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mlj优美都市言情 諸天福運 我叫排雲掌-第三百九十五章 戰爭紅利-59ycc

諸天福運
小說推薦諸天福運
不说柴大官人在梁山地域开启改造大业……
这边,宋江和一干前营头领,高高兴兴在汴梁接受完了当今官家的接见后,便带兵士气高昂前往淮西平叛。
话说,为了显示梁山大军对朝廷的忠心,又或者为了给当今官家和朝廷看,一路行军梁山大军对百姓秋毫无犯,表现得相当抢眼。
宋江却是不知,梁山大军越是表现亮眼,朝廷的忌惮便越深,以后越不会轻易放手。
梁山军中,自然也有朝廷派遣的使者随行,宋江客气得不行,可是每到商议紧急军情的时候,自然而然就将这位随军陈太尉撇除在外。
不知不觉,又将朝廷派来的使者得罪透彻!
幸好大宋朝廷对于平叛十分看重,在粮草物资以及军械后勤方面的保障还算及时,可就是如此也闹出了不小矛盾。
就是当今官家赏赐的酒肉,都有官员胆敢克扣一半,为此宋江只敢忍气吞声拿梁山后勤人马出气。
不过这次,跟随大军同行的后营头领铁面孔目没有忍气吞声,差点带人直接和宋江闹翻。
消息传回梁山,柴大官人不以为意,只是在例行的头领会议上不屑表示:“大宋的吏治已经败坏到了骨子里,以后和官府打交道的时候得多个心眼,免得被坑了还得憋着!”
至于宋江提都没提,像他这等在朝廷那受了窝囊气,就要拿自家弟兄出气的做法,铁铁的不得人心。
难道梁山后勤缺斤短两了?
还是梁山大军遭遇了老曹那般的缺粮困境,需要杀督粮官叫底下弟兄们发泄不满?
都不是……
凭什么朝廷官员的问题,需要自家弟兄的脑袋出气?
难怪原著中,征讨方腊结束后,梁山还剩下了三十三位头领,结果宋江身边留下的,就三两个心腹小弟。
其中,可还有兵权在握的大刀关胜,还有双鞭呼延灼!
按说,他们当初作为官军降将,并不怎么受朝廷待见,应该和宋江等人抱团取暖才对。
可事实上……
若是三十几个头领依旧愿意跟随,高俅等人想要毒杀宋江和卢俊义,也的好好掂量掂量后果。
不用说,宋江在某些事情上的做法太过,引起了手下头领们的不满,这才有了直接散伙的结果。
按照柴大官人的看法,梁山崛起势头太猛,在方腊手里吃的苦头太大,宋江根本没有反应过来,他的基本盘乃是梁山好汉,一心倒向朝廷的结果就是差点成了孤家寡人。
“后勤物资的运输要及时,不要给前营头领找到错漏,出手惩戒的机会!”
在后营头领们的碰头会上,柴大官人毫不客气道:“咱们后营要有足够的表现,起码也得把官府比到泥地里去!”
……
随同梁山大军一起行动的陈太尉,本来还想看梁山内部纷争的戏码,结果叫他失望了。
尽管在汴梁城外的陈桥,因为当今官家的赏赐被克扣的缘故,宋江拿自家后营头领发泄,差点闹出巨大矛盾。
可事后,跟随梁山前营大军行动的后营人马,并没有出现什么疏漏,将大军的后勤物资以及一应后勤事务,处理得井井有条丝毫不差。
更叫他感觉奇怪的是,之前的后营头领很快换人,由之前脾气刚硬的铁面孔目裴宣,变成了比较圆滑的铁算子蒋敬。
仔细观察,好像后营不少的将士都换了新面孔。
这是怎么回事?
陈太尉吃惊不小,要知道此时的梁山平叛大军,已经进入了淮西地界,很快就要和王庆所部叛军对上,这时候后营人马却是大面积换人,不是自己给自己制造麻烦么?
“加亮先生,这是怎么回事?”
逮着机会,他向前往通报军情的吴用问道:“这也太古怪了吧?”
吴用手中鹅毛扇摇了摇,风轻云淡笑道:“太尉可是察觉到了后营出了疏漏?”
“这个到没有!”
“那不就结了么!”
鹅毛扇摇得起劲,吴用哈哈笑道:“只要后勤方面不出问题,其他的事情都不值得一提!”
