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zdsv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说 我是這樣的作者 愛下-第七百四十章 故人-5m0o4

我是這樣的作者
小說推薦我是這樣的作者
“太尉和司空?那可都是朝中的大人物啊!”
沃忠眼中一亮,立刻便追问起来,他原本就是个江湖混混,能接触到的官吏都十分有限,对大楚整个官场的结构体系不清不楚,可但凡能让他知道的官职,那必然都是一顶一的高官。
徐泽则是脸色凝重,忍不住就问:“你说太尉与司空也有消息,莫非是不利于殿下的消息?”
他们这些个人聚集于此,本来就是因着打探消息。
而一天下来,所谓消息的内容分析起来,就没有几个是说太子好、对太子有利的,这基本上算是奠定了基调,这时一听说太尉和司空这样的大人物,徐泽这心里自然有些不安。
拓跋迥没有绕圈子,点点头,脸上居然还带着笑意,道:“不错,说是这两位对太子颇为敌视,最近放出风声来,说是要参太子一本!”
“他们好大的胆子!”
沃忠立刻摇摇头。
甭管这两位在他心中是多大的官,但那终究只是官。
在沃忠看来,只要是官,那就有下台的一天,但太子可不同,那是打断骨头连着筋的天家血脉、未来至尊,哪里是两个迟早要告老还乡的大官比得了的?就这样还敢说大话?
“有道是人言可畏啊!”徐泽却是忧心忡忡的样子,“今日一天下来,得到的消息都对太子不利,明明太子在南方可谓所向披靡,怎的到了这京城,居然被这般说道?着实是让人想不明白!”
“这些该是都在太子的谋划之中,”拓跋迥却是神色如常,居然半点都不意外,“再者说来,太子这次裹挟了众人归来,又有诸多战绩,甚至连倭寇都端了几个,更是与各地驻军都有了约定,让他们一同上书,为的是什么,你们可曾想过?”
沃忠有些疑惑的看着这个粗犷男子,觉得他与过去的样子,有了很大不同,那貌似凶恶的面孔上,过去显得憨厚的目光,此刻却是精芒闪烁。
不由得,沃忠居然想到了自己那位义父,这心里有一股说不出的感触。
“你们也不用担忧,这些本不该我等操心,只要将消息回报过去,那就足够了,不是么?”
拓跋迥说话间,便招呼了两个人过来。
他们这一行人过来,固然是各有千秋,但真正能写出一手文章的终究还是少数,眼前这两个,便算是其中的佼佼者。
接下来,便是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然后让两人草草纪录,最后再总结、归纳一番,把个今日的所见所闻,都给分说了清楚。
只是他们两人写出来的书信,并没有被立刻发出去,也无需寄出,而是被装了起来,藏好、放好。
而接下来的两人,这群人依旧还是这般施为,一边刺探、打探消息,一边则是记录下来,封装好、隐藏好。
等到了第三日的凌晨,终于有人抵达。
那人赫然便是最早跟在李怀身边的唐编!
这唐编来到之后,左右之人都向他行礼,态度恭恭敬敬,如那拓跋迥等人,更是隐隐透露出讨好的味道。
这投靠之人之间,却还是不同的,比如这拓跋迥等人,算是跟着一群大佬投奔太子,乃是边缘人物,想要好出头,必须要如眼下这般深入陷阱,又或者是在与那倭寇对峙的时候出生入死打探消息,才能被逐渐吸纳——
以太子的实力,自然是能够直捣黄龙,不需要这般复杂,不过倭寇毕竟零散,隐藏各处,一个不小心打草惊蛇,后续想要捉拿就不容易了,而同时,如魏振士等人,也要靠着这些行为筛选人手、心腹,否则不敢轻易信任。
相比之下,如唐编这样,在太子离开建康城之时,就跟随在身边的,毫无疑问就占了老大便宜,莫说是他,就连那江上、何夏这般武林龙套,现在也是水涨船高。
是以这时他一露面,众人纷纷表现出恭敬与听从的模样。
唐编倒是没有什么异样和不习惯,毕竟当年他为拜火教右使的时候,亦是见过这等阵仗。
“殿下下午便会抵达,在这之前,你们还是先潜伏起来,但也无需太过小心谨慎,因为殿下的意思很清楚,也不怕旁人说道,只是想省去麻烦,若真有人给你们找茬,那也无需客气,只管对抗便是!真有什么事,自然有殿下为你们撑腰,无需担忧!”
“这可是太好了!”沃忠一听顿时大喜,那眉飞色舞的样子,简直是将心头的欣喜都给表现在了脸上,“这几日我已然是看了几个人很是不顺眼了。”
徐泽则道:“我等固然是有殿下撑腰的,但反过来,我等也代表着殿下的脸面,也是不该给殿下丢脸的,所以刻意不怕事,但也不能惹事!”说到最后,他狠狠地瞪了沃忠一眼,后者顿时讪讪。
倒是那拓跋迥哈哈一笑,道:“有了唐兄这句话,我等心里可就有数了,知道自己也不是那无根浮萍了,是有人撑腰、有靠山的了!过去咱们在江湖中刀头舔血,这心里多多少少都有担忧的,可今后便不同了,会约束自己的!”
“对对对,正是这个理!”
旁人也忍不住点头附和。
唐编默默点头,看着徐泽与拓跋迥这心里颇为满意,暗道这两个人都是有眼色、知道进退的,其实是可造之材。
他过去为大教高层,也是见多识广的,见着几人表现,心里自然有一番计较和评判。
而后,他又简单吩咐几句,有些是李怀的命令,有些则是根据过往经验,给予的提醒,而后又将几人手上总结的情报、信息收拢过来。
随后,他告别几人,将那情报整理一下,就交给了特别安排的人手,让他们快步送回去。
这几人都是特殊挑选出来的,经过魏振士的考验不说,本身还擅长轻身功法,这时各自携带一部分书信离开,就迎着李怀一行人而去。
但唐编却没有离去,而是在城中行走。
这倒不是李怀给他的命令,恰恰相反,这一步是唐编在李怀面前请求,这才能得来的机会,因为他很清楚,自己只要在城中露面,很快就能有人发现,然后就会有人过来邀请。
果然,不出他之所料,这边走了一小会,他就发现有几个鬼鬼祟祟的身影在身后跟随,但唐编不动声色,在走了几个街区之后,他才猛然一转身,走入了一条无人小巷。
身后跟随的几个幼小身影见状,在左右探查之后,见没有什么危险,便也快步跟了上去。
只是等他们一转身,到了那条小巷,往里面一看,却见是一条死胡同,只有唐编一人站在尽头,正在缓缓转身,目光落到几个小儿身上。
几个小儿先是一惊,随后便回过神来,纷纷拱手,用还待稚嫩的声音道:“给右使见礼。”
“走吧,带我去见教主。”唐编淡淡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