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間割韭菜:55元義烏手錶 變成3千元香港奢侈品

直播間割韭菜:55元義烏手錶 變成3千元香港奢侈品

(原標題:魔幻直播間割韭菜:55元義烏手錶,直播變成3千元香港奢侈品)

有人在賣高仿

“蹲下蹲下,全部蹲下。”

iPhone 12 發佈後仍缺乏推動 5G 普及的 “殺手級應用”

一位坐擁百萬粉絲的女主播,正在直播間賣衣服,突然,幾位便衣警察闖入,女主播一臉錯愕。

直播屏幕前的觀衆看到了,可能還以爲這是“作秀”呢,沒想到警察直接把女主播帶走了。

直播就是這麼魔幻,誰也不知道下一秒會發生什麼,就像此次的帶貨現場直接變成了逮捕現場。

勞力士或將再次刷新史上最貴手錶記錄

原因是這位女主播售賣假冒奢侈品,如箱包、服飾、手錶等。官方售價13萬的勞力士腕錶,在她的直播間,只要1290元。

懶理小三Mandy復出 洗米嫂慶40歲生日宣誓”主權”

其實,大家心裏都有數,這不就是高仿或A貨嗎?

在直播過程中,她沒明說奢侈品品牌,而是“打暗號”,比如把香奈兒說成香奶奶,把迪奧(Dior)說成雕牌。

OTA 2.0版/換前下襬臂球銷 理想ONE軟硬件升級

下次大家看直播要注意了,連品牌名稱都說得遮遮掩掩的,大概率不是正品,否則主播一定會驕傲地大聲喊出它的名字。

這位女主播的直播間,場均觀看人數都在20萬以上,場均銷售額突破了7位數,也就是百萬銷售額。

工信部:前三季度全國累計建設開通5G基站69萬個

她的日收入達三四萬元,年收入上千萬元。不得不說,直播只是暴利啊,日入鬥金。

當然,這些假貨是售假廠商給她提供的,她一場2小時的直播,就可以爲售假廠商帶來近30萬的銷售額,其中假冒奢侈品飾品佔比10%。

直播完後,這位女主播的團隊會把假冒產品的購買鏈接、回看視頻刪的乾乾淨淨,這不就是毀滅證據嗎?

警察們都是通過錄屏,才蒐集到證據的。但一般人在看直播時,誰想到要錄屏呢?

三代蜘蛛俠將同框真的嗎?索尼迴應:未經證實

這位女主播只是揭示了冰山一角,直播賣假冒奢侈品的不是少數,仔細排查可以抓一大堆。

有人已經在自造大牌了

原以爲賣高仿的行爲已經很不地道了,沒想到還有更顛覆價值觀的。

有媒體記者臥底進入了一個直播間,主播喊出“跳樓價”——全場一折賣表,這款表的標價是2、3千元。

“不要998!不要668!只要88!沒錯就是88!”這是我們經常在電視購物上聽到的魔性話語。

在直播間也是一樣的,這位主播直接稱,“秒殺價,188都不要,直接給到128。”果真是一折。

昂科拉GX價格一夜崩盤 成功逆襲白菜報價

那位記者問主播這塊表是什麼牌子的。

全面強大 東風日產奇駿特別紀念版限時上市

是時候展現主播的包裝能力了!“香港歌迪,原裝進口,支持專櫃驗貨,覺得不值1千多塊錢給我退回來。”霸氣!霸氣!