陈太尉哑口无言,心中却是很不以为然……
他倒是想看看,梁山大军究竟如何平叛,若是表现不好的话,那就别怪他不给面子,狠狠参上一本。
当然,梁山大军的后营既然引起了他的关注,那必要的监视自然少不了。
很快,通过手下心腹传来的消息汇总,陈太尉好像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情况。
这边,梁山大军已经和王庆的人马打起来了……
说不上摧枯拉朽,却也算得上进展顺利,初战的结果就是胜利,打得王庆手下一干乌合之众屁滚尿流。
随军后营又出了一把风头,在攻城战时迅速拼装了攻城器具,同时以临时制作的中小型投石机压制城头敌军,帮助前营将士一鼓作气杀上城头取得开门红。
不说梁山大军上下欢声雷动,就是与后营一同行动的陈太尉也是喜不自胜。
然后,陈太尉和身边心腹,以及数位朝廷派员,惊奇的看到了后营专业化的清扫战场,收刮战利品。
简直可以用点滴不剩,搜刮得干干净净来形容。
只用了数天功夫,搜刮到的战利品,已经被装车运往后方。
看着那一车车,延绵足有十来里的车队,包括陈太尉在内的几位朝廷派员,眼珠子都红了。
更叫他们吃惊的是,梁山后营在不声不响间,又换了一波人马,为首的换做浪里白条张顺。
虽说淮西距离梁山不远,可这反应速度也太快了吧?
他们根本就不知晓,梁山大军和梁山本寨之间的联系十分频繁,基本上一天就有数封书信往来。
传递信件消息的,不是传统的骑马信使,而是装备了四百里加八百里神行符的飞毛腿。
不管梁山前营发生了什么,一天之内身在梁山本寨坐镇的柴大官人,都能知晓信息。
而后调派足够的车马和人手,或轮换随军后勤人马,或及时将前营缴获拉回本寨。
眼下梁山大军可是朝廷平叛的指望,就算明知道那延绵十来里的车马,装的都是前线的战利品,沿途官府以及豪强眼珠子都羡慕得通红,也只能看着干瞪眼。
最叫沿途官府和豪强无奈的是,这些运送战利品的车马速度飞快,根本就没怎么停歇眨眼功夫就是数里路程,他们就算暗地里想做些什么都来不及。
而且梁山后营人马对车马看守极严,在城外露营休整的时候,竟然还有身着步人甲的家伙出现,简直疯狂之极。
没错,运送战利品的梁山后营人马,根本就没有进城的意思,宁愿在城外露营都不愿意进城,叫某些心怀不轨的家伙徒呼奈何。
总不能抄家伙劫营吧?
倒也不是没有如此胆大妄为的家伙,结果一头撞在守营的上百身着步人甲的重装步兵那。
被杀得人头滚滚血流成河,就是带头的那厮都被直接砍成两半,根本就不理会什么喊叫投降之类的。
尼玛,沿途窥视的势力惊讶发现,那帮子身着步人甲的牲口,竟然个个健步如飞迅如奔马,单兵战斗力简直强得不可思议,根本就是谁碰谁死的结果。
等当地官府接到通报,派出地方官军前去收拾尾巴的时候,全都被那恐怖之极的场景吓得手脚发软脸色一片惨白。
到处都是残缺尸体,鲜血将地面染成暗红色,一股子腥臭怪味扑面,直接把前来收拾残局的地方官军给整吐了。
有了一两回血粼粼的教训,之后再也没有地方官府和豪强,有胆子亲自出手抢夺梁山的战利品了。
等到了梁山水泊地界,更没有不长眼的势力敢于贸然出手。
当柴大官人拿到了战利品清单时,也不由得吃了一惊,感叹道:“大宋,还真是富有啊!”
只是区区一战,或者说一处城池的战利品,总价值估摸着起码就有两百万贯左右,简直就是暴利。
等将王庆所占八州八十六县全部拿下,那收获起码也的三千万贯往上吧?
真要是有如此巨大缴获,那梁山本寨这边的发展资金就不用愁了,完全可以满足需求。
等到先期投资有了回报,就可以通过源源不断产生的利润,开启内部循环模式,对于外头的银钱需求也就不那么急迫了。
就连柴大官人都吃惊不已,更不要说后营一干头领了。
“看到没有,这就是战争的红利,而且还是朝廷认可光明正大的红利!”
柴大官人乐呵呵对手下后营头领道:“前营弟兄表现的如此出色,咱们后营也不能扯了后腿,之后的轮换以及输送后勤物资,派出重甲步兵跟随没意见吧!”
当然没有意见……
因为不想接受朝廷招安,同样留在梁山本寨的鲁智深和武松摩拳擦掌,鲁智深更是嚷嚷开了:“大官人,接下来该轮到洒家了吧,洒家现在也是心痒难耐,很想到战场上表现表现!”
柴大官人笑道:“表现可以,不过可不能忘了自身职责,先的将后勤物资安全运送过去,还的保障前军后勤的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