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zd1d优美小說 奧特世界傳-第432章 事件結束分享-c33yw

奧特世界傳
小說推薦奧特世界傳
这个坑洞之深,直让戴拿的腿部都陷到了膝盖的部位,并且坑洞里面也极其狭窄,一旦将腿陷进去,想要将腿拔出来并不容易。
戴拿两只手抓住自己陷在地里的腿,开始用力的将自己的左腿从地面拔出来。
因为这次有了风野信的提醒,所以这次戴拿并没有像原著里的那样脚一陷下地里面去,胸前的计时器就闪起来了红灯,身体开始变得虚弱起来也没剩下多少能量,因此戴拿现在的能量还算是比较充裕的。
戴拿一个用力,便将自己的腿从深陷进去的坑洞里面拔了出来,将因用力过猛而导致平衡感有些失控的稻身体给平稳下来,再度朝着钟拜由摆出了战斗起手式。
钟拜由见戴拿那么快就将自己设计让他陷入地里的脚给拔了出来,当即那蓝色的瞳孔就发射出一种可以束缚住敌人的光线袭向戴拿,戴拿见状,毫不犹豫的往旁边翻滚而去,躲开了钟拜由发射出来的束缚光线的技能,而后快速的站起身来,不给钟拜由有趁他没起来的那一空挡的机会将他束缚起来。
钟拜由见一击未中,不等戴拿率先发起攻击便再度向戴拿发射出束缚光线去意图继续将戴拿给束缚住,见钟拜由又发射出来束缚光线,戴拿立刻又往另一边翻滚而去,一时间因为钟拜由的接连不断的攻击找不到可以反击的机会,只能在躲避中寻找着可以反击的机会。
而就在戴拿和钟拜由的战斗陷入了僵持阶段的时候,胜利神鹰号这才赶到发射出激光袭向钟拜由打破这次的僵局,
而留守在司令室里的喜比刚助和绿川麻衣也借着胜利神鹰号的距离离着戴拿挺近的的机会对着主屏幕喊道:“一定要赢啊!戴拿!”
这一场胜利,关乎着的不仅仅是所有被吸走了意识的人们的命运,更是关乎着他们的队友,由美村良能不能醒来的命运,所以,这一战,戴拿不能输!
以戴拿的耳力,虽然从通讯器里面传出来的喜比刚助和绿川麻衣的声音很是细微,但由于距离挺近的原因还是听得比较清楚,戴拿当即点了点头,随后再度摆出战斗起手式,迈步冲向了钟拜由。
钟拜由见戴拿往自己的方向冲过来,也是立即将自己的身体粉尘化飞到另一边才变回实体让戴拿再一次的扑了一个空,但是被钟拜由用这招戏耍了几次的戴拿已经不会再在同一招下再跌倒一次了。
当即戴拿的脚步踩在地面上身体往后腾空一跃,戴拿整个人往后翻了一个后空翻骑在了钟拜由的身上。
而被戴拿骑到身上了的钟拜由此时就像是一匹没有被驯服的烈马一样剧烈的晃动起来,意图将戴拿给摇晃下来。
戴拿急忙抓稳不让钟拜由把自己给甩下它的身上,钟拜由甚至是放出了束缚光线绕后去捆绑戴拿,然而并没有捆绑住戴拿多久就被戴拿给挣脱开了。
见实在是甩不下戴拿,钟拜由干脆将戴拿一同带着往地球外离开地球。
而戴拿也发现了钟拜由的意图。
不仅仅是戴拿发现了钟拜由的意图。
钟拜由这么明显意图也是让风野信和假屋狩矢还有中岛勉一眼就能看出来。
假屋狩矢惊愕的说道:“钟拜由这是想把戴拿也给一起带走吗?”
“看起来的确是有那个想法,不过我相信戴拿肯定有办法把钟拜由给留下来,把大家给救出来的。”风野信一手托着下巴沉声说道。
“嗯!”
