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j3d5火熱言情小說 託塔李天王 txt-第六百二十三章燃燈道人尋李靖推薦-k6ofz

託塔李天王
小說推薦託塔李天王
“李道友,你且请回,待到你与姜子牙那些截教弟子来这里之时,你出现在两军阵前之时,切莫留手,让我看看你这些年都有哪些进步,当年我一心苦修,未有见过巫族秘法,正好在你这里,见识一下,巫族秘法到底依靠什么,称霸一时,成为大地的主宰!”
李靖看着孔宣,叹了口气,朝着孔宣抱拳道:“孔道友,既然你心意已决,那李靖也就不再赘言了,现在道友法力通玄,李靖是不能及你之万一,不过,李靖也想见识一下,道友全力施展神通之时的风采,那我们就两军阵前相见吧,李靖去也!”
李靖话音刚落,就没入地面消失不见了,而孔宣则还站在那荒山之上,望着远方久久不语,不知道过了多久,孔宣叹息一声,自言自语道:“圣人之下,皆为蝼蚁!我孔宣倒要看看,圣人之威到底如何?或许此役我孔宣不死,大道可期矣!”
孔宣说完,五色光芒一闪,瞬间消失不见,金鸡岭上再次陷入沉寂,而此时的李靖回到府中,翻来覆去总是想不出,如何才能阻止孔宣入西方教的这件事,在李靖看来,西方教并不是不好,只是西方那修习愿力的大法,并不适合孔宣。
可是能够在准提道人手中救下孔宣的也就寥寥数人,太清圣人算一个,自己却跟太清圣人一点也不熟,虽说从前李靖也自号太清门下,不过就算他的师父度厄真人也不过是一个外门的弟子,在太清圣人面前,想要求其帮忙,根本没有可能。
至于玉清圣人,看着是对自己有些器重,但是其真正的心思,谁又能猜得到呢?再说要说让玉清圣人为了自己,去交恶准提圣人,那根本不可能,毕竟现在的玉清圣人还想着团结其他圣人,共同对付截教圣人通天教主呢,通天教主有诛仙剑在手,对任何圣人都是一个威慑。
至于截教的上清圣人,李靖更加指望不上,现在李靖手上也有不少截教弟子的性命,甚至上清圣人最喜欢的云霄仙子等人都是自己出手封印的,现在去见上清通天教主,李靖自己都觉得没有这个脸面,而且截教有几个人对自己还是有恩,再见之时,要如何面对呢?
“咳!”
就在李靖踌躇之时,突然门外响起一声轻咳,李靖听到这个声音不敢怠慢,连忙打开屋门,只见李靖的便宜老师燃灯道人施施然的站在门外,一脸笑容的看着打开门的李靖,李靖见此,赶紧躬身施礼道:“不知老师前来,有失远迎,老师快请进!”
燃灯道人也不客气,手提这念珠进了李靖的卧房,李靖请燃灯道人坐在上首,倒了杯茶,然后抬起头,看着燃灯道人道:“不知老师深夜到访,所为何事?现在正是阐教要出五关之时,其中纷纷扰扰,真是需要老师操劳之时。”
燃灯道人看着李靖,轻抿一口李靖递过来的茶水,随意的开口道:“现在出五关在即,这次封神大劫也过了近半,不知道靖儿有何感想?靖儿你也是一路诸侯,相信不久之后,你就可以返回陈塘关,配合姜子牙,一起会盟于孟津,到时候定鼎天下,我辈就可安然渡劫矣!”
