到中宫就见到了罗檀,两女赶紧把消息交换了一遍。
“我觉得皇上不像在撒谎……”
罗檀皱眉说道:“得到赤羽军归顺的消息时,他竟然以为我也要造反了,要拿他开涮,等锦衣卫跑进来汇报之后,他呆坐了好一会都没说话,最后反问了我一句,不动明王究竟是谁?”
“其实他不知情并不奇怪……”
秋宁沉声说道:“叶子梅现在就是个样子货,他得到的消息都要经过我们的耳目,应该是三位离京的皇子在搞鬼,还有仁福帝姬跑的无影无踪,那女人可不是省油的灯啊!”
“不管了!”
罗檀杀气腾腾的说道:“赶紧派人去找贾不假,如果确认他已遇害,立即派人加急给老爷传信,让他不要在江北浪费力气了,回来替大师报仇雪恨!”
……
“什么?贾不假死了……”
赵官仁猛地从军帐中站了起来,十几位将领也尽数色变。
“呜~国师遇害了……”
一名千户泣声说道:“秋部长亲笔传信,国师和红鸾被人刺杀,尸体埋在自家花园中,面皮双双被人揭下,凶手是不动明王,还有神隐门第一代掌门,赤羽军也全部归顺永吉帝了!”
“噗通~”
赵官仁一屁股摔回了椅子中,喃喃自语道:“老贾!你怎么会被人杀了,你可是首席大宗师啊,说好了要主持我的婚礼,你怎么就这么不小心啊!”
“他妈的!杀回去给国师报仇,砍了狗皇帝……”
顺国的将领们纷纷叫嚷了起来,可千户又说道:“王爷!草原部落集结了十五万大军南下,他们果真走了北川道,叶家镇守草原的部队也开始南下,这是要抄叶家的后路了!”
“这不是要抄他们的后路,而是要连咱们都一锅端了……”
赵官仁阴声说道:“如果咱们现在回去,正好碰上袁老二攻城,只会被堵在半道上,哪怕一个月内能解决战斗,北方联军也已经抄了姑苏城,过江来前后夹击咱们了!”
“可袁家在江南有四十多万兵力啊……”
一名将领抱起膀子说道:“算上咱们的十五万人马,足有五十多万人可以调动,凭叶家的十几万兵马,算上赤羽军也不够咱们打的,除非……叶家把边军一起调过来!”
“这笔账可不能这么算,我们兵力虽多却很分散……”
赵官仁起身说道:“袁老二只有二十五万人马,想汇合兄弟部队得打到金陵城才行,而且护国军没我的率领,他们可不敢帮袁家造反,况且叶家能策反一支赤羽军,就能策反其它军队!”
“没错!本国内战,说反也就反了……”
战忽主任凝重道:“虽说袁老二手上皆是精锐,可要是被两边夹攻的话,马上就成了孤军奋战,而且他还顶着一个造反的名头,不得人心,让人一劝降,搞不好就兵败如山倒了!”
“我明白了……”
千户恍然大悟道:“怪不得叶家要把王爷引到江北来,这样王爷就无法调动护国军了,等北方联军一路南下,咱们会跟袁老二一起被围,凭袁家在南边的十几万人,可攻不下金陵城!”
“这可如何是好,咱们现在已经被围了……”
几名将领满脸懵逼的摊着手,但赵官仁却说道:“立即派人去找袁老二,将事情的严重性讲给他听,让他把江北军的指挥权全部交给我,本王来替他挡住北方联军!”
“王爷!”
龙骑千户震惊道:“北方联军足有三十五万人马,江北军才不到九万人,哪怕咱们给他凑个十万整,咱也打不过那么多人啊!”
“可他们也想不到,咱们敢主动出击吧……”
赵官仁冷笑道:“北方联军分两路进攻,草原狂奔到姑苏也得半个月,但他们总得携带粮草吧,咱们先在半路上把叶家军干掉,然后再调头去打草原人,骑兵在丘陵可发挥不出战斗力!”
“可叶家军也有二十万人啊,咱们十万人怎么打,江北军又不是龙骑兵……”
将领们全都一头雾水,但赵官仁又摆手道:“到时候你们就知道了,现在说了就不灵了,等咱们把北方联军打垮以后,我亲自带你们去攻打金陵城,为贾不假报仇雪恨!”
“王爷!欧阳锦来了,只有她一人……”
一名侍卫忽然掀开了帐篷,赵官仁立刻皱起了眉头,挥手说道:“你们全都出去吧,将欧阳锦押进来!”
“是!”
众将领面色怪异的走了出去,欧阳锦很快就被人绑了进来,猛地按跪在赵官仁面前,可看她遍体鳞伤的样子,像是刚刚经历了一场大战。
“欧阳捕头!”
赵官仁上前按住了她的天灵盖,冷笑道:“你家掌门刚杀了贾不假,你就主动送上门来了,你这是想给老贾陪葬吗?”
欧阳锦急声说道:“我也是刚刚得知此事,前任掌门就是我娘,但我好多年都没见过她了!”
“你说什么?掌门就是你娘……”
赵官仁皱眉蹲在她面前,欧阳锦点头道:“五年前我娘说厌倦了江湖,她将神隐门交给我之后就消失了,我不知道她为何叫突然出现,还跟什么不动明王在一起,而且长帝姬也在那人手上!”
“郑一剑在哪?死没死……”
赵官仁一把掐住了她的脖子,欧阳锦摇头道:“没有!他跟长帝姬一起被关在荣马县,求你跟我一起去救他们吧,再晚就来不及了,求求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