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8van好文筆的都市异能小說 《造化大仙》-第70章.妒火讀書-3hu3e

造化大仙
小說推薦造化大仙
他原本不放在眼里,却三番两次落他面皮的陈天不但已经元神修为,修为高绝,而且做下了这样一份诺大基业,足以传承数百年,说不得以后,辰漏观要比龙虎山更显赫。
如此,他如何能忍,当年陈天不过落他两次面皮,他就要暗算陈天两次,如今陈天功成名就,而他自己却元神修为都没有,眼看就要寿尽而亡。
顿时,涛涛妒火淹没了他的理智,他誓要报复。
可是,这次明廷与龙虎山交好,龙虎山几位元神真君都是首肯的,还有一位元神真君做保,这可不是他一位金丹说撕毁就撕毁的。
越想越不甘心,越想越怒火中烧,他就找他那些狐朋狗友来想办法。
结果,他那些朋友看到了明廷的威势,也动了心思,他们现在窝在这小小的仁安县,修行也只能去人迹罕至的武夷山,哪有以往逍遥自在?
辰漏观不过一个小小的散修组成的道统,不过是陈天成就元神才崛起,他辰漏观能扶持武陵府的进而成长为如今占据半壁江山的明廷。
他们龙虎山论底蕴,论灵物,论威望,哪点逊色了?辰漏观能扶植起武陵府,他们为什么不能吞并江南,建立起一个天师府呢?
当一位金丹将这个想法给他讲了之后,这位天师府嫡传就像着了魔一样,越想越觉得可行,于是,他下定决心这样干。
那么,这首要一步就是破坏明廷与仁安县的协议,否则,等双方达成协议,明廷也不来招惹龙虎山,龙虎山一定不会如自己所想,大动干戈,发动叛乱。
那么,就要逼得双方不得不翻脸,而机会就在晚宴之上,明廷的大将死在这里,所带领得军队全军覆没,明廷会不会与龙虎山翻脸?
那样,恐怕龙虎山不得不翻脸了,否则大军围山,又有修士军队辅助,龙虎山就是不脱层皮也会元气大伤,这是那几位一生守着这点基业的那些元神真君决不能接受的。
然后,等晚宴时,他们果然开始行动,由这三位金丹和另一位散修加一位龙虎山修士,换了万海的酒,将其从龙虎山酿造的灵酒加了一气丹。
所谓一气丹,就是阴阳一气,化阴阳为一气,服用丹药之人,精、气、神、身消融,都化为一股清气,这是龙虎山处置那些元神级的存在的丹药。
尽管如此,那日万海拼死之下,还是杀了一位金丹,快要闯出来了,结果,一直在陪着张继业的张明远趁机承认了他所做的事,求他这位一直与他友善的师公出手,拦阻万海。
他将自身的谋划一一说给那位元神真君听,又痛陈天师府的没落,请求这位师公支持他的作为,他还说,陈天与天师府嫌隙已深,如果不处置,等明廷一统天下,甚至不要那时候,只要南方安稳,就是对付龙虎山的时刻。
大劫之下,这位元神真君也被糊了脑子,被说动了,关键时刻阻挡了万海逃跑,让他不得不自杀。
而后,他又上龙虎山,在那几位元神真君面前请罪,说出自己的谋划,以辰漏观扶植武陵府为例,希望几位元神真君给他机会,发扬天师府。
本身事情已经做下了,挽回不了了,那些元神真君们不置可否,让他去自行决定。
张明远大喜,认为这就是让他去做的意思。因此,他直接下山,利用天师府的关系,说动整个江南西路反了明廷。
好在明廷反应迅速,直接撤出了各地驻扎的军队,防止被各个击破,只是守着险关,防止他们串联到一起,整个局势糜烂。
也是仁安县城外的三千武陵军顶住了乱军的进攻,让金陵迅速得到了消息,有了反应。
如此重重运作之下,明廷迅速将事情通报了陈天,又调集大军镇压住了江南西路的核心,洪州和鄱阳湖平原,
这样迅速的反应,让整个江南西路只处于动荡,而没有发展成大规模的叛乱。
等陈天带领武陵军开始分兵时,他们就知道大事不妙了,可是他们还寄希望于仁安县城能抵挡住武陵军的攻击,得到原先明廷承诺的东西。
因为这里有龙虎山为了自身安危而布置的大型法阵,笼罩住整个仁安县城,且与此地地脉交融,因为时日久远,已成了一个高超的大阵。