假屋狩矢和中岛勉附和的应了一声,随后目光再度放在了钟拜由和戴拿的身上。
戴拿疯狂的掰着钟拜由身上的像个骨翅一样的地方,但是由于钟拜由铁了心的想要将戴拿也给带走,死也不将意识都给他们留在地球,愣是在戴拿的拳打脚踢之下无动于衷的,丝毫不动摇的继续往地球外飞去。
见状,戴拿立刻举起手汇聚起身体里所有的能量,全力的将这一击往钟拜由的身上的击打而去。
狂暴的能量瞬间在钟拜由的身上炸开,强烈的光芒如同散发着炽热光芒的太阳当空照耀一般耀眼的让人根本无法睁开眼睛,连同习惯于光芒的风野信都不由自主的抬起手遮住了眼睛,但在那耀眼的光芒中还是看见了戴拿将那些被吸走的意识全部救了出来。
而在光芒下无法看清楚戴拿的动作的假屋狩矢不禁有些担忧地说道:“戴拿不会要把自己也给卷进去吧?”
光芒渐渐的消失,露出了虚托着许多意识的戴拿的身躯,风野信,假屋狩矢和中岛勉放下手,看着戴拿将所有的意识撒向地面,脸上不禁露出了笑容。
被夺去意识的人纷纷苏醒了过来,而多用飞艇07号也从时空隧道里飞了出来。
见多用飞艇07号出来了,风野信也关掉了时空隧道,但多用飞艇07里只看见了被送到飞艇里的幸田,并没有看见与幸田同行的飞鸟信的身影,
假屋狩矢也发现了多用飞艇07号里面少了一个人,不禁打开了通讯器问道:“幸田,飞鸟人呢?”
“飞鸟他不见了!明明我失去意识前飞鸟是在我身边的,但是我醒过来的时候我就已经在飞艇上了,而飞鸟他也不见了!”幸田很是焦急地说道。
“别慌,幸田,我相信飞鸟不会有事的,他一定就在这附近,我们先把飞机降落,然后去找飞鸟吧!”
风野信安抚着情绪激动且焦躁不安的幸田道,但是很是清楚飞鸟信的隐藏身份的风野信并不觉得飞鸟信会出什么大事,而且照着模糊的记忆中的印象来看,飞鸟信也的确是没有事,所以风野信并不是很担心飞鸟信。
但是幸田他们并不知道飞鸟信是戴拿,也不像风野信那样知道大部分剧情的走向,因此现在不仅仅是发现了飞鸟信不见了的幸田,就连被幸田告知飞鸟信不见了的假屋狩矢和中岛勉的内心也是焦急起来。
大家伙纷纷听取了风野信的建议,将自己驾驶过来的战斗机给降落到一个相对于这个地形来说比较平坦的地方。
几人全部从战斗机下来,先是环顾了一下四周的环境,再是聚到了一起。
风野信看了看大家,见他们神色焦急,语气温和地安抚道:“别担心,飞鸟一定会没事的,我们现在马上分头开始寻找飞鸟吧。”
“明白!”
三人点了点头,而后各自散开到一个方向前进着,在不断的前进中一起喊着飞鸟信的名字。
而风野信则是感受着还未彻底消失的能量波动一路朝着飞鸟信解除变身的地方走去。
而在四个人在寻找着不见了踪影了的飞鸟信的时候,远在医疗中心独立的观察病房的由美村良也是缓缓的睁开了双眼,再侧着头看了看四周的环境。
从戴拿将人类的意识救出来之后,就一直在注意着由美村良有没有醒过来的喜比刚助和绿川麻衣从主屏幕上面看见睁开了眼睛的由美村良,一直阴沉着的脸色也让笑容给代替了。
“总算是醒过来了啊!”喜比刚助欣慰的点了点头,双手环在了胸前,嘴角上扬起的笑容怎么也压不下来。
“良前辈真是让人担心死了,我现在就去找她。”绿川麻衣笑嘻嘻地说道。
“嗯!快去吧!哦,对了,顺便告诉风野指挥他们一下,良已经醒过来了。”喜比刚助接着说道。
“好的,没问题的队长!”
