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0qyc人氣連載言情小說 左道傾天 愛下-第三百七十四章 君子如玉李成龍!【第三更!】-t71da

左道傾天
小說推薦左道傾天
一侧。
传音来了:“怎么回事?他们那边貌似也知道了?怎么知道的?游东天你特么能不能靠点谱?这样的秘密能到处说么?”
左路天王急了。
这身份泄露了,万一出了事谁扛得住?
尤小鱼:“我哪知道他们怎么知道的?反正不是我说的,没准是南正乾。恩,应该就是南正乾。”
“……你这爱甩锅的破毛病什么时候能改改!”左路天王气得说话都说不清楚了。
这事儿可太大了!
巫盟那边这三位大巫知道,岂不是就等于对方高层全知道了?
对方高层全知道,但是自己这边的高层却大多数都不知道,那么小师弟的安全还有什么保障?
万一要是真的出点啥事……
左路天王不敢再想下去了,声色俱厉的传音尤小鱼:“彻查!”
尤小鱼:“反正不是南正乾就是吴铁江传出去的,就这俩人有嫌疑。当然,也说不定就是你……没准是你觊觎左叔的财产……”
“我草拟大爷!”左路天王直接就爆发了!
一共就那么几个知情人,感情除了你丫自己之外,全都有嫌疑?
就你自己是干净的?
还有……你丫的甩锅也就罢了,居然还要含血喷人。
真是狗咬一口入骨三分。
重新制作了六根签条;丁部长抽签的时候都有些战战兢兢了。
一头汗。
所谓知道得越多,感觉自己越逊色,丁部长知道刚才抽签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事。
那两位也不知道发了什么疯,突然间就在自己眼皮前面爆发了力量。
别人或者都不知道这其中的关窍厉害,但丁部长可是心里有数,那一瞬间,特么的可是连空间都在自己面前粉碎了!
狗日的!
就差那么毫末之微,老子就被粉碎成渣了!
现在居然还要让老子再抽一次……
敢情要被粉碎的不是你们自己是吧?
丁部长勉力控制着自己的腿不颤抖;鼓足勇气伸手一抽……
咦,没动静!
没动静就是万幸万幸!
邀天之幸!
丁部长悄然抹了一把汗,道:“第一战抽签完毕。”
“第一战,李成龙对步云霄。”
李成龙站起身,左小多拍拍他的肩膀:“记得。”
早安,未婚夫
李成龙一扫之前衰相,转为胸有成竹:“记得!”
搓了搓脸,一步就走出去。
身后,项冰紧张的道:“李成龙,你你……你要小心。”
李成龙回头,左边脸上赫然有一个清晰的樱桃小嘴牙印。
咧嘴一笑:“我不会输的。”
接着就一路走了出去,素洁胜雪的武道服,长袖飘飘,飘然若仙。
随着走出去,李成龙每多走一步,自身气质便内敛一分,到了擂台前的时候,已经彻底转变了洵洵儒雅,温文如玉的君子形象。
肿肿经过许多磨砺,许多修炼,自身形象再不见往昔的“肿肿”,顶多也就是跟左小多切磋完之后,才有往昔的“肿肿”之相ꓹ 余子碌碌,无法令肿肿“肿肿”。
现如今的李成龙ꓹ 面容白皙,目如朗星,虽然算不得很英俊ꓹ 但遍体流溢一种沉静的气质氛围。让人的第一观感就是这孩子,温文ꓹ 淡雅,雍容ꓹ 胸有成竹。
有一句话可以很贴切地形容现在的李成龙——
谦谦君子ꓹ 温润如玉。
当然了,如果脸上没有那个牙印的话……
咳,就更好了。
漫威位面商人
守到情來
对面,李成龙此战的对手步云霄已经站在了擂台上。
作为真正的小辈人,步云霄虽然平素里很是自傲,目无余子,但现在却是不敢放肆。
李成龙身子一飘ꓹ 整个人如同一阵清风一般,飘然上台。
先是向三位大帅行礼ꓹ 然后又向丁部长行礼ꓹ 一切举动尽都行云流水ꓹ 说不出的从容自得ꓹ 更有一种说不出道不尽的温和斯文。
“在下李成龙。”李成龙向对手行礼,未语先笑:“步兄ꓹ 今日一见ꓹ 幸何如之。”
步云霄愣了一下:“你好。”
第一次遇到这种满口文言文的人ꓹ 对于步云霄而言,还真的有些不大适应。
但对方笑的亲切ꓹ 还真有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步兄远道而来,一路风尘,关山万里,险阻重重。”
李成龙慢悠悠的说道:“而今莅临潜龙,吾等还未尽到地主之谊,便将有一战。步兄,何妨休息片刻?”
他声音悠缓,如同催眠曲一般。
虽然是将自己温文尔雅的‘儒将’气质再加深了一层,但此际却让众人听得眉头大皱。
重生在臺灣
这小子有病吧?
怎么还到擂台上拽文了呢?
