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j7x人氣都市言情小說 數風流人物 ptt-丁字卷 第一百八十六節 心冷如冰熱推-qnio7

數風流人物
小說推薦數風流人物
晴雯怎么也没想到自己这般着急的进来传话,一心一意为对方着想,结果却落得个这般下场。
头顶上的剧痛顶不过内心的刺痛,满脸的茶水更是如透骨般的冰凉渗入到她全身。
而其他人都没有注意到这一点,袭人赶紧去劝慰还在气头上的宝玉,而媚人则赶紧催着人进来收拾打碎的茶盏,紫绡和绮霰则是小心翼翼地躲在一边,免得遭了池鱼之灾。
秋纹和麝月倒是进来问了晴雯一句,要晴雯赶紧回去把打湿的衣衫换下。
轻轻地叹了一口气,晴雯知道自己始终是难以融入到整个圈子里,即便是关系最好的麝月秋纹,心里也一样存着提防之意,更不用说视自己为侵入者的紫绡绮霰等人了。
淡淡地擦拭掉渗出来的血丝,晴雯低垂着头出去了。
原本已经走远几步的鸳鸯也听得了宝玉在屋里的骂声以及后续的茶碗落地声,下意识的停住脚步,从门上看去却是晴雯低垂着头湿着衣衫出来了,一眼望去,却是额际一抹血丝,吃了一惊,压低声音道:“怎么了?”
“没事儿,宝二爷心气不太顺,待会儿就好了,这会子袭人媚人她们在劝,估计一会儿就能好了。”晴雯淡淡地用汗巾子擦拭了一把,渗出来的血渍在乳白色的汗巾子上映出一抹刺眼的猩红。
鸳鸯欲言又止,她实在不知道该如何来劝说晴雯,沉吟了一下才道:“晴雯,你也莫要怪二爷,他这两日里怕是难受得紧,原因你也知道,过几日便好了。”
“鸳鸯你放心,我知道分寸,咱们这些当奴婢的,便是老爷们打杀了不也就是那么回事儿?”晴雯语气平淡,“宝二爷算不错了,起码有情有义,只不过他和林姑娘的事情却由不得他,所以有些接受不了罢了。”
晴雯轻描淡写的语气里鸳鸯却能听得出那份疏离淡漠,心里也是黯然。
宝二爷这般她也是看不惯的,只是出于她的角色身份也无法多说什么,以往宝二爷也不是这般,今儿个发作起来遇上了却又被晴雯受了,正如晴雯所说,当奴婢的又能如何?
“晴雯,若是不济,要不你便去求老祖宗,还是回老祖宗这边来吧。”幽幽地叹了一口气,鸳鸯抿着嘴道。
“我还能回得去么?”晴雯脸色越发苍白,“琥珀、鹦鹉、玛瑙还有翡翠、珍珠,老祖宗身边哪里用得了那么多人?我若是回去,没准儿又要被人说闲话了,……”
鸳鸯也无言以对。
这府里边进进出出可不是一件简单事儿,晴雯是老祖宗给宝二爷的,但是现在却在宝玉屋里受排挤,袭人不说,但媚人、紫绡、绮霰几个对晴雯一直是各种挤兑,鸳鸯是知道的。
而且鸳鸯也隐约知晓太太尤为不喜晴雯,总觉得晴雯生得一张狐媚子脸,一双眼眸也是惯会勾引人,也有意无意在老祖宗面前说过一两回要清理宝玉屋里的人,应该就是指晴雯,单单是这一条,晴雯在宝玉屋里就呆不久。
只是这不在宝玉屋里呆着又能去哪里?
这阖府上下,都觉得宝玉屋里是最好的,难不成还要去环老三或者琏二爷那里?
