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h43t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大唐第一村 線上看-第九四二章:可堪大用看書-4hl2y

大唐第一村
小說推薦大唐第一村
面对咄咄逼人的韦狌牲,崔晟无奈只能选择避战。
他自认为自己准备好的诗作没办法战胜韦狌牲的这首《丽人行》。
但他可不会直接承认,而是让几个狗腿子先拿出诗作,为他尽可能的拖延时间。
而他本人则是隐退人群中,灰溜溜的朝三楼的走去,他打算去请示一番高人……
与此同时。
鸣新坊这边,一道婀娜身影在丫鬟的搀扶下跳到一艘小船上。
怜花仙子回头看向送别的韦天真,敛衽一礼道:“扫了贵人的兴致,实在是抱歉。”
韦天真笑着摆了摆手:“姐姐见外了,倒是妹妹,害得你受了伤,怕是要静养好些时日。”
怜花仙子抬头朝三楼开着窗户的那个包厢望去,浅笑着说道:“刚好,趁着这个难得的机会可以好好休息,倒是如了我长久以来的愿望。”
韦天真点了点头,让管事递上一个锦盒,道:“这是妹妹的一点心意,姐姐拿回去试试,若是喜欢,妹妹回头再让人送几盒到玲珑阁。”
怜花仙子眼里一亮:“可是朔方的化妆品?!”
韦天真卖了个关子,笑道:“是也不是,姐姐回去自己琢磨。”
怜花仙子苦笑着摇了摇头,心道:都要嫁人了还这般孩子心性。
告别韦天真后,小船儿在湖面上缓慢前行,不多时便停靠在一艘画舫旁。
等候多时的老鸨欣喜的将她扶上了船,谄媚的说道:“乖女儿回来的刚刚好,张公子已经等候多时了,这次为了见你,他可是给了这个数。”老鸨手掌翻了翻,三角眼里金星闪烁。
怜花仙子幽幽叹了一口气,道:“容我先回房梳理一番。”
“应该的,应该的!”老鸨见她没有拒绝,脸上的笑容更甚了。
看着这一切的怜花仙子,不由得想起方才席云飞吟诵的那首诗来。
回到香闺后,怜花仙子坐在梳妆台前,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满脸的神色哀思。
“美人卷珠帘,深坐蹙蛾眉,但见泪痕湿,不知心恨谁。”
怜花仙子起身朝书桌走去,拿起毛笔将这短短二十个字默写下来。
“席公子真乃绝世大才,短短几个字便道尽了女儿家的一世凄凉。”
叹息过后,怜花仙子走到屏风后面,宽衣解带……
嘎吱一声,房门推开,老鸨一脸谄媚的走了进来,看到屏风后的倩影,暗叹一声年轻真好。
走到近前,喊道:“乖女儿啊,张公子体谅你,让你莫要着急,好生梳洗,他可以等!”
屏风后,怜花仙子轻轻‘嗯’了一声,便没了声响。
老鸨悻悻的点了点头,返身便要离去,视线却刚好落在书桌上……
···
···
说回文征阁。
三楼的大包厢里,崔晟在屋子里来回踱步,踩得脚下的木地板吱吱作响。
在他面前的桌子上,几张宣纸摆开,每张纸上都有一首成型的诗作。
而桌子的另一头,一个英俊异常的青年,左手举着酒瓶,右手擎着狼毫,正在宣纸上挥墨。
“霞飞重鬓影,佳人……不行,不行……”
青年右手一挥,宣纸哗啦一声落在地上,旁边伺候的小厮赶紧又铺上一张新的。
青年拿起酒瓶仰头狂饮,忽的双眼一亮吟诵道:“云鬓半边花开去,芙蓉如面柳如眉,哈哈哈,好诗,好诗……”
听得青年这句,旁边几个随从,包括满脸焦急的崔晟都是眼前一亮。
可还不等他们反映,那青年又是一把将宣纸挥开,墨汁也撒了一地。
崔晟急道:“折梅兄这是为何,这句很是精妙啊,为何不继续写下去了?”
青年瞥了他一眼,又是猛灌了一口酒,道:“不好,不好,想不出下半句。”
“这,唉,折梅兄啊,时辰眼看着就快到了,若是再写不出来,恐怕真就要认输了呀,你要的那柄汉剑,恐怕是……”
青年闻言,嘴角微微勾起,而后吐了一口气,喃喃道:“态浓意远淑且真,肌理细腻骨肉匀,绣罗衣裳照暮春,蹙金孔雀银麒麟……几年不见,这韦呆子倒也成长了不少,我一时之间竟也写不出比他更好的。”
崔晟闻言,神色大变。
青年无奈的放下狼毫,道:“你还是认输吧,我写不出来,你再找其他人也一样,除非……”
崔晟双眼一亮:“除非什么?”
青年笑着说道:“除非席家二郎当场,若是他在,或许你还有翻盘的可能,可惜啊,如今席韦两家已经联姻,就算他再怎么好说话,你也是请不动他了。”
连素有大唐第一才子之称的欧阳折梅都这般说了,崔晟这下子几乎绝望。
走出包厢,整个人都不好了,脑海里嗡嗡的响着,难道自己真的要输给韦狌牲那个二愣子?
便在这时,楼梯口一个管事打扮的中年跑了过来。
“郎君,郎君!”
崔晟心情不好,沉声喝道:“何事如今惊慌。”
那管事先是一怔,接着神色决绝的走上前,递上一张带着花香的香笺。
“郎君请看,这是方才收到的诗作,小的认为,可堪大用!”
崔晟重重看了他一眼,见这管事犹自保持着动作没退缩,不由得好奇低头看去。
“……这?!”崔晟眼前一亮。
管事见状,心下一喜,道:“这是方才玲珑阁那边送来的,传递的小厮说是那玲珑阁的老鸨代花魁怜花仙子投稿,郎君,小的认为这首诗……可堪大用!”
“玲珑阁?”
崔晟与管事相视一眼,半响后,读懂了对方的意思,只是……
“郎君,那怜花不过一介奴籍贱妓,只要郎君派人去警告一番,想来给她十个胆子也不敢戳破,至于那个老鸨,哼哼,不过是个贪财之人,给点好处就行!”
崔晟闻言,紧了紧双手,最终还是伸手接过了管事手里的香笺,沉声道:“这事儿就交给你去办了,办好了本公子重重有赏,若是稍有差池……”
“小的提头来见!”管事很有眼力劲儿的接了一句。
崔晟满意的点了点头,举起香笺,看着上面娟秀的短短二十个字,竟是不自觉的颤抖了起来。
“天助我也,真的是天助我也啊!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