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4lm3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漫漫仙路奇葩多-第1205章 機會來了(上)閲讀-50wj5

漫漫仙路奇葩多
小說推薦漫漫仙路奇葩多
另一边,远在世界的夹缝阿维斯——
阿维斯是一个诡异且异常的位面,这里没有日月星辰,却不昏暗,没有任何动植物,可也不算冷清。
因为邪修的到来,阿维斯的大部分区域到处都是用于充做炮灰的妖魔。
而且邪修也在阿维斯之中,建立起了一座非常东神州画风的庞大宫殿,作为门派驻地的存在。
从外面看,这宫殿还真有几分仙家风骨。实际上灵血宗对待弟子如同消耗品,养蛊制度的好处是能尽快的刺激弟子成长起来,坏处就是太过血腥残暴了。
弟子一辈,可以说每个人都活的战战兢兢,只不过地位有高有低,高些的自然会相对比较潇洒。
云佚名就属于地位比较高的那种弟子,他办事干净利落,很是得到长老们的欣赏。
但这并不代表云佚名就能高枕无忧了,尤其是现在他正给自己名义上的师傅做汇报这个档口。
和林小哥儿每次回来找张百熙是一样的性质,不同的是,云佚名必须足够小心谨慎,每一句话甚至每一个字都需要仔细思量才能开口,如果惹来稍有不快,自己就会变成妖魔的素材。
这绝不是危言耸听,云佚名之前已经有很多位师兄师姐玩儿脱了,他可不想成为下一个。
就像很多门派那样,云佚名这个名义上的师傅,就是灵血宗的掌门,哪怕他从不教授任何东西,但见面还是要叫师傅。
不过没人知道灵血宗的掌门叫什么,也没人知道他到底长什么样,从云佚名的角度来看,只能看到一个身穿玄色龙纹袍的模糊人影坐在昏暗之中,两侧明亮的烛火仿佛都在躲避他。重雾般的黑暗里有一堆如同火炭,更像是凝固血浆般的眼睛,证明这位掌门修的也是血海功。
虽然连是不是个人都看不出来,但灵血宗掌门的修为不可小觑,实力绝对有天仙一品,距离劫仙只有一步之遥。
当然,这一步之遥,是不可能跨越过去的,从邪修诞生之今,从未有成就劫仙的邪修存在过。
“.…..所有的收获弟子都已经命人带回,但鬼神师兄夺取龙狂魔法时遭遇了神符门的林天赐,弟子收到消息时,鬼神师兄已经不在了。”
鬼神是十长老的血亲,而且哪怕没有这层关系,鬼神的资质和实力在弟子一辈之中也是名列前茅的存在。
哪怕是邪修,对于这些重点弟子依旧还是很关注的,尤其是现在准备反攻回东神州,最需要人手的时候。
所以说这句话的时候,云佚名很是紧张,哪怕脸上没有表现出来一丝一毫,心里也忍不住捏把汗。
听完云佚名的汇报,灵血宗掌门没有丝毫的表示,甚至根本无法判断他的眼睛到底在看什么地方,有的只是让气氛如同死一般凝固的沉默。
云佚名不敢开口,就这么恭敬的保持着低头姿势。
鬼神被林天赐干掉,这事儿严格的说跟云佚名没关系,不管叫在场的任何弟子过来讲述,都可以把云佚名给摘出去,他既没有怂恿,也没有故意忽悠。
但这种事情,显然瞒不过师长,云佚名深知鬼神刚愎自用的性格,越是说林天赐不好对付,鬼神就越是不信邪。
——你一个邪修不信邪,难怪莫得了。
云佚名的想法很简单,如果鬼神干掉林天赐,那自然皆大欢喜,除掉心头大患这事儿足够喜怒不形于色的云佚名原地蹦三圈那么高兴,反过来说,林天赐干掉鬼神也不是没有好处。
人既然死了,他占据的那部分资源肯定就会让出来。
偏巧,弟子之中前三分别是杀伐、梦寐和鬼神,第四正好就是云佚名。他死了,云佚名自然就会顶上。
前提是,云佚名能熬过自己名义上师傅的这一询问。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沉默持续了大约两分钟,对云佚名来说绝对是非常漫长的两分钟。
此时才听到略带沙哑,听不出男女的声音道:
“云佚名,你办事为师很放心。”
说的就只有这一句,云佚名心中刚刚松一口气,以为糊弄了过去,随即一股强烈的危机感笼罩了他。
那感觉,就像是被猛兽盯上的兔子,只顾着瑟瑟发抖。
稍时,危机感如潮水般褪去,云佚名才猛然发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竟然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月色长衫下面的里衣也早已被冷汗打湿。
他赶紧站起来行礼道:
