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a294人氣連載都市异能 仙聲奪人 起點-第860章 好膽展示-51psf

仙聲奪人
小說推薦仙聲奪人
云九与玄虚子、星辰阁主三人合力打开了一座秘境。
容娴与同舟在秘境中打斗,丝毫不会影响到外界分毫。
秘境开启后,同舟一句话也没说,干脆果决的飞入秘境中。
容娴砸吧砸吧嘴,在原地踟蹰片刻,神色不安的说:“皇夫怎么说走就走,就不怕这秘境是这群人设下的牢狱,专门布局坑我们来着。”
云九三人额角的青筋跳了跳。
玄虚子黑着脸道:“煦帝陛下,贫道在你心中是这般不可信吗?”
容娴:“……可信。”
玄虚子:说话前你别迟疑啊。
星辰阁主语气悠然道:“陛下,该上路了。”
容娴瞥了他一眼,扯了扯袖子掩住脸庞,悲悲戚戚道:“朕果然眼光不行,属下的臣子一个个都是白眼狼,总是见不得朕好过。唉,朕真是好难。”
星辰阁主,也就是目前容国在任的廷尉大人气定神闲的态度微变,他轻咳一声,提醒道:“陛下,尊主已经等您好一会儿了。”
容娴神色一僵,好似这会儿才想起来同舟似的。
她脚步一抬,似慢实快的朝着秘境走去,口中假模假样道:“这个冤家,也不知道等等我。”
等容娴的身影消失在秘境入口后,秘境化为一团空气消失。
云九眸中剑气漩涡转动间,一块水幕出现在虚空中,水幕里面正好便是秘境内的情景。
容娴站在同舟对面,面色冷凝道:“现在就生我们二人了,同舟。”
她语气温柔中带着暗潮汹涌的冰凉:“你是第一个背叛朕的人,不得不说,你真是胆大包天。”
“不,或者用恃宠而骄来说,更准确些。”容娴每一个字都咬的格外清晰。
外界听到的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以看勇士的目光看向容娴。
魔主#恃宠而骄#?
煦帝颠倒黑白起来简直不分对象啊,明明是她自个儿恃宠而骄来着。
若非魔主留情,她真以为仙朝气运能助她挡住魔主?
那狴犴魔狱不是看着玩儿的。
总之,在众人眼中,容娴实力再怎么强,都抢不过敢拿她证道的魔主。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对了,#一物降一物#。
秘境内的对峙还在继续。
同舟神色不变,面对容娴指控,他淡然处之,坚持本心:“战吧。”
容娴脸色一沉,像是被气到了。
她周身气势一起,滔天的剑气铺天盖地席卷一切,双目开阖间生生灭灭。
她开口,声音好似从四面八方重重叠叠而来,威严而冷然:“不识抬举。”
她心神转动间,剑气纵横,将秘境搅的昏天黑地,仿佛天地倒转,万物寂灭,外面的水幕都晃动了起来。
站在毁灭剑气中央的同舟神色没有半点惧意,他平平稳稳的伸出右手,那双手轻轻一扬,像是漆黑的天幕遮盖。
他掌心一翻,好似倾尽八荒之水,携着天地震怒势要将反叛的力量镇压到底。
天幕轰然朝下镇压,从四面八方而来的剑气猛地一滞。
容娴拂袖一挥,那些剑气像是重新充满了底气,森寒入骨,杀机凛然。
剑气与天幕对峙了起来,容娴伸手凭空一握,一柄长剑突兀出现在她手中。
与此同时,同舟眉心雷霆印记一闪,一道道粗壮的锁链从天幕中而来。
锁链与长剑交锋,每一击都带着雷霆万钧之力,似乎不是你死就是我王。
外界,众人看着这惊天动地的大战,眼皮子跳了跳。
刚才煦帝还在说骚话,转头就下狠手。
女人还真是善变。
乾京上空闹腾不休,东胜部洲,青龙城。
准备离开城主府的姜斐然却被人拦住了。
他刚刚走到城门口时,便看见了站在福管家身边的大周使团。
姜斐然努力忽略某个存在感极强的女人,朝着姒流年拱手道:“王爷这是要离开了吗?家父还未给您一行办送别宴呢。”
姒流年看了眼姒流年,眉眶狂跳了下,说:“本王正事要紧,就不叨扰尊上了。”
感受到身上能刺穿人的催促视线,姒流年揉了揉眉心,尴尬又不失礼貌的说:“本王一行准备离开,听闻少城主准备外出历练?”
姜斐然神色顿了顿,说:“正是。”
姒流年沉默了会儿,身后传来一道咳嗽声,他掩饰住抽搐的嘴角道:“少城主若是方便,可否带上我这不成器侄女?”
说着,他朝着姒文宁招招手。
姒文宁这会儿完全没有掩饰身份的意思,她快步上前,那急切的模样看的姒流年眉眶又跳了跳。
姒文宁笑吟吟的看着姜斐然,眼神火热道:“少城主,之后这段时间麻烦你了。”
姜斐然脊背僵硬了一瞬又恢复正常,谁都没有发觉。
他看向姒文宁的眼神暧昧而柔软:“原来是郡主当面,怪不得如此天人之姿。在下之前还一直疑惑,怎么会有人将这么漂亮的侍女送进使团,风餐露宿呢。”
他的眼睛深邃极了,跟你说情话的时候,就好似整个世界你是他的唯一:“若是郡主便说得通了,郡主不仅美貌,也责任心重。这次微服出巡定是为了弟弟小皇子一事,您友爱兄弟,不辞辛劳,在下特别钦佩。”
姒文宁的脸,渐渐红了。
——麻麻,他好会撩,也好可爱。
姒文宁咧嘴一笑,莫名有点儿傻气:“少城主过誉了,都是小事,不值当少城主如此夸赞。”
姜斐然赞赏的看向她,说:“如今像郡主这样的人不多了,不居功自傲,谦逊有礼,在下佩服。能与郡主相识,真是三生有幸,一想到这一路上可以与郡主同行,在下便心花怒放,欢快不已。”
他每一个字都咬得无比缠绵,直接让姒文宁脑袋晕乎乎的傻愣在了原地,心头好似开了一簇簇鲜花,满满的都是爱啊。
姒流年:“……”
真不怪侄女没定力,实在是这小子甜言蜜语的手段太高。
明明家里的未婚妻都有孕了,居然还撩他侄女,小子好胆。
不过他并不担心侄女,这姑娘看上去没心没肺的,心里却是个有谱的。
姒流年轻咳一声,唤醒沉醉的姒文宁,朝着姜斐然问道:“不知少城主准备去哪里,本王可以送你们一程。”
姜斐然也没有隐瞒,他隐蔽的看了眼姒文宁,半点不客气道:“在下准备前往容国乾京,劳烦王爷了。”
姒文宁:“……”
姒文宁瞳孔猛地一缩,容国?!!
妈耶,那不是她小侄女容娴的位置吗?
不等她说话,姒流年已经花开一道空间裂缝,将她与姜斐然塞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