人們對奢侈品有什麼幻想,這位主播都看透了。

20款奔馳GLS450國六比國五價格優惠

這款“名錶”不能來自內地,不然無法顯示高級感,而是說成香港,畢竟在一些人眼中,香港是奢侈品購物天堂。

幸好這位主播沒說這表是從德國、法國、意大利來的,要不然記者查證起來就麻煩了,畢竟語言不相通。

另外這款表是原裝進口的,意思是,這不是二手貨,而且還有專櫃,我們知道,奢侈品爲了保護自己的價格體系,很多都是走線下專櫃。

這真是字字說到人們的心坎上去了,一個“大牌”就這樣製造了。

在與客服深入溝通後,那位記者得知這款手錶名爲“歌浪迪”。

紅旗H5“月底沖銷量”國六標準 最低報價

它的“專櫃”設在義烏小商品城,言外之意,它並沒有專櫃。那位記者一調查發現,在義烏中國小商品城官網——義烏購上,這款表只要55元一隻,老闆說,批發200只還能給你優惠。

好一齣偷天換日啊!前面的高仿還要仔細模仿下大牌,但現在已經有人在人爲製造大牌了,這真是看不起我們義烏小商品城啊。

百裏挑一還是千里挑一 決定國考難度的是什麼

其實真正的奢侈品真的有努力進過直播間,LV曾經打響了直播帶貨的第一槍,今年3月在小紅書上開啓了自己的直播首秀。

但卻翻車了,觀看人數只有1.5萬人,成交額慘不忍睹。

奢侈品不願擺脫自己高端大氣的美好形象,走進平民化的直播間會水土不服。

而且大家進來看直播,就是圖個便宜,但由於疫情,奢侈品牌關了很多門店,價格不降反升,而且它們寧願虧錢也不願拉低自己的價格標準。

FBI介入調查拜登競選大巴被特朗普支持者包圍 ,特朗普:愛國者沒做錯什麼

真正的奢侈品很難進直播間,直播間也就成了二手奢侈品和A貨的天下了。

二手奢侈品線上交易平臺妃魚、只二開通了直播間,一些主播月銷售額破百萬。

二手奢侈品畢竟還稱得上正品,但是A貨可就直接侵犯正版的商標、外觀設計等權利了。

專業人士稱,如果在直播間以“原單”、“尾單”、“大牌代工”等名義銷售低價奢侈品,基本可以判斷是假貨了。

現在直播的標配都是全網最低價,打的就是價格戰,但這一法則到了假冒奢侈品這裏,可就行不通了。

畢竟你定的太便宜了,大家都不敢買,於是,假冒奢侈品也就成了直播間最好割韭菜的地方。

主播可以漫天定價,定價上千元,甚至上萬元都成,畢竟正版的價格擺在那裏。

然後再假裝發揮直播帶貨的“全網最低價”優勢,砍出跳樓價,價格直接降到幾百元。因爲大家覺得,在直播間理應比其他地方便宜。

千億美元市場 “飛行汽車”距離規模化還要20年?

加上直播間又是限時搶購,機會有限,大家聽完主播精彩的介紹後,躍躍欲試。

DQ生父堀井雄二表示DQ35週年將有更多新消息公開

在那樣的氛圍中,很難讓人理性思考,主播說你賺到了,你就覺得賺到了。你也沒有時間去查證,是不是真有這個大牌。

而且,直播帶貨還沒有回放,還不支持7天無理由退貨,這一切都讓賣假貨變得異常容易、毫無痕跡。

整個直播帶貨,就像是給假冒奢侈品量身訂做的一樣。

世界排名:特魯姆普第1火箭次席 2名中國球員進前15

其實,讓直播間變成假貨間的,不僅是這些A貨,或者是根本不存在的大牌,很多假貨都可以在直播間自由遊走。

張一山李沁新劇被嘲不搭 女方氣質佳男方頹廢萎靡

雖然哪裏都有假貨,但直播間的自身屬性和某些設置,確實是給假貨放行了。

回到那塊義烏手錶,大家就知道,就算是打完折只要128元,也比工廠成本價高出了一倍多,營銷和包裝太賺錢了。

很多時候,我們通過電商直播購物,不是付產品生產費,而是付產品營銷費或者是交智商稅。

三隻松鼠等迴應薯片被檢出致癌物:國家標準無丙烯酰胺限量要求,目前正常銷售

迴歸產品本質,不迷信營銷和包裝,我們才能少被割韭菜,花幾百元在直播間交智商稅,還不如去看看義烏小商品城。

券商策略:風格反覆 是投資者調整組合的好時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