只是没想到,陈天竟然会掘了仁安县城的水源,以往的攻城战中,几乎没人能做到这一点,水脉深藏地下,竟然能被准确找到。
而那位张世元正是龙虎山见势不妙,准备将事情都推到那些参加宴请的人身上,拿他们的脑袋熄灭明廷的怒火。
结果,陈天需要他们将所有人等本身,还有家眷一起交出去,而且需要是活的,这就让他们做手段的机会几乎没有了,毕竟修士要问一位凡人的问题,没有问不到的。
他们原本以为,仁安县城有完备的防御,至少能抵挡一阵,如果这样,再谈待遇,至少能将这一遭糊弄过去,就说他们害怕追究,自杀了,家眷交给明廷处置就是了。
如果万一明廷兵败,他们还有机会做一做天师府统治世俗的美梦,以坚城守一隅的案例又不是没有。
但是,谁都想不到,他们一天就破了城,一刻钟,那位元神真君就死了,即使龙虎山,也不过过了一个回合就缩了。
所以那些散修才会心态爆炸,直接逃散,然后被明廷抓羊一样抓了回来。
不过其中那位始作俑者,张明远,已经在城破时见事不好,直接通过小路跑回了龙虎山,钻入了护山大阵之中。
对这位罪魁祸首,陈天肯定不会放过的,这么多年,龙虎山三番两次暗算他,他也要算一算总账了,否则,别人都以为他好欺负。
不过,暂时时机还不成熟,他还没打算马上就杀上龙虎山,而是等着,一方面搜刮物资,转运人口,审讯修士,另一方面则在等,等武陵军恢复,等支援过来,等到一个一举解决龙虎山的机会。
而龙虎山也在等,等元神真君们伤势恢复,忙着修补阵法,祛除剩余的煞气。
就在这诡异的平静中,魏长陵、郑川两支军队终于完成了对江南西路南方和西方的扫荡,所有的修士,都驱逐出去或者杀死了,所有参与鼓噪的大户,都斩杀,家小迁入金陵。
至于其他的青壮,则组织起来,统一看管,修筑水利,整治河溪,修路,等等各种工程等着他们。
当然,相应的,有饭吃,有钱拿,甚至承诺他们,只要服完三年劳役,不但有钱拿,而且结束时还可以拿到附近三亩好田,孩子还可以免费读书。
这一切,其实是为了将青壮集中,统一看管,不但用于公共工程,还为了他们不再聚集闹事。
而统一看管的成本比处处驻军要合算的多,而且又有各种好处拿,无论如何,对贫苦人家都是划算的。
至于田地、钱财从哪里出的,当然是那些被抄家的大户,整个江南西路,与龙虎山没关系的大户都没有几家,这一番扫荡下来,自然空出许多土地和财富。
当郑川和魏长陵率军到来之后,陈天便让这里的这支武陵军撤回洪州城修养了。
至于经历攻城之战的普通精兵,仍然留在这待用。
尔后,当万溪押着最后一批大规模补给到达仁安县城时,陈天知道,时间差不多了,因为他自己的冰魄珠化身也到了,甚至一直闭关的红星也到了。
红星自从得到了那一滴金乌精血后一直闭关,可是这最后一步,怎么也跨不出去,到达不了妖王,因此,陈天直接将他叫来,让他感受一下战场的分为,大派斗法的情景。
当红星、黄山、孔雀等辰漏观顶尖修士都来了的时候,山上的龙虎山也意识到,明廷不打算就这么算了,因此,他们也在紧急修复阵法,加强防御。
期间,龙虎山也不断派人传话,希望双方和平共处,他们愿意惩罚挑起此事的张明远,甚至将其交给明廷处置,陈天却只有一个条件:打开山门,无条件投降。
这一点,龙虎山根本不可能同意,但是想让陈天放过三番两次暗算自己的门派,等着哪天关键时刻再给自己一刀?更何况,万海的仇,如果仅仅处置了张明远如何能解气,归根到底,还是他们天师府自己教人不善。
又三日后,巳时,陈天已经率领一万武陵军,兵临龙虎山,将其前山团团围住,至于后山,从其他几个方向也由普通精兵围住。
陈天最后一次对着龙虎山护山大阵发声:“龙虎山天师府,最后给尔等一次机会,否则,三刻钟之后,我等就要直接伐山破庙,覆灭尔等这一脉了。”
“道友何苦苦苦相逼,我等已经承诺将张明远交出去任由道友处置,道友还不满足,莫非真当我龙虎山是泥捏的不成?”