绿川麻衣欣然答应,立刻打通风野信等人的小型通讯电脑。
听见小型通讯电脑传出来的滴滴声,风野信从腰包里拿出小型通讯电脑接通:“我是风野信,怎么了吗麻衣?”
“没事风野指挥,只是来跟你说一声,良前辈已经醒过来了。”绿川麻衣嬉笑道。
“良没事就好,我们很快就回基地了。”
风野信闻言,笑了笑。
“好的,我现在要去接良前辈啦,你们要快点回来哦!”绿川麻衣道。
风野信点点头回复道:“好。”
说完,便挂掉了通讯器,将小型通讯电脑收起,继续朝着能量波动的地方找去。
在走了有十几分钟的路程之后,风野信在一丛长得有些高的草里找到了躺在那里装死的飞鸟信,见飞鸟信这副姿态,风野信无奈的摇头失笑,走到飞鸟信的身旁蹲了下来。
“好了飞鸟别装死了,这里就我一个人,他们还在别的地方找你呢,而且这一次黑暗漩涡也没来,你也没伤的很重啊。”风野信无奈地笑道。
闻言,飞鸟信一下子就窜了起来,憨憨的挠了挠头傻笑了一声,他很清楚自己并不能骗过风野信,“我知道我骗不过风野你,但是我还是很有信心能够骗过我的队友的,其实我主要也是想,在我出现意外的时候能不能听到良的真心话。”
说着,飞鸟信又傻傻的笑了起来。
风野信笑道:“你这样子看起来傻傻的,虽然觉得你这样骗人并不太好,会让大家担心,但是你要是要装死听良的真心话的话,那你现在继续躺好吧,昧着良心帮你一次,我打通讯让幸田他们过来把你拉回去。”
“行行行,谢谢帮忙啦,不过到时候风野你可不能拆穿我呀!我可是也很想看看大家的反应呢!”飞鸟信躺回草堆里,虽然很放心风野信他绝对守口如瓶,但还是得叮嘱一番才能更放心。
“我又不大嘴巴,不会说出去的,除非你自己起来,好了别说话了,我打通讯了。”风野信送了飞鸟信一记大大的白眼,而后拿出了小型通讯电脑给幸田等人打过去了通讯。
通讯很快就被接通,小型通讯电脑上传出来了连同的三人的声音。
“我是幸田。”
“我是狩矢。”
“我是中岛。”
“风野指挥,你是找到飞鸟了吗?”
三人异口同声的问道,语气也是一样的焦急。
风野信点点头,看了飞鸟信一眼,当即戏精上身,神情变得悲伤起来:“我找到飞鸟了,我把位置发给你们,你们马上赶过来吧!飞鸟他好像情况不太好!”
“飞鸟他怎么了?!”
看见风野信的表情,三人的心里顿时咯噔了一下,一种不好的预感自心底升起。
但风野信并不准备说的明明白白,只是略有些神秘的说道,神情依旧悲伤:“你们过来就知道了,我一时半会也说不清楚,你们快点过来吧!”
“好!我们现在正在赶过去。”
幸田三人说完立刻挂断了通讯,风野信也将位置给幸田三人发了过去,再抬起头,只见飞鸟信已经坐起身一脸憋笑的表情给他竖了个大拇指。
“风野,没想到你的演技还不错啊,如果风野你退休了的话说不定还可以去演戏呢。”飞鸟信憋笑道。
“抱歉,我主修不是演戏。”风野信无情的伸手拍下飞鸟信的大拇指,“而且我离退休的日子还远着呢,你赶紧躺好,要是被发现你是装死的话,那可就不关我的事了啊。”
“别嘛,要死一起死啊。”
飞鸟信笑嘻嘻地躺了回去。
风野信无奈:“要死也是你死啊,我是指挥,喜比队长可不会骂我。”
飞鸟信:“!!!!”
