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fbeg超棒的都市异能 低調大明星 線上看-【282】七里香推薦-2s2id

低調大明星
小說推薦低調大明星
“真答应了?”
张扬也有点懵,原以为会有一番「商议」,没想到这才找林依然炫耀一番的功夫,那边就应了下来,而且似乎没还价……
你们到底有多少预算啊?
我给了你们还价空间的!
“是。不过他们说明,要先看作品才能最终决定,可以先签一个意向协定,如果最终作品不采用,会有一笔补偿费用。”
张扬点了点头,对此并无意见,要是最后写出来的歌人家觉得不值,肯定就不会花冤枉钱,不过就算那样,自己也没损失,歌依旧在手里,还白拿一笔辛苦费。
他点完头才意识到南雪看不到,于是道:“我没意见。”
南雪道:“那我准备一下合约……还有,他们希望能见面做个沟通。”
张扬想了想,“可以,你来安排吧。”
挂掉电话,他复又给林依然回了视频电话,她明天有考试,今天正在家中做最后的复习,因此哄哄她让她开心一点,能更认真学习之后,张扬自个也回到家中复习。
宿慧之后的两年多来,张扬从没有停止过读书,历史、文学、心理各个方面都有涉猎,加上宿慧记忆中积累的许多原本不成系统的知识,他这学期虽然请假颇多,但对于学业并不是很担心。
只是这一年拍戏、专辑、宣传、上课到处奔波忙碌,确实有点累,不过想着等《神雕》播出之后,洛神就能滚蛋,可以肆无忌惮地对林依然做些早就想做的事情,还是觉得很有干劲。
考完试后,张扬依旧未能回家,考完试后,他与鸿蒙那边的负责人见了面,对接下来的合作做了沟通。
张扬选择的歌曲是《我的梦》,英文《Dream It Possible》。前世华为在手机品牌还没高端化之前,曾依靠这个宣传片在海外获得了巨大的关注和人气。传言为了中文版的填词演唱,华为花费八千万的天价买下这首歌的版权,而究竟是买这首歌的版权花费八千万,还是这个宣传片制作总花费,包括这首歌的版权,张扬并不是很清楚。
但毫无疑问物有所值。
这个世界里面的鸿蒙有些像是前世的苹果公司,产品销售带来的高额利润使得他们格外财大气粗,看在那五百万「还价空间」的份上,沟通的时候,张扬还特意讲述了一下自己关于宣传片的想法。
「一个普通女孩的追梦之旅」的想法获得了鸿蒙方负责人梁新悦的高度认可,连称天才果然是天才,这样一来,主题明确,宣传片的拍摄进程将会大大加快。
英文版词曲都没有什么问题,张扬也不急着给成品,总要有构思打磨的过程,他比较纠结的是中文版歌词,因为张微和唐言蹊填词、方裳谱曲的那个粗糙版《我的梦》,老实说,除了名字之外和主题之外,并没有多少相似雷同之处。
张扬只是记起了张微说过,唐言蹊想要高中毕业后去当明星,如果她现在仍是这样的想法,这似乎是个契机,可以帮她一把。
考虑之后,张扬还是给张微打了个电话,先就放假不回家的事情互相指责了一番:张微指责他不回家,张扬指责她不懂事,不体谅做哥哥的辛苦……然后他才问:“我问你个事,你之前不是说过嘛,唐言蹊想毕业后去当明星,她现在还这样想吗?”
“是啊,她还在自学乐理呢……怎么了?”
张扬于是把与鸿蒙的合作先讲了一下,还没来得及说歌词的事情,张微先问:“他们送手机吗?”
张扬:“……”
“你能不能关心点正事?”
“这就是正事啊!”
张微理直气壮,“一部手机卖那么贵……他们自家产的,见面送个伴手礼呀什么的,不是很正常吗?”
张扬叹了口气,“你是不是想换手机了?想的话我给你买。”
“真哒?”
张微反问之后,张扬连确认的机会都没有,就听她欢喜地甜甜笑道:“谢谢哥!”
“呵!有礼物就知道叫哥了?”
“哎呀你本来就是我哥嘛,对了,这跟小蹊有什么关系?”
“我觉得你们写的歌词挺好的,准备改一下用,她……”
“啊?真的?”
张微的声音听起来像是要跳起来了,“你没骗我吧?”
“你别狼嚎,听我说完!”
“哦……”
“她要是以后想进这个圈子,一起署名,多少算是一点资历……”
“哇,哥你太好了!”
