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j9h優秀都市异能 《鬥羅之青玉流》-第90章 體鬥尊強者讀書-tyqof

鬥羅之青玉流
小說推薦鬥羅之青玉流
“愚蠢,胆敢与我魂殿为敌……。”
刘子轩怎么也没想到白天尊会说这样的话,一直来招惹自己的是魂殿自身好不好。
“哈,与魂殿为敌……我刘某人以后就和你们魂殿为敌了。”
随着刘子轩的叱喝,一道无比怪异且强横的气势从刘子轩体内迸发而出。
冲天而起的气势将白天尊释放的气势全数抵挡在刘子轩面前,彩鳞艰难的抬起头看着刘子轩的背影一脸的愤恨。
彩鳞从没有遇到这样的失败,连敌人的在哪儿都没有看见。
以前刘子轩说她的实力不足时彩鳞只是认为她不如刘子轩而已,而今天她是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自己究竟有多弱小。
白天尊感受着刘子轩身上迸发出来的强横气势微微皱眉,不过想到刘子轩是可以秒杀斗尊的强者也就释然了。
斗尊强者可以说是斗气大陆上最活跃的强者,能成为斗尊的人必然是从尸山血海中杀出来的人。
白天尊深知刘子轩的刀法强横,赶在刘子轩出刀前对着刘子轩所在的空间猛然一握。
霎时刘子轩周围的空间皱褶起来挤压向了刘子轩,斗尊强者之所以恐怖就是因为他们可以随意操控身边的空间。
如果对空间之力的不足会马上被扭曲、褶皱的空间挤成肉酱,刘子轩在感知到周围的空间发生变化后悍然出刀。
“碎地拂斩·双连弑……。”
两道亮蓝色的刀气无比突兀的出现在了刘子轩的身边,和迅速挤压过来的空间撞到一起。
“轰……咔嚓。”
碎地拂斩级的刀力不就可以轻轻松松的震碎空间,更不要说现在空间都凝聚在了一起。
白天尊只感觉自己操控的空间之力突然破碎开来,刘子轩身边皱褶的空间都像是琉璃一样碎裂成无数碎片。
刘子轩在震碎自己身边的空间后催动身法,右手紧握清水神刀向白天尊冲去。
这个时候碎地拂斩·双连弑的刀力在刘子轩先前站立的地方爆发出来,震耳欲聋的轰响过后地面上腾起了一大朵土黄色的蘑菇云。
白天尊纵横斗气大陆数十年,从未见过有谁将空间都轰碎的攻击,见刘子轩欺身而来下意识的调集斗气轰出一掌。
空间之力是斗气大陆上斗宗以上强者最强的力量,没有空间之力的斗宗级以上强者的实力至少要削弱一半。
因为斗者修炼到斗宗境界以后大都将注意力放到了空间之力的操控上,而斗气的提纯则是被放到一边。
元炁修炼体系的核心就是提纯、精炼自己所修炼的元炁,真正的元炁修炼者绝对不会将所有的精力都放在空间之力的掌控上。
因为空间之力掌握得再纯熟也不会对他本身的实力有一丝丝的提升,修炼的目的就是让自己变得更强。
掌控空间之力只是看上去提升了斗者的实力,真正决定斗者实力的还是他们的斗气纯度。
在白天尊展露出自己的斗气后,刘子轩马发现白天尊的斗气浓度只是比彩鳞的斗气浓厚一些而已。
“碎岳·飞蝗斩……。”
刘子轩一挥清水神刀,一团椭圆形的亮蓝色刀气划过天空轻轻松松的击穿了白天尊轰击而出的斗气手掌。
“轰隆……。”
在飞蝗斩击穿白天尊的斗气战印后骤然释放出了自身所携带的刀力与震动力,一道冲击波在白天尊身前形成。
白天尊下意识的在自己身前凝聚了一面空间护盾,碎岳飞斩级的刀力在他身前爆发,空间护盾直接被巨大的刀力和震动力轰碎。
“噗……。”
但刀力裹挟这震动力横扫过白天尊的身体后,白天尊只感觉自己体内快要干涸了的气血翻滚起来、直冲脑门。
在身体倒飞的时候张口就吐出了一大口鲜血,刘子轩也是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引爆碎岳飞斩级的刀力。