步云霄干笑一下,道:“不必,既然你我注定一战,不如早做了断。”
他被李成龙带的居然不知不觉也文雅了起来,而且,咬文嚼字。
李成龙温文一笑,左脸上的牙印跟着抖动一下,儒雅道:“既如此……步兄,且请一展英姿,让小弟瞻仰一下步兄的绝学高招。”
步云霄看着对方脸上抖动的牙齿印,忍不住自己的左脸也抖了一下,道:“请。”
李成龙文雅的道:“步兄,不知道你用何兵器?”
步云霄愣一下:“我用剑。”
李成龙:“真的好巧,小弟我也是用剑。”
说完。
李成龙手腕一翻,锵的一声,封龙剑出鞘,寒光闪烁。
此役,却是李成龙封龙入手之后的第一战!
李成龙目注剑身,如同看着梦寐以求的情人一般,细细摩挲,温文尔雅道;“步兄,我这口剑,剑长三尺三,乃是采海底寒铁之精,天外陨石之魂;星辰钢铁之魄铸造而成。剑名封龙,净重十七斤六两三钱,削铁如泥,吹毛断发,可说是天下一等一的神兵利器,锋芒傲世。”
步云霄心下愈发的懵逼了。
难道来到这潜龙高武切磋比武,还要遵循这等法则?
可是自己现在正值人家的地盘之上,就算自己自诩是过江龙,还是让地头蛇三分吧!
心头转动之余,将自己的配剑亮出鞘,横剑而立,学着李成龙道:“李兄,我手中这口剑,剑长三尺一,乃是采…………剑名星光,净重十三斤半,切金断玉,摧枯拉朽,亦是世上有数之神兵锐锋,世所罕有!”
李成龙一脸真诚欣赏:“好剑!”
步云霄只好跟着,一脸郑重道:“是好剑!”
台下……
无数的同学为之懵逼不说,连一队二队五队的带头的大佬们也都是一脸不知所谓。
这特么的,这小子不是在台上唱戏吧!?
怎么这么尬呢!
简直是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
反应有所不同的是,一队的队长叹口气,台上的三军大帅更是露出来欣赏的神色。
“这个李成龙,端的阴险。一上来就柔声细语,将那步云霄带入到他自己的节奏之中。更兼其是有备而来,一路积蓄自身气势,先声夺人,步云霄却显然没有这方面的准备……下意识的被李成龙带着拽文,心浮气躁,溢于言表。”
“果然阴险,有心计,不愧是一代军师的评语。”
“不错不错,这小子够阴。”
贖情黑色撒旦
“小阴逼一个!”
李成龙决然是不会想到,自己想尽了办法,为自己塑造的出场方式,就是为了执行既定方针,将自己打造成一个温文尔雅,落落大方的儒将形象。
结果由于一代军师的评价已经被三位大帅熟捻于心,将这份自然而然的表现判定为有预谋的阴险毒辣。
真是呜呼哀哉。
“请!”
“请!”
李成龙率先后退,抱剑行礼,步云霄有样学样,同样的抱剑行礼。
随即,两道寒光冲天而起,两人已经战斗在一起!
甫一出手,就是极端交锋,尽展全力!
场上只是一瞬间,就看不到人影了,只见两道寒光,在擂台上翻翻滚滚,彼此交缠。
地球唯一玩家
……
眼看着对抗持续,项冰屏住了呼吸,紧张万状地看着擂台上,然而心底却在后悔自己刚才与李成龙闹矛盾。
这下子……自己原本就不咋地的形象又被自己毁了大半,而李成龙原本就不咋地的形象也是又被自己毁了大半。
不知道刚才那一出会不会影响他的心境?
会不会影响他的发挥?
判断?
流落凡塵的天使 隋風飛揚
一时间心乱如麻。
一边的左小多倒没有再落井下石,安慰道:“放心吧,李成龙一定会赢的。”
项冰睁大了眼睛,道:“真的?”
“嗯,真的。”左小多唏嘘道:“等肿肿赢了,喜欢他的女孩子,肯定就更多喽……昨晚上李成龙还在跟我商量谁更好看的问题……哎,还说他钢铁教主,谁不知道他得心有多花……”
项冰咬着丰润的嘴唇,恨恨的看着左小多。
“哎,真应该好好管管啦……李成龙真真太过分了,认识的女生可能比我见过的都多……”左小多摇头叹息不已。
文行天飞身而来,强势拧住左小多耳朵,将他身体这么拎了起来两厘米,接着放下,然后瞪着眼睛看他。
左小多敢怒而不敢言,急忙转变口气:“但是肿肿也就口花花,心里还是挺专一的,上次做梦我还听见他叫冰蛋来着……”
项冰两眼一亮,脸上一红:“真的?”
“我亲耳听见的。”
左小多煞有介事:“我俩住在一起,也就不睡一张床而已,我还能骗你?”
项冰红着脸:“我不信,你俩不睡一起,咋能知道他睡觉说啥梦话呢……”