张微的声音听起来刚刚还被她各种嫌弃的哥哥似乎身上都散发着神圣的金光了,“那我呢?我也给小蹊贡献了好几句词呢。”
“没事,到时候全改了,就没你的词了。”
“啊!!凭什么?”
“你要署名干嘛??”
“跟你一块写词哎,还是给鸿蒙写广告曲,说出去多有面子啊。”
“面你个头,哪两块哪呆着去吧。”
“张扬你要不要脸了?哪有你这样当哥哥的?我要去告你侵权!!”
“去吧。”
“妈,我哥剽窃我的创意和作品……”
“我写了一个初版,你回头发给小蹊看看。”
“小蹊也是你能叫的吗?”
张微对他不满,连称呼都要挑刺,“你叫她她答应吗?”
张扬挂掉电话,把修改过的《我的梦》歌词拍照发给了张微,唐言蹊这版《我的梦》不必说,前世王海涛与张靓颖共同填词的那版他也有些觉得不好的地方,索性糅合着弄了个「三联版」,准备之后慢慢再改。
这个版本的意义,只是让唐言蹊相信这首歌真是以她的词为框架改的,免得她、张微或者其他人觉得自己只是为了帮她才牵强附会联系到一块。
不过署名这事还得跟鸿蒙那边打个招呼,毕竟人家花钱,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他这个「才子」的名声,好在这并不影响宣传,估计梁新悦也不会反对。
“一起写词?”
唐言蹊听张微说完,几乎以为自己在听错了,“他……为什么啊?”
“肯定觉得我们写的好呗。”
张微挂掉电话,就出门来找唐言蹊了,她与唐言蹊感情好,虽然不大认可她想要去当明星的想法,不过唐言蹊想去,她也只好支持。
不论张扬还是鸿蒙,其影响力都是她们在生活里可以轻易感受到的,哪怕只是填词的共同署名,对于唐言蹊而言,也是以后想要当明星的巨大台阶……而且这是张扬主动提出的,不用担心小蹊觉得难为情。
得知这件事情,唐言蹊的第一反应就是拒绝,然而「共同署名」又让她难以说出拒绝的话来,而且要一起写词的话……她犹豫着道:“这样不大好吧?”
张微奇怪地睁大眼睛:“哪里不好?”
唐言蹊表情有点古怪,张微倒是善解人意,一拍脑袋,道:“噢!我明白了!”唐言蹊心里一跳,抬头看张微,就听她说:“我忘了问多少钱了,不过我哥现在这身价,写词肯定也不便宜,怎么都得几万吧?他肯定会分你的。”
唐言蹊愣了一下才道:“不是……”
张微疑惑道:“那你在想什么?”
唐言蹊鼓了鼓腮,有点烦恼地走到自己床上趴下,眼睛盯着墙壁,幽幽地道:“我怎么跟他一起写词啊?”
“啊?”
张微有点不明白她的意思,跟着坐到她床上,又善解人意地明白了,“噢……这个啊,他又不是一直不回来,春晚结束了,肯定就回来了啊,而且可以打电话嘛,他号码没换,你手机里有啊,回头我把他微信发给你。”
“不是。”
张微扭头看她一眼,又赚了过去,用手背垫着下巴,小声道:“你哥现在可是张扬啊……我……”
“他不一直都是张扬吗?又没改过名字。”
张微在她隆起的屁股上拍了一下,这回真明白了,“这有什么啊,写词而已……谁规定张扬就不能跟……嗯……跟普通人一块写词啦?再说他两年前写词不也是自己都不敢给人看吗?也许两年后你比他还出名呢,对不对?”
唐言蹊到底没能下决心拒绝,答应下来,张微给张扬打电话说了这事,张扬应了一声“行”,就说:“那你把手机给小蹊,我跟她说一声。”
“过河拆桥!”