在冲击波即将抵达自己面前时有挥斩出了一道没有压缩的碎岳飞斩,将横扫向自己的刀力、震动力都抵消在了近前。
只是两道碎岳飞斩级的刀力碰撞,横扫而过的刀力、震动力将周围三千米范围内的参天大树都连根拔起。
稍微有些松动或者受力面积大一些的岩石也被劲风刮飞,原本山清水秀的山谷自己变成了寸草不生的荒地。
白天尊费了好大的劲才从碎石堆中爬出来,此刻的白天尊哪里还有刚才那只目空一切的傲然之气。
无比恐惧的看了刘子轩一眼,随时架起一个空间通道就遁入其中。
一般来说到了斗宗境界后就很难杀被杀死了的,因为亚空间通道四通八达。
即便是两个人同时使用空间之力进入空间通道中,也很难是在同一条空间通道中。
只可惜刘子轩不是斗气大陆上土生土长的强者,灵识扩展而出马上就找到了躲藏在亚空间通道中的白天尊。
“碎地·破魂斩……。”
刘子轩轻笑一声催动震刀势,将碎地拂斩级别的刀力压缩成破魂飞刀的模样,然后对着白天尊藏身的亚空间挥斩而出。
一道尺于长的亮蓝色刀气在飞出三米后顿时消失在了刘子轩的视野中,但灵识却清清楚楚的“看”到它正斩向不断咳血的白天尊。
亚空间通道中白天尊还在等自己的气血平息,可没想到坐下的动作稍微大了一点牵动了体内还在翻腾的气血,张口又吐出了一大口鲜血。
白天尊正准备抬松口气的时候他眼前的亚空间通道壁上骤然蹿出一道亮蓝色的刀气,白天尊的瞳孔只是本能的一缩。
随后这道尺于长的亮蓝色刀气就从他眉心贯入、后脑勺穿出斩在了空间壁垒上,直到这个时候碎地·破魂斩的刀力与震动力才尽数释放到了空间壁垒上。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刘子轩并没有听到什么声响,但灵识却清清楚楚的“看”到了空间壁垒上荡漾起了波浪。
在波浪覆盖了大概八百多米的范围后刀力、震动力又反弹回了亚空间中,白天尊的尸体首当其冲被巨大的反震力震成了齑粉。
“轰隆……。”
刘子轩面前二十公里处的山脉骤然蹦碎,一道足有五千米高的土浪迎面席卷而来。
随后大地猛烈的抖动起来,刚刚恢复了点力气站起来的彩鳞又被猛烈的地震晃得失去重心一屁股坐到地上。
看着越来越近的土浪刘子轩紧握在右手中的清水神刀旋转半周,随后对着面前的土浪猛然一挥。
“碎地拂斩·扫千军……。”
在刘子轩面前出现了一道足有千米长的亮蓝色刀气,斩断了四五座小山丘、山峰。
“轰……咔嚓。”
在这道刀气飞斩出五千米后刘子轩心念一动释放出了刀气中的刀力,巨大的震动力和刀力直接震碎那个地方的空间。
随后形成一道冲击波和迎面席卷而来的土浪撞到了一起,毕竟这道土浪是碎地拂斩刀力的反震力形成。
威力自然是不如刘子轩最新挥斩出的碎地拂斩,轰然巨响过后面前高大的土墙骤然反向席卷了一段距离后被遮天蔽日的灰尘所掩盖。
刘子轩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浊气,转过身走向彩鳞等人的时候收回了清水神刀。
彩鳞看着越走越近的刘子轩芳心不受控制的狂跳起来,这一次刘子轩对付白天尊的战斗她从头看到尾。
她实在是没想到能轻轻松松打败她的斗尊强者被刘子轩如此轻松的斩杀于此,虽然彩鳞没有看见白天尊的是怎么被杀的。
但她看到了刘子轩施展破魂斩,远处的山脉忽然崩碎说明破魂斩的刀力在亚空间中释放出来。
纵容白天尊是六星斗尊强者,但是在刘子轩那能轻易震碎空间的斩击下根本没有活命的可能。
刘子轩走到彩鳞面前探出手握住彩鳞的右手腕,心念一动施展震之意催动彩鳞体内的气血流动起来。
