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m5ts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小說 十億次拔刀 ptt-第六百九十一章 就讓你在活一段時間讀書-uukit

十億次拔刀
小說推薦十億次拔刀
吃惊之余,沈如歌怎么说也是仙神世界继神无极,帝天后的第三人。
从她修炼之日起,大大小小的战斗绝对不会比神无极,帝天少,所以战斗经验可谓非常的丰富。
于是,当神绣出现撕裂……
沈如歌的反应不可谓不快,伴着玉臂的一扬,沈如歌的丝绣就像沈侯白的无影刀一样,可以自由的伸缩延长……
于是,神绣一圈又一圈的继续包裹起了天龙人,使得下一秒,天龙人的周身便又缠上一圈神绣。
“不要小看老娘。”
亦就在这时,沈如歌发泄般的对着被包裹的结结实实的天龙人喝道。
“宗主。”
“宗主。”
远处,广寒宫的弟子们,面对沈如歌的大发神威,尽管此刻看上去沈如歌占了上风,但是她们还是为沈如歌捏了一把汗。
“宗主,我来帮你。”
正在这时,沉融月手持她的随身佩剑,然后一剑刺向了此刻包裹的严严实实的天龙人。
但是……就在沉融月冲向天龙人的时候……
沈侯白却是横在了她的面前,同时说道:“不要过去。”
“为什么?”
看到拦在自己面前的沈侯白,不明所以的沉融月露出了诧异之色。
“不想死就不要过去。”
沈侯白没有告知沉融月,只吓唬般的告诉她‘不想死就不要过去’。
然后,不等沉融月说些什么,沈侯白脚下一沉,人已经消失在原地。
而当他再次出现的时候,他已经来到了沈如歌的身后……
见状,沈如歌不由得娇喝道:“你来我这里干嘛,你去……”
沈如歌的话没有说完,沈侯白长刀朝天,然后随着长刀的落下,沈如歌的神绣便被沈侯白给斩断了。
“沈侯白,你干什么……”
看到沈侯白一刀斩断自己的神绣,沈如歌面露吃惊中,看向了沈侯白,同时问道。
沈侯白没有回应沈如歌,他大手一环,又一次环住了沈如歌的蛮腰,然后快速横移……
横移中,‘嗖’一道光芒从沈侯白的眼前一闪而过……
而这光芒,便是天龙人的那把金色长枪。
談笑江湖
看着这一闪而过的光芒,沈如歌这才明白沈侯白为什么会来到自己这里,并且斩断自己的神绣,他又救了自己,如若不然……现在的她怕是已经被这长枪给贯穿了。
“我有让你呆着别动吧。”
“哒”。
沈侯白已带着沈如歌回到了飞船的甲板上,然后语气平静中,显得有些不悦道。
“我……”
心有余悸中,沈如歌伸出了自己的一只手,然后抚上了沈侯白的左臂,因为这左臂上出现了一道伤口,而伤口上正在向外冒着鲜血。
而就在沈侯白与沈如歌对话的时候……
“啪啪啪。”
包裹着天龙人的神绣在这一刻分崩离析了,然后……天龙人目光冰冷的看向了沈侯白所在的飞船。
与此同时,那把金色的长枪已经飞到了天龙人的身旁,浮浮沉沉着……
感受到天龙人的目光,沈侯白微微屈身,伴着双腿肌肉的臌胀,以及衣袂的猎猎作响,沈侯白说道:“他不是你逞强就能杀掉的,乖乖在一旁看着。”
说完,沈侯白已如离弦之箭,冲向了天龙人……
此刻,由于沈侯白的力道太大,使得飞船的船头出现了瞬间的下沉,呈现出了六十度的倾斜,而就在沈侯白身旁的沈如歌,随着沈侯白冲出去,气浪带动下,她的衣袂,长发亦是啪啪作响着……
看着沈侯白冲出去的身影,沈如歌面色涨红中喃喃说道:“还是被小看了。”
此刻,沈如歌在所难免的会怪自己不争气,本想在沈侯白的面前露一手,让他知道……自己并不弱,千万别小看她,但结果却是不尽人意,更让她懊恼的是,自己又被沈侯白救了……
“宗主,你没事吧?”
沉融月来到了沈如歌的身旁,然后露出一抹担忧的问道。
“我没事。”
沈如歌轻咬着红唇说道。
“没事就好。”听到沈如歌说没事,沉融月便松了一口气。
松气之下,沉融月看着天际的沈侯白,她又道:“宗主……我们或许真的需要一个男人了。”
听到沉融月的话,沈如歌扭头看向了她,然后显得有些无奈道:“你想说沈侯白吧。”
“我也觉得他不错。”
“可问题是这家伙不管是本宫还是你,都是爱搭不理的……”
说到这里,沈如歌停顿了一下,然后再次显现一抹无奈的说道:“融月,说真的……本宫都开始怀疑本宫的容貌了。”
“本宫应该不算丑吧。”
“他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
“莫非……他不喜欢女人?”