李靖听了燃灯道人的问话,不知道这燃灯道人是什么意思,并没有着急回答,而是打量着燃灯道人的一身装扮,此时的燃灯道人手持念珠,是不是在手中捻动,仿佛是在暗暗的念动什么经文一般,浑身的气势已经尽皆内敛,不过李靖看得出来,这燃灯道人虽说可能未修习西方的愿力大法,但是现在应该对西方教的其他法门已经有所修习。
“老师,自从李靖来着西岐城至今,大战小仗已经经历无数,现在看着是形势一片大好,但是截教的精英却并未全部出动,现在来此的多为九龙岛的那些弟子,真正核心的金鳌岛的弟子也就来了三霄仙子以及赵公明。”
“弟子听说截教有万仙来朝,而且很多弟子都是很不凡的,如截教的大弟子多宝道人、女仙之首的金灵圣母,还有与老师同一时代,虽未有缘去紫霄宫听到,但是本体极为强大的龟灵圣母等等,什么乌云仙、金箍仙、毗芦仙、虬首仙等随侍的七仙,都是天赋异禀,神通广大之辈,若是一个个来也就罢了,要是一起来出手,怕是圣人不出,我们皆不是对手!”
燃灯道人听了李靖的话,不由得点了点透,眼睛露出赞赏的神色,叹了口气道:“靖儿,还是你比较冷静,现在阐教众人都沉浸在无往不利的胜利之中,没有人真正的看到截教的强大,截教底蕴深厚,那通天圣人非一位圣人能敌,我们想要功德圆满,还需很长的路要走!”
“靖儿,现在为了提高神通,为师包括你的普贤、慈航、文殊以及惧留孙师兄,都已经修习一种非常厉害的功法,这种功法使得你那四位师兄快速恢复金仙的实力,而且隐隐还有突破,他们几人在这次大劫之中,自保是绰绰有余。故此贫道想到这功法其实最合适的就是靖儿你,故此今日来此,就是把这功法给你!”
李靖心中巨震,普贤、慈航、文殊以及惧留孙现在都修习的法门,还恢复了金仙的实力?难道是西方教的那个法门?是啦!上次看到慈航道人,浑身那越来越圣洁的气势,与后世的观世音菩萨隐隐重合,这慈航道人肯定是修习了西方教的法门。
现在这燃灯道人把那大法给自己,到底是燃灯道人自己的意思,想要带自己去西方教呢?还是西方的二位圣人示意的呢?李靖现在把握不好燃灯道人的想法,心思电转之下,朝燃灯道人拱拱手道:“谢谢老师如此费心李靖的修行,现在弟子才堪堪到了第六重八九玄功的顶峰,距离第七重并不太远,现在李靖最想的是增强肉身的力量,以免晋级之时,肉身强度不够,致使一身修为化为泡影!”
“它山之石可以攻玉,此大法与我们阐教大法不同,并不与现有的神通相冲突,就如为师,现在无论是阐教的玉清仙法,还是这功法,本质都是玄门大法,根本没有一点排斥,而且为师所选的这本功法,乃是不需要元神,便可修炼的法门,算是一种身外法身,无论是渡大劫之时,还是当做法宝来用,都是非常有用,而且靖儿你本身就有信仰之力,对于这功法,你是再适合不过了。”
此时听了燃灯道人的话,李靖已经确认,对方给的就是西方大法,这世间修习愿力和信仰之力的或许就是西方教了,西方教的身外法身是传说中的丈六金身,相传乃是西方教的根本大法,看来这西方教的两位圣人为了阐教的这些精英,真是费尽心机呀!
不过令李靖纳闷的是,这普贤、慈航、文殊以及惧留孙几人修行西方教大法,若是到了元始天尊面前,根本就是无所遁形,自己都能感觉得到他们身上的气息变化,元始天尊作为玉清仙法的创始人,根本不用费吹灰之力的就可以探查的到,那元始天尊是出于什么心理没去追究呢?
难道元始天尊那么自信,他的弟子不会背叛他?他的手下叛徒还少么?二代弟子之中,申公豹,三代弟子殷郊、殷洪以及土行孙,他是为何这么有自信?
又或者现在元始天尊就已经跟西方二圣达成了什么协议?以元始天尊的性格,应该不可能同意自己的弟子背叛自己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