“好像也是哦!”飞鸟信突然有点欲哭无泪,但想想如果能听到由美村良一些自责或者心里话的话,也好像也并不是挺亏的。
于是乎,飞鸟信又安然下来。
很快,幸田三人就赶到了,看见躺在地上的飞鸟信,三人急忙奔过去呼喊,但是三个人是喊不起来一个故意装死的人的,飞鸟信在三人魔音灌耳之下还是坚决没有醒过来。
焦急不已的幸田立刻回过头望向一时间被忽略掉了的风野信,声音稍微的有些大:“风野指挥!飞鸟他到底是怎么了?”
“我也不知道,”风野信再次戏精附身,摇了摇头,“我来到的时候飞鸟就是这样子的了,具体是什么情况就要回基地带去医疗中心检查一下才知道了。”
“那还等什么?赶紧把飞鸟带回去啊!”
幸田说着,伸手和假屋狩矢配合着将飞鸟信扶了起来,而后被放在了已经蹲下身来了的中岛勉的背上,三个人带着飞鸟信快步的往前跑着。
风野信看着那一幕有些不厚道地轻笑了一声,轻轻摇头笑道:“要是被知道你是装死的,那你得被揍的有多惨啊飞鸟。”
忍不住又笑了几声,风野信这才收敛了一些跟了上去。
由于实在是担心飞鸟信,幸田驾驶着多用飞艇07火速赶往医疗中心,但是经过仔细检查飞鸟信的身体并没有任何异常,但就是不醒,至少在除了风野信以外的人看到的情况就是这样的。
推着躺在可移动的病床上的飞鸟信回到了基地里,得到了消息的喜比刚助,绿川麻衣和由美村良三人急忙赶了过来。
看见躺在病床上一动不动的飞鸟信,绿川麻衣不可置信的捂住了嘴巴,神情变得难过起来,喜比刚助的脸沉了下来,而由美村良却是难以置信的,僵硬的迈着脚走向飞鸟信。
“飞鸟……他这是怎么了?”
由美村良抬头看向幸田等人。
“他……他身体并没有异常,但是飞鸟他,就是没有醒过来,明明大家都醒过来了,怎么偏偏这家伙……”
假屋狩矢沉着脸低声说道。
“怎么会这样……”
由美村良抓住飞鸟信的手晃了晃,难过的不能自已:“都怪我,都是我太任性,不然飞鸟也不会醒不过来……”
幸田虽然也很难过,但还是出言安慰由美村良道:“别这么说,良,你能够醒过来,飞鸟他一定会很高兴的!”
“不,都是我!”由美村良的声音里带上了哭腔,“其实一直以来,我都对飞鸟太严格了,所以才会这样,如果我以前能对他好一点的话,或许飞鸟就不会这样了…”
倚靠在墙面的风野信听到这话已经有些不忍看下去了,他看了一眼已经睁开了一点点眼缝的飞鸟信,默默地背过了身,想着一会不去看“血腥”场面。
背后中岛勉带着哭腔的声音也接着响起:“我以前太为难飞鸟了,没有飞鸟的超级胜利队,太寂寞了——”
“我想再见飞鸟一面——”
由美村良低着头,眼睛看向另一边努力不让眼泪掉下来。
“那就去约会吧?”
飞鸟信笑嘻嘻地说道。
由美村良乍一听见这句话并没有反应过来,同时也下意识地回了句:“好啊!”
话音落下,由美村良顿时反应过来,扭头看向飞鸟信。
只见飞鸟信笑嘻嘻地坐起身,看着大家一脸惊喜地说道:“原来我这么重要啊,我怎么都不知道呢!?”