就在沈如歌开始怀疑自己的魅力时……
沈侯白与天龙人的第三次交锋开始了。
“剥夺。”
沈侯白用出了剥夺……
如果第一次,第二次与天龙人交战,只是沈侯白的试探,试探对方的实力,那么这第三次,沈侯白看来是打算用上全力了,使得起手便是‘剥夺。’
而随着沈侯白喊出‘剥夺’,这天龙人的反应也不可谓不快,瞬间便后撤出了数千米,拉开了与沈侯白的距离……这么一来,因为距离太远,沈侯白的‘剥夺’便没有起到效果……
此刻,看着对方瞬间撤退出数千米,沈侯白立刻便意识到了,对方或许知道了他的‘剥夺’乃是混沌之力,所以有意规避。
亦就在这时……
“我收回我刚才说的话。”
“就让你在活一段时间。”
好男人陳二草的妖孽人生
在天际稳固身躯后,天龙人看着沈侯白说道。
透过三次的交锋,天龙人确认了,现在的沈侯白已经不是几年前那个沈侯白了,他现在变的更强了,再加上他有混沌之力。
虽然杀掉沈侯白的自信还是有的,但是……考虑到杀掉沈侯白的代价太大,如此……三思之后,这天龙人便选择了避其锋芒,等自己的同伴从封印中脱困出来再说,到时候联合自己的同伴,比起现在强杀沈侯白,搞不好要把自己陪进去,他便选择了稳健……
说完,这名天龙人便虚影一闪,消失了。
沈侯白没有追击,毕竟他无法确定这是不是圈套,万一自己追出去了,隐藏着的天龙人袭击广寒宫的船队怎么办?
如此……沈侯白便放弃了追击,也应了一句话‘穷寇莫追’。
“他怎么跑了?”
随着沈侯白回来,望着天边早已失去踪影的天龙人,沈如歌好奇的问询了起来。
重生之渣受歸
闻言,沈侯白不苟言笑道:“那你要去问他了。”
心急撩不到唐警少
说完,沈侯白便径直走向了船舱。
“你去哪?”见状,沈如歌又问道。
“休息。”沈侯白头也不回的回应道。
“休息?”沈如歌没想到沈侯白会给自己这么一个回应。
“放心,经过这次后,相信在短时间内,他应该不会再来了。”
似以为沈如歌担心他休息了,天龙人来袭,沈侯白便给了沈如歌一个定心丸。
双手环胸,看着沈侯白,沈如歌‘哎’的叹出了一口气。
沈侯白休息的舱房……
说是休息,但其实是修炼……
此刻,沈侯白站在舱方内,他的周围摆了三颗仙石,而他的手中则捏着无影,然后一次又一次的练习着拔刀。
我的老千生涯
透过刚才与天龙人的交战,虽然没有落败,但是也没有胜利,也就是说他现在的实力只够和对方打一个平手……
或许用上‘剥夺’,就可以占上风了,但是……对方似乎知道‘剥夺’,知道‘混沌之力’,他会躲,这样的话变数就大了。
总之就是,他还是太‘弱’了。
如此,为了下一次在遇到对方的时候,自己可以杀掉他,沈侯白便开始了修炼,吸收仙石,以及赚取拔刀次数,将现在欠下系统的债还清,然后将目前封印状态中的‘瞬身’解封,到时候有了‘瞬身’,沈侯白相信自己的实力应该会在现在的基础上提升一个档次。
“你在干什么?”
在甲板上警戒了一会儿后,沈如歌来到了沈侯白的舱房,随之……她便看到了此刻正在练习拔刀的沈侯白。
出于好奇,沈如歌便向沈侯白问询了起来。
“练习拔刀。”
沈侯白语气冷澹的说道。
“我知道啊。”
“可以你现在的实力,还需要练习这么基础的东西?”
沈如歌完全看不懂,当然……这也不能怪她,毕竟她不会知道沈侯白之所以练习拔刀并不是因为他想练习,而是纯粹的在还债……
“我修炼的时候需要集中精神,没事的话……请不要打扰我。”
沈侯白并不想和沈如歌过多的废话,所以直接挑明让她不要打扰自己。
“不要……不要打扰……”
在沈侯白的身上,沈如歌尝到了好多的第一次,第一次被拒绝,第一次怀疑自己的美貌,第一次被一个男人要求不要打扰他。
似被气到了,沈如歌二话不说,直接转身离开了。
然而……
仅仅片刻后,沈如歌便又回来了,美其名曰,不能太浪费了,而她所指的浪费便是满舱的仙气……
大概两三个小时的样子……
沈侯白停了下来,然后拿出一块丝巾擦拭起了满脸的汗水。
“你修炼完了?”