张微不满地抱怨着,把手机给了唐言蹊,张扬于是把鸿蒙那边的要求,以及自己的想法都跟唐言蹊讲了一遍,让她有空的时候可以先想想。
忙完这事,接下来就静等新专辑发布了。
今年以来,由于忙着影视剧,他少有在公众面前露面,虽然有过几次采访,也有为宣传新专辑上过两个综艺,但相较于其他正当红的艺人,这种露面的次数简直比过气还少,而且如今微博正值上升期,许多明星都挖空了心思让手下的员工想文案,有的明星为了关注,连改行当段子手都不在乎,像他这样大半年都没动静的,实在是少数。
这种情况下,粉丝们对新专辑的期待可想而知,说是「望眼欲穿」都不未过,而腊月十八,多数高校都已经放假,不少地方的中小学也有放假,就算不是放假,想买的人,周末也大多能抽得出时间来。
这天早上,大城小镇无数个影像店门口,一早就有人开始排队等着。
数字专辑照例到晚上才上线,给大家多一点购买更贵的实体专辑的动力,开始发售没过一个小时,网上就有音频流传,好在得益于这世华夏对于版权的保护,盗版传播渠道极少,而一些并不构成盗版的音频、视频的片段在网上传播,也有助于宣传,并不至于被判为侵权。
在公司并没有营销的情况下,「张扬新专辑」「七里香」两个关键词,在中午就开始出现在微博热搜榜上,随后排名一路走高。
晚上八点前,刚陪林依然吃了晚饭,把她带回家看猫的张扬终于又更新了一条微博,宣传数字专辑即将上线的消息,并对大家的支持与热情表达感谢。
而在这个时候,许多「专家」对于这张专辑的评论已经开始在网上流传了。
张扬没想到才刚出道两年,居然就有这么多人开始说「张郎才尽」了。
这种点评在数字专辑上线之后,变得更多起来,有真这样感觉的路人,大概也有确实不满意的粉丝,更多的自然是明显有操控痕迹的水军,大抵也少不了凑热闹骗流量的媒体。
先报道「张浪才尽」,然后再报道「张扬新专辑质量断崖式下滑引粉丝不满,称“张郎才尽”」。
张扬枕着林依然的大腿,用手机看到这些标题套路,觉得有点好笑,林依然凑过来看看,撇了撇嘴道:“去年不就这样说嘛……估计以后每年发专辑这些人都会这样说,今年的专辑说太差,去年的多好多好,明年的时候今年的专辑就变成经典了,慢慢比嘛,反正越早的越好。”
她顿了顿,又问:“你看销量了吗?”
张扬摇了摇头,觉得不雅,于是丢下手机,侧过身来,伸手抱住她的腰,“没有,不敢。”
林依然低头看着他笑吟吟地道:“你也紧张啊?”
“我是怕大家太热情。”
林依然皱皱鼻子,把他的手拨开,张扬还要再摸,被她揪着耳朵扯了起来,林依然气呼呼地把他推开,起身去抱嘿嘿和哈哈,两只猫经过这段时间的磨合,总算消停了,哈哈不再整天冲着嘿嘿虚张声势,反而总试着给他舔毛。
林依然说是表示服从,被舔毛的一方服从于舔毛的一方,大概真是如此,因为嘿嘿从不愿意让哈哈舔毛,每次它一舔,嘿嘿就会抛开,有时候也会挥着爪子跟哈哈抓咬一番。
哈哈的战斗方式让张扬大开眼界,因为每次只要嘿嘿一有类似于冲过来、抬起爪子的动作,它的第一反应都是卧倒、翻身,仰躺着挥舞着四只爪子做出我要咬你了的姿态。
张扬很怀疑等嘿嘿稍微长大一点点,哈哈就会变成受欺负的那个,这让他甚至能联想到华夏民族自古传承至今的优秀文明,你看,中华田园猫都能虐英、美的田园猫就是明证。
他说起这番论调的时候,林依然看他的目光就像是在看家里的第三只傻猫。
晚上十点多,张扬刚把林依然送走,回到家中就收到了何宴平的电话,截止到下午六点,各个渠道实体专辑的总体销量是八十七万,比《张守一》下降了一成左右,不过仍超出预期。
这些专辑并非都被买走,不少仍在音像店中,由此看来大家对实体专辑的销量预期都在下降。
相较于实体专辑的下跌,线上专辑的销量则出乎预料的火爆,在三家音乐平台都提前做了准备的情况下,凤凰、囚牛两家音乐平台仍因为短时间的巨大流量和购买交易而出现了短暂的崩溃。
这样一来,重明音乐就尴尬了,因为它最终的销量数据确实也要比凤凰、囚牛两家稍逊,但远没到「人少,所以没崩」的程度,不过到了大家的印象里面,似乎就成了大家都不用重明音乐了。
《七里香》三大平台总销量,五分钟破百万,十分钟破一百五十万,二十四小时的销量更是超过了三百四十万,超过林素媛、凌然的新专辑,稳坐年度数字音乐专辑的榜首位置——如果它还算是93年的专辑的话。
这个结果出来之后,于是各大媒体又开始宣扬「张扬新专辑《七里香》二十四小时线上狂销三百四十万,数字音乐时代来临!」
好像之前说「张郎才尽」的不是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