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y5xe火熱連載都市小说 獵戶出山 陽子下-第1323章 你不答應我就不起來閲讀-jy5jk

獵戶出山
小說推薦獵戶出山
第1323章你不答应我就不起来
吕震池轻手轻脚走进书房,看见吕铣正背着手站在阳台上,昔日有些佝偻的身形笔挺而立。
“恭喜父亲境界攀升”。
“我不是跟你说了吗,吕家现在是你做主”。吕铣声音雄浑,完全没有老年人的苍老。
“有些事情拿不准,需要向您汇报”。
“你都快六十的人了,还做不了决定吗”。吕铣转过身,缓缓的坐在阳台的躺椅上,眼神中带着责备。
“说吧,什么事”?
吕震池搬过一张凳子坐在吕铣对面。
“有几件事很奇怪。吴民生失踪之后,太平静了。平静得就像是一个普通平民百姓失踪一样。”。
吕铣并没有多惊讶,淡淡道:“没什么好奇怪,正因为他身份地位不一般,才需要低调处理。站在官方的角度,大张旗鼓反而会造成不必要的社会恐慌。对于吴峥和吴家来说更是如此,过度的在意反而会影响吴家的产业。不要看吴民生多大的名气,再大的名气也抵不过时间的腐蚀,时间长了,大家也就把他忘了”。
“之前我也是这么想的,但是与另外两件事情结合在一起,似乎就没那么简单”。
“什么事情”?吕铣抬了下眼皮。
“这大半个月时间,陆山民和韩瑶几乎天天在一起”。
“嗯”?吕铣眉头微皱,“这不像是韩孝周的作风”。
“前几天我亲自去了趟韩家探韩孝周的口风,虽然没有明说,但听他的意思是想让我们和陆家和解”。
吕铣干枯的手掌有节奏的轻轻拍打着大腿,“他还说什么”?
“他说螳螂捕蝉黄雀在后,黄雀之后还有老鹰,还说覆巢之下没有完卵,到最后或许是一个谁都不会赢,谁都会输的局面。我本来想问得详细些,不过他语焉不详,不愿意再说”。
吕铣轻轻笑了笑,“这个小诸葛在小时候就很出名,在你们同辈中是最出彩的一个,后来反而让位给了韩孝军,甘愿在当幕后诸葛亮。韩家这些年能稳稳做住老二的位置,他在里面起了很大的作用,另外一件事呢”。
“我们暗中盯梢的探子留意到陆山民最近去了一趟王元开的私人别墅”。
“嗯,这个王元开我知道,王家虽然没落,但这小子是个手眼可通天的人物。不过王家向来不参与政商两界的事物。之前被吴家差点弄进监狱都没有动用王老爷子的人情。陆山民想借助他的力量是找错了人”。
“父亲,我仔细收集过王元开的资料,此人为人很豪爽,在那些二代中很有影响力。王家不参与,但其他人就未必”。
吕铣皱了皱眉,“你的意思是王元开出面找人帮陆山民”?
吕震池点了点头,将两张照片递给了过去。
吕铣接过手看了看,“这两人是谁”?
“他们的祖上影响力不必王老爷子差,而且,不同于王家,他们的父辈现在的位置也不低”。
吕铣拍打大腿的手突然停止,眼睛微闭。
等了一会儿,吕震池继续说道:“吴民生的事情低调处理,还有韩孝周的话,再加上这件事,我觉得这三件事应该有联系。说不定上头已经开始关注这件事,之所以现在风平浪静,是在放长线钓大大鱼”。
吕铣缓缓睁开眼睛,“你觉得这种可能性大不大”?
“我本来觉得可能性不大,而且我也隐晦的向有来往的上头人物打探过,都说没有听到任何风声”。
“那你在担心什么,以我们三家的人脉关系网,任何风吹草动都瞒不过我们的耳目”。
“但是山猫说可能性很大”。
吕铣轻轻笑了笑,“他确实是个聪明人,但毕竟只是井底之蛙,说说看他为什么认为可能性很大”。
“父亲,你可曾想过,现在的所有事情都是二十多年前那件事引发的”。
“这我当然知道”。
“但是陆晨龙现在还活着”。
吕铣眉头突然紧皱,“你想说什么”?