想到这里鸳鸯都忍不住替晴雯摇头。
琏二爷那里是去不得的,便是平儿都被二奶奶防贼一样守着,晴雯若是去了只有受苦的命,以她那眼睛里揉不得沙子的性子,只怕几月就要被撵出府去。
环三爷那里,那赵姨娘就不是省油的灯,而且环三爷现在一门心思在读书上,估计赵姨娘也不会允许太太撵出来的“狐媚子”又去“祸害”她的环老三。
见鸳鸯满脸替自己担忧的神色,晴雯心中一暖,这府里终究还是有一个能关心自己的,虽然鸳鸯是家生子,和自己这等外边买进来的不是一路人,但是鸳鸯的心性却是无人能说半个不字的。
“行了,我这么大一个人了,哪里不能吃碗饭?若是日后真的被撵出府去,在你门口要饭了,你可得施舍一碗热汤才是,……”晴雯反过来开着玩笑,宽慰对方道:“若是我日后能攀上高枝儿,有个栖身之处,定然也有你鸳鸯一个热被窝,……”
“小蹄子,这等时候还在贫嘴,……”鸳鸯终于松了一口气,白皙的鸭蛋脸上浮起一抹笑容,“赶紧去换衣衫吧,莫要着凉了,宝二爷若是真不愿意来,那也由他。”
“放心吧,宝二爷的性子你还能不知道?也就是这会子硬气一下,袭人媚人她们多劝两句就好了。”晴雯瞥了一眼那屋里,淡淡地道。
如晴雯所料,袭人媚人一旁劝慰着,耳鬓厮磨一阵,到最终,宝玉还是磨蹭着换了衣衫,百般不情愿地去了。
*******
“真没想到紫英最终还是和我们贾家有缘啊。”贾政双手按在扶手上,脸上浮起喜悦的笑容,“如海现在总算可以放心了,林丫头终生有靠,嗯,紫英,日后你更该多来府里走动才是,莫要还像一个客人一般,非要府里边下帖子你才来,看看薛文龙,有事儿没事儿都在府里,而且宝玉和环哥儿兰哥儿你也要多多教导才是。”
“是啊,紫英,既然都是一家人了,许多事情咱们也就无需避讳了,咱们荣国府的情形估计你也多少知晓一些,这上千号人人吃马嚼的,还有为贵妃省亲建园子,银子如流水一般使出去,外边儿收成也不景气,若是有什么好的营生,紫英也莫要吝啬给府里边指指路啊,我可是听说外边商人们欲见你一面都开出了五百两银子的引见费啊。”
贾赦的话永远都是围绕着银子,一提起银子便兴致高昂。
兄长的话让贾政也忍不住皱眉,再说不是外人了,但是这等话语一下子就说出来,还是有些过了,这还刚订亲,距离两家结婚起码还有两三年去了,这般不避讳,很容易被人轻看。
只是自己这兄长就是这等性子,贾政也是无可奈何。
冯紫英也很无奈,遇上贾赦这等货色,你能如何?
现在自己和黛玉订亲,他还是黛玉的嫡亲舅舅,也是贾府族长,日后林如海去了,黛玉还得要暂时栖身贾府,这位嫡亲舅舅你还不能不认。
“世伯世叔教训得是,日后小侄定当多来府里走动,若是有什么好的营生也当多和二位世伯世叔以及琏二哥说一说。”冯紫英忍了一忍,“其实随着朝廷财政状况有所好转,工部那边也会有许多机会,政世叔若是有心多过问一下,也能有所收获的。”
河道漕工下一步就得要花数十万两,光是通州码头那一带的疏浚和修缮,估计就不下于十万两,若是贾政肯去卖一番老脸,谋点儿工程或者送点儿石料之类的活儿,也应该是要给几分面子的,好歹贾元春也还是贵妃不是?
贾赦看了一眼自己二弟,贾政却是讷讷不语,显然是对这等事情有些不太在行,抹不下面子。
贾赦轻哼了一声,他也知道要指望自己这位迂腐不堪的二弟去坐着等事情,那还真不如等天上掉馅饼了。
“紫英,现在如海身体不佳,不知道你是如何打算的?”贾政岔开话题。
“小侄等这边中书科事务理出一个头绪来,恐怕还要南下扬州,要等到开海债券和特许金陆续到位之后,恐怕才会回京师了,林叔父的状况虽然不佳,但是三五个月估计还能坚持,小侄也希望林妹妹莫要悲伤过甚,所以才会像请云妹妹多在扬州陪林妹妹一段时间,……”
冯紫英也介绍着情况,“若是林叔父不幸故去,那小侄也邀请琏二哥一并协助林妹妹处理完善后,这边请琏二哥护送林妹妹先回苏州安葬,再送林妹妹回京师城,恐怕还是要暂时借住在府上,……”
“嗨,说什么借住不借住,林丫头也是我嫡亲妹妹所出,紫英何必多心?”贾赦这等时候却是说得恢弘大气,摆摆手,然后一拍扶手,“我估摸着这园子建好,贵妃省亲之后也要空出来,到时候这偌大一个空园子总不能空着吧?家里像珠哥儿媳妇、二丫头、三丫头、四丫头以及林丫头她们要住进去也是绰绰有余,……”
没想到这贾赦却是陡然大方起来,但是一想这也是慷他人之慨,话说得这般好听,那也不过是顺水人情,别看这厮财迷心窍,这等小心思却是恁地机巧,冯紫英表面上还得要满脸堆笑的感谢。
“那倒也是,贵妃娘娘省亲那也是皇上恩典,怕是三五年都难得一回,若是空置荒废就未免太可惜了,这等园子若是不住人,那没了人气,败落下来就很快,还是要有些人气养着才好。”冯紫英赶紧递话,也算是替林丫头和宝丫头先谋个去处,“像而二妹妹、三妹妹、四妹妹以及林妹妹、云妹妹和薛家妹妹其实都完全可以住着,也能让这些亲戚间多几分情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