“尔等三番五次暗算于我,连元神真君做保都可以反手暗算,还有何信誉可言,我今日给张天师薄面,可以保证天师府法脉传承,如果尔等执迷不悟,那就不要怪我武陵府藏经阁之中又会多一部《五雷经》了。”
说完,不再言语,手一挥,一发讯号传递出去,从无数个地点,一队队军卒开始上山。
而陈天也驱使武陵军结成阵法,凝结煞气,准备硬憾龙虎风云大阵。
而此时龙虎山天师殿中,张明泽看着跪倒在天师和历代祖宗牌位前的张明远,眼中黯然道:“明远,如今你闯下如此大祸,甚至天师府都有倾覆之危,你还有什么要说的?”
“哥哥,成王败寇,我没有什么要说的,我只求哥哥能给世行一个机会,让他能有机会去海外当一支天师别传,他是我的孩子中资质最高的,就这么死在这里,太不值了。”
“好,撤离的名单可以有他一个,但是一旦到了东海,他有机会观看一次《五雷经》,但也仅此而已,日后,他就只是一位张姓散修,是我龙虎山无数法脉中的一支。”
“多谢大哥!”说完,他朝祖宗牌位磕了三个头,转过来,朝龙虎山的天地磕了三个头,最后,又朝他哥哥磕了三个头,然后,就端坐在天师殿中,闭目打坐。
阵外,陈天这次没有直接抽取煞气编织成阴阳二气鞭,因为那样对武陵军损害太大,他只是操控煞气直接撞击,一阵阵颤抖中,龙虎风云阵法不断晃动,但还是支持的住。
而阵中的龙虎山三位元神,也不敢驱动阵法攻击陈天,他们知道陈天的阵法修为,害怕攻击时出现破绽,让陈天有机会破开阵法。
不过陈天的打算也不在此,每撞击一次,阵法就晃动一次,而且幅度越来越大,阵中的灵气形成龙虎,驾云御风,不断修补阵法中破灭的符文。
可以说,只有这种程度的攻击的话,有阵法中三位元神真君主持,这个阵法不可能打得开。
不过陈天早就计算好了,等阵法再次摇动出一个破绽时,虽然很小,不可能让人通过,一进入就会被阵法绞杀,不过丢进去一点东西毫无问题,比如太玄珠。
觑准空隙,陈天直接将太玄珠丢进了阵法中的一处小核心,然后操纵太玄珠打开,猛地展开到最大,覆盖方圆三百余里,将周围的阵法符文通过空间切割直接纳入太玄珠之中。
然后又关闭了太玄珠,这样,方圆三百余里的阵法符文就消失了。
阵法布置对阵法被破坏是有余裕的,但也不可能方圆几百里的阵法被破坏了还能继续运转,刹那间,整个龙虎风云阵法一滞,然后轰然爆散成无量灵气往四周席卷。
而那主持阵法的三位元神真君同时被这护山阵法反噬,当即一口口鲜血不要钱的吐了出来,甚至还夹杂有内脏碎片,显然如果没有及时治疗,肉身坏死是肯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