大家目瞪口呆地看着他,下一秒反应过来,喜比刚助额头暴起青筋,朝着飞鸟信面红耳赤的怒吼道:“你这个——笨蛋!!!!”
“队长的意思是你的反应太迟钝啦!”
由美村良也是没好气地说道,不过心里却是轻松不少。
“你这个家伙!居然害我们那么担心!一定要扁他!”中岛勉大声叫道,而后抡着拳头就上。
大家一呼而应,纷纷冲上去。
“这事怎么能只扁我啊?风野指挥也知道我的情况啊!!!他也有帮我骗的你们啊!!!”
飞鸟信双手护着脑袋,嗷嗷惨叫道:“别打脸啊!求别打脸!”
被突然拖下水的风野信一脸懵逼的转过身,满头的问号:“????”
果然,听见飞鸟信的话一群队员虎视眈眈的看向风野信,眼里仿佛迸射出了红光。
风野信顿时瑟瑟发抖,一阵气恼:“好啊你个飞鸟信!我帮你瞒着你倒把我拖下水!我记住你了飞鸟信!你的特训我会非常照顾你的!”
“我不管!现在要死一起死!嗷呜——别打脸!”
飞鸟信的惨叫声响彻整个基地。
随后,发泄完怒火的队员们心满意足的拍了拍手,在喜比刚助的指令下回去司令室,留下了一脸鼻青脸肿的飞鸟信和炸毛的风野信。
队员们还是不太敢揍风野信,只是把风野信原本梳好了的头发再次弄炸了。
而看着飞鸟信鼻青脸肿的模样,其实只是皮肉伤,并没有下手重到给飞鸟信打出内伤。
而此时,风野信和飞鸟信像个做错事的孩子老老实实的站在喜比刚助的面前,模样乖巧的不行。
只是风野信和飞鸟信偶尔对视的视线里,能清楚的看见风野信眼里燃烧的熊熊烈火,甚至是在一次对视里朝他扬起了一抹充满了危险的温和笑容。
喜比刚助看了看两人,头疼的扶额道:“风野指挥,你说飞鸟这只笨鸟经常让人头疼就算了,为什么风野指挥你也跟着这只笨鸟一起骗人啊?明明最让人放心的就是风野指挥你了。”
“对不起!”风野信深深地鞠了一躬真诚的道歉,“没有下次了!如果飞鸟再骗你们,我就亲自把他押过来!”
“唉……”喜比刚助叹了口气,“你们两个信可让我省点心吧。”
说着,喜比刚助看向飞鸟信:“笨鸟,你再去医疗中心一趟,把你脸上的伤看看。”
“是……”
飞鸟信怏怏的应了一声,目送喜比刚助离开之后这才龇牙咧嘴的摸着肿起来了的脸颊,欲哭无泪的说道:“都说了别打脸,还偏偏往脸上打,我这帅气的脸啊!”
“我给你补上两黑眼圈啊!”
风野信咬牙切齿地说道,旋即将自己的力气收敛到只给飞鸟信打出皮外伤又不会把他眼睛打瞎的力道,站到飞鸟信的面前给他一只眼睛打上一拳!
“嗷呜——!!!!!”
飞鸟信的惨叫声再一次响彻了基地,甚至是把基地周边在树木上栖息的飞鸟也给惊的四处飞散。
风野信一脸高兴的拍了拍手。
这下舒坦了。
飞鸟信委屈巴巴的捂着自己的熊猫眼,默默的啜泣两声。
风野信看了看飞鸟信脸上那被自己打出来的杰作,忍俊不禁:“行了行了别委屈了,我带你去医疗中心看下。”
“我怎么能不委屈,你下手也太狠了,还往脸上招呼。”
飞鸟信嘟囔着道。
“谁让你出卖我啊?”
“要死得一起死啊!有你帮我分担火力我才不会更惨啊!”
“你信不信我再打你两拳?”
……
两人吵吵嚷嚷的走向了医疗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