“那次事件很明显是陆晨龙故意给我们机会”。
“你是说,陆晨龙在二十多年前就布了一个局”。吕铣脸上带着明显的震惊。
“陆晨龙为什么到天京?就是为了振兴陆家,但是他在天京处处碰壁、、”。
“这个想法很疯狂”。吕铣眼睛渐渐瞪大。
“是很疯狂,但不是没有可能。他利用那次事件成功将所有人带入局中,再以假死的名义在暗中布局谋划,等的就是造就今天这样的局面,谁知道他这二十多年在暗中到底做了多少布局”。“而且回顾陆山民所做的事,每一件都是在竭力把事情搞大搞混,两人一暗一明,就是想引来高层的关注。如果陆晨龙死了到无所谓,他活着就极有可能把当年那些事情翻出来,那些年,大家做的事情都不太干净”。
吕震池呼出一口气,“韩孝周有些话没有明说,但他应该是看出了什么,估计他也是怕事情继续闹下去波及到他们韩家”。
“陆晨龙”,吕铣默默的念着这个名字,“一个武夫,卧薪尝胆、隐姓埋名近三十年,他有这么深的心思吗”?
“父亲,陆家几代人被打压,他身上背负着振兴家族的使命,未必就不可能”。
“影子、戮影,他们到底是谁,我隐隐觉得他们或许就是我们熟悉的人”。
吕铣闭上眼睛,过往的事情如放电影一样在脑海里闪过,吕家到底是怎么和陆晨龙结仇的,又为什么非要置陆晨龙于死地,想来想去,心里不禁产生了一股冷意。
猛的睁开眼睛,“震池,当年我们到底是因为什么要杀了他”?
吕震池被问得有些莫名其妙,说道:“他和我们不是同类人,做事不安规矩出牌,他的出现会破坏我们原有的平衡,所以我们不能允许他这样的人在天京跟我们平起平坐”。
吕铣摇了摇头,“我问的是为什么要杀他”?
吕震池愣了一下,一下子明白了过来,对呀,为什么要杀他,以当时四大家族的实力,完全可以通过经济手段让陆晨龙发展不起来,为什么非要冒险杀人呢。杀人是这个世界上风险最大的事情,更别说是杀陆晨龙这样的风云人物。也正是因为当年的那一场截杀才为现在埋下了深深的隐患,才导致了现在的一系列事情。
脑海中同样开始闪烁,浮现出很多久远的事情,一桩桩,一件件,还有些微不足道的小事情,但仔细想想,或许正是这些积少成多的小事情,一步步把他们逼到了非杀陆晨龙不可的地步。
“父亲,您的意思是背后有一只无形的大手在推动”?
“到底是谁”?
···················
···················
世事多变化,回头人已非。
唯有高耸入云的鹞子山几十年不变的的屹立在大地之上,山还是那座山,巍峨雄壮,水还是那时的水,甘甜凛冽。
鹞子山山顶,两个高大威猛的男子站立在山巅。
放眼望去,云遮雾绕,犹如世外仙境。
“阿昌,我就是在这里长大的。当年我父亲一路南逃,饿晕在这崇山峻岭之中,进山狩猎的猎人救下了他。一个文弱书生,娶了村里最彪悍的女人,生下了我。我本以为会和山里人一样,当一个猎人,娶一个彪悍的女人,再生一个儿子,再把他培养成一个优秀的猎人,子子孙孙就在这大山里扎根”。
“龙哥,你天生不是凡人,这里的大山困不住你”。
陆晨龙笑了笑,“阿昌,这些年苦了你了”。
“只要你还活着,这点苦又算得了什么”。高昌声音有些悲怆。
“龙哥”!高昌噗通一声跪在地上。
陆晨龙双手扶住高昌的手臂,“阿昌、”
高昌摇了摇头,眼眶通红,“我杀了师傅”。
“黄师傅自知命不久矣,死在战斗中远比死在病榻上好”。
“我永远忘不了他临死前的眼神”。
“都过去了”。
“不,我过不了心里这道坎”。高昌低声哽咽。
陆山民放开双手,心里也是一阵悲痛,如果自己早点现身,就不会出现这样的悲剧了。
“黄师傅在天之有灵,是不会怪你的”。
“我没用”。
“起来吧,当年晨龙集团的产业大部分被纳兰家吞并,你从纳兰家开始查没有错”。
“龙哥”!高昌抬起头,身上的气势渐渐腾升,“再次战斗吧,杀一个够本,杀两个就是赚”。
陆晨龙神色悲怆,“当年我曾许诺你们,带领着你们飞黄腾达,我不但没有实现诺言,反而害得兄弟们死的死,散的散、、”
“我们把命给你,不是为了飞黄腾达”。
陆晨龙再次伸手拉住高昌的手臂,“起来吧,这几十年的风风雨雨还没经历够吗,找个地方安稳下来,好好过日子吧”。
高昌双目圆瞪,紧咬着牙关,“你不答应,我就不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