彩鳞体内迟滞的气血在刘子轩的帮助下回复了流动,她感觉自己身上的无力感一扫而空。
“不好意思彩鳞,这才是因为我才连累你们被魂殿的人攻击……。”
刘子轩看着彩鳞的眼睛无比真诚的道,彩鳞嫣然一笑道:“你道什么歉啊,是我们太弱了才这么容易被人打败。”
“呐呐子轩,你究竟是那个等级的强者……老老实实的说不许骗我。”
以前彩鳞认为刘子轩只是高阶体斗宗强者,但是在看了今天刘子轩出手后彩鳞推翻了这个猜想。
刘子轩看着彩鳞认真的眼睛沉吟了一下道:“八重震意体体修,碎地拂斩级刀力刀修。”
彩鳞听完刘子轩的话完全无法理解,什么八重震意体、什么碎地拂斩的她根本没听过。
“你就不能说得通俗易懂一点吗,我理论知识水平有限理解不了你说的什么意思啊。”
彩鳞有些抓狂的对着刘子轩大吼道,刘子轩俯身将昏迷中的云韵和水媚儿抱起。
看向彩鳞道:“我走的刀修为主、体修为辅的修炼之道,无论刀修还是体修都是与斗气大陆上的主流修炼体系完全不同的修炼道路。”
“斗宗、斗尊这些境界是特属于斗气修炼体系的斗者的,我告诉你的就是目前我的修为境界。”
这段时间彩鳞恶补了一些有关修炼的理论知识,不至于听不懂修炼体系这个概念。
彩鳞微微一愣随后辩解道:“斗气大陆上也是有体斗者的,和你说的体修修炼体系是一样的……。”
准备带云韵和水媚儿回营地的刘子轩身体一顿,转过头看向彩鳞道:“这么说的话我应该是体斗皇强者。”
“毕竟我对空间之力一窍不通,虽然拥有击杀斗尊的战力仍然是斗皇境界。”
说完刘子轩就催动身法回到了营地将云韵和水媚儿都安置好,彩鳞追到营地中抓住刘子轩的肩膀大声道:“不对……。”
“你能击杀斗尊,这说明你是堪比斗尊的体斗尊强者才对。”
老实说刘子轩并不关心自己的实力究竟处于那个境界,因为相比起那个传授自己碎天刀典的妃玥来说自己连蝼蚁都算不上。
不过看彩鳞着急的模样刘子轩没有在狡辩什么,痛痛快快的点头道:“对……我是堪比斗尊的体斗尊强者。”
“啊……斗尊强者,你竟然是斗尊强者……。”
彩鳞在得到了刘子轩确切的回答后忍不住尖叫了起来,一边大喊一边摇晃这刘子轩的肩膀来发泄她内心的兴奋与激动。
刘子轩颇为无奈的道:“小点声、小点声彩鳞,韵韵和媚儿还在睡觉呢……。”
得到刘子轩的提醒后彩鳞这才意识到自己失态了,急忙放开刘子轩的肩膀轻咳两声来掩饰尴尬。
刘子轩知道彩鳞现在非常尴尬,站起身来道:“彩鳞,我去河谷看看紫妍怎么样了……你留在这里给韵韵和媚儿护法。”
说完刘子轩的身影就消失在了营地中,这个时候彩鳞才激动的攥紧了自己的拳头。
抬起头看着天空中的太阳无比虔诚的道:“多谢蛇灵的保佑,让蛇人族获得了斗尊强者的庇佑……我族千年的夙愿终于实现了。”
回到河谷中的刘子轩当然听到了彩鳞的话,不过刘子轩没有过多的去探究为什么蛇人族获得斗尊强者庇佑是千年的夙愿。
紫妍晋级六阶魔兽已经两个多月了,等她从这个光茧中出来就是实打实的六阶魔兽,堪比人类斗皇强者的六阶魔兽。
刘子轩召唤出青玉流琴即兴弹奏起来,今天发生的事情让刘子轩的心绪有些浮动,需要通过弹琴来舒缓一翻。
弹琴的时候顺便推动紫妍体内的气血帮她进行周天运转,只是这次推动紫妍体内气血的时候发现她有苏醒的迹象了。
一个小时后紫妍苏醒过来,特属于六阶魔兽的气势从紫妍体内迸发而出。
随后她体内传来一股凶猛的吸力,将她身边天地灵气聚集而出的光茧都吸进了自己的身体。
“好酥服啊子轩哥哥,再帮人家推动一次气血好不好……。”
睡意朦胧的紫妍忽然开口,清脆的嗓音就像是二八年华的女子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