“弟子失礼,请师尊恕罪。”
能看到黑暗之中的两个红点微微扬了扬,像是颔首,并没有在意。
这算是一个警告,云佚名很有手腕,掌门也欣赏他办事的风格,但云佚名野心太大,适当的给点苦头吃,才能更好的驾驭他。
云佚名当然不傻,他明白师尊的意思。
这事儿,就在心照不宣中暂时告一段落。
“十长老那边我会解决,至于那林天赐……”
声音稍稍有些迟疑,这在云佚名的印象里是从未有过。
“此人乃乱局之人,身上有大气运,看来你没少吃他的苦头,暂时不要动他,吩咐下去,如果碰上尽量退避三舍,现在还不是时候。”
这个命令,更是让云佚名摸不到头脑。
作为正道这边的后起之秀,林天赐的大名不仅在东神州如雷贯耳,在邪修这边也越来越有名。
继续让他成长下去,将来肯定是心腹大患,按理说应该防患于未然才对。
云佚名曾经试过设下陷阱围杀,以除此大患,但他一人所能调动的力量还是非常有限的,如果是灵血宗掌门下了绝杀令,那针对林天赐的暗杀跟云佚名一人搞根本是两个概念。
但掌门居然说碰上他就退避三舍,这……
不合理啊。
云佚名当然不知道,灵血宗掌门选择不动林天赐,不是因为有什么更深一层的计划,而是单纯的被人威胁了……
这世上,能够威胁天仙一品的人真的存在吗?用西方的百级制度来说,天仙一品就是100级满,绝对是字面意义上顶天立地级别的大佬。
别说,还真有。
——曼娜莫拉。
她已经不止一次从林天赐那边听说过邪修躲在阿维斯,也清楚的直到邪修时这群正道修士的生死大敌。
林天赐以为曼娜莫拉整天就知道做美容spa躺着睡大觉什么都不干,实际上曼娜莫拉做的事情还真不算少。
阿维斯这地方,对其他人来说极难进入,但对世界的管理者来说不过是一个念头的事情,曼娜莫拉在没有引起任何注意的情况下,潜入灵血宗找掌门‘谈了谈’。
具体过程不必细表,结果就是灵血宗掌门答应在正邪大战之前不会对林天赐有任何动作,至于正邪大战开始以后嘛……
那自然是大家各凭本事。
话说回来,真开大的话曼娜莫拉就不怕林天赐死在乱军之中?
首先,林天赐现在已经不是候选人,而是拥有了临时权限的某件魔女,哪怕仅仅只是临时工,某件魔女也是杀不死的,林天赐显然不知道自己已经变成了不死身,不管被杀多少次都能满血复活。
曼娜莫拉找上门只是单纯的不希望邪修影响到林天赐帮她干活,并不是怕他半路夭折。
当然,这些弯弯道道,云佚名更加就不清楚了。
掌门说的不太符合逻辑,但不听话肯定就是死路一条,云佚名也不敢问为什么,只要不怪罪鬼神之死,别的倒是都好说。
离开掌门的居所,云佚名回到弟子活动的区域,把掌门的命令吩咐下去,做完这一堆杂事之后,又跑到灵血宗靠近正门那边的客房,或者说会客厅。
一进门,就看到幽影正在太师椅上气定神闲的喝茶,像是已经等了一段时间了。
见云佚名进来,他堆起礼貌性的微笑道:
“看来云公子躲过一劫,我还以为会是另一个人跟我接洽。”
“幽影先生可曾失望?”
“哪里的话,我当然希望能跟云公子继续合作。”
两人都知道对方说的话基本等于扯淡,不过场面话嘛,该说还是要说的。
随便对付两句,云佚名掏出几页像是书稿一类的东西放在幽影面前:
“这是约定好的东西,死者之书的一部分,可惜它被拆分的太散了,不然还能多找回一些。”
“有劳云公子。”
合作自然是互有付出才能长久稳固,虽然灵血宗确实势大,但幽影教团也不是完全没有底牌,真闹翻了大家都没有好处。
幽影已经协助过邪修干了不少事情,灵血宗这边如果没有点表示,那也不能叫合作了。
这份书页,便是灵血宗的诚意,算是告诉幽影教团,咱们还需要继续携手走下去。
幽影嘴上说着有劳之类的客套话,拿起那几张书稿检查了一下,像是在确认真伪,最终郑重的收入怀里。
死者之书是幽影教团计划当中非常重要的一个部分,以前死者之书在某件魔女手里的时候他们只能抓瞎或是想办法找其他东西代替,而有了死者之书,则可以大大缩短计划所需要执行的时间。
当然,这就是另一个故事了。
见幽影收起书稿,云佚名抿了口茶遗憾道:
“可惜,在下这次前往狂乱域,眼看就要到手的‘天煌破雷’突然打了水漂,恐怕这就需要有影先生自己想办法了。”
“哦?居然有人能在云公子嘴里虎口夺食?”
“还能有谁,就是那林天赐。”
听到林小哥儿的名字,幽影目光闪烁了一下,脸上没有漏出任何破绽的跟云佚名继续打折太极,但心里有一个声音在低语。
——机会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