当沈侯白停下后,慵懒的躺在舱房一张卧榻上的沈如歌支起了身子,说是不要浪费仙气,和沈侯白一起修炼,但是透过她躺在卧榻上,那显露出的百无聊赖,这哪像是在修炼的样子。
不过也不难理解,沈如歌的实力为神格级,仙神世界继神无极,帝天后最强,当然……现在还要加一个沈侯白,也因为她现在的实力非常的强大,所以吸收个把时间的仙气对她而言,根本起不了太大的提升,甚至可以说根本不可能有什么提升,由此不难看出,她之所以回来,就是为了和沈侯白独处一室。
不是有句话这么说的么,近水楼台先得月,日久生情这种事情,谁又说的准呢。
沈侯白完全没有搭理沈如歌的意思,丝巾一放,便又刷起了拔刀次数……
见状,刚刚来了一点精神的沈如歌,又倾倒了下去,再显百无聊赖中,喃喃说道:“这么拔进拔出的,不嫌烦吗?”
“宗主。”
正在这时,房门口传来了一名广寒宫女弟子的声音。
随即,沈如歌立刻便收敛了身上的百无聊赖,恢复了她宗主的本色,然后在整理了一下衣衫后喊道。
“进来。”
听到沈如歌的话,女弟子便推门而入了……
“宗主,按照您的吩咐,晚餐给您和沈公子送到舱房来。”
原来,女子是来送餐的……
“放下吧。”
沈如歌点了点头,随即,女弟子便来到了沈如歌的面前,然后将手中捧着的一个盘子放到沈如歌面前,卧榻的一张小桌子上,待将盘中的餐点放到小桌子上后,女弟子便告退了。
离去前,女弟子朝着沈侯白望了一眼,也是恰巧,沈侯白正好看了她一眼,使得女弟子似被吓到了,赶忙收回自己看向沈侯白的目光,同时……小脸上浮上了一抹红晕。
新常態 新作為:協同創新 共謀“十三五” 劉學軍
“这死男人的魅力还真是大。”
弟子害羞的一幕没有逃过沈如歌的眼睛,使得沈如歌心下竟有些犯酸。
“吃饭了。”
“就算你要修炼,那也得填饱肚子在修炼吧。”
闻言,沈侯白这才收起了手中的无影,然后在又擦拭了一把脸上的汗水后,便走到了卧榻前……
看着擦拭后,沈侯白依旧湿漉漉的脸庞,以及清晰可闻的汗臭味……
对于有洁癖的沈如歌,她应该非常讨厌才对,但让沈如歌吃惊的是,她竟然完全不讨厌,甚至还觉得有点好闻……
“我……我这是着了什么邪劲,怎么会有这种感觉?”
沈如歌偷偷瞥了几眼沈侯白道。
沈如歌虽然有过一次恋爱经验,但那次恋爱经验,与其说恋爱,其实根本就没有什么发展,因为连手没有牵过,对方就挂了。
更重要的是……那一次,沈如歌实际上就是单纯的看中了对方的天赋,然后就间接的产生了培养对方成为自己的道侣的念头,用她的话来讲便是‘既然找不到合适的道侣,那就自己培养喽。’所以她其实根本不懂爱上一个人是怎么样的感觉。
“你不饿吗?”
就在沈如歌看沈侯白看的出神时,察觉到她一直看着自己的沈侯白,突然开口道。
“一直看着我干什么?”
“啊,我……”
被点醒的沈如歌,立刻便面红耳赤了起来,面红耳赤中,她低下了脑袋,然后拿起饭碗,不断的往嘴里塞饭。
见状,沈侯白不由得微微皱眉道:“只吃饭,不吃菜?”
“……”
于是,在沈侯白的再次提醒下,沈如歌终于意识到不能光吃饭,菜也得吃,不过心下还是怨念不已。
“这死男人,未免管的也太宽了吧。”
片刻后……
“我吃完了,你收拾一下吧。”
说完,不等沈如歌说些什么,沈侯白又开始了修炼。
可能是习惯了,因为在家的时候,每次吃完饭,都是姬无双来收拾,所以习惯成自然,沈侯白把沈如歌当成姬无双了。
看着又开始修炼的沈侯白,沈如歌不由得黛眉一挑道:“这死男人,还真是会使唤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